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红楼梦》人名的寓意

2018-03-04 红楼梦

   引言:《红楼梦》中的人物角色众多,独具匠心的曹雪芹起名很注意人物的性格化,用字奇,字面广,有的用的是鸟名,有的是花名,有的是宝珠玉器的名字,丰富多彩,富贵高雅。许多人物的名或字,或几个人的名字合起来,都是大有深意的。有的暗示了人物的命运,有的则是对情节发展的某种隐喻,有的概括了人物性格的某些特点,有的是对人物行事为人的绝妙讽刺,有的是人物故事的某种暗示等等。下面是小编整理的《红楼梦》人名寓意,欢迎大家阅读!

  红学界认为,《红楼梦》的故事是以曹家的兴衰为背景,作者巧妙地将繁荣至抄家的整个曹家故事融合到小说中。因此,《红楼梦》是现实与虚构的有机结合,被誉为“我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

  《红楼梦》以荣国府的日常生活为中心,以宝玉、黛玉、宝钗的爱情婚姻悲剧及大观园中点滴琐事为主线,以金陵贵族名门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由鼎盛走向衰亡的历史为暗线,以曲折隐晦的表现手法,展现了穷途末路的封建社会终将走向灭亡的必然趋势。

  书中很多人物的名字,其谐音都有特殊的含义,或讽刺,或感叹,是《红楼梦》借喻写作艺术特色之一。脂砚斋的批文指明了部分的隐意。

  《红楼梦》开卷第一回出场了两个人物甄事隐、贾雨村。这两个人的命名富有深刻的含义。其本意是真实隐去,假语存焉。从谐音中我们能找到作者对这部小说创作申明是虚构之作,亦非伤时骂世。这在文网森严的乾隆年间是自我保护必须采用的手段。其次又给读者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故事环境,徒增了艺术的奥妙。一举两得,一箭多雕。又如霍启谐音为祸起,他的出场就引起一连串的祸起甄家先丢失女儿,继遭火灾,从而由荣转枯。这一谐音是提示情节发展的,属于因事命名。再如贾宝玉寓意假宝玉,贾宝玉自然是贵族公子的高贵名字,寄托着为家人对他光宗耀祖的期望。同时也呼应了序曲中女娲炼石补天的神话,点名他就是那块被遗弃的石头贾宝玉原本是假宝玉。对贵族家庭光宗耀祖来说,它不是一块真的宝玉。这就向读者暗示了人物的叛逆性格和被摧毁的命运。诸如此类的人名在《红楼梦》中举不胜举詹光(沾光)、单聘人(善骗人)、卜固修(不顾羞)、卜世仁(不是人)、戴权(代权)、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原应叹息)等等。

  应该说曹雪芹为人物命名费尽了心思,他即要考虑人物的性格、身份,又要涉及人物的命运。《红楼梦》中人物命名有五大特点:

  《红楼梦》中的人名很多都是曹雪芹从前人诗词中摘取而来的。在《红楼梦》人物对话中也能找到这样的证据和线索。第六十三回香菱说:前日我读岑嘉州五言律,现有一句说:此乡多宝玉。后来又读李义山七言律,又有一句:宝钗无日生尘。我还笑说:他们两个的名字原来在唐诗上呢!循着这条线索我们能找到《红楼梦》中的人名多处于杜甫、李白、李义山、许浑、陆游、杨万里的诗句中。例如:香菱典出唐代许浑的《送朱坡少保杜公池亭》诗,其后四句云:楸梧叶暗潇潇雨,菱行花香淡淡风。还有昔时巢燕来,飞来飞去画堂空。鸳鸯这个名字出自于《诗经小雅》,其中即有《鸳鸯》篇,诗云鸳鸯于飞,毕之罗之。君子万年,福禄官之。《红楼梦》中的鸳鸯对贾母尽职尽忠,所以曹雪芹以取《诗经》君子之喻。林黛玉的贴身丫环紫鹃对主人忠心耿耿,与林黛玉朝夕相处。所以曹雪芹赐以慧字,其名子取自杜甫的《杜鹃》诗:古时杜鹃称望帝,魂作杜鹃何微细;迎春取于刘庭芝诗寄语同心伴,迎春且薄妆;探春取自郑谷《巴江》诗朝醉幕醉雪开霁,一枝两枝梅探春;惜春则可见于韩偓的《春尽》诗惜春连日醉昏昏,醒后衣裳见酒痕;而袭人的这一名字则取自陆游《村居书喜》诗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

  《红楼梦》中的那些小人物曹雪芹同样费尽心思。例如红玉后来改名为小红,都是作者从前人的诗词中信手拈来的。红玉的名字来自于刘敞的《红玉谁家女》其诗云:红玉谁家女,双瞳似水流。映花笑汉使,不觉坠搔头。又云:红玉谁家女,明艳夺青春。羞人不得语,含笑却成颦。;小红也有出典,白居易有诗云:樱桃子缀小红珠。再如贾府四位小姐的贴身丫环也有出处。抱琴出自许浑的诗山月抱琴归;翠缕出自郑谷的诗柳近清明翠缕长;侍书出自李贺诗:仙人侍素书。由此可见曹雪芹对人名来历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对角色命名与人物关系有着特殊的安排,例如玉字曹雪芹绝不轻易赐予。小红本名为红玉因为犯宝玉之名而更改为小红,这是《红楼梦》故事情节中的一件事实!

  玉是《红楼梦》中最重要的象征,笔者早已著书讨论,在众多复杂的诠释中,玉至少象征人的性灵,慧根,本质等意义,已是无庸置疑。而小说人物中,名字中凡含有玉字者,与宝玉这块女娲顽石通灵宝玉,都有一种特殊缘分,深具寓意。

  除了宝玉以外,《红楼梦》中还有其他四块玉,首先是黛玉。宝玉和黛玉,二玉之间的寓意是什么呢?是寓一段仙缘,是神瑛侍者与绛诛仙草的爱情神话,也是一则最美的还泪故事。宝玉和黛玉之间的爱情乃是性灵之爱,纯属一种美的契合,因此二人常有相知同类之感。黛玉是宝玉性灵的投射,宜乎二人不能成婚,发生肉体关系,唯有等到绛诛仙草泪尽人亡,魂归离恨天后,神瑛侍者才回转太虚幻境,与绛诛仙草重续仙缘。

  第二块玉是妙玉,有人猜测宝玉与妙玉之间,情愫暖昧。事实上宝玉与妙玉的关系在《红楼梦》的主题命意及文学结构上都有形而上的涵义。妙玉自称槛外人意味已经超脱俗尘,置身世外。而宝玉为槛内人尚在尘世中耽溺浮沉。而结果适得其反,可以说宝玉与妙玉的关系是身份的互调,槛外与槛内的转换,是一种带有讽刺性的佛缘。妙玉目空一切,孤僻太过,连村妇刘姥姥尚不能容。宜乎佛门难入。而宝玉心怀慈悲,广爱众生,对事事都怀一片佛心。

  《红楼梦》中男性角色名字含有玉者,尚有甄宝玉与蒋玉函。甄宝玉是《红楼梦》中暗线里的人物,是真假主题的反衬角色。而蒋玉函这一角色我们不可小视。我们先来看看他在《红楼梦》中的行踪。

上一篇:浅谈宝黛之爱情 下一篇:《红楼梦》赏析--话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