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过,便不曾离开散文

2018-10-05 散文

  你来了。

  我来了。

  我知道你会来。

  我知道你知道。

  ——《似水年华》

  带着惆怅,在一个宁静的午夜,我终于把这部很多年前想看却一直没看完的电视静静的看完了。

  而文和英的这几句淡淡的对话,也似乎成了《似水年华》里的经典台词。

  一部电视,会把一些演员,一些歌,一些地方甚至是几句话在一夜之间窜红,而《似水年华》就是这样,当剧中不断出现的古桥、古书、流水、蓝印花布等等情景,以一种非常清幽、古旧、安祥的气息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时,我想那种美,也成了一种召唤。

  因为这部电视,我知道了在中国江南有一个古朴安静的水乡小镇,名叫乌镇。我想,有很多人象我一样,会因为一部电视而爱上了一个地方。一年前,我带着对《似水年华》模糊的记忆,带着剧中文和英童话般的爱情,走进了这个水乡。一切都象剧中的模样,当古镇古桥流水就那么静静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仿佛站在了时光之外。

  乌镇就象一幅沉淀了时光的画卷,站在任何一座石桥上,看着古旧的小镇,听着流水发出的“汩汩”声,愰忽间就会迷失自己。我想乌镇也是一个特别适合等待的地方,在那里,连等待都会变成一种习惯吧。就象剧中的文和英,一直就是在等待中想念对方。还有齐叔,终生没有结婚,在那个小镇,等待了一辈子,也想念了一辈子,直到年华老去,就象乌镇的流水,平缓的没有一丝痕迹。

  “我面前是妖娆的夜色,我的眼中却看到的是寂静的水乡,为什么?我在那里失落了什么?”

  “不是失落,在我头顶依旧是一张地图,一个世界,在我眼中却是一双眼睛,以及难以名状的牵挂。”

  当英站在台北家中的窗前,看着窗外流光溢彩的街道时,她的眼里出现的却是寂静的水乡,那是文的故乡,是他们有过爱情的地方。在文的床顶,有张地图,他毎晚看着地图上的台北入睡,就象看着英的`眼睛。整个剧情都是以一种很淡的感觉来讲述文和英的爱。最终,他们还是没能在一起,英回到了台北,文继续留在古镇,他们将他们之间那种淡淡的而又深情的爱恋,连同古镇的气息,一起变成为了记忆,惆怅了一生,也想念了一生。

  “如同网无法握住水一样,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五十年后,文在给英的信里写下了聂鲁达的这句诗,我想英一定是那个能看见文生命脉络的女人吧。

  这部电视拍了有好些年了,很多年前断断续续的看了几集,从此记住了乌镇。文的那句“我知道你会来”也一直成为自己想去乌镇看看的理由。重新把这部老片好好的看完,我发现,不管是我去过的乌镇还是剧中的乌镇,都一样美好。我心里的那个乌镇,依然在似水年华里……

  奶茶说:乌镇,来过便不曾离开。

  多年后当我再看这部奶茶主演的《似水年华》,看着剧中熟悉的景,便想起了奶茶的这句话,在我的心里,乌镇,又何尝不是个去过便不曾忘记的地方?

  只是遗憾,一年前去乌镇时,并没有太多对《似水年华》的记忆,也没有用心记录文字的习惯,虽然回来,也写了一篇有关乌镇的日记,却只是廖廖数句应付了事。在这个每天下雨的三月,不知为什么,我竟然再次看起了《似水年华》,而和《似水年华》有关的乌镇的记忆,已经慢慢模糊了的影像,又跟随着文和英的爱情,一点一滴的渐渐清晰起来。乌镇,在我心里,终究是不能忘记。

  去乌镇,是在11年的元旦那天,其实那天的心情有点阴郁。我还是依然遵守和朋友的约定,在新年的第一天,坐上了去乌镇的火车,只希望从乌镇回来的我,在历经水乡的那种淡定和从容后,一切都有个新开始。

  从来没有过在冬天出去旅行,也不知道乌镇往哪个方向走更近。当时,我和朋友有两个旅行方案:去乌镇或是横店,虽然我在网上已经做了一些有关乌镇和横店的“功课”,却还是没弄清乌镇到底在哪里?最后我们稀里糊涂的决定先到义乌,到那再做决定去哪。我们在义乌的小商品城闲逛了大半天,给孩子们买了一些玩具。在下午,去了长途汽车站,一打听,才知乌镇在桐乡,而车也马上就要开了。就这样,来不及思考还去不去横店,就随着人流挤上了去桐乡的汽车。一路坐车再加闲逛的疲劳,在汽车上,我只觉得很累。我没有去想象任何和乌镇有关的印象,只是把去乌镇,当成一种简单的旅游而已,还有就是为了《似水年华》在脑海里仅存的一些零散片段。那时的乌镇,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它,但对我来说,毕竟还是陌生而又遥远的。汽车在夜色里不停的向前延伸,就象我正在行走的人生旅途,而那一时刻,我的终点就是乌镇。

  到达乌镇,已经是晚上8点左右。冬日的乌镇,街上清冷的只有几对看似游客的情侣,家家户户几乎都是木门紧闭。我们提着行李,走在古旧光滑的青石板铺成的小道上,说不出的静谧。除了微微感到冬夜的寒冷,整个乌镇静的似乎只能听到我们自己脚步发出的咚咚声,没有网上形容的已经那么商业化。走在去订好的民家旅馆的河道边,隐约不知从哪个小巷里传来几声狗叫,让夜色里的乌镇显得越发寂静。几株柳树在夜色里隐隐的飘摇,河岸边静静的停靠着几艘乌篷船,心里突然就莫名的温润起来感动起来,乌镇,我真的来到了你身边。

  清晨,在公鸡清脆的啼叫声中醒来,我光着脚跳下床,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乌镇睡醒的样子,是不是就象宣传册里的一样。透过窗户,晨雾中的乌镇,似醒非醒,朦朦胧胧中,只见一片高高的屋檐若隐若现,白的墙乌的瓦,在晨曦中看起来是那么的安祥宁静,又是那么的惊艳脱俗,就象在梦里,又似曾相识。

  乌镇的小巷弯弯绕绕,似乎总也走不完,踩在古旧光亮的青石板上,轻轻的走进那些狭长的高高的小巷里,乌镇的厚重和风霜就那么触手可及的印在那一面面已经顔色斑驳的墙里,甚至不记得在小巷里的光阴到底走了多少年?想起《似水年华》里,文就是在那条最长的小巷里,拉着英的手一直奔向了他们美妙的童话世界。

  坐上一艘乌篷船,在水巷穿梭,经过一座座桥,眼前那有些浑浊的河水,还有河岸人家那悬挂在外面随处可见的正在滴水的拖把等生活用品,都似乎在告诉我,乌镇是苍老的陈旧的。就象那傍河而建筑在水中的木屋一样,破旧而零乱,但却一点也不影响我们在桥底看风景的心情。看着桥上的风景,也看着河岸人家的生活,就那么真实的出现在眼前,这难道就是枕水人家吗?如此具有生活气息。又想起奶茶的样子,这个女子真的很适合做乌镇形象的代言人,干净、温婉、质朴、真实,就象眼前的乌镇,让人一眼就喜欢。

  不停地走,不停地看,不停地拍,总想把乌镇的样子全部记在心里。可是乌镇是如此美如此好,就象人生总会有遗憾一样,我又怎么能在一天里把乌镇的样子全部记住?想着那高高悬挂的蓝印花布在风中飘舞的样子,英在花布下寻觅文的眼神,我突然发现,乌镇不仅适合等待,也是个特别适合怀念的地方。因为有了《似水年华》,才有了乌镇与其它水乡不一样的美。乌镇与《似水年华》从来就在一起,就象乌镇的河水,一直伴着那些石桥,无声的缓缓的流过。

  坐在遥远的家中,看着眼前密密的黑白两色的文字,想着的却是水乡那种淡然、安详、从容不迫的身影。乌镇的水,乌镇的桥,乌镇的人,还有那静静停靠在河岸或在水巷悠然穿梭的乌篷船,以及水边的木屋,让多少在俗世中生活的人们,不忍离去。乌镇就象一个梦,一个美丽的梦,一个不真实的梦,醉在那里,不愿醒来。脚步走过很多地方,能够记住的却不多,有些地方,注定去了便不曾离开。乌镇永远在我似水的年华里,教我学会淡然、从容。

【来过,便不曾离开散文】相关文章:

1.我的世界他不曾来过散文

2.有些缘分,来过便已成诗散文随笔

3.不曾来过, 不言远去诗歌

4.三毛,从不曾离开散文欣赏

5.不曾因你离开而伤心经典散文

6.来过散文

7.你来过散文

8.如果不曾散文

上一篇:那些过去了的;那些永远不能过去的散文 下一篇:小伊妹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