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火山》的岑参唐诗鉴赏

2019-06-02 岑参

  经火山

  岑参

  火山今始见,

  突兀蒲昌东。

  赤焰烧虏云,

  炎氛蒸塞空。

  不知阴阳炭,

  何独烧此中?

  我来严冬时,

  山下多炎风。

  人马尽汗流,

  孰知造化工!

  岑参诗鉴赏

  诗人抱着建功立业的志向,离开京师长安赴安西上任,途经蒲昌,火焰山横亘眼前,烈焰飞腾,奇景壮丽,激起他满怀豪情,因此赋《经火山》。

  “火山今始见,突兀蒲昌东。”“始”字,发出了百闻不如一见的慨叹。“突兀”一词,既勾勒出火山巍峨高耸之貌,又描绘出火山拔地而起、扶摇直上的宏伟气势。起始之句,气势宏大。

  继而写火山的威势:“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

  “虏云”、“塞空”,既表示其空间的高远,又象征着异族活动的天地。而那火山的烈焰,却能燃烧那远天的云朵,灼烫的气浪蒸热了广漠的塞空。将火山置于广阔的塞空虏云之间,以烘托其热力威猛之势,联想合理,夸张恰到好处,炼字精当,意韵喻长。尤其是一个“烧”字,将火山烈焰指向虏云;一个“蒸”字,使火山热气威及远塞,由低向高,由近及远,顺着火山热力的漫延,形象地刻划出火焰山名不虚传的威势。

  这种浪漫主义色彩的夸张,并非不着边际地虚叹,而是基于生活的真实和诗人志向的高远。在这里,诗人没有拘泥于火山近景红岩焦土的精雕细刻,而是从远处的“赤焰”和“炎氛”,“虏云”和“塞空”着眼,以山比军、以热喻威,使诗歌饱含深广的意境。

  接着,诗人在反问中发出惊叹:“不知阴阳炭,何独烧此中?”前汉贾谊作《服鸟鸟赋》说:“天地为炉兮,造化为之;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岑参化用贾文,幻化出一种新奇的意境:火炉之大,如天高地阔,燃料之多,集全部阴阳于一地,从而燃着了这座石山。意为火山举世无双,为世上万物之佼佼者。

  收尾四句:“我来严冬时,山下多炎风。人马尽汗流,孰知造化工!”以反衬手法,再现火山威势,一物多咏,造成连贯的气势。诗人自长安来,一路天寒地冻,唯独边塞火山热气蒸人,人马大汗淋漓。这种驱寒使热之工,若不是神力造化,人力岂能为之?

  这里,诗人通过亲眼所见和亲身感受,真实地描绘出火山奇特怪异的景象和无穷无尽的强大威力。可以想见,来到火山前,诗人触景生情,气贯长虹,更加激发了在边塞施展宏图的志向。

上一篇:岑参《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唐诗赏析 下一篇:岑参碛《碛中作》唐诗鉴赏
[岑参]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