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的况味经典散文

2018-10-02 散文

  小时候最盼望的事儿是过年,因为在长长的企盼和望眼欲穿的等待中,可以等来家里杀“年猪”。在家徒四壁,物质贫乏到了极限的年代,虽然家家户户几乎一贫如洗,但在一年中也一定要想法子养头猪,等到了年跟前儿,在村里找个屠夫宰掉。谓之杀“年猪”。家里的日子过得去的,“年猪”杀完后就全部留作春节享用,家境不好的,就得不舍地卖掉一部分,好贴补家用。

  杀“年猪”时家里特热闹,大热孩子往来穿梭,厨房里飘出的热气蒸腾着幸福和欢乐,来帮忙的邻居们大声嬉笑、调侃着,手中没忘了活计,快活地忙碌着,等一切都弄完,拾掇完毕后,在大铁锅里放入酸菜,加入大肉和一些猪内脏,煮得满屋里都是香喷喷的,垂涎欲滴。请来街坊四邻聚在家里,大人和孩子们围坐在圆桌旁,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吵吵闹闹,呼声连天,好不热闹。等待了一年的肠胃这下终于可以见到“油水”了,欢声笑语中透着掩饰不住的极度的欣喜和无限的幸福,其乐融融。

  杀了“年猪”,把切好的猪肉冻起来,接下来便是大扫除,蒸馒头,蒸豆包,提前准备过年用的各种食品,孩子们像个“跟屁虫”一样,围在大人身边,小嘴馋的直流“口水”,随时渴望着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食物,彻底解解“馋”。

  年三十儿到了,家家户户门前挂着自制的大小不一各种颜色的灯笼,门上贴着喜庆的对联和大“福”字,跑到院子里燃放着不算太多的鞭炮,欢天喜地,乐得嘴总是合不上,如果要是能换上一身儿新衣服,心里那个美就甭提了。

  除夕的夜晚和正月初一的早上,孩子们开始走家串户,忙着给老辈拜年,抓一把花生,嚼着“菊花”瓣状的球状糖块,拿着数目不多的“红包”,心里甜丝丝美滋滋的。

  从大年三十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年的气氛好似无限制地蔓延着,天天吃饺子,餐桌上总能见到平日里很难见到“荤腥”,听不到爸爸妈妈的呵斥,可以随心所欲的玩耍,喜庆的气氛就这样围在身边打着转儿,赶都赶不走。

  长到12岁时,全家搬到了城市里,随着生活的改善,年的味道也发生了变化,昔日久久的期盼在心中不见了踪影,餐桌上几乎天天能见到小时候过年才有的菜肴,过年时很难见到左邻右舍走家串户的拜年的热闹气氛,鞭炮多得放不完,过年时当然还是喜气洋洋的,满屋荡漾着欢乐和喜气,可小时候那种久盼后的心动早已找不到,更无法找到过年时的那种的兴奋和快乐的由头。

  “年”在具有五千年古老文明的中国国度里,是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是传统的民族精神的传承,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早已根深蒂固了。从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开始推行西历,到了全国解放后,采用公元纪年,元旦这一天便作为一年的伊始。可人们并不把元旦真正当回事,元旦照过不误,可过元旦如同热身而已。到了年三十,合家团圆,举家吃年夜饭;大年初一,见面互致问候,道声“恭喜发财”,这“年”才算真正过。

  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年的方式和内容也不知不觉地变了,人们对“年”的心理状态早就和过去不同,年味也就渐渐走样,其它的节日照样可以像模像样地过。西方的圣诞节、情人节同样过得津津有味。情人节的红玫瑰和巧克力正在情人节的那天纷纷变做丰厚的利润,进入商家囊中;五光十色的圣诞树正在圣诞节的前后赫然屹立于宾馆和饭店的大堂内,圣诞老人的肖像正灿然地点缀着城市里商店的门面。这“舶来品”的节日过得红红火火,谁又能说这有什么怪异的么。

  “年”的意识在人们头脑中逐步淡化,确为不争的事实。儿时把“年”当作一年中最最重要的节日,进入农历的腊月,天天乐呵呵地忙碌着,一直忙到元宵节,那种感觉,那种气氛无与伦比,连空气中都充斥着欢乐、吉祥和幸福,大团圆的主题在无限地演绎着,家合万事兴的旋律欢快地演奏着。今天的'人们,虽然“年”照样过,可年的味道无形中随着物质生活的变化,内涵也悄悄地改变着,“吃”不再成为春节的主流,因为人们不再为“吃”发愁,拜年的气味悄悄地变“淡”,休闲旅游,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走进了春节的氛围中,精神生活的丰富使如今的“年”更加多姿多彩。

  时代的疾速发展,社会的飞速进步,使得人们不论是物质方面,还是精神方面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年味自然而然也不会不变,小时候的年的味道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了,那种对年的渴望早已成为美丽的过去时。真的希望在未来的时日里,“年”不仅仅是家家户户的年,而且能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热热闹闹的狂欢节。

【年的况味经典散文】相关文章:

1.经典散文:年的况味

2.人生况味的经典散文

3.中秋的况味散文

4.咀嚼况味散文

5.生活的况味散文

6.浅秋的况味优美散文

7.倾听,俗世况味散文

8.生活的况味散文随笔

上一篇: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散文 下一篇:冰凌花的经典散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