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贺新郎·赋琵琶》古诗赏析

2020-07-13 辛弃疾

  凤尾龙香拨,自开元《霓裳》曲罢,几番风月?

  最苦浔阳江头客,画舸亭亭待发。

  记出塞、黄云堆雪。

  马上离愁三万里,望昭阳、宫殿孤鸿没,弦解语,恨难说。

  辽阳驿使音尘绝,琐窗寒、轻栊慢捻,泪珠盈睫。

  推手含情还却手,一抹《梁州》哀彻。

  千古事、云飞烟灭。

  贺老定场无消息,想沉香亭北繁华歇。

  弹到此,为呜咽。

  作品赏析

  【注释】:

  ①此词赋琵琶而累用故实。或谓其“运典虽多,却一片感慨,故不嫌堆垛”(《白雨斋词话》);或谓其“大气足以包举之,故不粗率”(《艺衡馆词选》)今之论者亦多谓忧国之感,兴衰之慨。或谓此词作法与《贺新郎·送茂嘉十二弟》同一机杼,以其罗列故实相仿。然细察之,《贺新郎》词脉清晰,此篇章法颇有紊乱不明、融贯不力之弊。

  ②“凤尾”句:琴槽似凤尾,琴拨以龙香柏木削就。极言此琵琶之精致名贵。郑嵎《津阳门》诗:“玉奴琵琶龙香拨。”诗人自注云:“(杨)贵妃妙弹琵琶,其乐器闻于人间者,有罗檀为槽,龙香柏为拨者。”苏轼《听琵琶》诗:“数弦已品龙香拨,半面犹遮凤尾槽。”拨:拨弦之具。

  ③“自开元”两句:言自开元年间《霓裳》一曲以来,这琵琶经历了几多岁月磨蚀。开元:唐玄宗李隆基的年号(713—741)。《霓裳》:即《霓裳羽衣曲》,为唐代宫廷中著名琵琶乐曲,起于玄宗开元年间,盛于天宝年间。按:说“《霓裳》曲罢”,暗用白居易《长恨歌》诗意:“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谓安禄山叛乱,惊破了唐玄宗的艳梦。这里暗含兴亡之感。风月:风晨月夕,指岁月。

  ④“最苦”两句:言浔阳江边,送客舟头,一曲琵琶最动谪人离愁。白居易《琵琶行》序说他贬江州司马时,送客江边,夜闻舟中琵琶声,慨然命笔作《琵琶行》。诗中有“浔阳江头夜送客”、“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诸句。辛词本此。浔(xún循)阳江:江名,指长江在今江西九江市北的一段。客:指白居易。画舸:泛指华丽的船。亭亭:形容画舸高挺秀丽。

  ⑤“记出塞”三句:用汉昭君出塞和亲事,见前《贺新郎》(“绿树听鹈)”注⑤。这三句具体描绘其马上琵琶、回望汉家宫阙情景。黄云堆雪:黄沙蔽天,白雪遍地。极言塞外之苦寒。欧阳修《明妃曲》:“不识黄云出塞路,岂知此声能断肠。”即是此意。昭阳:汉都长安未央宫中的'一座殿名,这里泛指汉宫,以见昭君塞外思汉之意。

  ⑥“弦解语”两句:言琵琶弦丝虽能传语,却诉不尽弹奏者心中的怨恨。庾信《王昭君》诗:“别曲真多恨,哀弦须更长。”

  ⑦“辽阳”句:言遥望辽阳方向,亲人音讯全无。辽阳驿使:辽阳(今辽宁省辽阳县)驿道中的信使。司空图《偶题三首》诗:“辽阳音信近来稀。”

  ⑧“琐窗寒”两句:言寒窗下,思妇含泪独弹琵琶。琐窗:雕刻花饰的窗,代指女子卧室。拢、撚(niǎn同捻):以手指叩弦、揉弦,奏琵琶的两种指法。白居易《琵琶行》:“轻拢慢撚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

  ⑨“推手”两句:言思妇饱含深情,一曲《梁州》哀痛欲绝。推手、却手:琵琶指法。手指前弹曰“推手”,后拨曰“却手”。欧阳修《明妃曲》:“推手为琵却为琶,胡人共听亦咨嗟。”抹:也是琵琶指法,言顺手下抹。《梁州》:唐教坊曲调名,亦名《凉州》。元稹《连昌宫词》:“逡巡大遍《梁州》彻,色色《龟兹》轰陆续。”

  ⑩“千古”三句:千古往事如云飞烟灭,琵琶名师消息全无,想来沉香亭北百花争艳、歌舞繁喧的景象已经消歇。贺老:指开元、天宝间善弹琵琶的艺人贺怀智。定场:谓奏乐者技艺高超,使场中人都无声倾听,俗称能压住场子。元稹《连昌宫词》:“夜半月高弦索鸣,贺老琵琶定场屋。”苏轼《虞美人》词:“定场贺老今何在?

【辛弃疾《贺新郎·赋琵琶》古诗赏析】相关文章:

辛弃疾《虞美人·赋琵琶》的赏析07-12

辛弃疾《贺新郎》赏析09-04

辛弃疾——《虞美人·赋琵琶》07-21

贺新郎·把酒长亭说辛弃疾原文及赏析10-20

贺新郎·把酒长亭说_辛弃疾_原文及赏析10-20

辛弃疾《贺新郎·把酒长亭说》原文及赏析01-05

辛弃疾鹧鸪天代人赋赏析01-10

鹧鸪天代人赋辛弃疾古诗介绍12-27

鹧鸪天辛弃疾古诗赏析01-12

辛弃疾《南歌子·万万千千恨》诗词原文及赏析 辛弃疾《永遇乐》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