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夏日家园情散文

2018-10-21 散文

  ◎北河夏日情

  寻一方静谧,享世事之清宁。慕浅野渔翁之寂,与寒江之波独处。心无惊鸿雀鸦之惧乱,而与锦麟鸢旅之旋闲。几许幽梦,化作急切的顾盼,盼望与北河的再次邂逅,盼望六月的腥风吹来的不光是春花过后的寂寞,而是另外的一种与荠荷盛放时的一种契合。

  衔不来艳阳高照的初晨,灰色的云,拥依着雾的梦,逡巡在水的轻浮上,缭绕在绿柳环护的曼妙中。与之来个小小的问候,沿着灰色的曲折在水边的小路去寻梦的远端,飞不起梦中的蝶影,只能像个竹杖伛偻江边的老人,没有大江东去的豪放,只想从树丛掩映下的小径中,寻觅一条通向水边的心路,沿着它的扒开的缝隙,寻找与水的那份情缘。情缘中,充斥了我的几十年前的那种憧憬,那是孩啼时代的水边的童真加之美丽的荷花拂过我的小脸时的梦。那种幻像早早地驾驭着我的童真飞向了天际,在岁月的深处去追寻何仙姑手执怜花带来的神话与之美的浪漫了。后来,河流断了,梦也断了,如今,几十里之外的这片水面,似乎沾染了清美的神话之气,也把我对莲的特殊的爱恋悠悠慢慢重启。穿过芦苇遮挡的薄薄的帘幕,如仙境般轻起涟漪的水呀,就像是静波湖的天镜般把我以及远方的树木楼宇纳入了自己的胸怀。我庆幸有这多的美轮美奂的景物跳跃在水面上,虽没有阳光飞下的彩羽来轻舞,可是,灰色的云依旧被水的灵动幻化成了曲折的浮游。一片片浮萍划开水的界面,将不同于其它风采的绿解读成了特有的风姿,连篇而缀的园叶贴浮在水面上,没有给采莲娃留有藏匿在下面的空间。黄色的小花天真成一个个迷人的小星星,甜甜地望着岸边的芦苇,小树,笑着,摇着,点点地,深入到快乐的童话中。倘若一叶扁舟分开水的拥依穿行在浮萍外面的水道上的时候,快乐的童话中的星星会随着小小的浪涌飞到船上,醉了你的心里。可惜,我不敢跨过水的流痕,只能伸出胳膊将这美丽隔了一段距离记录下来。不能把花的鲜黄贴在脸上,那就闻闻它的清香连同水的腥膻,醉在心底。

  沿着甬道绿柳的延伸继续前行,渐渐地,在芦苇渐动的枝叶中,我看到了逐渐铺开的荷的天地,他们延展在河的北岸,巨大的`叶片把水的世界遮挡成绿色的参差。那种高低不平的如绿云般错落的莫大的平台上,一株株粉红色的荷花就像清凌凌的粉妆少女娉婷在水上的世界中,或是被季节催开了美丽的心性分散开巨大的花瓣把自己的最靓丽的青春。

  那是一个个舒放在大自然中纯情绽放的美少女,披若有所思着晨雾的霓纱,承接着清露的凝滴,是在回想着曾经的月华下的翩翩邂逅呢?还是在在思考着如何将瑶池中飘下来的那缕仙风如何荡开云的凄迷。

  太阳稀释了云的幽怨,为六月的北河增添了淡淡的日的情愁。含苞欲放的花儿将自己的心包的紧紧的,红色的花瓣层叠着彩色的心事,娇羞的就是不愿让我去解读它。或许她生来就被相思所包拢。远方涌起的波澜也不能敲开她的心扉。就像忧郁的清纯少女,或是梦的奇遇中遇到了心上人,把美丽留给最心仪的白马王子。

  我只能逡巡在枝叶花朵的远边,那层莲下之水呀,你为何快点褪去,让我把那种奇姸连同沁人的馨香一起陶醉在心底。那片莲舟在哪?快些过来吧!哪怕让我变成那小小的童子,也愿意穿梭在莲叶下。我不会去伤害他们,只愿做水中的倒影一样永远陪伴着他们。

  远远地,远远地,手中的手机记录下的是遥不可及的美丽。难道真的就如同古人讲的那圣洁之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吗?我之爱莲,并没有亵渎她的意思,只是靠近它,用心来记录下那片清美。并把这美永远铭记在心底。

  可惜没有少年那种脱鞋趟水观美的勇气。但爱恋之心丝毫没有减退。与脚下几乎碰到的水面相齐,踏着薄薄的淤泥。把心交给莲叶,交给莲花,交给赋予起独美的六月的水和六月的风。

  快乐的蝴蝶掀动起白色的翅膀,飞到了莲蓬最美的花心中,轻抚着心上最娇柔最可人的花蕊,在圆圆的莲蓬上轻舞。把我的心也带了过去,舞动了六月中最惬意的情致。

  风儿大了,大了,凉凉的心让夏日的情漾动起了一幅以莲为主的画面,画面中千万颗逸动的心都在为六月的芙蕖献上最衷心的礼赞。

  ◎颗粒归仓时

  终于,将麦收过完,麦粒下房,麦茬种上了。一个曾经在想象中何等壮烈的丰收的场面,就在不知不觉间,悄然而逝了。有些失落和茫然,为这场丰收准备的激情,似乎没有完全释放出来,就都成了过去时。

  回首这个曾经,大片大片的麦地在收割机激情的呼号声中,成了光秃秃的麦茬,飞舞的麦秸,轻盈成这个季节特有的飞羽,一如山崩海啸般场黄色的激情之舞,舞在田间,舞在我们的心里。伴着它的节奏,我们的激情震荡成混浊的浪涛,在阳光下迷失了太阳的色彩,迷失了你的双眸。让大地的激情如山崩海啸般澎湃着动荡的原野,无数反转的情思在为这个季节的最后的终结做着悲壮的陈述。逃离了那股滚动的力量。麦茬成了凸出于地表的宁息,空洞的心房,装载的是阳光,风,与尘土的诉说,一种无言的诉说。经过了一番折腾的麦秸,回归了理性,回归了那属于自己的地方,紧贴着麦茬,等待,等待,等待时光的潸然,等待白昼过后又一个庞然大物的光临,随着滚动的齿犁,那时的他们或许才能找到真正的归宿。被脱去籽粒的麦秸转归后的淡然,宁静,就如同经历风雨之后的旅人,释然了所有的一切,守着心的安宁,干瘪,柔软的情梦,挤出了贪婪的体液,挤出了狭隘的拼争,看破红尘,将自己完全超脱与尘世,与散淡的云一样把生与死,把情与爱看的那样淡,即便是自己的灵魂,也在可有可无之间,即使是魂消魄散,自己还是这星体中的一员。

  跟随着收割机的脚步,我们的目光中还是脱离不了人的这种欲望。丰收,是我们心中始终默念的梦想。啥时真的成了柔软的麦秸的心态,就好了。希望自己的收成多一点,看着收割机走过的痕迹,以及紧挨着的尚未割过的垄块,心的欲望不断攀升。拿在手中的烟卷忘了点火,与相邻的人的聊天含含糊糊,所有的一切,只为太精聚在这地块了。与自己同样心态的邻人,边聊天,边将麦穗揪起,放在手心里搓弄着,薄薄的麦穗的皮开了,圆鼓鼓的麦粒蹦到手机,在你们的注视下翻转着自己的身子,被你们的粗糙的手捏来捏去,品味着水份,品味着收成。挑剔的目光如同在审视一个未来,一个梦,一个就在数分钟后就要到来的梦。

  当那流水般从收割机的长臂泄下的麦粒冲击你的身体,冲向心的闸门的时候,你的心也成了这悸动的流体。不管是否是丰收,只要能收下来就好。大家攀上车斗,把着槽帮,像欣赏一场音乐或是欣赏自己的孩子在快乐的舞台上做着精彩的表演一样。心也变成了麦粒那样的土黄色。流体流动的气息,把心都就醉了。气息中携裹的小麦的清香,把沉积在我们心头最大的心愿点燃了,贪婪地吮吸着这个馨香,我们成了最能享受丰收与野香的人了。

  烈日垂涎着这份情愫,炙热的艳羡透过我们的手,肌体掠夺着我们对丰收的激情。将我们体内的液体挤压出来流淌在皮肤的表面作为它亵玩的对象。麦屑沾惹着这片流体,刺挠着我们的感官。想把我们从丰收的醉享中拉出来。可我们的情附着在在激情流动的表面,把这收获之情彻底记录下来……

  终于放慢车斗,拉到家里,上房,晾晒,每一个过程,每一份艰辛,都要一次次经历过。忍受烈日的熬煎,我们几乎要被窒息,身体都要被烤熟。可是,我们需要这种阳光,需要热风吹过我们的麦粒。

  终于走过了几天的晾晒,达到了一定的干度。我们的麦子,走过了许许多多的程序,终于可以入仓了。

  而今,当把这种过程再次回放的时候,作为每一个看到希望终于成为现实的人,心都会被激动不已。

  ◎临水梦

  期盼临水而居的静雅,与水边蒹葭的情话。心和目光遥缈在苍茫的水面上,吻一吻漾漾的凌波,听一曲烟浪里的渔歌。做个逍遥快乐的世外散人。那是几十年前的梦渚。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痴梦。当家乡清冽的沟渠,池塘,幻化成梦中的昨天之后,所有的一切,都随云而去。

  可是,今天,当我的情致飞升到北河,飞升到北寺之后,这个梦又开始复苏。虽不能在岸边构筑起栖身的草庐,不能真正幻化成烟浪沧波里的垂垂笠翁,可自己可以信步水边,举起古人那样沧远的目光和鳞鳞波光一起去将水边美丽的圣境任意扩大,装进自己的神话。把太阳的滚圆的古今衔来,看看他在水中的样子是否还会像夸父追逐时的那样狼狈。那掉在水中的红色,是否也把我们的情话染红呢?

  水边的泥土,浸洇着这副诗画,曲折在岸边的柳下,孤柳垂垂,是否还是门系钓鱼船的那棵柳树呢?细细看看,岁月沟沉中,它的印记是否还在?只是那条渔船被风飘去何方呢?无需伤感,借问一下垂下的柳条,她的情思漾动了多少年,将柳下欢会的才子佳人又隐匿到各处呢?灞桥烟柳是否也转换了自己的梦而寄托到这里寻求另一场动人心魄的幽欢佳会呢?我来了,你等了我多久,斑斑鬓发,早已错过了恋爱的年龄,不要对我失望吧!我会退却到岁月的那头,在夕阳之下来祝福每一对有情人。岁月的零落,你不会倦怠吧!有这水,有这绿,还有你守护了千百年来不变的情缘。错过了,不必惋惜,不必遗憾,人生,还有许许多多的情话在演绎。

  踟躇在水边,一人多高的枯萎,摇摆着绿色的青春,芦花尚未,痴情依旧,把心注入她的纤细,她的多情。就像痴情的水边女孩,等着远方的舟楫的靠近,等着舟上的渔哥飘来的歌子闯入浓密的鲜绿柔弱的心房。不要在吟咏诗经里的句子吧!等到吟到芦花白了,那颗迷失了心性的翠碧,早已被枯萎失望的寂落代替了。让岁月停滞吧!让飘零在绿色条状叶片上的歌子永远那一个节奏吧!我不来,你不老,鲜嫩的相思,永远在清澈的湖水里荡漾。这样美的旋律,这样不老的画面,沾惹着夏日的香风,沉醉着每一个游移在身边的精灵。沙鸥,鸬鹚,鹈鹕,飞燕,矫捷着不同的样式,鸣唱着不同的歌谣,歌颂痴情的眷恋,歌颂真挚的情殇。不要只以为他们是为了同类而歌,每一场爱恋,都会让他们附上最美的祝愿。

  柳下芳,苇边草。融融情,柔柔小。与水边的情调,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只为陪衬夏日的情缘,他们愿意在人的脚下托起你的沉重。数不清的长痕,凌乱到远方,曲折连缀起这里临水的埠头和远方的长亭。你可看到长亭上两个相依的背影,缠绵于千古不变的海誓山盟。那散发到空气中的甜美,顺着脚步的依稀,又回到了水边,回到了期盼归来的苇的怀绪。枯萎摇动着自己的祝福,给不远处的恋人,就当是楼台会的翻版吧!

  挪动你的身体,转过了这片苇丛。远处的平台,小桥上,那么多的人群围着水边喧哗,过了端午,不会有赛龙舟的气势。原来是垂钓者运用现代化的鱼竿在水边垂钓。而他们的周围那么多人在观看。那些可怜的小精灵们就一次次成为精彩表演的牺牲者。此时的自己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的水迹也逃脱了那种梦一般的雅致而成了现代人们消遣的对象。

  有些迟疑的自己想退回来,就像我们的时间再回到神话飞扬的年代一样。做个吊翁,不需要那么多人的围观,不外乎鱼的多少,只要在那里能听到落叶与水的亲近之声就好。这可能吗?

  忽然,一股气浪冲破了耳骨,高亢的现代化大喇叭的歌唱彻底刺穿了我的梦。啊!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水边的神话早已被高楼大厦的崛起而放逐到了束之高阁的文学作品里。把心请回来吧!想回味那种浪漫,就打开那厚重的书页吧!

【北河夏日家园情散文】相关文章:

1.难忘夏日情优美散文

2.夏日碎碎念抒情散文

3.抒情散文《夏日时光》

4.夏日的好风景抒情散文

5.夏日飞雪抒情散文

6.我喜欢夏日的味道抒情散文

7.夏日痴散文

8.远去的夏日的散文

上一篇:给母亲散文 下一篇:风衣穿出你的个性的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