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友书散文

2018-04-17 散文

  已经很久了,我不愿点评你的作品,其中原因,最基本的有两点。其一,你的作品很不成熟,迄今为止十几年来,你发给我的诗作没有一首是基本完整的,每一首都有多处毛病,而这些病诗,你自己却缺乏仔细推敲,并没有看出任何毛病。作为一个写了十几年诗的老手,理应首先提出己作的不足,然后共同参详使之完善,而你什么都不做,每次发来的除几句诗之外别无余言。你发来到底要干什么?让我批评?让我欣赏?让我学习?一概不曾明言,让我猜。说实话,我不猜也知道,你既不敢让我学习,也不愿意看到我的批评,你需要是炫耀和夸赞。

  记得若干年前我是夸过你的,那时你初学写诗,说你进步很大,有些作品可以在报刊上发表了。你说不知该往哪里投稿,我给你《中华诗词》和《当代诗词》的地址,让你往那儿投,你后来连续不断地投稿,终于有几首变成了铅字。但你的诗水平很低,我劝你读些书,推荐了一批书目,包括《随园诗话》、《沧浪诗话》、《人间词话》等,你说找不到,我就送给你。你认真读了,开始初窥堂奥。然而浅偿辄止,以为自己的学问了不得,以为自己是天下最懂诗的人。浅薄至此,我还说什么呢?我再没夸过你。当你是个求学者时,我夸你,是给你以鼓舞;当我发现你已成为井底之蛙后,我觉得没必要再夸你,假如再夸,井蛙就会更坚定地认为井水是最宽广的水域、而井口是天之极限。

  为什么我的夸赞能给你鼓舞和安慰?你明白,父老乡亲们都明白,我虽然后生一个年代,在文学之个领域却比你早起步二十余年,而在我起步之后你起步之前的二十年里,你扑在牌桌上,我钻进书堆里,不同的爱好与习惯造成某种高度的差异,这种高度差决定了我的批评与赞扬能直接影响你的心态和情绪。

  单就诗而言,我总是在你最趾高气扬时发一些我的诗作给你看,我选发的那些诗作是你的文字能力根本无法创作成篇的,旨在告诉你:你连我的水平都不及,别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然而你一直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这使得我们之间无法继续交流。

  后来你来了一次深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零九年吧,你在我这儿呆了三天。那三天,我们一直在谈诗,你的态度很谦虚,有点出乎我意料。回去后你专门写了一首诗,内容我忘记了,当时就没有认真看,总之是首写得很糟糕的诗,诗题叫《访X府》,内容大致是说我如何热情,我老婆如何贤惠。你说已经在某刊发表了,我说没写好,从题目到内容都不象诗,诗贵曲婉,而你写得太直白。我列举了前人三首访友诗让你参考,第一首是《唐诗三百首》中刘慎虚的五律《阙题》,诗云: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第二首也《唐诗三百首》中的,贾岛的五绝《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第三首是《随园诗话》中的一首《访友》:轻舟一路绕烟霞,更爱山前满涧花。不为寻君也留住,哪知花里即君家。我告君曰访友诗如果落在酒肉饭菜待人接物上就太真露了,应该落脚在行前的心驰神往、别时的不胜依依、别后的牵肠挂肚或者如上面三诗不着痕迹的对访问对象高雅情怀的描述。

  我不敢说这一生我对你有多少帮助,但这一次论诗之后,你似乎才真正登堂入室,你的诗才开始有点余韵,但始终克服不了自满情绪,总以为自己多么高明,这种模糊认识会束缚你的进步,使永远徘徊在初级阶段,永远进入不了一个相对较高层面。

  我不是优秀的`诗人,只是对诗比较感兴趣,是个格律诗词的爱好者而已,你离我的距离尚且十分遥远,依凭什么就认为自己是个优秀的诗人?据说你喜欢到处吹嘘自己在报刊上发表了多少多少诗歌,自己的诗写得如何如何好,这是何等肤浅的发现。学问是老老实实的事情,是靠日积月累的磨砺,不是靠自我吹嘘。学问的价值在于社会的认可,不在于自我标榜,你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病得不轻,高烧不退。一首诗写成,自己尚不能确定优劣,需要别人来评判,水平能高到哪儿去呀?可你就象一个婴儿,一面求奶,另一面又认为自己是世上最强壮的,这种逻辑充满了悲剧成份,长此下去,你永远得不到你所期待的社会评价。

  学无止境,即使自己站上了某处制高点,也很容易被别人夺去。后生可畏,即使你的水平远远超过你目前的状态,也很容易被年轻人超越。

  记得几年前我们区委宣传部玩了个游戏,将本部人名串成诗行。组织部不甘落后,部长指定我一个小兄弟也将本部人人串成诗。那小兄弟无从下手,就邀我一起晚餐,我去了。席间他提起此事,甚感头疼,拿出名单请教我说这些名字没半点诗意,连名带姓怎么成诗?要求不严重,不讲平仄,不论句式长短,句子通顺顺口就行。难在须按职务高低排列,部长叫赵燕民,第一个副部长叫鲁攀。我说适当注意下文字技巧,只要是汉文字都能串起来。他要我帮他串,我就说了两句,他立马说:好!我懂了。我那两句是“齐鲁攀岳谁当先?英雄故地赵燕民。”按理部长应放在第一句,但因为要连名带姓不好处理,只好在字面上放在第二句,在文理上说明他应当排在先。我说见鲁应想到山东想到古齐国,见赵想到山西想到古赵国,见燕想到河北想到古燕国,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燕有荆轲赵有乐毅,是英雄的故乡。本来我在桌上还帮他串了十几句,他说不用了,回去就能串。这的确使我感到后生可畏,他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只在我两句的启发下就充满自信能独立完成,这种一点就透的悟性,好象我们那几代人中是轻易见不到的。现代文化传媒广,现在的年轻人知识面的宽泛程度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他们的悟性和能力比我们这代人强,世界是他们的,未来是他们的,即使你现在占领着制高点那迟早也是他们的。你牛什么呀?我们有什么值得牛啊?迟暮已至,垂垂老矣,写诗是为了老有所好老有所乐,不至于老年痴呆不至于坐着等死,并不是中华传统文化期待你一个糟老头子来开天立极。

  话说回来,就算这世上没有年轻人、没有后生晚辈,那也轮不到你神气活现。泱泱天下莽莽江湖滚滚红尘芸芸从生,你还排不上号。无论是文坛还是诗苑,不可能让一个乡野村夫占据鳌头。能占鳌头者即使他原本是一介村夫,也会成为天下名士社会名流。我有一至交叫钟连城,原来也是村夫,可是他写出的书高与肩齐,出版了四十多部小说和多部电视剧,他早就不再是村夫了,然而他依然低调,这才是做学问的样子。我是很敬佩他的,为他两赋《鹧鸪天》在红袖发贴,为他的成功感奋不已。你却不一样,几首小诗被刊用尾巴就翘上天,注定你只能是村夫,你对世界对社会对文化对诗歌的认识,仅仅局限于一孔之见。积累、见识、胸襟、气度,决定了一个人的局量大小,你的局量属于村级,你只能在一村称雄(不含已经走出村庄的人们),绝不可能无敌于下。如果你不能改变心态,你就只能永远活在失望中,这个世界不会给予一个狂徒多少肯定的评价,至少我不会。

【与友书散文】相关文章:

1.与书为友散文

2.劝友散文

3.以梅为友-散文

4.罪友-散文故事

5.异域祭友散文

6.巫昌友的散文

7.损友散文

8.散文:同居密友

上一篇:弧度与斜度高中散文 下一篇:相遇在梦与现实的轨迹中-心情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