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柳宗元《黔之驴》有感

2019-07-17 柳宗元

  近读柳宗元《黔之驴》,我忽然悟到;千百年来,人们在“驴”身上加的那些骂名实在是诬蔑不实之辞。现在,大有为“驴”正名的必要。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请读《黔之驴》;“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驴的本能是拉磨的,但是无车可拉,无磨可推,当然不可用。既不可用,当然也就无显其能。

  “驴”到黔是其自觉自愿的吗?非也!柳前辈说得明白;“有好事者船载以入。”显然,驴的悲剧是好事者造成的,但是人们却把所有的罪名加到了驴的身上。这实在是千古奇冤。黔驴枝穷的责任不在于驴,而在于好事者。山此,我又联想到现实生活中某些人才的遭遇,何谓人才?在自己的岗位上能尽显其能,并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人,便是人才。

  那么人才怎样才可以尽显其能呢?那就需要有人才的用武之地。大家都知道;人人有其长,人人也有其短。现在生活中也不缺乏这样的实例。正如我国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如果他不去中闰数学研究所,而是在北京某数学讲坛上度过这一生,恐怕他也难逃黔驴技穷的厄运!只有尽其用,方可显其能。也正因为如此,百年前的龚白珍才会向人们疾呼;“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黔之驴的悲剧,现实生话中的实例,难道也不能给我们一点点启发吗?

  现代化建设,需要人才。人才在哪里呢?人才就在我们身旁。只要我们能人尽其用,就可以人显其能,人成其才。但愿我们能人尽其用,不至于使类似“黔之驴”的悲剧在今天发生。

上一篇:柳宗元《渔翁》原文译文及诗词鉴赏 下一篇:柳宗元的《永某氏之鼠》阅读答案
[柳宗元]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