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韩寒的杂文

2020-11-30 杂文

  大家知道,杂文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写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的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有句话说:“嬉笑怒骂皆文章。”这就足可表明,不但“嬉笑”可以写作,“怒骂”同样可以为文的。作为一种特别的文体,简言之,杂文有它自身的特点:一是短小精悍,取材广泛;二是反应快捷,辛辣有力;三是幽默讽刺,谈笑风生;四是形象议论,鲜明生动。杂文正因为有其独特的特点,才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并广泛地深入到广阔社会生活之中,成为一种大众的文学样式。

  当然,要写一篇杂文绝非难事,但倘若要写好一篇杂文却绝非易事。因为,一篇好的杂文应该是一篇具有一定社会价值的杂文,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一个时代道德观念的,它能够引领社会正气、鞭挞社会不公平的一面。同时,其作者行文的最终目的是论是非,辨正误,揭示真理,针砭时弊。可以说,中国自有杂文这种问题以来,首屈一指的作家当属鲁迅先生——他是当之无愧的杂文大家。当然,在中国文学史上颇有建树的杂文家也不少,他们共同缔造了杂文时代的文化辉煌,把杂文推向了大众。

  毋庸置疑,当今中国炙手可热的80后作家韩寒先生,是中国年轻一代作家当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其杂文功底也不言而喻。在前面列举的四种特点之中,韩寒在前三种特点上表现得尤为出色。

  熟悉网络博客的人应该知道,韩寒的杂文主要是那些点击率极高的博客文章,比如他新浪博客里的文章几乎每篇平均在十万人次左右。这样高的一个点击率,似乎更胜两宋时期词人柳永的“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的境界了。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这样一个问题,就是韩寒长期以来关注民生的写作态度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抑或说是他文学创作达到了某个高度。由此,我们不得不引申出这样的一个问题:韩寒杂文的修辞技巧有哪些特色,它集中表现在哪些方面?

  读过韩寒杂文的人大抵都知道,其杂文作品皆贯穿着这样一个核心——批判现实主义思想。韩寒以其极其幽默尖锐的对国家教育体制弊端的批评而声名卓著,他在最大程度上继承、延续了中国文人传统中最难能可贵的现实批判主义思想。他以对现实的批判为出发点,运用独具匠心的修辞技巧,把比喻、对比、反问、夸张等修辞方法贯穿其中,加之他骨子里天生的叛逆和不驯,天生的对社会民生、民主、民权的关注,使他自身和国家这些僵化的文化、教育体制进行了激烈的碰撞,从而在喜笑怒骂中对之口诛笔伐,入木三分,形成了他类似于鲁迅先生的尖锐幽默的杂文批判风格。

  在韩寒的杂文中,其采用的修辞技巧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一是夸张,二是反问、设问,三是反语,四是对比。当然大凡杂文家行文的修辞技巧,都会在这几个方面下工夫,但韩寒在这些方面表现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独到,尤其深刻。

  我在新浪网看过韩寒评价那个腐败的日记局长的杂文——《韩峰是个好同志》,他在文章中说,“我建议上边不要让韩峰局长下台,因为他的继任者很可能比他还狠、比他还腐败,只是人家不写日记了。”可见日记局长韩峰被韩寒嘲讽得几乎能撞墙自杀了。在此处,韩寒运用了反语修辞和类比修辞,原本是批评韩局长的“坏”,却在文中冠以“好”字,又以韩局长与继任者作类比,辛辣地讽刺了韩局长的腐败生活,幽默之效果亦溢于言表,由此可见韩寒辛辣独到的`文笔之一斑。我们再看韩寒的《杯中窥人》、《杂的文》、甚至长篇代表作《三重门》里,韩寒都入了诸多修辞技巧,极富辛辣意味和幽默风格。他以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超人的胆识说人之不敢说,写人之不敢写,善意的微笑中揭露了生活中的是是非非曲曲折折。尽管,韩寒有时候很自以为是,孤傲不已。但事实上这和他的不驯的个性是休戚相关的。

  总而言之,韩寒之杂文,以其独有的修辞构思,笔力犀利,幽默辛辣,几近成为一种文学的诱导。对于如此年轻的80后作家而言,已属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毋庸置疑,韩寒是有勇气、有骨气、而且更有才气的,在现如今所谓文学泛滥的年代里,在某种程度上说,韩寒算得上是一种标榜、一个符号、一面旗帜,文学创作中他对现实批判主义思想既有继承又发扬光大,他的绝不妥协、毫不退缩的向黑恶和不公挑战的战斗精神,是我们所有年轻人学习的榜样,更是那些人云亦云、奴性十足的所谓作家今后为人作文方面的镜子和标杆。

【浅谈韩寒的杂文】相关文章:

何为杂文,杂文为何05-22

信笺的杂文12-04

水杂文07-04

对白杂文06-28

羁旅杂文05-07

水调歌头杂文01-27

水调歌头杂文12-10

来生杂文03-24

梦境杂文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