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实秋妻子

2020-11-25 梁实秋

  引导语:梁实秋的妻子大家了解是谁?下面是一些资料信息,大家可以了解一些。

  

  梁实秋 有几个妻子

  原配夫人程季淑(1901年——1974年4月30日),祖籍安徽绩溪,1927年2月与梁实秋结婚。育有三女一子,长女梁文茜;次女(夭折);长子梁文骐;四女梁文蔷。

  程季淑出身名门,她的祖父曾官至直隶省大名府知府,父亲是家中长子,在北京经营笔墨店。1921年冬,梁实秋与程季淑初次约会。在不长的时间里,他们已深深为对方吸引,北平的一些优雅场所几乎都印下了两人的足迹。1923年,梁实秋结束了8年的清华生活,按照学校的要求打点行李准备赴美留学。

  1927年2月11日,学成回国的梁实秋与程季淑在北京南河沿欧美同学会举行了婚礼。

  1937年7月28日,北平陷落,梁实秋觉得自己早先的政论很可能招致灾祸,而且有朋友暗示他已经上了日军的“黑名单”,上上之策是逃离北平。可岳母已是年老体衰,不堪奔波之苦。他和程季淑权衡几日,决定他一人先走,待局势稍缓,再作打算。1943年春天,程季淑的母亲病故,当她和孩子们带着大堆行李站在梁实秋面前时,程季淑时年43岁,眼角已见皱纹,耳旁已有白发。梁实秋既以一个知识分子的热忱为国事奔走,又不忘著译耕耘,眉宇间也露沧桑。

  1974年,美国西雅图,梁实秋和程季淑幸福地安度晚年,然而,4月30日,梁实秋和妻子到市场购物,临街的一个梯子突然倒下落在程季淑身上。她因伤势过重,离开人世。老伴的死,对梁实秋是个沉重打击,他写下了《槐园梦忆》一书,寄托对亡妻的悼念之情。

  最新版《槐园梦忆》由天津人民出版社于2013年出版。

  古稀突发忘年恋

  续弦韩菁清(1931-1994),生于1931年10月,父亲是一位巨贾,后移居上海。7岁时,她便在上海的儿童歌唱比赛中一举夺魁,14岁荣登“歌星皇后”宝座,成为上海滩光彩夺目的新星。1949年,韩菁清随父去了香港。她自编、自演、自唱、自己制片的《我的爱人就是你》使她获得了金马奖的优秀演员奖。

  71岁的梁实秋在妻子故去半年后应邀来台,于偶然中认识小他28岁的韩菁清。见面第二天,他就按她头天提供的住址,

  大清早站在她的楼下向上仰望,进到家门后与她畅谈了一个下午。此时她已敏感觉察到他对她的一脉真情,但她想阻止这场爱的滋长,于是当他们再次相晤时,她对他说“我想为你做红娘。”“我爱红娘。”

  自从相识,梁实秋每天都与韩菁清在一起,或者谈文学艺术,或者道国事家常,或者一起吃饭、散步……梁实秋率先向韩菁清表白心意,经历过爱情的风风雨雨,爱情于她,是个甜蜜且又痛苦的字眼。然而,她已过了满脑子幻想的年龄,横亘在她面前的最大障碍,是梁实秋已71岁了。她明白爱是没有年龄限制的,可他已到了古稀之年,戴着助听器才能听到声音,又患了严重的糖尿病……

  与她相比,梁实秋一往无前,攻势甚猛。自相识的第六天开始,像做功课一样,梁实秋每天一信,当面递到她手上。面对她的犹豫,他写道:“不要说悬崖,就是火山口,我们也只好拥抱着跳下去。”梁实秋炽热的爱情火焰,终于化开了韩菁清所有的理智关隘。那段日子,他一下子年轻了许多,满面红光,精神抖擞,丧妻的抑郁一扫而光。

  因为妻子死于非命的索赔诉讼需要处理,1975年1月7日,梁实秋飞回美国。他说:“亲亲,我的心已经乱了,离愁已开始威胁我,上天不仁,残酷乃尔!”而独守闺房的韩菁清则写道:“秋:你走了,好像全台北的人都跟着你走了,我的家是一个空虚的家,这个城市也好冷落!”

  返美之后,突然成为台湾岛的“新闻风暴”。《教授与影星黄昏之恋》……类似的新闻标题在大小报纸上频频出现。矛头首先指向韩菁清。韩小姐年轻美丽,为何允嫁七十多岁老翁?图名还是图财?多数文章都认为让韩菁清这样一个演艺圈中的人嫁给一个“国宝级”大师,是对梁实秋的亵渎。而他的一大批已经有相当高社会地位的学生,竟然打着“护师团”的旗号,反对梁韩之恋。

  对梁实秋来说,这是一份与生命相关的爱情。他说:“我像是一枝奄奄无生气的树干,插在一棵健壮的树身上,顿时生气蓬勃地滋生树叶,说不定还要开花结果。小娃,你给了我新的生命。你知道么?你知道么?……我过去偏爱的色彩是忧郁的,你为我拨云雾见青天,你使我的眼睛睁开了,看见了人世间的绚烂色彩。”

  梁实秋不满足于纸短情长的情书。他拿出一生办报纸副刊的本事,给他“最最亲爱的小娃”办了一份《清秋副刊》,把每天读报得来的时事趣事,抄写下来专为他的小娃一人阅览消遣。

  1975年3月29日,梁实秋提着一箱书信,飞过太平洋,去台湾缔结他们的“宿缘”。婚礼那天,梁实秋竟比新娘子还光彩照人。他的礼服是韩菁清选的,是一身玫瑰色的西装,配着一条橘黄色的花领带,胸前插着一束康乃馨,手上戴着韩菁清送他的戒指。梁实秋不拘俗套,自兼司仪,站在大红喜字前宣布婚礼开始,然后又自读结婚证书,随后在宾客们的欢笑声中,献上新郎致词。

  晚年梁实秋耳聋加上又犯有糖尿病,身体状况并不乐观。她悉心照顾

  着他的起居,为了给他提供更安稳的环境,趁他飞回美国与女儿小住的空当五年间竟搬家三次。她每晚下厨为他煲汤;她搀扶着他从一条小巷穿行于另一条小巷;他们在家养猫,权当是他们的孩子,共同地爱。

  偶尔有争吵,大多因他误食有害健康,于是她大吵大闹,生气时跑进洗手间,他则在门外唱起那首他们平时常唱的歌《总有一天等到你》,不一会又压低嗓子装出悲痛欲绝的音调唱起那首《情人的眼泪》,直到她弯身笑着走出那扇门,直至两人一起欢快地笑出眼泪———他们爱的细节呈现着大片葱绿,并非秋黄。

  梁实秋与妻子的`爱情 梁实秋的子女

  梁实秋情书

  梁实秋的一生有两段婚姻,他的第一段婚姻是父母包办的,婚后两人的婚姻一直都是幸福美满的,但是后来他的妻子程季淑因病去世了。

  之后他一直沉浸在痛苦中,后来他为亡妻写了一本书,台湾的一家出版公司看了书稿之后决定出版,并邀请梁实秋到台湾来小住,也就是这次的台湾之旅,让梁实秋老人结识了他的第二任妻子韩菁清,那时候梁实秋已经71岁了。韩菁清是当时著名的影星歌星,与梁实秋相识的时候43岁,梁实秋为了追求韩菁清写了近千封情书,韩菁清称呼梁实秋为“秋秋”梁实秋称呼韩菁清为“小娃”,他们两个一个在台湾,一个因为要处理第一任妻子的事情而不得不飞往美国,两人之间只能靠书信联络,他们的情书诉尽了对对方的爱慕之情和相思之苦。由于他们两人的年龄、工作的巨大差异使两人备受折磨,许多人对他们这段感情都是持反对的意见,但是这些反对的声音并没有使他们分开,反而让他们更加的相爱,于是在1975年的5月9日他们终于在台湾登记结婚了。

  梁实秋情书深深的感动了韩菁清,有的时候一天要写三封信,梁实秋的这种契而不舍的精神使韩菁清放弃了原本因为年龄的关系而踌躇不前,与梁实秋展开了一段忘年恋。两个人结婚后一直都非常恩爱,直到梁实秋老人在台湾去世。

  梁实秋妻子

  梁实秋是我国著名的散文作家、学者、翻译家,提起这样的一位大家,我们有些好奇,他的感情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梁实秋妻子是谁。

  梁实秋是有两个妻子的,分别叫程季淑和韩菁清。梁实秋的原配妻子程季淑,于1927年和梁实秋结婚,虽然两人受教育的程度都很高,但是对于父母包办的婚姻并没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相反,两人在见面之后互相被对方吸引,情投意合,后来梁实秋在清华大学毕业后又准备美国留学,他对程季淑许下了三年之约,三年之后回国结婚,三年后两人在北京举办了婚礼。

  婚后不久两人因为战争,辗转了许多地方,1937年因为一些原因他独自离开了北平,当程季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是六年之后了,再那之后二人一直形影不离,一家人幸福美满。1974年,两人在美国的一处市场购物,一个梯子突然倒了下来,正好砸到了程季淑,她被送往医院,但是因为伤势很严重,在医院去世。梁实秋对程季淑的感情很深,还写了《槐园梦忆》来悼念亡妻。可以说作为梁实秋妻子的程季淑一生坎坷。

  后来台湾的一家出版社在看到《槐园梦忆》一书之后,决定出版这本书,并邀请梁实秋去台湾,梁实秋就是在这里遇见了他的第二人妻子韩菁清,此时的梁老已经71岁高龄了。韩菁清是20世纪40年代的明星,原名叫韩德荣,父亲是一名商人她七岁的时候便成为了上海滩的一颗闪耀的明星,之后她跟随父亲到了香港。后来她出演了一部电影从此踏入了演艺圈。

  她和梁实秋因为梁实秋主编的《远东英汉大词典》结识,两人聊着聊着便聊出了感情,而摆在两人面前的除了年龄,更多的就是他们的职业,因为职业差距很大,受到了许多人的反对,但这并没有让他们彼此疏远,反而使他们更加相爱,1975年两人在台湾结婚,两人一起度过了12年的时光,1987年梁实秋去世。

  梁实秋妻子虽然有两任,但是每一任都和梁实秋真心相爱,也算是圆满了。

  梁实秋的子女

  梁实秋一生有两女一子,是与第一任妻子程季淑所生。

  长女梁文茜,1927年出生在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曾担任政协委员,是梁实秋的子女中唯一一个在大陆生活的,1987年,梁实秋在台湾去世后,梁文茜想要去台湾奔丧,但是因为当时台湾和大陆没有开放探亲,所以她不能及时送父亲梁实秋最后一程,这在当时是重大新闻。梁文茜曾经在北京担任过律师事务所的主任,现在已经八十几岁高龄了,仍居住在北京。

  独子梁文骐,在台湾是一名大学教授,他敬业,性情温和,深得学生的喜欢,当年父亲梁实秋被贴上反动的标签,作为儿子的他也收到了不小的连累。2007年的7月23日,梁文骐不幸去世。

  幼女梁文蔷,1933年出生在青岛,是著名的营养学博士,现在住在美国的西雅图,作为小女儿,梁文蔷一直深受梁实秋的宠爱,但是梁实秋从来不疏于对女儿的教育,在女儿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会给予鼓励,在女儿找不到方向的时候他会指引女儿前进的方向,虽然女儿没有子承父业,但是作为父亲,他鼓励着女儿要坚持下去,所以才会有现如今的成就。梁实秋的子女,虽然没有向梁实秋一样成为著名的学者,但是他们各有各的领域,并且一直都坚持了下去,梁实秋是一位好父亲,他一直教育自己的子女在孩子面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爸爸,不是什么散文家,批评家等等。

【梁实秋妻子】相关文章:

梁实秋 吃06-19

梁实秋轶事06-06

雪 梁实秋06-05

梁实秋 中年06-02

梁实秋 孩子06-02

梁实秋语录05-28

下棋 梁实秋11-26

中年梁实秋04-16

梁实秋谦让04-15

梁实秋谦让 中年梁实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