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 其三》陶渊明的诗

2018-05-15赛瑜 陶渊明

  《点绛唇·花信来时》

  花信来时,

  恨无人似花依旧。

  又成春瘦,

  折断门前柳。

  天与多情,

  不与长相守。

  分飞后,泪痕和酒,

  占了双罗袖。

  《饮酒 其三》

  道丧向千载,人人惜其情。

  有酒不肯饮,但顾世间名。

  所以贵我身,岂不在一生?

  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

  鼎鼎百年内,持此欲何成!

  作品赏析

  〔注释〕

  (1)这首诗通过对那种只顾自身而追逐名利之人的否定。表明了诗人达观而逍遥自任的人生态度。

  (2)道丧:道德沦丧。道指做人的道理,向:将近。惜其情:吝惜自己的感情,即只顾个人私欲。

  (3)世间名:指世俗间的虚名。

  (4)这两句是说,所以重视自身,难道不是在一生之内?言外之意是说,自苦其身而追求身后的空名又有何用!

  (5)复能几:又能有多久。几:几何,几多时。倏(shū叔):迅速,极快。

  (6)鼎鼎:扰扰攘攘的样子,形容为名利而奔走忙碌之态。此:指“世间名”。

  〔译文〕

  道德沦丧近千载,

  人人自私吝其情。

  有酒居然不肯饮,

  只顾世俗虚浮名。

  所以珍贵我自身,

  难道不是为此生?

  一生又能有多久?

  快似闪电令心惊。

  忙碌一生为名利。

  如此怎能有所成!

《饮酒 其三》陶渊明的诗

http://m.ruiwen.com/wenxue/taoyuanming/496225.html

上一篇:哈佛不懂陶渊明散文 下一篇:致陶渊明老先生的一封信
[陶渊明]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