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香雪散文

2020-08-28 散文

  院子里落着雪,大片大片的雪花旋转着,飘浮着,使这个冬天无比兴奋。

  我们坐在一起,炉火舔着铝制的壶底,屋里氤氲着我们和暖的话语和淡绿的茶水。

  我们很难这样集聚到一块,时光毫不保留地掠夺着我们闲暇的空间,

  雪花洁白的身子碰撞在树上、墙皮上,发出沙沙的响声。雪花像是累了,也想走家串户。任凭风怎么搬动,雪花抱紧身子,像裹紧棉衣的乡下女人,她离我的视线那么近。雪花白色的绒毛不时的躲避着我的目光,像怕羞的女孩。

  村子里安静极了,扫了雪的小路,村庄形似穿了件半袖,裸露着皮肤粗造的胳膊。

  记得那时你多么想要一件半袖,一向不大多言的父亲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背靠在门槛上,你抽泣着,双肩颤抖。父亲搜遍全身也摸不出能买一件半袖的钱。两手蒙着一张无可奈何的脸。

  二哥那年去外面打工,家里的农活全落在你和父亲的身上。只是礼拜六我才能帮你们一阵小忙。每周回来你都拥着我,摩挲着我的脸颊。而后,烧一锅水,洗完所有的脏衣服之后,你把我的头摁在水盆里,粗糙的手指在我的发间不停搓摩。一盆水不够,你在我背上搭一件衣服,缓缓悠悠端着水盆往外倒水,纤弱的背影在肥皂沫里泛着光芒,隐隐灼灼,母亲的笑容竟会走近我的眼前。

  你停止了哭声,父亲拍拍烟锅上的灰,下地去了。你翻出我的旧衣服,调皮的我总让你操心,每周回来都是褴褛的样子。你缝补完我的就开始找最干净最显眼的衣服,比起同龄人,你缺少少女的丰满,干燥的头发偶尔打磨些水,抿一抿,梳理一番。村子里的本家户族,你在他们眼里,亭亭玉立,是最漂亮的女娃。

  夏天很快过去了,你忘记了做半袖的梦。父亲买完田地里最后一茬庄稼,父亲扯了花布,镇上有个出名的蔡裁缝,一礼拜后,我从学校回来,你像一只蝴蝶,盘旋在我们的院子里。

  院子里,花朵上有一层露珠,晶莹剔透,我想,那是你抹上去的泪吧。

  我不时的被记忆刺痛,有时候,酸楚的记忆就像蜂尾上的毒针,冷不防就会被刺伤。不像幸福,在嘴里咀嚼的津津有味,最后酿成蜜。

  我的母亲过早离我们而去,我们一家四口,那年正赶上农村土地联产承包。我的父亲尽管在生产队干了半辈子,最后连生产队的一个驴笼头都没往家里拿。分了别人不愿要的薄地滥墒,老牛瘸驴。本来经济一向不太宽裕的家,又添了些谷物换了能耕地的犏牛(牦牛和黄牛的杂交)。

  父亲乐不可支,对这些分来的牲畜格外爱护。每周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父亲安顿我铡草。父亲放一根木头压在铡刀的一头,煞有介事的坐在那里,我弯腰抬起铡刃,父亲就往铡口捂进碗口粗的一捆谷草。一晌功夫,我已浑身是汗,浸透的后背让我直打寒颤。父亲就让我进屋换件干衣服再开始干。

  这是冬天,屋里暖烘烘的,大铁锅里冒着热气。透过热气,一股土豆和南瓜香扑鼻而来。简短的冬日里,这些粗食打发着我们饥肠咕噜的日子,也是父亲最爱吃的。炉子边的椅子上,是我的线衣和棉袄,正努力吸取着炉子的热量。

  你笑吟吟的放下手里针线,迅速帮我扒下冰块似地衣服,把沉浸在炉火旁的热衣服贴在我的躯体上。霎时,我浑身被融化了,从骨头里爬出上万条蚂蚁,它们匆匆顺我的五官、肢体、皮肤上的毛细血管钻出来,抵御我脆弱的灵魂。

  姐姐,在我内心呼唤着,一次次让我穿越冷漠的边缘,代替着母亲伟岸的爱。

  学校是镇上的寄宿制中学,周五中午回家,周日下午赶往学校上一节自习。

  那是一个冬天来的很迟的周日下午。我和同村的伙伴早早来到学校,因为接近期中考试,作业量大,许多课程安排得满满的`。

  还没到上晚自习,一时间天昏地暗之后,指甲大小的雪花说来就来,气温相继急速下降。许多没有做好过冬准备的同学,得瑟着,如筛糠般。

  晚自习意外安排了一节代数课,我正埋头做习题,老师喊我的名字,说有人找我。我扭过头去,昏暗的灯光下是我熟悉的面孔:姐姐缩着身子站在教室门前,怀里抱着我的棉袄,嘴唇冻得铁青,额头上,一层哈气凝固成霜,远远看去,分明是一缕白发。

  我一次被泪水的漩涡打了回去。姐姐骑着车子,十多里的路他迎着沙尘和暴雪仅仅是为了她的小弟不受冻,我不敢想象她是怎么艰难的蹬着脚踏,一步步挪到学校的。

  我一夜失眠,因为在同学的面前我丝毫不像一个失去母爱的孩子,兴奋得不得了。

  我的姐姐,母亲去世时,她才十四岁,还没锅沿高,就从中学缀学回来撑起了家里的半片天···仅仅比我大三岁而已。

  外面的雪还没有停,姐姐打断我的沉思,说要回去,家里的一些茬地还没浇冬水,今天夜里水可能就会轮到她们的地里。

  我拿起沙发上的棉衣,轻轻披在她的身上,帮她扣好胸前的纽扣。姐姐一边和我们说话,一边把脚迈出了门。

  外面雪下得很厚了,街面上很少有人走动。姐姐不断远走,直到拐过一个墙角,她的影子像一个点,在我的视线里逐渐变成一条无形的弧线。

  蓦然,我发现我自己就是这条弧线上的末端点。这条弧线在我们躯体里形成河流,无限延伸到我们的生命里,直到血液竭尽。

  雪还在下。雪使大地有了脂肪、有了冬天的名分,使大地有了体香。

  哦,这雪香...

【哦香雪散文】相关文章:

哦,香雪阅读答案01-07

荷花依然香散文11-16

夜来香散文11-01

菊香满心散文10-01

梁实秋散文雪07-27

余秋雨散文雪06-27

绕指寒香生春意散文10-06

荷飘寒香不圆月散文10-04

余秋雨《阳关雪》散文12-19

余秋雨散文阳关雪06-03

雪中忆乌市散文 期待,一场雪花落肩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