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人生不过一场绚烂花事散文

2019-05-17 李清照

  喜欢李清照,还是念中学的时候。那时,心底纯净,生活无忧,只是因为“少年不识愁滋味”,所以醉心于李清照所创造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悲伤氛围,以为自己念得了这样的文字,心灵似乎就丰富起来一样。

  慢慢的,人事更迭,生死歌哭的事情渐渐磨砺了当初的纯洁,再看绚烂烟花般的岁月,便多了一些感慨。于是,重读李清照的词,心竟然沉重而不伤,悲切而不哀。眼前总是浮现那个低眉暗吟的女子,场景或是白雪纷扬,或是荡舟湖上,或是回首倚梅,或是卧听芭蕉,或是立于灿菊中央,或是仰首月桂之下。。。。。。这女子,似乎总和四周有扯不开的联系,喜悲都可以染上花红柳灿,沉香绿蚁。我喜欢这样的女子,可是却不能穿越,我只能在她的词作中间寻找她活着的痕迹。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点绛唇》中,她青春逼人,活力充沛,善词工令,俊美优雅,生活在父亲李格非的掌心里心尖上,无忧与富足,使她的生命写满浪漫的勇敢。岁月的流光似乎从不曾将它带走,似乎梅花的冷香还没来得及弥散,这个女子就做了赵明诚的妻子。从此,那个关于少女的梦便越飘越远,渺茫的让人想哭。那些“自是花中第一流”的小小骄傲,也似乎变成了翩飞的蝴蝶,带着青春逝去的悲凉,凝结在了岁月的冰河里。

  那个人,就那么轻轻的回眸,遇见了,此生再也不能回首,牵着彼此的手,以为世界会和他们的生命一样长,一样温暖,一样充满爱。“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减字木兰花》)新婚的娇羞与小小的自信,在美丽的花市仍不减幸福的秘密。如今读来,只觉清丽如画,似乎那女子的浅笑轻颦早已经透出薄薄的诗笺,宛在眼前。“绣面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浣溪沙·闺情》)新婚燕尔,是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候。每每读到此处,我眼角便会荡开微微的笑意。那个眼波流转的女子,单是照照镜子就足以撩动谁的情怀,何况要把自己的美丽和慧心化作诗句,写在丝兰笺上?那份浅浅柔柔的期许和不安,即使满心都是欢喜的,在他的面前,还是不免低下去,低下去,甚至低到尘埃里。

  她期待丈夫能给予透着清香,不染瑕疵的爱,这样的梦想延续着她的执着。可是命运如同一双大手,在人沉浸于愉悦之中浑然不知的时候,它已经恶毒地撕开了悲伤的外衣,血水难止。李格非落难,赵挺之袖手旁观的冷漠,这一切让李清照的心划过无数的寒凉,甚至写出“何况人间父子情”的语句也不能打动公公,至此,那女子的心该是多么悲伤!

  然而党派之争如同六月的天气,当赵挺之终归于尘土的时候,丈夫赵明诚也不得不和妻子屏居青州,而这一去就是13年。可是,或许真的是福祸相依,李清照在青州的这13年才是自己婚姻幸福的岁月,夫妻二人踏雪寻诗,赌茶指书,猜字论文,鉴赏金石······这段日子在李清照的后期生活中几乎成了永远的回忆。人生是如此漫长,而回忆却是如此短暂,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凉。可是时光就像无心的孩子,自顾自不停留地往前走,不理会人间的悲欢离合。李煜曾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绿肥红瘦的日子总会年复一年,可是那流光中曾经静静微笑的女人,却在国破家亡的悲伤中渐渐老去,苍老如同毒药,它摧毁的不仅仅是笑靥如花的脸庞,还有善感细腻的心灵。

  于是,李清照循着一点点的微光,带着自己的15车金石,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当丈夫的懦弱像病毒一样侵入内心,那女子再也不能对丈夫恩爱有加,更多的时候,他们是相对无语。“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对家园的思念时时折磨着她的心,可是,真的只有思念家园吗?那个在自己心中无限美好的丈夫,也随着流光远远地去了吗?

  她渐渐地憔悴,像一朵无可无奈何的花,在她的清透的灵魂深处,一切开始变得令人恍惚,生活不该是这个样子。此时的回忆如同潮水般袭来,过往的岁月浮浮沉沉,那个在秋千上巧笑倩兮的女孩不见了,那个“却把青梅嗅”的女子不见了,那个“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的新娘不见了,那个与女伴一起“惊起一滩鸥鹭”的女人也不见了。生命进入残酒滴漏的岁月。当赵明诚郁郁而终,李清照的生活愈加孤独。活着,虽然冷漠,但终是夫妻,能够闻得着他的气息,能够触摸他的温度,而去了,相思无绪,亦无处可寄。“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之前的撒娇尚可换来丈夫的赞誉,可是如今,天地浩茫,谁能与她一起数风听月,谁能与他一起踏雪寻梅呢?寂寞是如此之深。

  都说江南春好,可是这一切在李清照的眼里却是新的愁苦。“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风甫住,花落尽,只有尘土中蕴藉着淡淡的微香,这微香如同滔滔的氤氲往事,轻轻掠过鼻尖,沁入心头。那些纷繁馥郁的花儿,那些缤纷温暖的往事,那些绮丽缱绻的情致,都如同这尘烟般渐渐散去了,无迹可寻。我从未理解,那女子的清愁是如此之重,以至于连散心都不能成行,这样的心灰意懒,这样的毫无意绪。

  那些暮春时节,她就这样孑然一身,行走在苦难的乱世,韶华已逝,无处可去。

  浮生如白驹过隙,转眼间零落成泥。那些花一样盛开的日子,终是纷纷凋谢,晚年,凄风冷雨。可是,曾经怒放的丰姿,以及那些深情的歌咏,都留在了历史的画卷里。

  于是,我们还可以在梦中期待,那个柔婉的美丽女子,会轻摇着团扇,在某一个清晨,踏露而来,身后是漫天的梅花。

上一篇:李清照《如梦令》古诗词原文及译文 下一篇:描写李清照的美文
[李清照]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