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读书的古诗

2020-12-05 韩愈

  韩愈是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古文运动的领袖,在中国散文发展史上地位崇高。他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宋代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下面小编为大家搜索整理了韩愈关于读书的古诗,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符读书城南

  〔唐〕韩愈

  木之就规矩,在梓匠轮舆。

  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

  诗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

  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

  由其不能学,所入遂异闾。

  两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

  少长聚嬉戏,不殊同队鱼。

  年至十二三,头角稍相疏。

  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

  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

  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

  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

  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

  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欤。

  金璧虽重宝,费用难贮储。

  学问藏之身,身在则有馀。

  君子与小人,不系父母且。

  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犁锄。

  不见三公后,寒饥出无驴。

  文章岂不贵,经训乃菑畲。

  潢潦无根源,朝满夕已除。

  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

  行身陷不义,况望多名誉。

  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墟。

  灯火稍可亲,简编可卷舒。

  岂不旦夕念,为尔惜居诸。

  恩义有相夺,作诗劝踌躇。

  【注释】

  (1)符:韩愈子韩昶小字名符。韩昶生于徐州的符离,故小名曰符。城南,韩愈别墅。

  (2)提孩:即孩提,指二三岁之间,尚未离开襁褓的幼儿。颜师古在注《汉书·王莽传》中“孩提之事”一句时说:“婴儿始孩,人所提挈,故曰孩提也。”“提”与“挈”同义。

  (3)一龙一猪:一是龙,一是猪。比喻同时的两个人,高下判别极大。

  (4)马前卒:旧时在马前吆喝开路的兵卒差役。现在比喻为人奔走效力的人。

  (5)潭潭:深邃的样子,后因称他人居宅为“潭府”或“潭宅”。

  (6)菑畲(zi yu):初耕的田叫菑,开垦了三年的熟田叫畲,喻耕耘。

  (7)马牛而襟裾:意谓马牛穿上衣服华而不实。襟:衣领;裾:衣袖。这两句说,人如果不通古今,就像穿了衣服的马牛一样。

  【赏析】

  这首诗作于唐元和十一年(816),是韩愈写给他儿子韩昶的劝学诗。韩昶小字符,读书于城南韩氏庄。

  前六句为第一层,也是全诗的中心,强调读书的重要性。诗歌一开始就以木料作比喻,形象地告诉人们:同是木料,经过匠工不同的加工,有的就做成了车轮,有的则做成了车厢,成为形状完全不同的两样物件。然后,诗人以木喻人,指出同样是人,由于所受的教育不同,有的读书,有的不读书,于是便出现了差别,分出了贤愚,成了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人,只有读了书,才能以诗书的规矩要求自己、规范自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人。由此说明读书的重要。那么如何来读书呢?韩愈提出一个字,就是“勤”。这是韩愈体会很深也多次提到的一个词,我们今天对韩愈在《进学解》中所说的“业精于勤荒于嬉”还非常熟悉。韩愈“诗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的诗句,与《进学解》中讲述的是同一个道理。

  接下来,韩愈对比了读书不读书的两种截然相反的前途。韩愈认为,“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人在一生下来时,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到了十二三岁,就有些不同了,到了二十岁,这种区别就非常明显了,到了三十岁,“一龙一猪”已成定局。“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欤”,这是造成不同前途的根本原因。

  韩愈继续从学问的重要来论述(这是以议论为诗),诗人指出,人们都以为金银是宝贵的,殊不知文章比金银更宝贵;大有金璧有限,学问无穷之意。诗人还指出一种令人深思的历史现象:“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犁钗;不见三公后,寒饥出无驴”。这就是说,贫寒人家的子弟因为苦读、勤读,并因此而脐身于公相之列,而沿袭多代的公相子弟,则懒于读书疏于思索,最后家道衰落,以至出门无驴。

  读书不但贵勤,而且贵多。诗人从反面来说,“潢潦无根源,朝满夕已除”。“潢潦”是又浅又小的水池。这种水池,因无源头活水的不断朴充,因此,即使早晨注满了水,经过一天的阳光照射和蒸发,晚上就会干涸了。读书亦然,读得太少,知识太浅,在实际运用中很快就会捉襟见肘,深感不足,这就是古人所说的`“书到用时方恨少”。如果读书多了,知识积累深厚,那么,在实践中就可以左右逢源,应付裕如。一般说来。“勤”与“多”是统一的,能勤读就能多读,因此,若要占有丰富广博的知识,归根到底还是需一个“勤”字。而不读书就等于是穿着衣裳的马牛,算不上一个真正的人。诗中“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一句所表达的含义是,人要知晓历史,否则就和禽兽牛马没什么两样了。韩愈的这句诗源于《孟子·滕文公上》的“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意思就是说:人所以为人,与禽兽不同,吃饱、穿暖、住得舒适如不给以道德教化,就和禽兽相近了。韩愈取孟子的话,目的是从道德教化的角度来教育他的儿子。

  诗歌最后提出对他儿子读书的要求:“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垆。灯光稍可亲,简编可卷舒。岂不旦夕念,为尔惜居诸”。这几句话也成了韩昶读书的标识。明代徐渭《四时读书乐题壁》按春夏秋冬取了四个有代表性的人物,其中“符读书,秋月随。新凉入,亲灯火”便是写韩昶的。于谦《示冕》:“好亲灯火研经史,勤问庭闱奉旨甘。”也是把韩昶读书作为他儿子学习的榜样。

  韩诗历来是以深险怪僻为其主要特征,但他的哲理诗却多为通俗之作,这首赠儿诗明白如话,体现出另一种风格。这或许与他喜欢以文为诗、以议论为诗有关吧。这首诗从思想内容上说,它宣扬了孔子“学而优则仕”的陈腐观念。这一点,古人也早已指出,黄庭坚读这首诗后,跋了几个字:“或谓韩公当开后生性命之学,不当诱之以富贵荣显。”洪迈《容斋三笔》说:“符读书城南一章,韩文公以训其子,使之腹有诗书,致力於学,其意美矣。然所谓‘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犁锄’等语,乃是觊觎富贵,为可议也。”但是,诗中也不乏闪光的哲理,对今天的读者仍有一定的启发。

【韩愈关于读书的古诗】相关文章:

关于韩愈的古诗晚春11-22

韩愈写的古诗05-29

晚春韩愈古诗10-13

韩愈描写春雨的古诗05-20

古诗韩愈山石的赏析12-01

晚春唐韩愈的古诗11-23

古诗晚春韩愈译文11-23

韩愈晚春古诗朗读11-22

有关韩愈家训家风的古诗07-25

韩愈《山石》古诗品读 古诗韩愈山石的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