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贺全文注释

2021-07-22 李贺

李贺全文注释1

  [唐]李贺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注释:

  【1】雁门太守行:古乐府曲调名。雁门,郡名。古雁门郡大约在今山西省西北部,是唐王朝与北方突厥部族的边境地带。行,歌行,一种诗歌体裁。

  【2】黑云:此形容战争烟尘铺天盖地,弥漫在边城附近,气氛十分紧张。

  【3】摧:毁。

  【4】甲光:铠甲迎着太阳闪出的光。甲,指铠甲,战衣。

  【5】向日:迎着太阳。亦有版本写作“向月”。向:向着,对着。

  【6】金鳞开:(铠甲)像金色的鱼鳞一样闪闪发光。金:像金子一样的颜色和光泽。开:打开,铺开。这句形容敌军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和危急形势。

  【7】角:古代军中一种吹奏乐器,多用兽角制成,也是古代军中的号角。

  【8】塞上燕脂凝夜紫:燕脂,即胭脂,这里指暮色中塞上泥土有如胭脂凝成。凝夜紫,在暮色中呈现出暗紫色。凝,凝聚。“燕脂”、“夜紫”暗指战场血迹。

  【9】临:逼近,到,临近。

  【10】易水:河名,大清河上源支流,源出今河北省易县,向东南流入大清河。易水距塞上尚远,此借荆轲故事以言悲壮之意。战国时荆轲前往刺秦王,燕太子丹及众人送至易水边,荆轲慷慨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11】不起:是说鼓声低沉不扬。

  【12】霜重鼓寒:天寒霜降,战鼓声沉闷而不响亮。

  【13】声不起:形容鼓声低沉;不响亮。此句一作“霜重鼓声寒不起”。

  【14】报:报答。

  【15】黄金台:故址在今河北省易县东南,相传战国燕昭王所筑。《战国策·燕策》载燕昭王求士,筑高台,置黄金于其上,广招天下人才。

  【16】意:信任,重用。

  【17】玉龙:宝剑的代称。

  【18】君:君王。

  作品赏析:

  “雁门太守行”系乐府旧题。李贺生活的时代藩镇叛乱此伏彼起,发生过重大的战争。如史载,元和四年(809),王承宗的叛军攻打易州和定州,爱国将领李光颜曾率兵驰救。元和九年,他身先士卒,突出、冲击吴元济叛军的包围,杀得敌人人仰马翻,狼狈逃窜。

  从有关《雁门太守行》这首诗的一些传说和材料记载推测,可能是写平定藩镇叛乱的战争。

  诗共八句,前四句写日落前的情景。首句既是写景,也是写事,成功地渲染了敌军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和危急形势。“黑云压城城欲摧”,一个“压”字,把敌军人马众多,来势凶猛,以及交战双方力量悬殊、守军将士处境艰难等等,淋漓尽致地揭示出来。次句写城内的守军,以与城外的敌军相对比,忽然,风云变幻,一缕日光从云缝里透射下来,映照在守城将士的甲衣上,只见金光闪闪,耀人眼目。此刻他们正披坚执锐,严阵以待。这里借日光来显示守军的阵营和士气,情景相生,奇妙无比。据说王安石曾批评这句说:“方黑云压城,岂有向日之甲光?”杨慎声称自己确乎见到此类景象,指责王安石说:“宋老头巾不知诗。”(《升庵诗话》)其实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不能等同起来,敌军围城,未必有黑云出现;守军列阵,也未必就有日光前来映照助威,诗中的黑云和日光,是诗人用来造境造意的手段。三、四句分别从听觉和视觉两方面铺写阴寒惨切的战地气氛。时值深秋,万木摇落,在一片死寂之中,那角声呜呜咽咽地鸣响起来。显然,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正在进行。“角声满地”,勾画出战争的规模。敌军依仗人多势众,鼓噪而前,步步紧逼。守军并不因势孤力弱而怯阵,在号角声的鼓舞下,他们士气高昂,奋力反击。战斗从白昼持续到黄昏。诗人没有直接描写车毂交错、短兵相接的激烈场面,只对双方收兵后战场上的景象作了粗略的然而极富表现力的点染:鏖战从白天进行到夜晚,晚霞映照着战场,那大块大块的胭脂般鲜红的血迹,透过夜雾凝结在大地上呈现出一片紫色。这种黯然凝重的氛围,衬托出战地的悲壮场面,暗示攻守双方都有大量伤亡,守城将士依然处于不利的地位,为下面写友军的援救作了必要的铺垫。

  后四句写驰援部队的活动。“半卷红旗临易水”,“半卷”二字含义极为丰富。黑夜行军,偃旗息鼓,为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临易水”既表明交战的地点,又暗示将士们具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样一种壮怀激烈的豪情。接着描写苦战的场面:驰援部队一迫近敌军的营垒,便击鼓助威,投入战斗。无奈夜寒霜重,连战鼓也擂不响。面对重重困难,将士们毫不气馁。“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黄金台是战国时燕昭王在易水东南修筑的,传说他曾把大量黄金放在台上,表示不惜以重金招揽天下士。诗人引用这个故事,写出将士们报效朝廷的决心。

  一般说来,写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不宜使用表现秾艳色彩的词语,而李贺这首诗几乎句句都有鲜明的色彩,其中如金色、胭脂色和紫红色,非但鲜明,而且秾艳,它们和黑色、秋色、玉白色等等交织在一起,构成色彩斑斓的画面。诗人就象一个高明的画家,特别善于着色,以色示物,以色感人,不只勾勒轮廓而已。他写诗,绝少运用白描手法,总是借助想象给事物涂上各种各样新奇浓重的色彩,有效地显示了它们的多层次性。有时为了使画面变得更加鲜明,他还把一些性质不同甚至互相矛盾的事物揉合在一起,让它们并行错出,形成强烈的对比。例如用压城的黑云暗喻敌军气焰嚣张,借向日之甲光显示守城将士雄姿英发,两相比照,色彩鲜明,爱憎分明。李贺的诗篇不只奇诡,亦且妥帖。奇诡而又妥帖,是他诗歌创作的基本特色。这首诗,用秾艳斑驳的色彩描绘悲壮惨烈的战斗场面,可算是奇诡的了;而这种色彩斑斓的奇异画面却准确地表现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边塞风光和瞬息变幻的战争风云,又显得很妥帖。惟其奇诡,愈觉新颖;惟其妥贴,则倍感真切;奇诡而又妥帖,从而构成浑融蕴藉富有情思的意境。这是李贺创作诗歌的绝招,他的可贵之处,也是他的难学之处。

李贺全文注释2

  [唐]李贺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白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坤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注释:

  【1】李凭:当时的梨园艺人,善弹奏箜篌。杨巨源《听李凭弹箜篌》诗曰:“听奏繁弦玉殿清,风传曲度禁林明。君王听乐梨园暖,翻到《云门》第几声?”“花咽娇莺玉嗽泉,名高半在玉筵前。汉王欲助人间乐,从遣新声坠九天。”

  【2】箜篌引:乐府旧题,属《相和歌·瑟调曲》。箜篌:古代弦乐器。又名空侯、坎侯。形状有多种。据诗中“二十三丝”,可知李凭弹的.是竖箜篌。引:一种古代诗歌体裁,篇幅较长,音节、格律一般比较自由,形式有五言、七言、杂言。

  【3】吴丝蜀桐:吴地之丝,蜀地之桐。此指制作箜篌的材料。

  【4】张:调好弦,准备调奏。

  【5】高秋:指弹奏时间。这句说在深秋天气弹奏起箜篌。

  【6】空白:一作“空山”。《列子·汤问》:“秦青抚节悲歌,响遏行云”。此句言山中的行云因听到李凭弹奏的箜篌声而凝定不动了。

  【7】江娥:一作“湘娥”。李衎《竹谱详录》卷六:“泪竹生全湘九疑山中……《述异记》云:‘舜南巡,葬于苍梧,尧二女娥皇、女英泪下沾竹,文悉为之斑。’一名湘妃竹。”

  【8】素女:传说中的神女。《汉书·郊祀志上》:“秦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这句说乐声使江娥、素女都感动了。

  【9】中国:即国之中央,意谓在京城。

  【10】昆山玉碎凤凰叫:昆仑玉碎,形容乐音清脆。昆山,即昆仑山。凤凰叫,形容乐音和缓。

  【11】芙蓉泣露、香兰笑:形容乐声时而低回,时而轻快。

  【12】十二门:长安城东西南北每一面各三门,共十二门,故言。这句是说清冷的乐声使人觉得长安城沉浸在寒光之中。

  【13】二十三丝:《通典》卷一百四十四:“竖箜篌,胡乐也,汉灵帝好之,体曲而长,二十三弦。竖抱于怀中,用两手齐奏,俗谓之擘箜篌。”“紫皇”:道教称天上最尊的神为“紫皇”。这里用来指皇帝。

  【14】女娲:中华上古之神,人首蛇身,为伏羲之妹,风姓。《淮南子·览冥训》和《列子·汤问》载有女娲炼五色石补天故事。

  【15】石破天惊逗秋雨:补天的五色石(被乐音)震破,引来了一场秋雨。逗,引。

  【16】坤山:一作“神山”。

  【17】神妪(yù):《搜神记》卷四:“永嘉中,有神现兖州,自称樊道基。有妪号成夫人。夫人好音乐,能弹箜篌,闻人弦歌,辄便起舞。”所谓“神妪”,疑用此典。从这句以下写李凭在梦中将他的绝艺教给神仙,惊动了仙界。

  【18】老鱼跳波:鱼随着乐声跳跃。源自《列子·汤问》:“瓠巴鼓琴而鸟舞鱼跃。”

  【19】吴质:即吴刚。《酉阳杂俎》卷一:“旧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异书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树创随合。人姓吴名刚,西河人,学仙有过,谪令伐树。”

  【20】露脚:露珠下滴的形象说法。

  【21】寒兔:指秋月,传说月中有玉兔,故称。

  作品赏析:

  《李凭箜篌引》是唐代诗人李贺的作品。此诗运用一连串出人意表的比喻,传神地再现了乐工李凭创造的诗意浓郁的音乐境界,生动地记录下李凭弹奏箜篌的高超技艺,也表现了作者对乐曲有深刻理解,具备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全诗语言峭丽,构思新奇,独辟蹊径,对乐曲本身,仅用两句略加描摹,而将大量笔墨用来渲染乐曲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人效果,大量的联想、想象和神话传说,使作品充满浪漫主义气息。

  此诗载于《全唐诗》卷三百九十。下面是安徽省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安徽大学中文系原写作教研室主任朱世英先生对此诗的赏析。

  李凭是梨园弟子,因善弹箜篌,名噪一时。“天子一日一回见,王侯将相立马迎”,身价之高,似乎远远超过盛唐时期的著名歌手李龟年。他的精湛技艺,受到诗人们的热情赞赏。李贺此篇想象丰富,设色瑰丽,艺术感染力很强。清人方扶南把它与白居易的《琵琶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相提并论,推许为“摹写声音至文”(见方扶南《李长吉诗集批注》卷一)。

  诗的起句开门见山,“吴丝蜀桐”写箜篌构造精良,借以衬托演奏者技艺的高超,写物亦即写人,收到一箭双雕的功效。“高秋”一语,除了表明时间是九月深秋,还含有“秋高气爽”的意思,与“深秋”、“暮秋”之类相比,更富含蕴。二、三两句写乐声。诗人故意避开无形无色、难以捉摸的主体(箜篌声),从客体(“空山凝云”之类)落笔,以实写虚,亦真亦幻,极富表现力。

  优美悦耳的弦歌声一经传出,空旷山野上的浮云便颓然为之凝滞,仿佛在俯首谛听;善于鼓瑟的湘娥与素女,也被这乐声触动了愁怀,潸然泪下。“空山”句移情于物,把云写成具有人的听觉功能和思想感情,似乎比“天若有情天亦老”(《金铜仙人辞汉歌》)更进一层。它和下面的“江娥”句互相配合,互相补充,极力烘托箜篌声神奇美妙,具有“惊天地,泣鬼神”的魅力。第四句“李凭中国弹箜篌”,用“赋”笔点出演奏者的名姓,并且交代了演奏的地点。前四句,诗人故意突破按顺序交待人物、时间、地点的一般写法,另作精心安排,先写琴,写声,然后写人,时间和地点一前一后,穿插其中。这样,突出了乐声,有着先声夺人的艺术力量。

  五、六两句正面写乐声,而又各具特色。“昆山”句是以声写声,着重表现乐声的起伏多变;“芙蓉”句则是以形写声,刻意渲染乐声的优美动听。“昆山玉碎凤凰叫”,那箜篌,时而众弦齐鸣,嘈嘈杂杂,仿佛玉碎山崩,令人不遑分辨;时而又一弦独响,宛如凤凰鸣叫,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芙蓉泣露香兰笑”,构思奇特。带露的芙蓉(即荷花)是屡见不鲜的,盛开的兰花也确实给人以张口欲笑的印象。它们都是美的化身。诗人用“芙蓉泣露”摹写琴声的悲抑,而以“香兰笑”显示琴声的欢快,不仅可以耳闻,而且可以目睹。这种表现方法,真有形神兼备之妙。

  从第七句起到篇终,都是写音响效果。先写近处,长安十二道城门前的冷气寒光,全被箜篌声所消融。其实,冷气寒光是无法消融的,因为李凭箜篌弹得特别好,人们陶醉在他那美妙的弦歌声中,以致连深秋时节的风寒露冷也感觉不到了。虽然用语浪漫夸张,表达的却是一种真情实感。“紫皇”是双关语,兼指天帝和当时的皇帝。诗人不用“君王”而用“紫皇”,不单是遣词造句上追求新奇,而且是一种巧妙的过渡手法,承上启下,比较自然地把诗歌的意境由人寰扩大到仙府。以下六句,诗人凭借想象的翅膀,飞向天庭,飞上神山,把读者带进更为辽阔深广、神奇瑰丽的境界。“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乐声传到天上,正在补天的女娲听得入了迷,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职守,结果石破天惊,秋雨倾泻。这种想象是何等大胆超奇,出人意料,而又感人肺腑。一个“逗”字,把音乐的强大魅力和上述奇瑰的景象紧紧联系起来了。而且,石破天惊、秋雨霶霈的景象,也可视作音乐形象的示现。

  第五联,诗人又从天庭描写到神山。那美妙绝伦的乐声传入神山,教令神妪也为之感动不已;乐声感物至深,致使“老鱼跳波瘦蛟舞”。诗人用“老”和“瘦”这两个似平干枯的字眼修饰鱼龙,却有着完全相反的艺术效果,使音乐形象更加丰满。老鱼和瘦蛟本来羸弱乏力,行动艰难,现在竟然伴随着音乐的旋律腾跃起舞,这种出奇不意的形象描写,使那无形美妙的箜篌声浮雕般地呈现在读者的眼前了。

  以上八句以形写声,摄取的多是运动着的物象,它们联翩而至,新奇瑰丽,令人目不暇接。结末两句改用静物,作进一步烘托:成天伐桂、劳累不堪的吴刚倚着桂树,久久地立在那儿,竟忘了睡眠;玉兔蹲伏一旁,任凭深夜的露水不停在洒落在身上,把毛衣浸湿,也不肯离去。这些饱含思想感情的优美形象,深深印在读者心中,就像皎洁的月亮投影于水,显得幽深渺远,逗人情思,发人联想。

  这首诗的最大特点是想象奇特,形象鲜明,充满浪漫主义色彩。诗人致力于把自己对于箜篌声的抽象感觉、感情与思想借助联想转化成具体的物象,使之可见可感。诗歌没有对李凭的技艺作直接的评判,也没有直接描述诗人的自我感受,有的只是对于乐声及其效果的摹绘。然而纵观全篇,又无处不寄托着诗人的情思,曲折而又明朗地表达了他对乐曲的感受和评价。这就使外在的物象和内在的情思融为一体,构成可以悦目赏心的艺术境界。

李贺全文注释3

  [唐]李贺

  风采出萧家,本是菖蒲花。

  南塘莲子熟,洗马走江沙。

  御笺银沫冷,长簟凤窠斜。

  种柳营中暗,题书赐馆娃。

  注释:

  1:风采出萧家,本是菖蒲花:风采出萧家,《南史》:"张后方孕,忽见庭中菖蒲花开,光采非常,惊报侍者,皆云不见。后曰:尝闻见蒲花者必贵,因取吞之,遂生梁武帝。"

  2:南塘莲子熟,洗马走江沙:南塘,《西洲曲》:"采莲南塘秋。"莲子,双关语,怜子也。

  3:御笺银沫冷,长簟鳯窠斜:银沫,谓银花笺;鳯窠,织簟为鳯文也。皆天子所用。

  4:种柳营中暗,题书赐馆娃:种柳,陶侃镇武昌,营中皆种柳树。馆娃,《方言》:"呉有馆娃宫。吴人呼美女为娃。"言官伎也。

李贺全文注释4

  [唐]李贺

  秋至昭关后,当知赵国寒。

  系书随短羽,写恨破长笺。

  病客眠清晓,疏桐坠绿鲜。

  城鸦啼粉堞,军吹压芦烟。

  岸帻褰纱幌,枯塘卧折莲。

  木窗银迹画,石磴水痕钱。

  旅酒侵愁肺,离歌绕懦弦。

  诗封两条泪,露折一枝兰。

  莎老沙鸡泣,松干瓦兽残。

  觉骑燕地马,梦载楚溪船。

  椒桂倾长席,鲈鲂斫玳筵。

  岂能忘旧路,江岛滞佳年。

  注:

  1:潞州张大宅病酒遇江使寄上十四兄:张大,张彻也。见前注。十四兄,长吉族兄,时在和州。

  2:秋至昭关后,当知赵国寒:昭关,在和州。《呉越春秋》云:"伍子胥奔呉,到昭关,关吏欲执之。"赵国,潞州为赵地。

  3:繋书随短羽,写恨破长笺:系书,用苏武事。短羽,羽书也。破,终也。

  4:城鸦啼粉堞,军吹压芦烟:粉堞,女墙也。

  5:岸帻褰纱幌,枯塘卧折莲:岸帻,戴头巾而露额也。褰,开也。

  6:木窗银迹画,石磴水痕钱:银迹画,以银沬彩画也。石磴,庭前台阶也。谢灵运诗:"石磴写红泉。"水痕钱,水边苔钱也。

  7:旅酒侵愁肺,离歌绕懦弦:懦弦,犹柔弦也。陆机诗:"急弦无懦响。"

  8:莎老沙鸡泣,松干瓦兽残:沙鸡,<<尔雅?释虫>>:"螒,天鸡。"郭璞注:"小虫,黑身赤头,一名莎鸡,又曰樗鸡。"又名络纬,俗称纺织娘也。松,瓦松也。草本,生瓦缝中。瓦兽,屋上蚩尾狻猊之属。

  9:觉骑燕地马,梦载楚溪船:

  10:椒桂倾长席,鲈鲂斫玳筵:椒桂,楚地酒也。《楚辞》:"奠桂酒兮椒浆。"斫,割也。玳筵,曹子建赋:"瓜布象牙之席,香熏玳瑁之筵。"

  11:岂能忘旧路,江岛滞佳年:江岛,言和州也。

  附:

  何义门评曰:玉溪诗大抵因此而复讨源于齐梁尔。

  方扶南评曰:起笔陡忽。岸帻下四句,措语一一清脆。

  阙名评曰:此首是豫章派〈江西诗派〉所祖。

李贺全文注释5

  [唐]李贺

  大妇然竹根,中妇舂玉屑。

  冬暖拾松枝,日烟生蒙灭。

  木藓青桐老,石井水声发。

  曝背卧东亭,桃花满肌骨。

  注释:

  石井:一作石泉。

  冬日访赵生,言其隐居之闲适。

  注:

  1:大妇燃竹根,中妇舂玊屑:古乐府《相逢行》:"大妇织罗绮,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作,携琴上髙堂。"玊屑,米如碎玉也。

  2:冬暖拾松枝,日烟坐蒙灭:蒙灭,犹朦胧。

  3:曝背卧东亭,桃花满肌骨:曝背,以冬日暖背。桃花,肤色也。

  附:

  吴正子评曰:题壁如此,必皆实景。变化得不俗。此是长吉语意,托之赵生耳。

  阙名评曰:此写山人幽致。

【李贺全文注释】相关文章:

1.李贺小传注释

2.李贺古诗《堂堂》注释

3.李贺《堂堂》古诗注释

4.李贺《过华清宫》注释

5.李贺的秦王饮酒注释

6.李贺作诗全文阅读

7.李贺《李凭箜篌引》全文赏析

8.唐儿歌李贺唐诗及注释

上一篇:《李贺小传》阅读答案 下一篇:《李贺小传》阅读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