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上留田》全诗翻译赏析

2018-05-01 李白

  上留田

  李白

  行至上留田,孤坟何峥

  积此万古恨,春草不复生。

  悲风四边来,肠断白杨声。

  借问谁家地,埋没蒿里

  古老向余言,言是上留田,蓬科马今已平。

  昔之弟死兄不葬,他人于此举铭旌。

  一鸟死,百鸟鸣;

  一兽死,百兽惊。

  桓山之禽别离苦,欲去回翔不能征。

  田氏仓卒骨肉分,青天白日摧紫荆。

  交柯之木本同形,东枝憔悴西枝荣。

  无心之物尚如此,参商胡乃寻天兵。

  孤竹延陵,让国扬名;高风缅,颓波激清。

  尺布之谣,塞耳不能听。

  【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汉族,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出生于碎叶城(当时属唐朝领土,今属吉尔吉斯斯坦),4岁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李白生活在盛唐时期,二十五岁时只身出蜀,开始了广泛漫游生活,南到洞庭湘江,东至越州(会稽郡),寓居在安陆、应山。直到天宝元年(742),因道士吴的推荐,李白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后因不能见容于权贵,在京仅两年半,就赐金放还而去,然后由高天师如贵道士授录济南(今山东省济南市)的道观紫极宫。成为一个真正的道士,过着飘荡四方的漫游生活。

  李白和杜甫并称“李杜”.他的诗歌总体风格清新俊逸,既反映了时代的荣景象,也揭露了统治阶级的荒淫和腐败,表现出蔑视权贵,反抗传统束缚,追求自由和理想的积极精神。

  【作品介绍】

  《上留田行》的作者是李白,被选入《全唐诗》的第162卷第14首。关于这首诗的主旨,普遍认为,此诗为刺肃宗兄弟而作。此诗到底有没有寄托?寄托是什么?我们对一首诗诗意的.探寻既不能求之过深,也不能失之过浅。求之过深,未免穿凿附会。

  古诗名句“一鸟死,百鸟鸣。”就是出自《上留田行》这首诗。

  【诗词注释】

  ①峥:高峻的样子。

  ②蓬科:同“蓬颗”,土坟上长满的荒草。

  ③铭旌:古时竖在灵柩前标有死者官衔和姓名的旗幡。

  ④桓山:在今江苏省铜山县东北。《孔子家语》载,孔子在卫,昧旦晨兴,颜回侍侧,闻哭者之声甚哀,子曰:“回!汝知此何所哭乎?”对曰:“回以此哭声非但为死者而已,又有生离别者也。”子曰:“何以知之?”对曰:“回闻桓山之鸟生四子焉,羽翼既成,将分于四海,其母悲鸣而送之,哀声有似于此,为其往而不返也。回窃以音类知之。”后以桓山之泣比喻家人离散的悲痛。

  ⑤紫荆:《续齐谐记》中记载,京兆田真兄弟三人共议分财,生资皆平分,唯堂前一株紫荆树,共议欲破三片,明日就截之,其树即枯死,状如火燃。真往见之大惊,谓诸弟曰:“树本同株,闻将分,所以憔悴,是人不如木也。”因悲不自胜,不复解树,树应声荣茂。兄弟相感,更合财宝,遂为孝门。

  ⑥交让:《述异记》中记载,黄金山有树,一年东边荣,西边枯;后年西边荣,东边枯,年年如此。

  ⑦参商:参星与商星。《左传·昭公元年》:相传黄帝有两个儿子,大的叫伯,小的叫实沉,住在荒山野林里,不能和睦相处,每天动武,互相讨伐。后来黄帝为避免两人争斗,把伯迁到商丘,去管心宿,也就是商星;把实沉迁到大夏,主管西方的参星。参宿在西,心宿在东,彼出此没,永不相见。后比喻兄弟不和睦,彼此对立。

  ⑧孤竹:是指商末孤竹国君墨胎氏二子伯夷和叔齐。孤竹君欲以次子叔齐为继承人,及父卒,叔齐让位于伯夷。伯夷以为逆父命,于是放弃君位,流亡国外。而叔齐亦不肯立,也逃到孤竹国外,和他的长兄一起过流亡生活。

  ⑨延陵:季札,春秋时期吴王寿梦的小儿子。吴王寿梦一心想把君主之位传给他,于是吴王的其他几个儿子都主动放弃了继承权。但是季札辞让了。于是他的哥哥诸樊、余祭、余昧弟兄几个商议,以兄终弟及的方式,最终传给季札,可是季札最终还是没有继位。于是,三哥余昧死后,由余昧的儿子继承了王位。季札封于延陵,所以称其为“延陵季子”.

  ⑩高风:美善的风教、政绩。缅:久远、遥远。颓波:向下流的水势。比喻衰颓的世风。尺布之谣:《史记·淮南衡山列传》载,淮南王刘长谋反被汉文帝流放,刘长途中绝食而死,民间作歌歌淮南厉王:“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兄弟二人不相容。”

  【诗词译文】

  漫游来到上留田,田中孤坟高大又峥

  墓中人你有多大的冤屈?千万年了坟上依然寸草都不生

  有的只是四边悲风,只有白杨树和风唱着令人断肠的歌

  借问:这是谁家的坟地?荒弃的是何人的墓穴

  村里的老人告诉我:这就是有名的上留田,马颈样的土堆堆已经被岁月抚平

  从前有孤儿两兄弟,弟死而兄不收葬,是同村人为小弟安葬并树起指引他归西的旌旗

  一鸟死后,众鸟都会哀鸣示悲,一兽亡后,群兽也知惊恐怜惜,那老哥真是鸟人!

  死别苦,生离更悲,你听听恒山众鸟离别时的哀鸣就知道了,临行前总是回旋飞翔不停

  田氏三兄弟要分家时,庭中的紫荆树立即枯死,而当他们决定不分家时,树应声荣如初

  传说中黄金山有一种树木,朝东的枝条憔悴而西面的枝条荣润,树犹如此啊!

  古有兄弟两人,日夜操戈战不停,后帝把他们分封在不能相见的地域,免得他们相斗,烦

  孤竹君的儿子伯夷与叔齐都知道互相彼此让出国君之位。延陵的季子也是让出帝位给兄弟

  他们的高风亮节足以使人耳目一新

  相反,汉武帝对待淮南王可就不客气了,当时的民谣唱到: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兄弟二人不相容。使人不忍听啊!

  【赏

  从《上留田行》看李白对永王事件的态度

  关于李白《上留田行》之主旨,普遍认为,此诗为刺肃宗兄弟而作。元代的萧士云:“此篇主意全在‘孤主、延陵,让国扬名,尺布之谣,塞耳不能听’数句,非泛然之作,盖当时有所讽刺。以唐史至德间事考之,其为啖廷瑶、李成式、黄甫辈受肃宗风旨,以谋激永王之反而执杀之,太白目击其时事,故作是诗。” 明代胡震亨云:“白诗有‘寻天兵,尺布谣’等语,似指肃宗之不容永王而作。”《唐宋诗醇》云:“萧士说得之,白之从,虽曰迫胁,亦其倜傥自负,欲籍以就功名故也。词气激切,若有不平之感……桓山之禽,盖白自比也。”今人多同意以上观点。唯陈认为此诗刺太子瑛被赐死事件。

  此诗到底有没有寄托?寄托是什么?我们对一首诗诗意的探寻既不能求之过深,也不能失之过浅。求之过深,未免穿凿附会。正如天纬在《论李白诗研究中的泛政治化倾向》中所说:“论者在探求作品的政治寓意时,往往自觉不自觉地求之过深,言之过滥,遂出现一种泛政治化倾向。这种倾向会把人们对诗意的理解引入歧途。”而过浅又探寻不出其中的深意。所以,在考证此诗之前,我们有必要探讨一下李白乐府诗的一些相关特征。

  胡震亨在《唐音癸鉴》中说:“太白于乐府最深,古题无一弗拟,或用其本意,或案另出新意,合而若离,离而实合,曲尽拟古之妙。”考李白之所有乐府诗,其 “从古题本辞本义妙用夺换而出,离合变化,显有源流”.也就是说,李白的乐府首先是与古题本事有关的,他“沿用旧题,这些诗篇在内容、气氛方面都与旧题本事、本辞及前人作品有密切联系,乐府诗在思想内容上或多或少受原题古辞的制约”. 其次,李白的乐府又不似东晋之单纯叙述本事者,而是“夺换而出,离合变化”.因此,以李白之天才,承其意而已,又何必如王琦所认为的“太白所谓弟死不葬,他人举铭旌之事,与《古今注》所说不同,岂别有异词之传闻?”,宜乎安旗讥“王说太泥”。

【李白《上留田》全诗翻译赏析】相关文章:

1.李白《清溪行》全诗翻译与赏析

2.李白《雉子斑》全诗翻译赏析

3.李白《江上吟》全诗注释翻译与赏析

4.李白《陌上桑》全诗翻译赏析

5.李白《送友人》全诗翻译赏析

6.李白《春怨》全诗赏析及翻译

7.李白《渌水曲》全诗翻译赏析

8.李白《长干行》全诗翻译赏析

上一篇:李白《上云乐》全诗翻译赏析 下一篇:李白《秋浦歌》全诗翻译赏析
[李白]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