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的《永某氏之鼠》阅读答案

2019-06-12 柳宗元

  阅读柳宗元的《永某氏之鼠》,完成第10题。

  永有某氏者,畏日,拘忌异甚。以为己生岁直子,鼠,子神也,因爱鼠,不畜猫犬,禁僮勿击鼠。仓廪庖厨,悉以恣鼠不问。

  由是鼠相告,皆来某氏,饱食而无祸。某氏室无完器,椸无完衣,饮食大率鼠之余也。昼累累与人兼行,夜则窃啮斗暴,其声万状,不可以寝,终不厌。

  数岁,某氏徙居他州。后人来居,鼠为态如故。其人曰:是阴类恶物也,盗暴尤甚,且何以至是乎哉?假五六猫,阖门,撤瓦灌穴,购僮罗捕之。杀鼠如丘,弃之隐处,臭数月乃已。

  呜呼!彼以其饱食无祸为可恒也哉!

  【注】僮:仆役,奴役。 仓廪:粮食仓库。 庖厨:厨房。 椸(yi):衣架。 盗暴:盗吃食品、糟踏物品。

  10、翻译文中加横线的两句话。(4分)

  ①仓廪庖厨,悉以恣鼠不问。

  ▲

  ②呜呼!彼以其饱食无祸为可恒也哉!

  ▲

  参考答案:

  10、①里的仓库、厨房,全任凭老鼠放纵横行不管。

  ②哎!这些老鼠以为可以一辈子过着那种吃饱喝足而又无灾无祸的日子。

上一篇:《晨诣超师院读禅经》柳宗元古诗鉴赏 下一篇:柳宗元的寓言故事
[柳宗元]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