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槐树的作文

2018-01-04

  导语:啊,老槐树,你是我的乡愁,是我生命的歌唱。下面是由小编为你整理的老槐树的作文,欢迎大家阅读。

老槐树的作文

  老槐树的作文篇一

  我家门前有棵老槐树,树龄有多长,连我爷爷的爷爷都说不清。

  老槐树身子很粗,三个大人手拉手才能围住树身。树身是空的,底端有个35公分左右的树洞,从洞里钻进去那种阴森森、黑呼呼的感觉真有点怪吓人。当你抬起头向上看时,仿如一张小圆形电影屏幕,正午阳光照射在树冠上,微风摇曳着树枝,一闪一闪的五彩光斑,光怪陆离,好象进入了神奇的梦幻世界。 老槐树的树冠很大,十几根从树身分离出去的很粗的树杆辐射四周,茂密的树叶严严实实的铺满了整个枝枝杈杈,象一把巨型大伞,村里几百口人坐在树下开会,没有不在树荫下的。我从小就和老槐树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得在我上一年级起,每当母亲下地时,先用布袋装上馍,放进树洞一个隐蔽处,等我放学回来饿了时好临时充饥。母亲常常下工回来很迟很迟,我进不了门,便爬在洞口边吃馍边做作业,时间久了,也就倒在树洞里睡着了。 当我上三年级以后,我再也不让母亲给树洞里放馍了。那时,我学会了爬树,上了树,正好有一根树枝伸向我家墙内的麦草垛顶端,顺着树枝爬过去,跳到草垛上,便可进家门了。久而久之,轻车熟路,有时门开着也不进门。水有水路、车有车路,老槐树就成了我回家的必由之路。 老槐树上挂了一口铁钟,一年四季准时由“老皮”队长咣咣敲钟,用那嘶哑的嗓门呼唤社员:“起床了—!上工了—!”同时也就唤我起床上学。我小学到初中九年里,从来没有因迟到而被老师批评过。老槐树不仅仅给了我这点帮助,它还是我的摇钱树呢。每年春暖花开,老槐树便抽枝发芽,结出一串串一嘟嘟的白花,开始散发着芬芳的清香,香得让人沉醉、浓得让人痴迷。微风吹佛,香味四溢,方圆几个村子都能嗅到那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引来蜂儿蝶儿满天飞舞。每年这时候我都忙的不亦乐乎。特别是星期天我连饭都顾不上吃,爬在树上和蜜蜂抢时间、争速度。我们都是在采“蜜”,但各自的目的却截然不同,它忙着采花蕾中的蜜汁酿蜜;我忙着把串串白花统统摘下来换钱。于是我们之间常常暴发起“世界大战”。于是,它们对我群起而攻之,我则用衣服乱打,它们“万众一心,奋勇作战”,我常常寡不敌众,被叮得抱头鼠窜,狼狈不堪的败下阵来。以后,我戴上爸爸过去养蜂的专用帽子、手套,再把衣服裹的严严实实,放放心心的与蜜蜂争“果实”。我把“槐米”采摘下来,晾干,买给药材收购站,一斤四角五分,一年能收入十几块钱,供我上学还绰绰有余。 六六年春一天晚饭后,天空黑云密布、狂风四起,煞那间,伸手不见五指。突然,一个闷雷从天而降,在老槐树上炸开,一团火球熊熊燃烧,把一根七十公分粗、十多米长的树枝咔然催断。树枝中段压塌了我家的门房,前端压断了电线,电线短路起火烧毁了村上的变压器。一阵倾盆大雨过后,老槐树下一片狼籍,惨不忍睹。我爬在泥泞的水地上,手拍打着泥水哭喊着、愤怒的呼叫着:天那!你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从地上拉起我,用衣角抹擦着我脸上的泥巴,抚摸着我的头说:“别哭了,别哭了,全当老天爷给老槐树梳头呢。” 多日,我心情沮丧,茶饭不思,晚上老做恶梦。一次梦见老槐树被火烧光了,我再也不能采槐米卖钱上学了。退了学,别人上课,我爬在教室的窗户上往里看,同学们都回过头来笑我;还有一次梦见我放学回来,到处找老槐树,发现老槐树的根离地面有一米多高,我怎么跳也够不着,我后退好远,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老槐树跑去。没想到我从炕上跌到在炕下,痛的我放声哭了起来。 我对老槐树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

  虽然我离家已四十八年,父母也早已搬出老家多年,每当我回老家看父母,都要去看看老槐树,都要用手摸摸老槐树那越来越粗糙的树皮,虽然它抗风披雪,历尽兴衰,粗造的表皮已刀刻斧凿,但它依然傲霜斗雪,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屹立在我们村子当中。虽然过去四十多年了,每当看见了它,就想起了我幼稚的童年,撩起了我多少遥远的回忆和遐思。

  老槐树的作文篇二

  我家的院子有一棵老槐树。

  如果要写我人生的一部书,我一定要写上它,因为它最值得的纪念;如果要问我家的宝贝是什么,我也自然想到它,因为它是我生命的发光体,见证了我们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

  我们的老庄户原来在街里。一家十来口人,挤在东西不到10米左右的小院。小院也曾留有奶奶住过的小东屋,还养着猪和羊。我没有见过奶奶。奶奶曾在那个院子里打过日本鬼子,父亲也曾被日军从那小院抓走过。我出生的时候,奶奶已经去世八年了。她曾是冀中根据地的抗日模范。父亲那年刚刚15岁就跟着她抗日,成为了地下工作者。我现在可以想象,在那个破旧的小院,谁知曾却发生了多少英雄的故事,留下了多少美丽的传奇。

  奶奶去世后,我们七八个孩子,再加上养的猪羊,那个小院何等的拥挤不堪。于是,父亲拖着被日军打伤的腿和胳膊,一次次找到了大队部,申请了一块宅基地。

  我们家就成为了全村第一家盖新房的农户。当时大队给的是一个闲置的大水坑。父亲也很欢喜。父亲说,奶奶从大日本鬼子开始,就希望住上个宽敞明亮的新房,可是家里穷没有钱买。父亲后来跟我说,这块庄基,63年发水的时候一篙撑不到底。父亲起早贪黑一车一车把它垫平。然后盖起了三间内坯外砖立戳斗房。

  院子大了,母亲种上了全穗谷,姐姐种上了向日葵,哥哥种上了桃树,父亲自己扣了点泥坯,垒起了羊圈猪窝。真是春天有花开,夏天有阴凉,秋天有果香,鸡鸭成群,猪羊肥壮。好一个农家小院。

  自从盖了新房,家里拖下了饥荒。二姐、三姐都上不起学了,跟着父母去参加集体劳动。她俩一天从地里挖回一棵个小槐树苗。就种在了猪窝旁。二姐说,这是奶奶生前的愿望。奶奶说过,在新院子里中上一棵槐树。奶奶就能每天看到她的儿孙成长。

  真是应了老人们曾讲过的一句话,院里种槐,处处招财。连续几年,我家的房前房后,都是成片的经济作物。人们看到我家秋后的收入,随后几户孩子多的人家,也先后申请了宅基地,从街心搬了出来。都到我家来要蓖麻子,全穗谷还有扁豆角种子。猪窝旁的小槐树也长得一人高了。

  可是,我记得有一年要割资本主义尾巴。我家就成了村子的重点户。猪羊不让养了,房前屋后的青苗都给拔了,猪圈也给拆了,小槐树从中间也给撅折了。我们全家的喜悦都被浇灭了。父亲拖着伤腿,好说赖说,把民兵牵走的猪羊要了回了几只,剩下的都被带枪的民兵杀了吃了。父亲说,他们比你们没有见过的日本鬼子还狠。

  我们把剩下的猪窝拆净了了。这时,空荡荡的院落,只留下了一棵小槐树。它拖着光杆,孤零零摇曳在风里。

  哥哥说,拔了吧 。三姐说 ,不要拔 我们把它再挪出来,挪到新房的台子下边。她说,等它长大吧,给托柱娶新媳妇的时候做家俱。

  小槐树好象是个孩子,从猪圈挪过来后,慢慢在头顶窜出了一圈头发似的叶子。也许是受了重伤,也许和当年父亲被日军的刺刀到扎进了肋条一样,怎么也挺不起腰来了。我看到它在风雨中摇摆,就用了一根棍把它绑好。生怕有一天它会被大风再次折断。更因为三姐的话,我默默记在了心上。我每次望到它,都会增添对奶奶的一份情思,未来生活的一份明亮。

  父亲有一天看到,对我说,去解开。那样会把树摽死。我不理解。父亲说。树大身自直。我不懂,但我照办了。因为父亲是从日军的屠刀走过来的,他说的话都是正理,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我看到父亲一瘸一拐的身影,我就会想起风雨中的一棵小槐树,仿佛看到父亲英雄的青春岁月。

  小槐树在冬夏秋冬中长高长大。我的心也长在那里摇曳繁茂。每当一场风雨过后,我都要走过去,给它培培土;如果是晚上遇到怪天气,我会情不禁的隔着窗户,看到它一弯一挺的黑魆魆的身影。我知道,我的新娘包括我未来的一切,仿佛就会在它浓郁的树荫下,有一天走来。

  有一次一只牲口跑到了我家院子。啃坏了小槐树的皮,我就用破报纸抱了起来,仿佛啃了我的心。姐姐们和我,一起把向日葵杆劈开,用向日葵秆把小槐树的树干包起来。就不怕畜生糟蹋了。

  我们的家住在村西北角,随后几年在我们原来空旷的周围,也慢慢起来了几处新房。我家盖的早些。原本地基凹,一到六七月的雨季,也经常积水。父亲等到冬天农活干完了,就叫上姐姐们推土,把低洼的院子垫起来。院内的榆树也有几棵,父亲说榆树长得慢,难成材,不怕土屯。槐树那时才碗口粗。父亲说,槐树帽大,於积了土,就长不高了。再搬一次家吧。这样 。又把这棵槐树。挪到了院子的左侧,离屋门口十几步。

  不觉不知的,小槐树一天一天的长成了大槐树。当它的绿荫象撑了把大伞的时候,母亲也把泥灶搬到了槐树下。有时我也在树底下念书。到了七月,槐树花开出白色的小花,冰清玉洁似的,满院都是清香。走进附近的过道,都能闻见。父亲说,槐树浑身都是宝,也可以做肥料,花呢可以做染料,果呢可入药 。父亲说,小子,你长大了,你是块什么料啊。我无言以对。因为我的幼稚,我还听不懂父亲的'心声。多少年后,我细想起来,才慢慢领悟其中包含做人真谛的滋味。

  从小学到初中,小槐树目送了我多少路程;从小树倒大树,它记载了全家多少的悲欢亲情。虽然有时我把它淡化了,它却时时默默的都在我的身边陪伴,给我春天的翠绿,夏天的花香,秋天的果实。偶尔,一年一次,父母叫我我爬上树去,帮着他们采摘写槐米或槐树豆。父母把它们晒干,换点钱花。我看着它不断粗黑的树干,我想到了一个家,就住在我的心里,一棵老槐树的浓荫下。。。。。。

  我15岁就离开了家乡,要到远方读书。五个姐姐也先后出嫁了。家里也不富裕,父母都没有给作嫁妆。我想到,当我一天能挣钱的时候,我会替父母给她们补上,三姐不是说要,等槐树长大,要给我新娘做家具吗。可是没等这棵槐树成材,她也出嫁了。那时我正在外地上学,看来我也用不上了。我想等这棵槐树成材的时候,刨下来就送给三姐姐做家具吧,也算留下一个念想。

  然而,这存在我心里的愿望,到了今天也没有机会表达出来。我相信,三姐也许忘掉了她对我说过的话,但我没有忘记,我的新娘连同奶奶的愿望,都珍藏在了那棵槐树的年轮,给我的生命矗立美好的风光 。

  现在父亲也走了近二十年了。我把百岁的母亲接到了城里,安度晚年。我的孩子也大学毕业了。每逢我回家,都要带着他走一走老院,抚摸一下院中的老槐树,拍拍它半搂粗的树干,像久别的亲人,心中有无数的话语默默的诉说。

  我要告诉孩子这里发生的故事,这棵槐树有祖辈对它的寄托。我们要做好人,挺立起做人的脊梁。就像这棵老槐树,屹立生命的信仰。

  啊,老槐树,你是我的乡愁,是我生命的歌唱。

  老槐树的作文篇三

  儿时的老槐树死了。

  小时候听大人们说,老槐树是一颗有年头的树,它什么时候在这扎了根,连街坊里年龄最大阅历最广的王大爷也不知道。

  老槐树就长在村子的中心——或者说是村子围绕老槐树而建。它庞大的根系盘根错节,偶有一两树根破土而出,乍一看,定会以为是从地里钻出了条大蟒蛇。到了夏天,老槐树就是一把天然的巨伞,把灼人的热浪挡在外面。树下,是村里人的乐园。老人们摇着蒲扇下棋,大妈们聊着家长里短纳鞋底。最欢乐的要数我们小孩子了,穿开裆裤的撅着屁股趴在树底下逗蚂蚁,年龄大点的就扔沙包跳房子,男孩子们则喜欢围着老槐树追逐打闹。三代人在老槐树下其乐融融,当真是“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可老槐树却死了。

  它经历了清朝末年民国革命的改朝换代,见证了日本鬼子草菅人命的残暴罪行,躲过了青天白日剿灭XX的残酷追杀。他无惧镇压反革命的枪声破胆,它默看打倒走资派的喊声震天,他忍受文化XXX的无情摧残。

  可他没能过去这道坎。

  那是一个秋日的午后,萧瑟的西风割得脸生疼,地上的残叶飞起又落下,“沙沙”作响。村口的路上突然多了几辆和平房齐高的“怪兽”,乡邻们围在一旁,叽叽喳喳地谈论着。

  “小虎他婶,这东西是干啥的?”

  “你不知道了吧,这叫挖土机,是来给咱村修路的。”

  “是咧是咧,说是要修条大路,从咱村中间穿过去咧。”

  二娃睁着宝石般的大眼睛,弱弱地问:“那,那老槐树可咋办?”

  “你常远叔说了,政府会找专人把老槐树挪个地儿,不碍事的。等修好了路,咱村发展起来,咱也能住上小洋楼了。”小虎他婶眉开眼笑。

  之后的日子便是持续不断的“突突”声。公鸡在清晨卖力地叫,声音却被那几头大怪兽无情地淹没。

  路修好了,原本老槐树扎根的地方变成了平整的水泥路,小轿车开始出没于横贯村子的路上,我看见村子里人们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可我没看见老槐树。

  我跑遍了整个村子,从田野的一頭跑到尽头,依然一无所获。

  后来父亲对我说:“那么老一棵树,能挪活么?挪树的钱能多修几十米路,他们会舍得么?”父亲笑着摇了摇头。

  记忆里的老槐树,真的死了。

【老槐树的作文】相关文章:

1.老槐树作文

2.老槐树作文推荐

3.老槐树作文600字

4.老槐树的记忆作文

5.校园的老槐树作文

6.老槐树和钟作文

7.老槐树的作文600字

8.老槐树作文700字

上一篇:我的小树苗作文 下一篇:描写大榕树的优秀作文
[树]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