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情散文欣赏

2020-10-04 散文

  冷月,凄风。

  一窗的细竹,将那满窗的月色筛成了细碎的月影移进窗来。心事也被那月影筛的支离破碎,洒满了心底。情不自禁的就会想起了那首:“一个是阆苑鲜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上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泪水一滴滴的划落,划落……

  泪水中突见我那曾经深情的回眸处,早已长满了一颗颗相思树,那颗颗沾满了我相思泪珠儿的红豆,颗颗粒粒在同你一起吟诵着那深情的《红豆吟》:“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花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你说你知道我的心,可我又怎会不知你的心呢,虽然我们彼此的心各自生多生了枝枝叶叶,但我们的心却是相通的呀。

  耳边你的吟唱还没退去,那催人别离的秋风骤然而起,呼啦啦就似大厦倾,生生地即将你我隔离在这生死界了。

  于是那经典的一幕就上演了:我已多日躺倒在了病床上,今日我挣扎着起来,我那样无力的用手指那盆火盆,我命令我哀求她们,移过来,移它过来,那小巧的火盆诗意的张着嘴儿,委曲的抱怨它的助纣为虐。我使出了我全部力气,一次次,一次次我感觉那么简单的动作,我却无法将它做得完美,尽管我已很努力,很努力,可那样的一方丝样的帕子却沉重得有千斤万斤,我举也举不起来,沉重得将我压倒,击垮。终于我成功了,我将那沾满了我长年累月的相思泪珠儿写满我深情的诗帕扔进了那盆火盆:呼呼的,我听到了我的情爱在爆裂;呼呼的,我看到我的'生命在燃尽。诗焚,情断,泪尽,命绝。

  那可是我三生石畔的旧生灵吗?那可是我空垂了一世相思泪儿的宿命?我不甘我不情愿我死也无`法瞑目呀。

  想当日你我可也是情意绵绵,日日相伴。你爱我爱的如此痴狂,别人的一句玩笑话,说我要家去,你竟疯了般的哭上病上好些天。还记得花树下我们同看一本书,红色花瓣落满了你我的肩头,美丽的仙境一样的你和我呀,让见到我们的世人都羡慕的直流泪呀。山坡上我们一起把落花葬,秋风秋雨里你来探看病中的我,为解午睡你给我讲起你杜撰好笑的故事。欢笑中你我的情意日日在升华。

  你我因爱的太深太在意对方,才彼此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端呀:是谁误剪了春囊袋,又是何人摔了那命根子?

  我为你相思成疾一身的病,你为我不懂你心害起了痴狂无药可医治。窗前的斑竹呀,斑斑点点我的泪,滴尽相思泪已枯。月呀,已收尽了它的柔美,发出冷月葬诗魂之绝唱: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依然是,冷月,凄风。

  只是多了,魂散,人亡,断了我痴情。

【断情散文欣赏】相关文章:

浓浓读书情散文11-07

悠悠鉴湖情散文10-13

情在何处散文03-02

梦断高楼不胜寒散文02-23

镜子散文欣赏03-02

拜年散文欣赏03-02

彷徨散文欣赏03-01

GoodNight散文欣赏02-29

佛经断章浅译随笔散文02-23

善待缘分散文 不要做害人害己的傻事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