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更漏子·背江楼》翻译赏析

2019-01-21 温庭筠

  《更漏子·背江楼》作者为唐朝诗人温庭筠。其古诗全文如下:

  背江楼,临海月,城上角声呜咽。堤柳动,岛烟昏,两行征雁分。

  京口路,归帆渡,正是芳菲欲度。银烛尽,玉绳低,一声村落鸡。

  【前言】

  《更漏子·背江楼》此词意境蕴藉,层次分明,语言贴合温词造语精工、密丽浓艳的风格,写闺中女子怀远深情。全词通过倚楼望远,触景生情,遐想思人的布景转换,刻画了主人公的离情之深、相思之苦、怜人之态。

  【注释】

  ①角声:号角之声。角,古乐器名。

  ②岛烟昏:谓水中洲岛夜雾朦胧。

  ③京口:今江苏镇江市。鄂本、汤本均作“西陵”。

  ④度:雪本作:“渡”,误。

  ⑤玉绳:星名,北斗第五星(玉衡)的北边两星。张衡《西京赋》:“上飞闼而仰眺,正睹瑶光与玉绳。”

  【翻译】

  背倚江边楼阁,面对海上新月,听城头角号声呜咽。长堤在柳的舞姿中轻轻摇动,小岛在暮烟里渐渐的隐没,两行雁群纷飞又似离别。在那京口渡头,他的归帆已上路,正是花落春暮的时候。守着燃尽的银烛,看天边渐渐低垂的北斗,听村落一声鸡鸣似把晨曲奏。

  【赏析】

  《更漏子·背江楼》此词写闺中女子怀远深情。上片三句,主人公倚楼望远,暗写一个“思”字;“角声呜咽”,烘托出愁情。接着三句,触景生情,尤其是“两行征雁飞”一句,寓当初分手情景,写此时悠悠离情,蕴籍含蓄,颇为人称道。换头三句,从虚处落笔,写主人公遐想对方情景,以虚写实,更见她此时离愁之深,相思之苦。末三句又将笔触拉回到眼前,以景结情,韵味深长。主人公的怀远深情沿着由夜到晓的时间流程,通过她的所见、所闻、所感,从景象中透出,从旁处托出,层次分明,意境深沉。

上一篇:温庭筠《杨柳枝·织锦机边莺语频》翻译赏析 下一篇:温庭筠《南歌子·倭堕低梳髻》诗词原文及赏析
[温庭筠]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