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莲花的文章

2020-11-04 林清玄

  喜欢莲,喜欢她的淡淡清香,喜欢它的淡淡粉红,喜欢她的亭亭玉立,喜欢它的濯清涟而不妖,喜欢它的柔情似水……下面小编收集了林清玄关于莲花的文章,供大家欣赏。

  篇一:林清玄散文《莲花荷叶》

  还有一些人到荷花池畔来写生,有的用画笔,有的用相机,希望能找到自己心目中最美丽的一角,留下一个不会磨灭的影像,在荷花谢去之后,能回忆池畔夏日。

  有一次遇见一群摄影协会的摄影爱好者,到了荷花池畔,训话一番,就地解散,然后我看见了胸前都背着几部相机的摄影爱好者,如着魔一般地对准池中的荷花猛按快门,有时还会传来一声吆喝,原来有一位摄影者发现一个好的角度,呼唤同伴来观看。霎时,十几位摄影的人全集中在那个角度,大雷雨一样地按下快门。

  约摸半小时的时间,领队吹了一声哨子,摄影者才纷纷收起相机集合,每个人都对刚才的荷花摄影感到十分满意,脸上挂着微笑,移师到他们的下一站,再用镜头去侵蚀风景。

  这时我吃惊地发现,池中的荷花如同经历一场恶梦,从恶梦中活转过来。就在刚才摄影者吵闹俗恶的摄影之时,荷花垂头低眉沉默不语地抗议,当摄影者离开后,荷花抬起头来,互相对话——谁说植物是无知无感的呢?如果我们能以微细的心去体会,就会知道植物的欢迎或忧伤。

  真是这样的,白天人多的时候,我感到荷花的生命之美受到了抑制,躁乱的人声使它们沉默了。一到夜晚,尤其是深夜,大部分人都走光,只留下三两对情侣,这时独自静静地坐在荷花池畔,就能听见众荷从沉寂的夜中喧哗起来,使一个无人的荷花池,比有人的荷花池还要热闹。

  尤其是几处开着睡莲的地方,白日舒放的花颜,因为游客的吵闹累着了,纷纷闭上眼睛,轻轻睡去。睡着的睡莲比未睡的仿佛还要安静,包含着一些没有人理解的寂寞。

  在睡莲池边、在荷花池畔,不论白日黑夜都有情侣在谈心,他们是以赏荷为名来互相欣赏对方的荷花开放,有时我看见了,情侣自己的心里就开着一个荷花池,在温柔时沉静,在激情时喧哗,始知道,荷花是开在池中,也开在心里。如果看见情侣在池畔争吵,就让人感觉他们的荷花已经开到秋天,即将留得残荷听雨声了。

  夏天荷花盛开时,是美的。荷花未开时,何尝不美呢?因为所有的落叶还带着嫩稚的青春。秋季的荷花,在落雨的风中,回忆自己一季的辉煌,也有沉静的美。到冬天的时候已经没有荷花,还看不看得见美呢?当然!冬天的冷肃,让我们有期待的心。期待使我们看到未来之美。

  一切都是美的,多好!

  最真实的是,不管如何开谢,我们总知道开谢的是同一池荷。

  看荷花开谢,与看荷畔的人,我总会想起禅宗的一则公案。有一位禅者来问智门禅师:“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说:“莲花。”

  禅者又问:“出水后如何?”

  智门说:“荷叶。”

  ——如果找到荷花真实的心,荷花开不开又有什么要紧?我们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一池荷花,比会欣赏外面的荷花重要得多。

  在无风的午后,在落霞的黄昏,在云深不知处,在树密波澄的林间,乃至在十字街头的破布鞋里,我们都可以找到荷花的心。同样的,如果我们无知,即使终日赏荷,也会失去荷花之心。

  这就是当我们能反观到明净的自性,就能“竹密无妨水过,山高不碍云飞”,就能在山高的林间,听微风吹动幽微的松树,远听,近闻,都是那样的好!

  篇二:林清玄莲花的眼泪

  我曾经听过一个关于西藏喇嘛美丽的传奇:

  在一次围战中,一个士兵正要用枪打死一位老喇嘛时,喇嘛对那个兵说:“你可以等一下吗?”

  "早晚也是死,为什么要等?"那个兵说。

  他的话还未说完,喇嘛已腾空而起,飞上数丈,霎时又坠落下来,落地时竟是盘腿而坐,原来他已经进入禅定,神识脱离而圆寂了。

  他的眼角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

  喇嘛为什么瞬间坐化呢?原来在佛经记载,杀阿罗汉出佛身血者都要堕入无间地狱,这位喇嘛悲悯要弑他的小兵,为免他造下恶业,宁可提前结束自己的今生。那眼角的泪正是莲花上最美的露珠。

  记得第一次听这则故事,我也险险落泪,心灵最深的一角被一些无法言说的东西触动。后来每一次每一次,我遇到可恨的人、要动气的事物时,那一角就立即浮起喇嘛纵身飞起的身影,那形影里有无限的悲悯,比我所有的气恨都更深刻动人。

  "你可以等一下吗?"这语句里是饱含了慈悲,一点也没有怨恨或气恼,你轻轻重复一次,想到斯景斯情都要落泪的一种无比平静的柔和的语。这人间,还有什么可以动气的事?这人间,还有什么可恨的'人吗?只要我们也做一朵清净之莲,时常挂着悲悯晶莹的露水,那么有什么污泥可以染着我呢?

  篇三:莲花

  他们都爱莲花。

  学生时代,他们一听到什么地方种了莲花,总是不辞路远跑去看,常常坐在池塘岸边,看莲看得痴迷,总觉得莲花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美。

  初开的有初开的美,盛放的有盛放的美,即使那将残未谢的,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而凄清的美丽。

  有时候季节不对,莲花不开,也觉得莲叶有莲叶的清俊,莲蓬有莲蓬的古朴。她常自问:为什么少女时代的眼中,莲花有着永远的美丽呢?后来知道,也许是爱情的关系,在爱情里,看什么都是美的,虽然有时不知美在何处。

  几次坐在池边,他总轻轻牵起她的手,低声说:“我们可以不要名利财富,以后只要在院子里种一池莲花,就那样过一辈子。我可以在莲花池边为你写一辈子的诗。”

  他甚至在私下把她的小名取作“莲花”,说在他的眼中他永远看见一池的莲,而她的声音正像是莲花初放那一刻的声音。

  学生时代,他就是小有名气的诗人了,每天至少写一首诗送她,有时一天写几首,那真像一池盛放的红莲,让她觉得自己是他的一池莲中最美的一朵。

  但她不是唯一的一朵,她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他正在外岛服役,她高兴地写信给他说:“我们将会有一朵小莲花。”没想到从此却失去了他的消息。

  最后,她把小莲花埋葬在妇科医院的手术台上。

  她结婚以后,央求丈夫在前院里辟了一个大池塘,种的就是莲花。她细心地无微不至地照顾那一池莲花,看着莲花抽芽拔高,逐渐结出粉红色花苞;而那样纯粹专一地养着莲花,竟使她生出一种奇异的报复的情愫。每当工作累了,她就从书房角落的锦盒里取出他写过的一叠诗来,一边回味着当年看莲花的心情,一边看着窗外暗影浮动的莲花,感觉到那些优美而稚嫩的诗句已随着当年的莲花在记忆里落葬,而眼前,正是一畦新莲,长在另一片土地上,开在另一种心情上。

  有时未免落下泪来,为的是她竟默默在实践着少年时代他的誓言,唯一慰藉自己的是他讲这誓言的当时应该是充满真挚的吧。

  她有着一种无比深厚的母亲的宽容,逐渐原谅他的离去。她感觉自己的宽容像水面的莲叶那样巨大,可以覆盖池中游着的鲤鱼。

  她亲手种植的莲花终于完全盛开了,她的丈夫也为此而惊叹,对她说:“我听说,莲花是很难种植的花,必须有无比的坚忍和爱才能种起来,没想到你真的种成了。”她微笑着,默默饮着去年刚酿成的红葡萄酒。丈夫初尝她做的酒,对着满院的莲花说:“你这酒里放的糖太少了,有点酸哩!今年可要多放点糖。”她也只是笑,做这酒时有一点恶戏的心情,就像她种莲花时的心境一样。

  莲花结成莲蓬,她采收的时候,手禁不住微微抖颤着,黑色的莲蓬坚实地保卫着自己心中的种子。她用小刀把莲蓬挑开,将那晶莹如白玉的莲子一粒粒地挖出来,放在收藏他的诗信的锦盒上。莲子那样清洁,那样纯净,就像珠贝里挖出的珍珠,在灯光下,有一种处女的美丽,还流动着莲花的清明的血。

  她没有保存那些莲子,却炖了一锅莲子汤,放了许多许多的冰糖,等待丈夫回来。

  丈夫只喝了一口,就扑哧吐了一地,深深地皱着眉头问她:“这莲子汤怎么苦成这样?”她受惊了,赶忙喝了一口莲子汤,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一股无以形容的苦流过她的舌尖,流过喉咙,在小腹里燃烧。

  看她受惊,丈夫体贴地牵起她的手说:“莲子里有莲心的,莲心是世上最苦的东西,要先剥开莲子,取出莲心,才可以煮汤。”

  她捞起一颗莲子剥开,果然发现翠绿色的莲心,像一条虫蛰伏在莲子里面,为此她深深地自责起来:为什么以前她竟不知世上有莲心这种东西。

  丈夫拿起桌上的莲心说:“也有人用莲子来形容爱情,爱情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莲子一样,洁白、高贵、清纯,可是剥开以后,有细细的莲心,是世上最苦的东西。如果永远不去吃它,不剥开它,莲子真是世界上最美的果实呢!”

  她终于按捺不住,哇啦一声痛哭起来,腹中莲子汤的苦汁翻涌成她的泪水。那时候她才知道她永远不会忘记陪她看过莲花的人,那个人不只带她看了莲花,还让她成为莲子里那一条细长的莲心,十几年后还饮着自己生命的苦汁。

【林清玄关于莲花的文章】相关文章:

关于林清玄的文章精选02-06

林清玄关于生命的文章11-09

林清玄关于悟的文章11-08

林清玄关于秋天的文章02-07

林清玄关于亲情的文章02-02

林清玄关于时间的文章01-28

林清玄关于生死的文章01-25

浅析林清玄的文章11-08

林清玄的文章摘抄02-08

林清玄散文集的好句 读林清玄散文集有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