谈谈王昌龄的《闺怨》

2018-04-22 王昌龄

  王昌龄素以七绝著称于世,是边塞诗派的代表人物和中坚力量。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首句里的“不知愁”,《全唐诗》作“不曾愁”。历代唐诗选本中,王昌龄的七言绝句名篇入选最多,明王士祯《艺苑卮言》卷四里说“七言绝句,王江宁(王昌龄曾经做过江宁县丞)与太白争胜毫厘,俱是神品”。可见王昌龄的七言绝句受后人推崇的程度很不一般。关于这首闺怨诗首句的 “不知愁”亦或是“不曾愁”,刘永济《唐人绝句精华》注:“不曾”一本作“不知”。作“不曾”与凝妆上楼,忽见春光,顿觉孤寂,因而引起懊悔之意,相贯而有力。两个版本也颇具争议,大多数评论家还是赞成应该作“不知愁”来解更为合理。争议的焦点集中于如果作“不知愁”来解,大多数评论家认为,其偏向于心灵的一种感知和体认,反映的是一件事或一段经历或某种经验在内心深处留下的印痕,也就是说,光有愁事,不一定会有愁思。如果作“不曾愁”来解,意思就是这个少妇家境优越,生活的无忧无虑,从来不曾有过愁事。侧重的是生命中的一种客观经历,指一个人在人生里程中尚未有过愁事,纵有愁事,也未达到足以使人感到忧愁的程度。对于这两种解释我都有一丝疑惑。下面我想谈一谈我个人读完此诗后对这首诗的理解和体会。

  我也觉得首句应该作“不知愁”来解更好,但是我对于这个“不知愁”的理解却大为不同,我觉得按照常理这个“不知愁”应该解做不知道有多少愁,意思就是这个闺中少妇自丈夫走后内心里十分的忧愁,以至于愁思过多连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了。恰似唐李后主写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觉得这样的解释才更符合人之常情。丈夫从军远征,而且还是在遥远的边塞,生活条件艰苦,离别经年,而作为妻子的少妇一个人形单影只,独守空房,怎么可能会不知愁思呢?而且在唐代社会,有评论家说这位女主人公正当青春年少,还没有经历多少生活波折,家境比较优裕(从下句 “凝妆上翠楼”可以看出),所以不知忧愁,或不曾忧愁。也有评论家着眼于那个时代的风气来解。唐代前期国力强盛,从军远征,立功边塞,成为当时人们“觅封侯”的一条重要途径。“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岑参《送李副使赴碛西官军》),成为当时许多人的生活理想。在这种时代风尚影响下,“觅封侯”者和他的“闺中少妇”对这条生活道路是充满了幻想的。从末句“悔教”二字看,这位少妇当初甚至还可能对她的夫婿“觅封侯”的行动起过一点推波助澜的作用。对于这两种说法,异议在于纵然这个女主人公青春年少,没有经历过生活的波折;纵然想让丈夫立功边塞,觅取封侯。但丈夫从军远征,甚至还会有生命的危险。一别多年,自己独守空房还要担心远征的丈夫,也不可能没有愁思。

  第二句的“春日凝妆上翠楼”,大多评论家认为少妇春日而凝妆登楼,不是为了排遣愁闷,而是为了观赏春色以自娱。丈夫在外从军打仗,这个少妇还可能有心情观赏春色自娱自乐吗?恰恰相反,我觉得这句应该解作少妇愁思凝重,百无聊赖,无计排遣心中的苦闷,于是想精心的打扮一下,登上高楼排遣一下内心厚重的愁思。

  三四两句“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少妇登上高楼本来是想排遣一下心中的苦闷,不料却忽然看见路口的杨柳抽出了新绿。看见这美好的春色,更加后悔让夫婿远行。“忽见”两字写出了少妇可能多日未曾出门,也未曾登楼。这一登楼才忽然发现外面已春色弥漫了。通过这句少妇孤灯只影相伴的寂寞更可以想见。说到“忽见”,杨柳色显然只是触发少妇情感变化的一个媒介,一个外因。如果没有她平时感情的积蓄,她的希冀与无奈,她的哀怨与幽愁,杨柳是不会如此强烈地触动她“悔”的情感的。故曰少妇的情感变化看似突然,实则并不突然,而在情理之中。杨柳色也可以联想起蒲柳先衰,青春易逝,联想起千里悬隔的夫婿和当年折柳赠别,她会想到平日里的夫妻恩爱,想到与丈夫惜别时的深情,想到自己的美好年华在孤寂中一年年消逝,而眼前这大好春光却无人与她共赏……或许她还会联想到,丈夫戍守的边关,不知是黄沙漫漫,还是和家乡一样杨柳青青呢?在这一瞬间的联想之后,少妇心中那沉积已久的幽怨、离愁和遗憾便一下子强烈起来。这一切,都促使她从内心深处冒出非常强烈的念头--悔教夫婿觅封侯。看到陌头的柳色青葱,盎然春意,才意识到自己精神生活的空虚,觉得再打扮也没有意思,只剩下自己孤零零地没有一点快乐了。“悔”为诗眼。不言而喻,在这个少妇看来,“杨柳色”比“觅封侯”更值得留恋,更有追求的价值。这里不仅包含着作者对功名富贵的轻视以及对美好时光和青春年华的珍惜,其审美内容也是新颖的,甚至可以说是进步的。

  但是这样解释完之后,我才发现,虽然更符合常理了,但是这样的解释下来,此诗少了波澜转回,也就太直接了。诗贵曲而忌直,一览无余不是好诗。如此一来也就少了很多美感。如果按照前人的解释,倒是曲折,从少妇不识愁滋味,到忽见杨柳色,再到后悔,感情上波澜起伏。但是心里总还耿耿与怀,觉得这样的解释不符合常理。也许我犯了欣赏诗歌之大忌,就是太较真。我想也许欣赏写景抒情的诗应该模糊一些,体会其中美感,但是欣赏此类有些叙事类型的,未必较真一些也不对吧。以上为对此诗的一点浅薄之见。

  拓展:

  王昌龄简介

  王昌龄(公元698-756年)字少伯,汉族,山西太原人。盛唐著名边塞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早年贫贱,困于农耕,年近不惑,始中进士。初任秘书省校书郎,又中博学宏辞,授汜水尉,因事贬岭南。开元末返长安,改授江宁丞。被谤谪龙标尉。安史乱起,为刺史闾丘所杀。其诗以七绝见长,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边塞所作边塞诗最著。他的边塞诗气势雄浑,格调高昂,充满了积极向上的精神。世称王龙标,有“诗家天子王江宁”之称,存诗一百七十余首,作品有《王昌龄集》。

  王昌龄的籍贯,有太原、京兆两说。《旧唐书》本传云王昌龄为京兆(即唐西京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人,大概是因为他在《别李浦之京》诗中说:“故园今在霸陵西”,又有《霸上闲居》之作。唐代许多山西诗人因为洛阳、长安为当时文化中心,多游洛阳、长安,有的甚至多年住于京城,不能因为居住在京城便说他们为京城人。《河岳英灵集》为唐人殷璠所编著的唐人诗集,载王昌龄为太原人,《唐才子传》也认为王昌龄为太原人。

  生平

  他家境比较贫寒,开元十五年进士及第,授秘书省校书郎(官汜水尉校书郎),后贬龙标尉,世称“王龙标”。开元二十二年(734年),王昌龄选博学宏词科,超绝群伦,于是改任汜水县尉,再迁为江宁丞。

  开元二十八年(740 年)王昌龄北归,游襄阳,访著名诗人孟浩然。孟浩然患疽病,快痊愈了,两人见面后非常高兴,孟浩然由于吃了些许海鲜而痈疽复发,竟因此而死,在这时期,王昌龄又结识了大诗人李白,有《巴陵送李十二》诗,还有《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与孟浩然、李白这样当时第一流的诗人相见,对王昌龄来说,自是一大乐事,可惜与孟浩然一见,竟成永诀,与李白相见,又都在贬途。当时李白正流放夜郎。

  开元二十八年(740年)冬,王昌龄离京赴江宁丞任,此时已与名诗人岑参相识,岑参有《送王大昌龄赴江宁》诗,王昌龄也有诗留别。途经洛阳时,又与綦毋潜、李颀等诗人郊游,也都有诗。

  王昌龄作为一代诗杰,流传下来的资料却很少。除了上文所说贬岭南外,还曾遭过贬,具体时间和原因也不太清楚,有人认为在天宝六载秋。《詹才子传》说他“晚途不谨小节,谤议沸腾,两窜遐荒”。《河岳英灵集》说他“再历遐荒”,《旧唐书》本传也说他“不护细行,屡见贬斥”,被贬为龙标尉。

  更为可悲可叹的是, 后来连龙标尉这样一小小的职务也没能保住,离任而去,迂回至亳州,竟为刺史闾丘晓所杀。《唐才子传》载:王昌龄“以刀火之际归乡里,为刺史闾丘晓所忌而杀。后张镐按军河南,晓衍期,将戮之,辞以亲老,乞恕,镐曰:‘王昌龄之亲欲与谁养乎?’晓大渐沮。”一向同情诗人的张镐终替王昌龄报了仇。

  王昌龄是盛唐诗坛一著名诗人,当时即名重一时,被称为“诗家天子王昌龄”。因为诗名早著,所以与当时名诗人交游颇多,交谊很深,除上文谈到与李白、孟浩然的交游外,还同高适、綦毋潜、李颀、岑参、王之涣王维、储光羲、常建等都有交谊。他因数次被贬,在荒僻的岭南和湘西生活过,也曾来往于经济较为发达的中原和东南地区,并曾远赴西北边地,甚至可能去过碎叶(在今吉尔吉斯斯坦)一带。因他有丰富的生活经历和广泛的交游,对他的诗歌创作大有好处。王昌龄擅长七言绝句,被后

  世称为七绝圣手。如《出塞》诗:“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慨叹守将无能,意境开阔,感情深沉,有纵横古今的气魄,确实为古代诗歌中的珍品,被誉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又如《从军行》等,也都为脍炙人口的名作。反映宫女们不幸遭遇的《长信秋词》、《西宫春怨》等,格调哀怨,意境超群,抒写思妇情怀和少女天真的《闺怨》、《采莲曲》等,文笔细腻生动,清新优美。送别之作《芙蓉楼送辛渐》同样为千古名作。沈德潜《唐诗别裁》说:“龙标绝句,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令人测之无端,玩之无尽。”阎丘晓因忌才而杀害了王昌龄,实在是对我国古代诗歌的一大破坏,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成就

  唐代著名边塞诗人王昌龄,所作之诗气势雄浑,格调高昂,尤其是将七绝推向高峰,故人称“七绝圣手”。其诗歌体裁很大一部分是易于入乐的七言绝句。内容基本上选用乐府旧题来抒写战士爱国立功和思念家乡的心情。他善于捕捉典型的.情景,有着高度的概括和丰富的想象力。其诗歌语言圆润蕴藉,音调婉转和谐,意境深远,耐人寻味。他的许多描写边塞生活的七绝被推为边塞名作,《出塞》一诗被推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由于王昌龄的诗歌最专于七绝,并且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后人称其为“七绝圣手”。

  评价

  王昌龄是盛唐时享有盛誉的一位诗人。殷璠《河岳英灵集》把他举为体现“风骨”的代表,誉其诗为“中兴高作”,选入的数量也为全集之冠。这些都可见他在诗坛上的地位。王昌龄的诗以三类题材居多,即边塞、闺情宫怨和送别。 《全唐诗》对昌龄诗的评价是“绪密而思清”,他的七绝诗尤为出色,甚至可与李白媲美,故被冠之以“七绝圣手”的名号。尤其是他的边塞诗,流畅通脱,高昂向上,深受后人推崇。

  边塞诗的源头可追溯到先秦时期。《诗经》中的边塞诗作品就相当丰富了(如《小雅出车》《六月》等)。唐朝的边塞诗发展到了顶峰,仅就其数量就有近2000首,达到了各代边塞诗数量的总和。以高适、岑参与王昌龄为主的边塞诗派,是浪漫主义中的一个重要流派。他们的边塞之作,表现了驰骋沙场、建立功勋的英雄壮志,抒发了慷慨从戎、抗敌御侮的爱国思想,还描写了西北边疆奇异壮丽的景色。同时也反映了征夫思妇的幽怨和战士的艰苦,各民族之间、将军和士卒之间的矛盾。边塞诗反映了这个时代中有关战争各方面的现实,产生了许多优秀杰出的诗篇。

  王昌龄的边塞诗充分体现了他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精神,另外还深深蕴含了诗人对下层人民的人文关怀,体现了诗人宽大的视野和博大的胸怀。王昌龄在写作方式上擅长以景喻情,情景交融。这本是边塞诗所最常用的结构,但是诗人运用最简练的技巧,于这情境之外又扩大出一个更为广阔的视野,在最平实无华的主题之中凝练出贯穿于时间与空间中永恒的思考;最具代表的是《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

【谈谈王昌龄的《闺怨》】相关文章:

1.闺怨王昌龄

2.王昌龄《闺怨》

3.闺怨 王昌龄

4.王昌龄:闺怨

5.王昌龄《闺怨》鉴赏

6.《闺怨》王昌龄教案

7.鉴赏王昌龄的《闺怨》

8.闺怨 王昌龄 翻译

上一篇:王昌龄《咏浣纱溪》 下一篇:王昌龄《答武陵太守》原文翻译与赏析
[王昌龄]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