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应物:诗歌中的佛教思想

2020-10-16 韦应物

  引导语:韦应物是山水田园诗派诗人,后人每以“王、孟、韦、柳”并称。他仅是一个著名诗人和地方官,而且还是一位佛教信徒。

  韦应物(737—792)是唐代著名诗人。长安(今陕西西安)人。韦应物自幼聪慧绝伦,早年豪纵不羁,横行乡里,被乡人所怨。15岁起以三卫郎为唐玄宗近侍,自由出入宫闱,扈从游幸。安史之乱起,玄宗奔蜀,流落失职,始立志读书,少食寡欲,常“焚香扫地而坐”。唐代宗广德至唐德宗贞元年间,韦应物先后为洛阳丞、京兆府功曹参军、比部员外郎、滁州和江州刺史、左司郎中、苏州刺史。贞元七年(791)退职,闲居苏州永定寺。世称韦江州、韦左司或韦苏州。韦应物于唐德宗贞元八年(792)初卒于苏州。后运回长安,十一月归葬少陵原祖茔。

  韦应物是山水田园诗派诗人,后人每以“王、孟、韦、柳”并称。韦应物的诗歌以五古成就最高,风格冲淡闲远,语言简洁朴素,以善于写景和描写隐逸生活著称,有“五言长城”之誉。流传至今的作品有10卷本《韦江州集》、两卷本《韦苏州诗集》、10卷本《韦苏州集》。散文仅存一篇。韦应物不仅是一个著名诗人和地方官,而且还是一位佛教信徒。在他的佛教诗歌作品中,有描写游赏佛寺的诗歌,有描写与高僧情谊和赞颂高僧的诗歌,还有抒发修学体悟和感叹世事无常的诗歌。

  一、游赏佛寺诗

  韦应物是一位以描写山水田园和隐逸生活而著称的诗人,在他的山水田园诗中,有一类是描写游赏佛寺的。由于韦应物是一位佛教信徒,游历佛寺便成为他在公务之余的一大乐事。每当他游赏一处道场,都会描写道场清净庄严的景色,抒发自己游赏佛寺的感受。他的《行宽禅师院》就是一首描摹佛寺优美环境的诗歌。诗云:

  北望极长廊,斜扉映丛竹。

  亭午一来寻,院幽僧亦独。

  唯闻山鸟啼,爱此林下宿。

  诗歌中虽然没有直接介绍行宽禅师,但从诗歌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禅师禅院环境的清净幽雅。禅院很大,长廊一眼望不到边,行宽禅师的禅房则处于竹林掩映的山间。诗人中午时分来到行宽禅师禅院,感受到禅院的寂静优雅。由于禅院处于山中,人迹罕至,行宽禅师常常独来独往。诗人在人事繁杂的官场中沉浮,偷得半日清闲时光,在禅院中感受一下无人干扰的清净生活,觉得是莫大的享受。在诗人看来,虽然禅院中没有世人往来,但却能听闻到山鸟自由鸣叫的和雅之音,使人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一切烦恼痛苦都一扫而光。最后一句“爱此林下宿”,真实地表达了诗人对这种清净生活的喜爱。

  《登重玄寺阁》是韦应物另一首游赏佛寺的诗歌。诗云:

  时暇陟云构,晨霁澄景光。

  始见吴都大,十里郁苍苍。

  山川表明丽,湖海吞大荒。

  合沓臻水陆,骈阗会四方。

  俗繁节又暄,雨顺物亦康。

  禽鱼各翔泳,草木遍芬芳。

  于兹省氓俗,一用劝农桑。

  诚知虎符忝,但恨归路长。

  诗人在任苏州刺史时,每逢闲暇时就会到苏州佛寺烧香礼佛。这首诗歌是诗人游览重玄寺时所作。诗中的重玄寺,即今天的苏州重元寺。寺院始建于南北朝时期的梁代,距今已经有1500多年的历史。诗人在清晨到重玄寺游览,在寺内登阁望远,四面吴都郁郁苍苍,才感觉吴都之大,令人难以想象。看着远方吴地山川秀丽,湖海无际,诗人心潮澎湃。吴地风调雨顺,节日繁华,池中之鱼悠然自得地游动,草木充满了芬芳之香,这些欣欣向荣的景象令诗人留恋。诗人对官场的纷争感到厌倦,转而产生对民众的关心。诗人认为,只有像平民百姓那样的农桑为业的生活才值得我们羡慕。诗句结尾“诚知虎符忝,但恨归路长”,表现了诗人自己对做朝廷命官的愧疚之情,诗人很想归隐像重玄寺这样的世外之境,但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因此感叹自己归隐遥遥无期。从这首诗歌中,我们能够看到诗人由对在重玄寺所见风景的留恋,转向对官场生活的厌倦,向往佛门的清净生活,并进而有了归隐的愿望。

  韦应物的游寺诗数量众多,诸如《庄严精舍游集》、《游开元精舍》、《游灵岩寺》、《昙智禅师院》、《法师西斋》等,都是描写游赏佛寺的佳作。

  二、与高僧的情谊

  作为一个佛教信徒,韦应物不仅游赏佛寺,而且还经常与高僧谈禅论道,借以提升自己的信仰。在诗人眼中,但凡所见之景,所思之事,都会与佛门高僧的修道相联系。高僧恒璨禅师是诗人的方外好友,诗人经常与他往来谈诗论道,并写有很多表达对恒璨师之间友谊的诗歌。如其《寄璨师》云:

  林院生夜色,西廊上纱灯。

  时忆长松下,独坐一山僧。

  这是一首思念并颂扬高僧的诗歌,诗人虽然没有与恒璨禅师在一起,但却常常思念着这位高僧。每当夜幕来临之时,诗人就会想到处于深山中的恒璨禅师。此时,诗人在想:林间的兰若夜幕来临,恒璨禅师的走廊已经点上了纱灯。此时此刻,在上人兰若的长松之下,恒璨上人一定在闭目坐禅了。诗中未见恒璨上人,但诗的字里行间充满了诗人对禅师的无比崇敬之情,以及难以言表的深厚情谊。诗歌虽然很短,但一个苦行高僧的形象跃然纸上,在古代的苦行生活中,树下坐是其中的头陀行,恒璨禅师经常将长松下坐禅作为重要的修行方式。

  韦应物的《起度律师同居东斋院》一诗是诗人与高僧起度律师往来的诗歌。诗歌描述了诗人一次与起度律师一起到东斋院投宿的所思所感。诗云:

  释子喜相偶,幽林俱避喧。

  安居同僧夏,清夜讽道言。

  对阁景恒晏,步庭阴始繁。

  逍遥无一事,松风入南轩。

  诗人与起度律师相聚非常高兴,两人一起来到没有尘世喧闹的东斋院。在那里,风息林静,鸟雀无声,起度律师同诗人一起像僧人结夏安居一样在东斋院住宿。夜晚山林寂静,两人就佛教的各种问题展开讨论。夏日的夜晚,户外的景色怡人,庭院之内树荫繁茂。诗人在东斋院忽然觉得自己将一切俗事都放下了。时时来一阵风从窗户吹入僧房内,使诗人感到分外的'清凉舒爽。从诗歌中,我们不仅能够感受到诗人与起度禅师来往的频繁与关系的密切,而且还能感受到诗人对律师的尊敬和爱戴。

  三、赞颂高僧德行

  在与高僧的往来中,韦应物不仅得到佛理的指点,也得到为人处世方法的点播。在长期与高僧的往来中,诗人对这些高僧的淡泊名利,清净苦行的品格深为赞叹,对高僧的敬意油然而生,表现在其诗歌中,是对高僧的赞颂。诗人的《神静师院》即是赞颂高僧的佳作。诗云:

  青苔幽巷遍,新林露气微。

  经声在深竹,高斋独掩扉。

  憩树爱岚岭,听禽悦朝晖。

  方耽静中趣,自与尘事违。

  神静师是诗人尊崇的一位高僧,诗人有一次到神静师院中,见到到处布满青苔,树林中还有露珠的痕迹,这些景致衬托出寺院环境的清幽。在这个人烟稀少的隐居之所,诗人远远地听到了神静师在深竹之中清脆的诵经之声,原来禅师此时正一个人在柴扉之中静室诵经呢。在禅院中的树上可以安然休息,在清晨的朝阳中还能听闻山中飞鸟的鸣叫,这种世外桃源般的悠闲生活,令诗人十分舒心。想到尘世许多俗事的烦心与无奈,诗人深深体会到令人沉醉的静中情趣。诗人不仅在诗歌中描写了神静禅院环境的宁静怡人,还赞颂了禅师刻苦修道的苦行生活。在赞颂高僧的同时,诗人还对神静师的修行道场由衷地赞叹,由此也足以表明禅师远尘离垢,自甘淡泊的高风亮节。

  恒璨禅师是诗人关系最密切的方外之友,诗人不仅与恒璨师往来问道,还对恒璨禅师的修道功夫,随缘处世的品格深为赞叹。他的《寄恒璨》即是赞叹恒璨禅师的诗歌之一。诗云:

  心绝去来缘,迹顺人间事。

  独寻秋草径,夜宿寒山寺。

  今日郡斋闲,思问楞伽字。

  诗人眼中的恒璨禅师心无妄念,清净无染,亦不执著,凡事都能做到任运随缘。只要能够令众生欢喜,禅师都愿意随缘而做。一次,诗人夜宿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忽然想到禅师。平时自己遇到修行问题,想向恒璨禅师请教,想必禅师应当有空闲时间,诗人很想去询问一些关于《楞伽经》的问题,并求得解答。诗中既赞叹了禅师的人品,也赞叹了禅师对佛理的通达,以及其高深的修证功夫。

  韦应物还与唐代著名诗僧皎然有密切的往来。诗人在《寄皎然上人》一诗中,赞颂了皎然上人的诗歌才华和其精进修道的苦行精神。诗云:

  吴兴老释子,野雪盖精庐。

  诗名徒自振,道心长晏如。

  想兹栖禅夜,见月东峰初。

  鸣钟惊岩壑,焚香满空虚。

  叨慕端成旧,未识岂为疏。

  愿以碧云思,方君怨别馀。

  茂苑文华地,流水古僧居。

  何当一游咏,倚阁吟踌躇。

  在诗人眼中,不仅皎然诗才无人能比,而且其道心的坚固,修行的用工更胜于诗才。诗人不仅表达了对皎然上人的赞叹和崇敬,更表达了对上人的无限思念之情。

  四、学修的体悟

  作为佛教信徒,韦应物对佛理的探究并不是停留在表面,而是及时弘扬佛法,还运用所学的佛法知识指导自己的真修实证。诗人在《善福精舍示诸生》一诗中,就表达了自己对佛教义理的领悟,以及运用佛理来劝化弟子的良苦用心。诗云:

  湛湛嘉树阴,清露夜景沉。

  悄然群物寂,高阁似阴岑。

  方以玄默处,岂为名迹侵。

  法妙不知归,独此抱冲襟。

  斋舍无馀物,陶器与单衾。

  诸生时列坐,共爱风满林。

  诗歌描写了诗人夜晚在善福精舍开示弟子的情况。精舍林木围绕,夜晚万籁俱寂,大众正好在此放下一切,制心一处,学修并重。诗人认为,在这种难得的修道环境中,弟子们都忘却了世间名利,为了听闻妙法,竟然忘了回家。在这个精舍中,除了陶器和单薄的被子之外,并没有可用之物,但众弟子还是毕恭毕敬地有序而坐,聆听诗人讲说佛法,享受这种清风为伴、白云为友的世外纯朴生活。在诗歌中,诗人没有直接例举自己所讲说的佛理,但从大众听讲的专注与忘却回家的情形,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诗人对佛理掌握的深邃与精深。

  与一般的文人信佛不同,韦应物在探究佛理的同时,还亲自坐禅实修,体味禅悦之味。他的《寺居独夜,寄崔主簿》即描写了诗人独居佛寺坐禅修道的体悟。诗云:

  幽人寂不寐,木叶纷纷落。

  寒雨暗深更,流萤度高阁。

  坐使青灯晓,还伤夏衣薄。

  宁知岁方晏,离居更萧索。

  诗人在深秋的夜晚到佛寺中投宿,夜深人静之时,却难以入睡。在这个秋雨绵绵的夜晚,诗人听到室外树叶在秋风秋雨的吹打下纷纷飘落的声音。诗人无眠,于是便在夜晚坐禅习定,直坐到凌晨天色拂晓。在坐禅的过程中,由于秋夜天凉,而诗人还穿着夏天的衣服,感觉到有些单薄。作为一个地方长官,韦应物在坐禅修行的同时,还想到国事人民,感叹国家虽然刚刚太平,但是离群索居的生活,有时会使人感到有些凄凉。诗人虽然没有在诗歌中描写自己坐禅的体验,但从其彻夜坐禅的描述中,我们可以了知诗人是一位长期坚持坐禅习定的真修实证的人。

  韦应物晚年隐居苏州永定寺,在寺中由于没有官场的繁琐事务,诗人终于可以静心修学了。“眼暗文字废,身闲道心精。即与人群远,岂谓是非婴。”(《寓居永定精舍》)是诗人对自己永定寺闲居修行生活的写照。诗人晚年,视力下降,看经感到费力,但对于禅修却从不放松,他感觉到自己已经适应这种远离人群、精进修行的生活了。

  五、感叹世事无常

  无常思想是佛教的重要思想之一。诗人在诗歌中全面描写了世事无常的无奈与感思。诗人的《淮上喜会梁州故人》表达了对人生无常的叹息。诗云:

  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

  诗歌中的故人是诗人的好友,他们在以前曾经常聚会谈心,饮酒赋诗。但因各自事务所缠,两人一别竟是十年之久。十年之后再次相聚,两人欢情依旧,笑颜依旧,所不同的是两人均已两鬓斑白。时光的流逝,将两人从青年带入到了老年。在诗人看来,十年时光,短暂一瞬间。时光如流水,稍纵即逝,人生即便百年,也不过白驹过隙。最后留给我们的只是对人生易逝,事业无成的叹息。《寄李儋元锡》一诗,表达了诗人对世事无常的无奈叹息。诗云: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

  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

  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花开花谢,年去年来,流年似水,世事茫茫,面对着时光的迅速流逝与人生的苦空无常,诗人感慨万千。尽管自己身多疾病,但心中还是想着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作为父母官,诗人感到自己有责任让民众过一种安居乐业的生活,可是因时局所迫,仍有很多人居无定所。诗人因自己没有让百姓过上幸福生活而无限愧疚。

  韦应物的许多诗歌都是感叹世事无常的作品。如“今朝为此别,何处还相遇。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昨别今已春,鬓丝生几缕。”(《长安遇冯著》)“斯人既已矣,触物但伤摧。”(《伤逝》)这些诗句都描述了世事的无常和别离的伤悲。

  韦应物的诗歌从不同方面描写了游赏佛寺的欢乐,与高僧之间的深厚情谊,赞颂了高僧超越常人的德行。诗人还在诗歌中描述了自己弘扬佛法的乐趣与坐禅修行的体验。也表达了对人生苦空无常的无奈与感叹。读诵韦应物的这些佛教诗歌,我们不仅得到艺术美的享受,还能从中受到佛法与人生的启示。

《唐诗演义》之韦应物侍卫君王 韦应物《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原文及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