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育人的优美散文

2019-05-23 散文

  今天是第33届教师节,让我想起很多年前,教师节的那个夜晚,窗外那轮明月特别亮,特别圆。我坐在书桌前欣赏曾经外出拍摄的风光片。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嘟——嘟——嘟……响着,我一边起身去接电话,一边说,今天是热线,这又是谁打来的电话。一接通电话,听到的声音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就是那个身高1.84米的大男孩,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一年四季坚持洗冷水澡的男孩,是化学课代表的文刚从南宁打来的长途电话:“老师,你过得好不好?”我在电话里叫着他的名字,告诉他:“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浅浅的问候,深深的温暖。即使十年,二十年过去了,这样的问候不计其数,然而深深地温暖从未被时光稀释而淡去,温暖的温度与浓度仍然如初。

  由于我曾经是他的班主任,又教过他一学期的分析化学实验课。因此了解他对化学感兴趣,人又特别聪明,即好学又好问,掌握的知识挺广泛的,班上同学都称他博士。因此特别注意对他的培养,因材施教吗。他聪明,他努力,他认真,他一直被评为学校优秀三好生,我欣慰。

  毕业后,他回南宁工作,是班上为数不多的从事本专业的学生。毕业至今他曾回过母校两次,来看望我。

  一次出差来武汉,不忘来我家看看。已是一年多未见,但我还是觉得,白白的皮肤,他没有多大的变化,书卷气依旧。我们依然有说不完的话。我们相对而坐,手里捧着茶杯,笑谈往事。

  还清晰地记得在他的毕业纪念册上留言:一直对你要求很严,几近苛求,曾一度令你有些畏惧。其实,因你的聪明与潜能,我更希望你学业有成,能与众不同,才有了对你的苛求。此时我很欣慰,你已经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你已经成长了,有能力去面对社会新的挑战。希望你不骄不躁,祝你脚下的路走得更稳更远。我告诉你哟:老师是喜欢你的,也是爱你的。

  他告诉我:在自己的学生生涯里,您在课堂上严谨的态度,让我感到害怕,因为有时我会耍小调皮。老师您知道吗,班上同学私下议论,上刘老师的课,不敢马虎偷懒,必须亲自动手做实验,更不敢抄袭同学的实验数据,老师是火眼金睛,没有她发现不了的问题。

  但是后来,在课余时间与老师接触,没觉得你可怕,是温柔的,友善的,而且你成了我最喜欢的印象最深的老师。四大化学的实验课,您是唯一要求最严的,也是我们被严谨态度进行了科班训练的。到了工作岗位,同事,领导都夸我,业务技能训练有素。

  他坦言说:我能胜任自己的本职工作,得感谢老师当初的严格要求,为我们打下了良好的扎实的基础,娴熟地掌握了很多操作技能。

  其实,他有不错的成绩应该是他自己不断努力的结果。我真不敢贪天功为己有,我只是作了一个老师应该做的。

  还有,老师您与其他老师不同,课堂上你要求特严,还一丝不苟,课后与我们相处又像朋友。记得那年元旦前夕,我们广西学生嘴馋时,吵着要上你家做狗肉火锅吃。你说你没吃过,也不会作。当时我自高奋勇地掌勺,你被喷香的狗肉俘虏了,开了不吃狗肉的戒。我们十几个学生把你家里闹得天翻地覆,你还乐呵呵。

  我告诉他,当时,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个大男孩那么有能耐,从农民那里买来一只狗,请农民杀了,帮剥了皮。洗净后剁成块,又买来香料和调料,在厨房里,围上围兜,一本正经地操着锅勺作狗肉火锅。我以为你能把生的做成熟的就不错了,谁知道你大小伙子做出来的狗肉,在房间的空气里浮动着浓密的狗肉香,那个香啊,还真的是很特别,确切地说,我是第一次闻到奇香无比的狗肉,忍不住尝了一点,那个味道也令人叫绝,回味无穷。人总是挡不住诱惑,因此,我开戒了,开始吃狗肉了。

  我静静地听他讲着不远的光阴的故事,心里有那么些安慰,我没有愧对我的职业,我没有辜负自己与学生,知足。

  再一次见到他时,是在1996年的寒冬腊月。那个冬天,气温很低。在室外张嘴说话,都能看见呵出的热气变成白色的烟雾。

  离春节只有六天,他从南宁远道而来,出现在我面前,当时我真的很诧异。同一天,自深圳来的女学生,当年的系花,也来到我的身旁。你们从哪儿得到消息,急匆匆赶来武汉?我没有给任何学生通任何消息呀?他们怎么会专程乘飞机急匆匆赶来呢?而且是不约而同的,在同一天到了我家。

  蓦地,有一种暖暖的情绪在空荡荡的心里温柔的涌起。犹如一注暖流冲淡了心中的寒流。

  我还是忍不住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气若游丝地问。我们是接到徐老师的电话,停顿了好一会没敢大声说,这才知道李老师病故的消息。两个学生眼圈有点红,都低下了头。大男孩说:没敢耽误立即买飞机票飞过来的。女学生说:老师,这个时候我只想到您需要人陪着你,什么都没多想就赶来了。控制不住的泪水还是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机灵的大男孩抽来面巾纸递给我,女学生双手捂着我的双手,紧紧靠着我,是在温暖着我,温暖着我的心。

  几天来,他们始终陪伴在我的左右,不离不弃……

  离春节只有三天,我没让他们久留,催他们快快回家,与亲人团圆。

  老师,您一定要多保重,一定要好好地过。一个拉着我的手,一个挽着我的手臂,特别不舍。最终,我孑然地站在人群中,看着你们的背影,哽咽着点头与他们作别。

  他们主动赶来陪我,给了我极大的慰藉,在这特别的情况下,师生相聚,是不可取代的奢侈。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元旦,新春佳节,教师节,中秋节,总能接到那个大男孩祝福的电话,而且每次都不忘牵挂的问候:“老师,你过得好不好?”十几年来没未间断过。

  电话线不断传递很多的信息:老师,我的工作有了改变;我现在的生活有了色彩,我谈恋爱;我要结婚了;我快当爸爸了;我已经是一个女儿的父亲了;我的父亲去逝了;我已经买房了,你来南宁有地方住了;老师,我横渡琼海海峡了,老师,我来武汉横渡长江了……

  一天收到他的邮件,他女儿的照片。照片中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叫着奶奶:奶奶,我已经会走路了。再后来,奶奶,我上学了……

  我们师生之间早已是朋友更是亲人的感情了。他人生每个阶段的变化,都用电话传递给我,像是带给我礼物一样,也像是在证明他自己的成长。而在我这里,也是替他保存记忆。

  喜欢听他的诉说,他喜我也喜,他忧我也忧,他痛我也痛,所有的感觉都很自然。

  十几年了,我在一种莫名的兴奋情绪中等待每一个新年,等待他的电话:老师,你过得好不好?我想,他也一样等待新的一年把旧年翻过去。等待是对未来的憧憬。

  一个大男孩的牵挂:老师,你过得好不好?是我永远的感动。

  教书育人是老师的本职,其实,与成长起来的学生交往,他们也在育人,他么用年轻的心态,用跟上时代的步伐育已经老去了年华的我,让我心态保持年轻。感恩有你,我的学生们!

上一篇:亲近自然,永葆本真优美散文 下一篇:玉殒优美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