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

2021-11-23 陶渊明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

  [魏晋]陶渊明

  风雪送馀运,无妨时已和。

  梅柳夹门植,一条有佳花。

  我唱尔言得,酒中适何多!

  未能明多少,章山有奇歌。

  [说明]

  这是一首即景言情的清新小诗。岁暮蜡日,为祭神之时、诗人对酒赏梅,

  沉醉其间,表现出悠然自适的神情意态。

  风雪送余运,无妨时已和(2)。

  梅柳夹门植,一条有佳花(3)。

  我唱尔言得,酒中适何多(4)!

  未能明多少,章山有奇歌(5)。

  〔注释〕

  (1)蜡(zhà乍,又读chà岔):周代十二月祭百神之称。《礼记?郊特性》:“蜡也者,索也者,

  索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2)余运:一年内剩下的时运,即岁暮。时已和:时节已渐和暖。

  (3)夹门植:种植在门两旁。佳花:指梅花。

  (4)唱:指咏诗。尔:你,指上句的佳花。言得:称赏之意。适:适意,惬意。这两句表现饮酒

  赏梅的沉醉之态。

  (5)未能明多少:难以明了到底有多少,意谓极多。指“酒中适”。章山:江西南城县东北五里

  有章山,乔松修竹,森列交荫。疑当指此。

  [译文]

  风雪送走岁暮日,

  不妨时节渐暖和。

  梅柳种在门两侧,

  一枝佳梅已著花。

  我唱歌诗你称赏,

  酒中适意何其多!

  未能明了意多少,

  章山之中有奇歌。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2

  [魏晋]陶渊明

  仲蔚爱穷居,绕宅生蒿蓬。

  翳然绝交游,赋诗颇能工。

  举世无知者,止有一刘龚。

  此士胡独然?实由罕所同。

  介焉安其业,所乐非穷通。

  人事固以拙,聊得长相从。

  注释

  (1)这首诗咏赞东汉隐士张仲蔚。诗人与张仲蔚的性情、爱好、志向大致相同,算是真正的知音,所以渊明愿以之为楷模,“聊得长相从”。

  (2)仲蔚:张仲蔚,东汉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高士传》说他“隐身不仕?善属文,好诗赋。常居穷素,所处蓬蒿没人。闭门养性,不治荣名。时人莫识,唯刘龚知之”。

  (3)翳然:隐蔽的样子。绝交游:断绝与世人的交往。工:善。

  (4)刘龚:字孟公,刘歆之侄,与仲蔚友善。止:只,仅。

  (5)此士:指张仲蔚。胡:何,为什么。独然:孤独如此,独特。罕所同:很少有人与之相同。

  (6)介:耿介,耿直。焉:语助词,犹“然”。业:这里指兴趣爱好和志向。所乐非穷通:不以命运的穷通好坏而悲、喜。《庄子让王》:“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

  (7)人事:指社会上的人际交往。固:本来。拙:笨。这里指不会逢迎取巧。聊:且。相从:指追随张仲蔚的人生道路。这两句是诗人自指。

  译文

  仲蔚喜欢独贫居,

  绕屋长满野蒿蓬。

  隐迹不与世来往,

  诗作清新夺天工。

  举世无人了解他,

  知音只有一刘龚。

  此人何故常孤独?

  只因无人与他同。

  世俗交往数我笨,

  姑且追随永相从。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3

  [魏晋]陶渊明

  负疴颓簷下,终日无一欣。

  药石有时闲,念我意中人。

  相去不寻常,道路邈何因。

  周生述孔业,祖谢响然臻。

  道丧向千载,今朝复斯闻。

  马队非讲肆,校书亦已勤。

  老夫有所爱,思与尔为邻。

  愿言诲诸子,从我颍水滨。

  〔说明〕

  此诗作于晋义熙十二年(416),陶渊明五十二岁。

  萧统《陶渊明传》说:“刺史檀韶苦请续之出州,与学士祖企、谢景夷三人共在城北讲《礼》,加以雠校。所住公廨,近于马队。是故渊明示其诗云:‘周生述孔业,祖谢响然臻。马队非讲肆,校书亦已勤。’”从诗中“意中人”等语中可以看出,陶渊明与周续之等三人亦为知交好友。陶渊明认为他们校书讲《礼》,十分勤苦,这是对孔子之业的发扬光大,值得赞扬;但他们的所居之处近于马队,与所从事的事业极不相称,未免滑稽可笑。所以诗中有称扬,也有调侃,最终以归隐相招,表明了诗人的意趣与志向。

  负疴颓檐下,终日无一欣(2)。

  药石有时闲,念我意中人(3)。

  相去不寻常,道路邈何因(4)?

  周生述孔业,祖谢响然臻(5)。

  道丧向千载,今朝复斯闻(6)。

  马队非讲肆,校书亦已勤(7)。

  老夫有所爱,思与尔为邻(8)。

  愿言海诸子,从我颖水滨(9)。

  〔注释〕

  (1)周续之:字道祖,博通五经,入庐山事释慧远,与刘遗民、陶渊明号称“浔阳三隐”。祖企、谢景夷:据萧统《陶渊明传》所记,二人皆为州学士。郎:对男子的尊称。逯本此诗题作《示周续之祖企谢景夷三郎时三人共在城北讲礼校书》,按“时三人共在城北讲礼校书”语本萧统《陶渊明传》,后人引以为注,遂讹添诗题,不足信。

  (2)疴?(ē婀):病。颓檐:指破败的房子。颓:倒塌,衰败。欣:欢喜。

  (3)药石:治病的药物和贬石。泛指药物。闲:间,间断。意中人:所思念的人,指周续之等三人。

  (4)寻、常:古代计量长度的单位,八尺为寻,两寻为常。邈:遥远。这两句是说,我和你们相隔很近,但为什么道路显得那么遥远?

  (5)周生:指周续之。生,旧时对读书人的称呼。述孔业:传授孔子的儒教。祖、谢:祖企、谢景夷。响然臻(zhen真):响应而至。臻:至,到。

  (6)道:指孔子的儒家之道。向:将近。复斯闻:“复闻斯”的倒装。斯:这,指“道”。

  (7)马队:指马厩,养马之处。讲肆:指讲堂,讲舍。校(jiao较)书:校对。订正书籍。勤:勤苦。

  (8)老夫:作者自指。尔:你们。

  (9)言:语助词,无意义。诲:劝说。颖(ying影)水:河名,发源于河南登封县境,入安徽省境淮水。晋时皇甫溢《高士传》记,传说尧时有位隐士叫许由,隐居于颖水之滨,箕山之下,尧召他出来做官,许由不愿听,洗耳于颖水。陶此诗意在以隐居相召。

  〔译文〕

  破败茅屋抱病居,

  终日无事可欢欣。

  药石时而得间断,

  经常思念我友人。

  彼此相隔并非远,

  路途遥遥是何因?

  周生传授孔子业,

  祖谢响应遂紧跟。

  儒道衰微近千载,

  如今于此又听闻。

  马厩岂能作讲舍,

  尔等校书太辛勤。

  我虽年迈有所好,

  愿与你们作近邻。

  真心奉劝诸好友,

  随我隐居颖水滨。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4

  [魏晋]陶渊明

  有客有客,爰来爰止。

  秉直司聪,于惠百里。

  餐胜如归,聆善若始。

  匪惟谐也,屡有良由。

  载言载眺,以写我忧。

  放欢一遇,既醉还休。

  实欣心期,方从我游。

  作品赏析:

  [说明]

  柴桑县是陶渊明的家乡,柴桑县令刘程之于元兴二年(403)弃官归隐,接替他的便是诗题中姓丁的县令。由此可以推知此诗约作于义熙元年(405)前后,陶渊明约四十一岁左右。

  这首诗分为两章,首章颂扬丁柴桑的贤良美德,其中也寄寓了诗人的殷切期望;次章写他们在一起开怀畅游的情形和情酣意畅的心态,浓郁的情意之中,透露出和谐的喜悦。

  [注释]

  (1)酬:以诗文相赠答。如唱酬,酬对。

  (2)爱:乃,是。宦:做官。止:语助词。

  (3)秉直:秉公持正。秉:持。直:正直。司聪:为朝廷听察民情。司:

  掌管。聪:听闻。惠:恩惠,好处。百里:指一县所管辖的区域。

  (4)飡冶:同“餐”,吃。胜:胜理,至言,指正确的道理、中肯的言论。

  飡胜如归:意思是采纳正确的意见就像回家一样喜悦。聆:听。始:开始,

  这里有“新鲜”的意思,表示认真的态度。

  (5)匪:同“非”。匪惟:不只是,不仅仅。谐:和谐,融洽。良游:指

  愉快地游赏。

  (6)载:且,又。写:宣泄,抒发。

  (7)放欢:放开欢畅的胸怀。

  (8)心期:两心契合,知心。

  [译文]

  有客来自他乡,

  来到此地做官。

  秉公正,察民情,

  恩惠遍及乡县。

  欣然采纳至理,

  虚心听取善言。

  彼此岂只投缘,

  常常携手畅游。

  且欢言,且眺望,

  消除内心烦忧。

  放开欢畅胸怀,

  不醉怎能罢休?

  知音令我欣慰,

  愿得与我共游。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5

  [魏晋] 陶渊明

  原文:

  虚舟纵逸棹,回复遂无穷。

  发岁始俯仰,星纪奄将中。

  南窗罕悴物,北林荣且丰。

  神萍写时雨,晨色奏景风。

  既来孰不去?人理固有终。

  居常待其尽,曲肱岂伤冲。

  迁化或夷险,肆志无窊隆。

  即事如已高,何必升华嵩。

  作品赏析:

  此诗写于晋义熙九年(413),陶渊明四十九岁。

  诗人从时光的流逝、季节的回环往复和景物的荣衰更替,而体悟到人生有始亦必有终的道理。认为人们只要认识到了这种自然的规律,便可以逍遥任性,随顺自然,无喜无忧,以终天年,从而也不必去求仙访道了。

  虚舟纵逸棹,回复遂无穷(2)。

  发岁始俯仰,星纪奄将中(3)。

  南窗罕悴物,北林荣且丰(4)。

  神萍写时雨,晨色奏景风(5)。

  既来孰不去?人理固有终(6)。

  居常待其尽,曲肱岂伤冲(7)。

  迁化或夷险,肆志无窊隆(8)。

  即事如已高,何必升华嵩(9)。

  注释:

  (1)五月旦:五月一日。和(hè贺):和诗。依照戴主簿所赠之诗的题材、格律而写诗。戴主簿:诗人的朋友,事迹不详。主簿:官名,主管文书簿籍。

  (2)虚舟:空船。逸:快。棹(zhào赵):船浆。这两句化用《庄子·列御寇》“若不系之舟,虚而遨游者也”之意,比喻迅速流逝的时光。

  (3)发岁:开岁,一年之始。俯仰:俯仰之间,形容时间短暂。星纪:星次名,这里指癸丑年(413)。古代星岁纪年法,把周天划为十二分次,每分次有一专名,星纪即其中之一。岁星运行一个分次,就是一年。《晋书·天文志》:“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晋义熙九年即为癸丑岁。奄:忽然。将中:将到年中,指五月。

  (4)罕:罕见,稀少。悴:憔悴,指干枯之物。荣且丰:繁荣茂盛。

  (5)神萍:雨师。《楚辞·天问》:“蓱起雨,何以兴之?”王逸注:“蓱,萍翳,雨师名也。”写:同“泻”,倾注。奏:进:奉献。景风:古代指祥和之风。《尔雅·释天》:“四时和为通正,谓之景风。”《列子·汤问》:“景凤翔,庆云浮。”也指南风或东南风,如《说文·风部》:“南方曰景风。”《史记·律书》:“景风居南方。景者言阳气道竟,故曰景风。”《淮南子·墬形训》:“东南曰景风。”

  (6)来,去:指生,死,人理:人生的道理。

  (7)居常待其尽:安于贫困,等待命终。晋代皇甫谧《高士传》:“贫者,士之常也;死者,命之终也。居常以待终,何不乐也?”曲肱(gōng公):“曲肱而枕之”的省略,即弯曲胳膊作沈头。语本《论语·述而》:“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岂伤:哪里妨害。冲:虚,淡泊,指道的最高境界。《老子》:“道冲而用之,或不盈”;“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8)迁化:指时运的变化。夷:平坦。肆志:随心任性。窊(wā蛙)隆:谓地形佳下和隆起,引申为起伏。高下。

  (9)即事:就事,对眼前事物的认识。华嵩:华山和嵩山,传说为神仙所居之地。

  译文:

  时光流逝日月如梭,往复回环于是无穷。

  新年刚过转眼之间,忽然又到一年之中。

  南窗之外枯木稀少,北面树林一片繁荣。

  雨神及时降下甘雨,清晨吹拂祥和南风。

  人既生来谁能不死?人生规律必然有终。

  处于穷困等待命尽,安贫乐贱何妨道隆。

  时运变化有顺有险,随心任性并无卑崇。

  倘能遇事达观视之,何必访仙祈求长生。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6

  [魏晋]陶渊明

  夸父诞宏志,乃与日竞志。

  俱至虞渊下,似若无胜负。

  神力既殊妙,倾河焉足有!

  馀迹寄邓林,功竟在身後。

  [注释]

  (1)这首诗咏赞夸父的雄心壮志和非凡的毅力,尽管他壮志未酬,但他的功绩和精神却永垂后

  世。

  (2)夸父:古代传说中的神人。《山海经?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人日。渴,欲得饮,

  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诞:本义为大言,引

  申为大。《尚书?汤浩》:“工归自克夏,至于毫,诞告万方。”孔安国传:“诞,大也。”乃:竟

  然。

  (3)虞渊:即禹渊、禹谷,传说中的日落之处。《山海经?大荒北经》:“夸父不量力,欲追日

  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郭璞注:“禺渊,日所入也,今作

  虞。”无胜负:不分胜败。

  (4)殊妙:非凡而奇妙。倾河:倾尽黄河之水。焉足有:何足有,即不足。

  (5)余迹:遗迹,指夸父“弃其杖,化为邓林”。寄:寄留,留存。邓林:据毕沉考证,邓、桃

  音近,“邓林”即“桃林”。(见毕沉《山海经》校本)

  [译文]

  夸父志向真远大,

  敢与太阳去竞走。

  同时到达日落处,

  好像没分胜与负。

  神力非凡又奇妙,

  饮尽黄河水不足。

  弃下手杖化邓林。

  身后功绩垂千古。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7

  [魏晋]陶渊明

  凄厉岁云暮,拥褐曝前轩。

  南圃无遗秀,枯条盈北园。

  倾壶绝馀沥,窥灶不见烟。

  诗书塞座外,日昃不遑研。

  闲居非陈厄,窃有愠言见。

  何以慰我怀,赖古多此贤。

  其二(1)

  凄厉岁云暮,拥褐曝前轩(2)。

  南圃无遗秀,枯条盈北园(3)。

  倾壶绝余沥,窥灶不见烟(4)。

  诗书塞座外,日昃不遑研(5)。

  闲居非陈厄,窃有温见言(6)。

  何以慰吾怀?赖古多此贤(7)。

  (1)这首诗与第一首都是这组诗的概括,前一首自叹孤独,世无知音;这一首自咏贫居之状,并向古代寻求知音,以安慰自己的精神。

  (2)凄厉:凄凉寒冷。云:语助词,无意义。拥褐(hè贺):围裹着粗布短衣。曝(pù铺):晒。轩:有窗槛的长廊或小室。

  (3)圃(pǔ浦):种植蔬菜瓜果的园子,即菜园。秀:指菜苗。盈:满。

  (4)余沥(lì力):指剩下的残酒。沥,液体的点滴。(史记?滑稽列传):“侍酒于前,时赐余沥。”窥:看。

  (5)昃(zè厌):太阳西斜。遑(huáng皇):闲暇。研:研读。

  (6)陈厄(è饿):在陈国受困。事见《论语?卫灵公):孔子“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厄:困苦,危难。窃:谦指自己的意见。温(yùn运):含怒,怨恨。

  (7)怀:内心。贤:贤士,指安贫乐道的古代贫士。

  寒冷凄凉已岁末,

  裹衣晒暖在廊前。

  南园不剩可食菜,

  枯萎枝条满北园。

  壶内未余一滴酒,

  灶炉不见有火烟。

  诗书堆满在身边,

  过午腹饥没空看。

  我与孔丘困陈异,

  心中不免有怨言。

  如何安慰我心情?

  幸赖古时多圣贤。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8

  [魏晋]陶渊明

  相知何必旧,倾盖定前言。

  有客赏我趣,每每顾林园。

  谈谐无俗调,所说圣人篇。

  或有数斗酒,闲饮自欢然。

  我实幽居士,无复东西缘。

  物新人惟旧,弱毫多所宣。

  情通万里外,形迹滞江山。

  君其爱体素,来会在何来?

  作品赏析

  这首五言诗与另一首同题的四言诗皆作于同一年,当为宋少帝景平二年(424),本年八月改元,为宋文帝元嘉元年,陶渊明六十岁。诗题中的庞氏,为当时荆州刺史刘义隆的镇军参军。这年春天,他由得阳出使江陵,有诗赠渊明,渊明即以此诗作答。

  从诗序及诗中可以看出,尽管陶渊明与庞参军相识并不太久,但相同的志趣使他们结为知交;尽管他们在出仕与归隐之间有所分歧,但也并不影响他们之间淳真的友谊。所以这首诗不仅表达了诗人对庞氏的深挚友情,而且也申明了自己隐而不仕的决心。

  序:三复来贶,欲罢不能。自尔邻曲,冬春再交,款然良时,忽成旧游。俗谚?∶「数面成亲旧」,况情过此者乎?人事好乖,便当语离;杨公所叹,岂惟常悲。吾抱疾多年,不复为文,本既不丰,复老病继之;辄依周礼往复之义,且为别後相思之资。

  三复来贶(1),欲罢不能。自尔邻曲(2),冬春再交(3),款然良对(4),忽成旧游(5)。俗谚云:“数面成亲旧”(6)况情过此者乎?人事好乖(7),便当语离(8),杨公所叹(9),岂惟常悲(10)吾抱疾多年,不复为文(11);本既不丰(12),复老病继之。辄依《周礼》往复之义13)。且为别后相思之资(14)。相知何必旧,倾盖定前言(15)。有客赏我趣,每每顾林园(16)。谈谐无俗调,所说圣人篇(17)。或有数斗酒,闲饮自欢然(18)。我实幽居士,无复东西缘(19)。物新人惟旧,弱毫多所宣(20)。情通万里外,形迹滞江山(21)。君其爱体素,来会在何年?(22)

  〔注释〕

  (1)三复来贶(kuàng况):再三展读所赠之诗。贶,赠送。

  (2)自尔邻曲:自从那次我们为邻。尔:那,如此。邻曲,邻居。

  (3)冬春再交:冬天和春天再次相交。横跨两个年头,实际只一年多。再,第二次。

  (4)款然:诚恳的样子。良对:愉快地交谈。对:对话、交谈。

  (5)忽:形容很快。旧游:犹言“故友”。游;交游,游从。

  (6)数面:几次见面,成亲旧:成为至亲好友。

  (7)好(hào耗)乖:容易分离。这里有事与愿违之意。乖,违背。

  (8)便当:即将要。语离:话别。

  (9)杨公所叹:杨公,指战国初哲学家杨朱。《淮南子?说林训》:“杨子见逵路而泣之,为其可以南,可以北。”高诱注:“道九达曰逵,悯其别也。”所叹:指所感叹离别之意,亦寓有各奔前程之意。

  (10)岂惟常悲:哪里只是一般的悲哀。

  (11)为文:指作诗。六朝以有韵为文,无韵为笔。

  (12)本:指体质。丰:指强壮。

  (13)辄依:就按照。《周礼》往复之意:《礼记?曲礼》:“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非礼也。”

  (14)资:凭借,寄托。

  (15)相知:相互友好,互为知音。旧:旧交,旧友。倾盖:《史记?邹阳列传》:“谚曰: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盖指车盖,状如伞。谚语的意思是说:有些人相互交往到老,却并不相知,如同陌路新识;有些人一见如故,即成知音。后遂以“倾盖”代指一见如故。定前言:证明前面所说的“数面成亲旧”、“相知何必旧”是对的。

  (16)客:指庞参军。顾:光顾。林园:指作者所居住的地方。

  (17)谈谐:彼此谈话投机。说(yuè月):同“悦”,喜欢。圣人篇:圣贤经典。

  (18)或:有时,间或。闲:悠闲。

  (19)幽居士:隐居之人。东西:指为求仕而东西奔走。缘:缘分。

  (20)物新人惟旧:《尚书?盘庚》:“迟任有言曰:‘人惟求旧,器非求旧,惟新。’”物新:事物更新,诗中寓有晋宋易代之意。人惟旧:人以旧识为可贵,谓继续保持我们的友谊。弱毫:指毛笔。多所宣:多多写信。宣,表达,指写信。

  (21)这两句是说:尽管我们远隔千山万水,但可以通过书信传达情意。形迹:形体,指人身。

  滞江山:为江山所滞。滞,不流通,谓阻隔。

  (22)体素:即素体,犹言“玉体”,对别人身体的美称。来会:将来相会。

  〔译文〕

  我再三展读您的赠诗,爱不释手。自那次我们成为邻居,至今已是第二个冬春了,诚挚愉快地交谈,很快使我们成为了老朋友。俗话说:“几次见面便成至亲老友”,更何况我们的交情又远比这深厚呢?人生常常事与愿违,现在又要彼此话别,正如杨朱临歧而叹,哪里只是一般的悲哀!我患病多年,不再写诗;体质本来就差,又加上年老多病。就按照《周礼》所说“礼尚往来”的意思,同时也作为别后相思时的慰藉,而写下此诗。

  相互知心何必老友,倾盖如故足证此言。您能欣赏我的志趣,经常光顾我的林园。谈话投机毫不俗气,共同爱好先圣遗篇。偶尔酿得美酒数斗,悠闲对饮心自欢然。我本是个隐居之人,奔走求仕与我无缘。时世虽变旧友可贵,常常写信以释悬念。情谊能通万里之外,虽然阻隔万水千山。但愿先生保重贵体,将来相会知在何年?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9

  [魏晋]陶渊明

  蕤宾五月中,清朝起南飔。

  不驶亦不迟,飘飘吹我衣。

  重云蔽白日,闲雨纷微微。

  流目视西园,晔晔荣紫葵。

  于今甚可爱,奈何当复衰。

  感物愿及时,每恨靡所挥。

  悠悠待秋稼,寥落将赊迟。

  逸想不可淹,猖狂独长悲。

  作品赏析:

  由诗中后六句可见,诗人已经躬耕,但仍有盛时难再,欲及时有为的志向,说明此诗为初躬耕时之作。诗人开始躬耕在晋安帝元兴二年癸卯(403)。这首诗疑即此年所作,时陶渊明三十九岁。

  此诗前八句描写仲夏五月的田园风光,清新自然之中,流露着欢欣之情;后八句由感物之盛衰而联想到自身的盛时难再,故希望能及时有所作为,然而面对困顿的生活,却不免悲恨交加。

  注释:

  蓑宾五月中,清朝起南飓(2)。

  不驶亦不迟,飘飘吹我衣(3)。

  重云蔽白日,闲雨纷微微(4)。

  流目视西园,烨烨荣紫葵(5)。

  于今甚可爱,奈何当复衰(6)!

  感物愿及时;每恨靡所挥(7)。

  悠悠待秋稼,寥落将赊迟(8)。

  逸想不可淹,猖狂独长悲(9)。

  注释:

  (1)胡西曹、顾贼曹:胡、顾二人名字及事迹均不详。西曹、贼曹,是州从事官名。《宋书?百官志》:“江州又有别驾祭酒,居僚职之上? .别驾、西曹主吏及选举? .西曹,即汉之功曹书佐也。祭酒分掌诸曹兵、贼、仓、户、水、销之属。”示:给某人看。

  (2)蕤(ruí)宾:指仲夏五月。《礼记?月令》:“仲夏之月… …律中蕤宾。”古代以乐律的十二管同十二月之数相配合,十二管之一的蕤宾与五月相合,故称五月为蕤宾。清朝:清晨。飔(sī思):凉风。

  (3)驶:迅捷,疾速。迟:迟缓,缓慢。

  (4)重云:层层乌云。闲雨:指小雨。

  (5)流目:犹“游目”,随意观览瞻望。烨烨(yè叶):光华灿烂的样子。荣:开花。

  (6)奈何:无可奈何。

  (7)感物:有感于物。靡所挥:没有酒饮。挥,形容举杯而饮的动作。

  (8)悠悠:长久。待秋稼:等待秋收。寥落:稀疏。赊(shē奢)迟:迟缓,渺茫,引申为稀少。

  无所获。

  (9)逸想:遐想。淹:滞留,深入。猖狂:恣意放纵,这里指感情激烈。

  译文:

  时当仲夏五月中,清早微觉南风凉。

  南风不缓也不疾,飘飘吹动我衣裳。

  层层乌云遮白日,濛濛细雨纷纷扬。

  随意赏观西园内,紫葵花盛耀荣光。

  此时此物甚可爱,无奈不久侵枯黄!

  感物行乐当及时,常恨无酒可举筋。

  耐心等待秋收获,庄稼稀疏将空忙。

  遐思冥想难抑制,我心激荡独悲伤。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0

  [魏晋]陶渊明

  运生会归尽,终古谓之然。

  世间有松乔,于今定何间。

  故老赠余酒,乃言饮得仙。

  试酌百情远,重觞忽忘天。

  天岂去此哉,任真无所先。

  云鹤有奇翼,八表须臾还。

  自我抱兹独,僶俛四十年。

  形骸久已化,心在复何言。

  〔说明〕

  此诗当作于晋安帝元兴三年(404),陶渊明四十岁。这首诗在饮酒中议论人生哲理。诗人坚信自然界的规律是有生必有死,世间并无长生久视的神仙,人应该听任自然,顺应自然的发展规律。诗中既表现了诗人对人生的达观态度,也表现了诗人愿独守“任真”的信念。

  运生会归尽,终古谓之然(2)。

  世间有松乔,于今定何间(3)?

  故老赠余酒,乃言饮得仙(4)。

  试酌百情远,重觞忽忘天(5)。

  天岂去此哉?任真无所先(6)。

  云鹤有奇翼,八表须臾还(7)。

  自我抱兹独,g俛四十年(8)。

  形骸久已化,心在复何言(9)!

  〔注释〕

  (1)连雨:连日下雨。

  (2)运:天运,指自然界发展变化的规律。生:指生命。会:当。归尽:指死亡。终古:自古以来;往昔。这两句的意思是说,自然界的发展变化规律,是有生必有死,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3)松:赤松子,古代传说中的仙人。《汉书?张良传》:“愿弃人间事,欲以赤松子游耳。”

  注:“赤松子,仙人号也,神农时为雨师。”乔:王子乔,名晋,周灵王的太子。好吹签,作风鸣,乘白鹤仙去。事见刘向《列仙传》。定何间:究竟在何处。

  (4)故老:老朋友。乃:竟,表示不相信。饮得仙:谓饮下此酒可成神仙。

  (5)试酌:初饮。百情:指各种杂念。远:有忘却,断绝之意。重筋:再饮。忘天:忘记上天的存在。

  (6)去此:离开这里。任真:听任自然。《庄子?齐物论》郭象注:“任自然而忘是非者,其体中独任天真而已,又何所有哉!”无所先: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列子》:“其在老耄,欲虑柔焉,物莫先焉。”

  (7)云鹤:云中之鹤。八表:八方之外,泛指极远的地方。须臾(yú于):片刻。

  (8)独:指任真。g俛(mǐnmiǎn敏免):勤勉,努力。

  (9)形骸(hái孩):指人的形体。化:变化。心在:指“任真”之心依然不变。

  【译文】

  自然运化生必会死,

  宇宙至理自古而然。

  古代传说松乔二仙,

  今在何处谁人看见?

  故旧好友送我美酒,

  竟说饮下可得成仙。

  初饮一杯断绝杂念,

  继而再饮忘却苍天。

  苍天何尝离开这里?

  万事莫过听任自然。

  云鹤生有神奇翅膀,

  遨游八荒片刻即还。

  自我抱定听任自然,

  勤勉至今已四十年。

  身体虽然不断变化,

  此心未变有何可言?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1

  原文

  [魏晋]陶渊明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注释:

  【1】南山:指庐山。

  【2】稀:稀少。

  【3】兴:起身,起床。

  【4】荒秽:指野草之类。形容词作名词。秽:肮脏。这里指田中杂草。

  【5】带:一作“戴”,披。

  【6】荷(hè)锄:扛着锄头。荷,扛着。

  【7】狭:狭窄。

  【8】草木长:草木丛生。

  【9】夕露:傍晚的露水。

  【10】沾:打湿。

  【11】足:值得。

  翻译

  南山坡下有我的豆子地,地里杂草丛生,豆苗却长得很稀。早晨天亮就起来到田里锄草,晚上披着月光扛着锄头回家歇息。高高的草木覆盖了狭窄的田间小路,露水打湿了我的衣裳。衣裳湿了倒不重要,只要不违背我的初衷就行了。

  赏析  

  陶渊明(365—427),字元亮,一说名潜,字渊明,世号“靖节先生”,晋浔阳柴桑(今属江西九江)人。早年曾作过几次地方的小官,四十一岁任彭泽县令,仅八十余日即弃官归隐田园,直到老死。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为后人所称赞。他是我国古代一位伟大的诗人,其诗的艺术成就很高,对我国后来的诗歌发展产生了广泛而又深远的影响。有作品《靖节先生集》传世。

  《归田园居》共五首,本篇是第三首,写的是诗人的劳动生活情况和隐居田园的决心。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这两句写诗人归田园后在南山的山脚下种了一片豆子,那地很慌,草长得很茂盛,可是豆苗却稀稀疏疏的。起句平实自如,如叙家常,就像一个老农在和你说他种的那块豆子的情况,让人觉得淳朴自然,而又亲切。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为了不使豆田荒芜,到秋后有所收成,诗人每天一大早就下地,晚上月亮都出来了才扛着锄头回家。虽说比做管要辛苦得多,可这是诗人愿意的,是他最大的乐趣。正如诗人在《归田园居》(一)中所说的那样:“少无适俗韵,本性爱丘山。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诗人厌倦了做官,“守拙归田园”才是最爱。从“带月荷锄归”这一美景的描述就可以看出来,他非但没有抱怨种田之,反而乐在其中。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狭窄的小路被齐腰深的蒿草封盖着,晚上挂的露水打湿了诗人的衣裳,但衣服湿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违背自己的初衷就足够了。“衣沾不足惜”一句话看似平淡,但这种平淡恰好映射了结尾这一句“但使愿无违”,使得“愿无违”强调得更为充分。这里的“愿”蕴含了诗人弃官归田以洁身自好的愿望,从另一个侧面看,也更能突出当时社会官场的腐败与黑暗。

  这首诗用语十分平白自然。“种豆南山下”,“夕露沾我衣”,“带月荷锄归”,朴素如随口而出,不见丝毫粉饰。然而正是这自然平白的诗句创造了作品醇美的意境,形成了陶诗平淡醇美的艺术特色。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2

  [魏晋]陶渊明

  重离照南陆,鸣鸟声相闻;

  秋草虽未黄,融风久已分。

  素砾皛修渚,南嶽无馀云。

  豫章抗高门,重华固灵坟。

  流泪抱中叹,倾耳听司晨。

  神州献嘉粟,西灵为我驯。

  诸梁董师旅,芊胜丧其身。

  山阳归下国,成名犹不勤。

  卜生善斯牧,安乐不为君。

  平王去旧京,峡中纳遗薰。

  双陵甫云育,三趾显奇文。

  王子爱清吹,日中翔河汾。

  朱公练九齿,闲居离世纷。

  峨峨西岭内,偃息常所亲。

  天容自永固,彭殇非等伦。

  [说明]

  这首诗约作于宋武帝永初二年(421),陶渊明五十七岁。晋元熙二年(420)六月,刘裕废晋恭帝司马德文为零陵王,自己称帝,改国号为宋,改年号为永初。次年九月,以毒酒授张袆,使鸩王。袆自饮而卒。继又令士兵越墙进毒酒,王不肯饮,士兵以被褥闷杀之。故陶渊明此诗以“述酒”为题。诗中运用隐晦曲折的语言反映此事,表达了诗人对篡权丑行的极大愤慨,同时也表现出诗人不肯与当权者同流合污的抗争精神。

  重离照南陆,鸣鸟声相闻(2)。

  秋草虽未黄,融风久已分(3)。

  素砾皛修渚,南岳无余云(4)。

  豫章抗高门,重华固灵坟(5)。

  流泪抱中叹,倾耳听司晨(6)。

  神州献嘉粟,西灵为我驯(7)。

  诸梁董师旅,芊胜丧其身(8)。

  山阳归下国,成名犹不勤(9)。

  卜生善斯牧,安乐不为君(10)。

  平王去旧京,峡中纳遗薰(11)。

  双阳甫云育,三趾显奇文(12)。

  王子爱清吹,日中翔河汾(13)。

  朱公练九齿,闲居离世纷(14)。

  峨峨西岭内,偃息常所亲(15)。

  天容自永固,彭殇非等伦(16)。

  [注释]

  (1)逯本于题下有“仪狄造,杜康润色之”八字,并注云:“上八字宋本云旧注。曾本、苏写本此下又注,宋本云,此篇与题非本意,诸本如此,误。”

  (2)重离照南陆:寓言东晋之初,如日丽大,得以中兴。重离:代指太阳。离为周易八卦之一,卦形为,象征火。重卦(离下离上)后又为六十四卦之一,卦形为,卦名仍称离。《周易?说卦》:“离为火、为日。”故“重离”代指太阳。又暗喻司马氏。《晋书?宣帝纪》谓司马氏“其先出自帝高阳之子重黎,为夏官祝融”,是说晋代皇帝司马氏是重黎的后代。而“重离”与“重黎”谐音。南陆:《周易?说卦》:“离也者,明也,万物皆相见,南方之卦也。”所以诗人说“重离照南陆”。南陆又暗指东晋所统治的南部中国。鸣鸟声相闻:比喻东晋之初人才济济,名臣荟萃。鸣鸟:指鸣叫的凤凰。凤凰喻贤才;凤凰呜喻贤才逢时。《诗经?大雅?卷阿》:“凤皇于飞,翙翙(huì,鸟飞声)其羽;亦集爱止,蔼蔼王多吉士。”(第七章)“凤皇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第九章)

  (3)融风:立春后的东北风。《说文?风部》:“东北曰融风。”段玉裁注:“调风、条风、融风,一也。”《淮南子天文训》:“距日冬至四十五日条风至。”按《太平御览》卷九引《易纬》:“立春条风至。”融又暗指司马氏。融为火,火神即祝融。相传祝融为帝喾时的火官,后人尊为人神。而祝融实即司马氏先人重黎。《史记?楚世家》:“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又见注(2)所引《晋书?宣帝纪》。所以融风又代指司马帝风。分:分散消失。这两句说,秋草虽然没有完全衰黄,但春风久已消失。同时暗喻东晋王室运柞已经逐渐衰弱。

  (4)素砾(lì力)皛(xiǎo小,又读jiǎo皎)修渚:暗喻奸邪得势。素砾:白石。古人常用砾与玉并举,砾指好邪,玉比忠贤。《楚辞惜誓》:“放山渊之龟玉兮,相与贵夫砾石。”范晔《后汉书党锢传赞》:“径以渭浊,玉以砾贞兰获无并,消长相倾。”皛:皎洁,明亮。修渚:长洲。这里是以江陵九十九洲代指渚宫江陵。汤汉注:“修渚,疑指江陵。”桓玄自称荆州刺史后,曾增填九十九洲为一百,为他称帝制,造祥瑞。素砾显于江清,则喻好邪得势,同时也暗指桓玄盘踞江陵阴谋篡权。南岳无余云:暗喻司马氏政权气数已尽。南岳:即衡山,五岳之一,在湖南。晋元帝即位诏中曾说“遂登坛南岳”,而且零陵就在南岳附近。所以“南岳”代指江左司马氏政权。云:指紫云,即古代数术家所谓王气。《艺文类聚》引晋瘐阐《扬州赋》注云:“建康宫北十里有蒋山,元皇帝未渡江之年,望气者云,蒋山有紫云,时时晨见云云。”又《晋书元帝纪》:“始皇时望气者,五百年后金陵有天子气”;“元帝之渡江也,乃五百二十六年,真人之应在于此矣。”则“无余云”即指司马氏政权气数已尽。

  (5)豫章抗高门:暗指刘裕继桓玄之后与司马氏政权分庭抗礼。豫章:郡名,在今江西南昌。《晋书?桓玄传)载,太尉桓玄讽朝廷以“平元显功封豫章公”。又《晋书》义熙二年(406),“尚书论建义功,奏封刘裕豫章郡公”。抗:对抗,抗衡。高门,即皋门,天子之门。《诗经?大雅?绵》:

  “乃立皋门,皋门有伉。”毛传:“王之郭门曰皋门。”(伉,通“闹”,高貌)孔疏:“皋高通用。”又《礼记?明堂位》:“天子皋门。”郑注:“皋之为言高也。”重华固灵坟:暗指晋恭帝己死,只剩坟墓而已。重华:虞舜名。这里代指晋恭帝。晋恭帝被废为零陵王,而舜墓即在零陵的九嶷山。固:但,只。固灵坟:只剩一座灵坟。这两句意思是说,刘裕继桓玄之后与晋工室相抗衡,晋恭帝只有死路一条。

  (6)抱中叹:内心叹息。抱指怀抱、内心。司晨:指报晓的雄鸡。这两句是说,内心忧伤而呗息,彻夜难眠,侧耳听着雄鸡报晓,等待天明。

  (7)神州:战国时邹衍称中国为‘赤县神州’,后来用‘神州’作中国的代称。这里指国内。献嘉粟:嘉粟又称嘉禾,生长得特别茁壮的禾稻,古人认为是吉瑞的象征。晋义熙十二年(417),巩县人得粟九穗,刘裕把它献给帝,帝又归于刘裕。西灵:西当为“四”之误。《礼记):“麟、凤、龟、龙,谓之四灵。”义熙十三年,进封刘裕为宋王,沼书中曾说:“自公大号初发,爱暨告成,灵祥炳焕,不可胜纪。岂伊素雉远至,嘉禾近归已哉!”又晋恭帝《禅位诏》中也说“四灵效瑞”。为我驯:为我所驯服,即归属于我。“我”代指刘裕。这两句是说:刘裕假托祥瑞之兆,图谋篡位。

  (8)诸梁:即沈诸梁,战国时楚人,封叶公。董:治理,统帅。师旅:军队。芊(qiān千)胜:楚太子的儿子,居于吴国,为白公。《史记?楚世家》载:白公杀楚令尹子西,赶走楚惠王,而自立为楚王。月余,叶公率众攻之,白公自杀,惠王复位。按:桓玄篡晋建立楚国,刘裕籍彭城,也为楚人。所以这两句以叶公、白公征战之事,影射桓玄篡晋后又为刘裕率众部所灭。

  (9)山阳归下国:山阳指汉献帝刘协。东汉建安二十五年(220),魏王曹丕称帝,废献帝为山阳公。山阳公十四年后寿终,年五十四。下国,即指逊位后归山阳(在今河南怀州)。成名犹不勤:指零陵王被杀。(周书?溢法解):“不勤成名曰灵。”古代帝王不善终者,即追溢为“灵”。不勤:不劳,不安慰。成名:指受到追谥。这两句的含义是,零陵王虽然被迫禅位,但仍不免被杀害,死后也得不到安慰,他的命运还不如山阳公的善终。

  (10)卜生善斯牧:卜生,指卜式。《汉书卜式传》:“‘式’布衣草(jué,,草鞋)而牧羊 上(汉武帝)过其羊所,善之。式曰:‘非独羊也,治民亦犹是矣。以时起居,恶者辄去,匆令败群。上奇其言,欲试以治民。”善斯牧:善于牧羊。卜式善牧的特点,即在于“恶者辄去”,这一点也同样适于施政,汉未许芝在奏启曹丕应代汉称帝时,就曾引《京房易传》说:“凡为王者,恶者去之,弱者夺之,易姓改代,天命应常。”那么陶渊明此诗用卜式善牧的典故,则暗指刘裕铲除晋室中异己,为篡权作准备。安乐不为君:安乐,汉昌邑王刘贺的臣僚。不为君,不为君主尽职尽忠,《汉书龚遂传》载,昭帝死,刘贺嗣立,日益骄溢。而安乐身为故相,并不尽忠劝戒。此句以安乐不尽忠刘贺事,暗指晋臣僚不忠于晋室。

  (11)平王会旧京:东周的开国君主周平王,于公元前七七○年东迁雒邑(今河南省洛阳市)之事。去:离开。旧京:旧都镐,在今陕西省西安市)。这里是借平王东迁事,指晋元帝建基江左。峡中纳遗薰:峡同“郊”,指郏鄏(jiárǔ颊辱),即今洛阳。薰,薰育,亦作严狁。猃狁、荤粥、獯鬻、荤允等。我国古代北方民族名。殷周之际,主要分布在今陕西、甘肃北境及内蒙古自治区西部,春秋时被人称作戎、狄,后亦称为匈奴。刘聪为匈奴遗族,曾攻陷洛阳,晋元帝因此东迁。这两句是说,晋元帝离开旧都东迁江左之后,洛阳一带中原地区就被匈奴占领了。

  (12)双阳甫云育:双阳,重日,寓言“昌”字。指晋孝武帝司马昌明。甫云育:开始有了后嗣。《晋书孝武帝纪)载:“初,简文帝见谶云:‘晋祚尽昌明’。”待其于孝武帝降生,无意中竟取名为“昌明”。于是流涕悲叹,以为晋柞已尽。但孝武帝死后,子安帝又嗣位,晋朝并未尽于“昌明”。这句是说,孝武帝既已有了后嗣,便可延长晋朝江山。三趾显奇文:三趾,三足,即三足乌。晋初曾用它作为代魏的祥瑞。《晋诸公赞》:“世祖时,西域献三足乌。遂累有赤乌来集此昌陵后县。案昌为重日,乌者,日中之鸟,有托体阳精,应期曜质,以显至德者也。”显奇文:是说谶纬之言,本为晋代魏之祥瑞,而今又成为宋代晋之祥瑞,故曰“奇”。《宋书?武帝纪》:晋帝禅位于王,诏曰:“故四灵效瑞,川岳启图? .瞻乌爱止,允集明哲,夫岂延康有归;咸熙告谢而已哉!”这句意思是,三足乌又成了刘宋代晋的祥瑞征兆。

  (13)王子爱清吹:王子,即王子晋。《列仙传》载,周灵王太子名晋,好吹笙,年十七,乘白鹤,白日升仙而去。清吹,即指吹笙。此句以王子晋托言东晋,谓已亡去。日中翔河汾;日中,即正午,有典午之意。典,主其事,即“司”;午,属马,典午托言司马,暗指晋。翔:邀游。河汾:晋国地名。遨游河汾,暗指禅代之事。《梁书?武帝纪》载禅位策说:“一驾河汾,便有窅然之志;暂适箕岭,即动让王之心。”又《庄子?逍遥游》:“尧往见四子于汾水之阴,窅然丧其天下焉。”这两句是以王子晋年十七而仙逝喻晋朝在刘裕的控制下十七年而亡,司马氏政权以禅代而告终。

  (14)朱公练九齿:朱公指战国时范蠡。范蠡佐越破吴后,变姓名游于江湖,至陶(地名),号陶朱公。这里是以朱公隐“陶”字,是陶渊明自称。练九齿:修炼长生之术。九与“久”谐音义同;齿,年龄。九齿即长寿。世纷:世间的纷乱。这两句说,我要修炼长生之术,退隐闲居,离开纷乱的世界。

  (15)峨峨:高大的样子。西岭:即西山,指伯夷、叔齐隐居之地,不食周粟,采薇充饥,终于饿死。偃息:安卧。《诗经?小雅?北山》:“或偃息在床,或不己于行。”亲:“这里有钦慕、敬仰的意思。这两句是说:那高高的西山之中,安卧着我所仰慕的伯夷、叔齐两位高人。

  (16)天容:天人之容,即出众人物的形象,指伯夷、叔齐。永固:永久保持。彭:古代传说中的长寿者彭祖。殇(shāng伤):指夭折的儿童。等伦:同等,一样。这两句是说,伯夷、叔齐那出众的节操将会永久存在,正如长寿的彭祖同夭折的儿童不能等量齐观。

  [译文]

  重黎之光普照南国,

  人才众若风鸣相闻。

  秋草虽然尚未枯黄,春风早已消失散尽。

  白砾皎皎长洲之中,

  南岳衡山已无祥云。

  豫章与帝分庭抗礼,

  虞舜已死只剩灵坟。

  心中悲怨叹息流泪,

  倾听鸡鸣盼望清晨。

  国内有人献上嘉禾,

  四灵祥瑞为我所驯。

  叶公帅军讨伐白公,

  白公兵败已丧其身。

  献帝被废犹得寿终,

  恭帝虽死不得存间。

  卜式善牧恶者辄去,

  安乐失职不为其君。

  平王东迁离开旧都,

  中原皆被匈奴入侵。

  司马昌明已有后嗣,

  三足乌显成宋代晋。

  王子吹笙白日仙去,

  正午遨翔汾河之滨。

  陶朱修炼长生之术,

  隐居避世离开纠纷。

  高高西山夷叔所居,

  安然仰卧为我所钦。

  天人之容永世长存,

  彭祖长寿难与比伦。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3

  原文:

  [魏晋]陶渊明

  自古叹行役,我今始知之(2)。

  山川一何旷,粪坎难与期(3)。

  崩浪贴天响,长风无息时(4)。

  久游恋所生,如何淹在兹(5)。

  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6)。

  当年诅有几?纵心复何疑(7)!

  注释

  (1)这首诗慨叹行役之苦,思念美好的田园,因而决心辞却仕途的艰辛,趁着壮年及时归隐。

  (2)行役:指因公务而在外跋涉。《诗经?魏风?涉站):“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

  (3)一何:多么。旷:空阔。巽(xǜn迅)坎:《周易》中的两个卦名,巽代表风,坎代表水。

  这里借指风浪。难与期:难以预料。与:符合。

  (4)崩浪:滔天巨浪。聒(guó郭)天响:响声震天。聒:喧扰。长风:大风。

  (5)游:游宦,在外做官。所生:这里指母亲和故乡。淹:滞留。兹:此,这里,指规林。

  (6)人间:这里指世俗官场。良:实在。

  (7)当年:正当年,指壮年。当:适逢。讵(jǜ巨):曾,才。潘岳《悼亡诗》:“尔祭讵几时。”

  纵心:放纵情怀,不受约束。

  译文

  自古悲叹行役苦,

  我今亲历方知之。

  天地山川多广阔,

  难料风浪骤然起。

  滔滔巨浪震天响,

  大风猛吹不停止。

  游宦日久念故土,

  为何滞留身在此!

  默想家中园林好,

  世俗官场当告辞。

  人生壮年能多久?

  放纵情怀不犹疑!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4

  [魏晋]陶渊明

  居止次城邑,逍遥自闲止。

  坐止高荫下,步止荜门里。

  好味止园葵,大懽止稚子。

  平生不止酒,止酒情无喜。

  暮止不安寝,晨止不能起。

  日日欲止之,营卫止不理。

  徒知止不乐,未知止利己。

  始觉止为善,今朝真止矣。

  从此一止去,将止扶桑涘。

  清颜止宿容,奚止千万祀。

  作品赏析:

  [说明]

  此诗为渊明闲居时所作。止酒,停止饮酒,即戒酒。诗人可以辞官,可以守穷,但不可一日无酒,饮酒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嗜好。所以对于渊明来说,停止饮酒将是十分痛苦的事情。但诗人却以幽默诙谐的语言,说明自己对于酒的依恋和将要戒酒的打算。诗中每句用一“止”字,读来风趣盎然,具有民歌的情调。

  居止次城邑,逍遥自闲止(1)。

  坐止高荫下,步止革门里(2)。

  好味止园葵,大欢止稚子(3)。

  平生不止酒,止酒情无喜。

  暮止不安寝,晨止不能起。

  日日欲止之,营卫止不理(4)。

  徒知止不乐,未知止利己。

  始觉止为善,今朝真止矣。

  从此一止去,将止扶桑涘(5)。

  清颜止宿容,奚止千万祀(6)!

  [注释]

  (1)居止:居住。次:居住之处。闲止:闲居,家居无事。

  (2)荜(bì毕)门:犹柴门。荜同“筚”,用荆条或竹子编成的篱笆或其他遮拦物。这两句是说,坐歇在高树荫下,步行限于柴门之内。

  (3)止园葵:只有园中的葵菜。大欢:最大的欢快、乐趣。止稚子:莫过于和幼儿在一起。

  (4)营卫:气血经脉与御病机能。营指由饮食中吸收的营养物质,有生化血液,营养周身的作用。

  卫指人体抗御病邪侵入的机能。止:止酒。不理:不调理,不调顺。

  (5)将止:将到。扶桑涘(sì四):指神仙所居之处。扶桑:古人认为是日出之处。涘:水边。

  (6)清颜止宿容:谓停到清癯的仙颜代替旧日的容貌。奚止:何止。祀(sì四):年。

  [译文]

  我家住在县城边,

  自任逍遥得悠闲。

  高树清荫下面坐,

  散步只到柴门前。

  园中葵菜味道好,

  最喜幼儿在眼前。

  平生一向不戒酒,

  戒酒我心不喜欢。

  晚上不饮睡不安,

  早晨不饮起床难。

  天天打算把酒戒,

  又恐经脉不循环。

  只知戒酒心不乐,

  不知戒酒身健全。

  开始感觉戒酒好,

  真正戒酒在今天。

  从此一直戒下去,

  一直戒到成神仙。

  戒得仙颜换旧容,

  岂止戒它千万年!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5

  [魏晋]陶渊明

  愚生三季后,慨然念黄虞。

  得知千载上,正赖古人书。

  贤圣留馀迹,事事在中都。

  岂忘游心目,关河不可逾。

  九域甫已一,逝将理舟舆。

  闻君当先迈,负疴不获俱。

  路若经商山,为我少踌躇。

  多谢绮与角,精爽今何如?

  紫芝谁复采?深谷久应无。

  驷马无贳患,贫贱有交娱。

  清谣结心曲,人乖运见疏。

  拥怀累代下,言尽意不舒。

  作品赏析:

  序:左军羊长史,衔使秦川,作此与之。

  [说明]

  晋安帝义熙十三年(417),东晋大将刘裕北侥后秦,破长安,灭姚涩,驻军关中。驻军京都的左将军朱龄石得到捷报后,派遣长史苹松龄前往祝贺。陶渊明写此诗赠给他,时年五十三岁。

  长安已破,九州统一,诗人是为之高兴的,希望可以了却游历中原、瞻仰先圣遗迹的夙愿。然而刘裕的胜利,陶渊明并不为之乐观,诗歌在灵复抒发对上古盛世和古代圣贤的仰慕之中,透露着令不如昔的慨叹,暗寓着对现实的忧心忡忡,并表示了隐居的决心。此诗曲折深婉,含蓄蕴藉,感事忧时而不露痕迹,被清代方东树誉为“陶诗当以此为冠卷”(《昭昧詹言》卷四)。

  左军羊长史衔使秦川,作此与之(1)

  愚生三季后,慨然念黄虞(2)

  得知千载上,正赖古人书(3)

  贤圣留余迹,事事在中都(4)

  岂忘游心目?关河不可逾(5)

  九域甫已一,逝将理舟舆(6)

  闻君当先迈,负疴不获俱(7)

  路若经商山,为我少踌躇(8)

  多谢绮与角,精爽今何如(9)

  紫芝谁复采?深谷久应芜(10)

  驷马无贯患,贫贱有交娱(11)

  清谣结心曲,人乖运见疏(12)

  拥怀累代下,言尽意不舒(13)

  [注释]

  (1)左军:指左将军朱龄石。羊长史:指羊松龄,当时是左将军的长史。长史:官名,将军的属官,主持幕府。衔使:奉命出使。秦川:指关中一带。

  (2)愚:自称的谦辞。三季:指夏、商、周三个朝代的末期。《汉书?叙传下》:“三季之后,厥事放纷。”颜师古注:“三季,三代之未也。”黄虞:指传说中的上古帝王黄帝和虞舜。

  (3)千载上:指千年以前的事情。赖:依赖,依靠。

  (4)余迹:犹遗迹。中都:中州,泛指洛阳、长安一带的中原地区。

  (5)游心目:游心并游目的合称。游心:犹涉想,谓心神向往。游目:谓目光由近及远,随意观览瞻望。逾(yú于):越过。

  (6)九域:九州,指全国。甫:开始。一:统一。逝:发语词,无义。舟舆:船和车。这两句是说:全国已经统一,我将整理车船到中原去。

  (7)先迈:先行,指去关中。负疴(kē科):抱病。不获俱:不能同往。

  (8)商山:在今陕西省商县东南。少:稍。踌躇:驻足,停留。

  (9)绮与角(1ù路):指崎里季和角里先生。角亦作角”。他们同东园公,夏黄公为避秦时乱而隐居商山,至汉初时都有八十多岁,须眉皆白,被称为“商山四皓”(事见晋?皇甫谧《高士传》)。

  精爽:精神魂魄。《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心之精爽,是为魂魄。”

  (10)紫芝:蕈的一种,跟灵芝相似,菌盖和菌柄皆呈黑色。传说四皓在商山隐居时常采而充讥。

  (11)驷(sì四)马:四匹马拉的车。贳(shì世):赦兔,免除。患:祸患。交娱:连接不尽的欢乐。交,前后相接,《高士传》记“四皓”作歌说:“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饮。唐虞世远,吾将安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兮,不如贫贱之肆志。”陶渊明此诗以上四句。就是用此歌之意,是说四皓已亡,紫芝无人再采,深谷也久已荒芜;但富贵不能免祸,不如贫贱为乐。

  (12)清谣:清新的歌谣,指上引《四皓歌》。结心曲:牢记于内心深处。乖:违背,相离。运见疏:谓因时代相隔而被疏远了。运:指时代。

  (13)拥怀:怀有感慨。累代,许多代。意不舒:意未尽。舒:舒展。

  [译文]

  左将军长史羊松龄奉命出使秦川,我作此诗赠给他。

  我处三代衰微后,古之盛世我思慕。

  了解千年以前事,全靠阅读古人书。

  古代圣贤留遗迹,桩桩都在中州处。

  岂能忘记去瞻仰?无奈山河远隔阻。

  九州今始定一统,我将整装登征途。

  听说你先奉命去,我今抱病难同赴。

  如果路途经商山,请你为我稍驻足。

  多谢商山贤四皓,未知精魂今何如?

  紫芝有谁还在采?深谷应是久荒芜。

  仕途难免遭祸患,岂如贫贱多欢娱?

  四皓歌谣记心内,不见古人叹命苦。

  数代之下怀感慨,言不尽意难倾诉。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5篇)】相关文章:

1.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

2.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15篇

3.还旧居(魏晋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4.陶渊明杂诗注释翻译赏析

5.饮酒其五陶渊明全文翻译

6.归园田居 其四(魏晋 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7.《木兰诗》全文注释及翻译

8.木兰诗全文翻译和注释

9.苏轼《蝶恋花》全文赏析注释翻译

上一篇: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 下一篇:陶渊明全文注释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