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

2021-07-24 浣溪沙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1

  [宋]苏轼

  万顷风涛不记苏。雪晴江上麦千车。但令人饱我愁无。翠袖倚风萦柳絮,绛唇得酒烂樱珠。尊前呵手镊霜须。

  注释:

  ①苏:即江苏苏州市。这里指自己在苏州的田地被风潮扫荡但却并不介意。

  ②“雪晴”两句:想象黄州一带由于大雪而明年将获得“麦千车”的大丰收,而“人饱”将使“我愁”消除。

  ③镊(niè):拔除。霜须:白须。

  评解:

  苏轼被贬到黄州,适逢天降大雪。本词即为此所作,表示对“雪兆丰年”的欣喜。

  这首词以乐景写忧思,以艳丽衬愁情,手法奇特巧妙。全词境界鲜明,情思深婉,收到

  了言在此而意在彼、言有穷而情无尽的艺术效果。

  集评:

  《唐宋词鉴赏集》:这首小词,抒发了关心和同情人民疾苦的思想,表现了内心深处的忧虑。从艺术感受来看,上阕比较显露,下阕更为深婉,而上阕的情思抒发,似乎在为下阕的无声形象作提示。这样,上下两阕的重点,就自然地都落在最末一句上,彼此呼应,互为表里。

  《唐宋词选注》:词中表示出“雪兆丰年”的欣喜,“但令人饱我愁无”,是与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同一胸怀。说明恶劣的处境并没有使他悲观绝望。——引自惠淇源《婉约词》

  此词作于元丰五年(1082)冬。词的上片描写雪景和作者由此而想象的来年丰收景象,以及因人民有希望获丰收、饱暖而喜悦的心情,下片回叙前一日酒筵间的情景,抒发了词人对于民生疾苦的深刻忧思。

  整首词境界鲜明,形象突出,情思深婉,作者以乐景表忧思,以艳丽衬愁情,巧妙地运用相反相成的艺术手法,极大地增强了艺术的形象性,深刻地揭示了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词的首句,若据傅引旧注,则“万顷风涛不记苏”的“苏”,当指苏州,旧注中的“公”,当指苏轼。这一句说的是苏轼未把在苏州为风灾荡尽的田产记挂心上。但据现有资料,苏轼被贬黄州时无田产在苏州,只在熙宁七年(1074)曾于堂州宜兴置田产。从词前小序得知,苏轼此词乃徐君猷过访的第二天酒醒之后见大雪纷飞时所作。联系前一首写的“半夜银山上积苏”与“涛江烟渚一时无”的景象来看,又知徐君猷离去的当天夜晚,即由白天的“微雪”转为大雪。这样,“万顷风涛不记苏”,应为实写十二月二日夜酒醉后依稀听见风雪大作及苏醒时的情景,“苏”,似宜作苏醒解。依此可知,词上片写词人在酒醉之后依稀听见风声大作,已记不清何时苏醒过来,待到天明,已是一片银装世界。词人立刻从雪兆丰年的联想中,想象到麦千车的丰收景象,而为人民能够饱食感到庆幸。下片回叙前一天徐君猷过访时酒筵间的情景。歌伎的翠袖在柳絮般洁白、轻盈的雪花萦绕中摇曳,她那红润的嘴唇酒后更加鲜艳,就像熟透了的樱桃。而词人却在酒筵歌席间,呵着发冻的手,捋着已经变白了的胡须,思绪万端。

  值得一提的是,词人摄取“呵手镊霜须”这一富有典型特征的动作,极大地增强了艺术的形象性和含蓄性,深刻地揭示了抒情主人公在谪贬的特定环境中的忧思。这一忧思的形象,衬以白雪萦绕翠袖和鲜艳的绛唇对比强烈,含蕴更丰。

  总体来看,上片比较明快,下片更显得深婉,而上片的情思抒发,恰好为下片的无声形象作提示。上下两片的重点是最末的无声形象。它们彼此呼应,互为表里,表现了词人一个昼夜的活动和心境。遣词、用字的准确形象,也是这首词的特点。如“不记”二字,看来无足轻重,但它却切词序“酒醒”而表现了醉中的朦胧。“但令”一词,确切地表达了由实景引起的联想中产生的美好愿望。“烂樱珠”,着一“烂”字,活画出酒后朱唇的红润欲滴。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2

  [宋]李清照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注释:

  【1】浣溪沙:词牌名。本为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亦作“浣溪纱”。此词双调四十二字,上片三句全用韵,下片末二句用韵。

  【2】绣面:形容面容姣美。唐宋以前妇女面额及颊上均贴纹饰花样。

  【3】芙蓉:荷花的别称。此处指面容好看得像荷花盛开。

  【4】飞:《历代诗余》作“偎”。斜飞宝鸭:指香炉中生起的氤氲。宝鸭,鸭子形状的铜香炉,一说指鸭形发式,或指两颊所贴鸦形图案,或以为指钗头形状为鸭形的宝钗。

  【5】香腮:美丽芳香的面颊。唐温庭筠《菩萨蛮》词有“鬓云欲度香腮雪”句。

  【6】一面:整个脸上。

  【7】风情:男女爱慕之情。

  【8】韵:韵味。

  【9】半笺娇恨:半纸怨艾之辞。笺,纸,指信笺、诗笺。

  【10】幽怀:犹幽情,指隐秘的感情。

  【11】月移花影:这里指约会的时间,即月斜之际。宋王安石《春夜》:“金炉香尽漏声残,翦翦轻风阵阵寒。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

  作品赏析:

  此词写一位风韵秀彻的女子与心上人幽会,又写信相约其再会的情景,生动丰富地体现了女性细腻的心思。全词语言活泼自然,格调明朗欢快。

  起笔便带出了不同寻常的女性之美。“绣面芙蓉”与下面的“斜飞宝鸭”对举,应也指装饰物。当时的妇女多有向脸上贴绣画的习惯,其内容以花鸟为多,此处即是说面上绘有芙蓉。芙蓉一笑而开,变静为动,看似颇为无理,实则更显有情。本来芙蓉贴饰是静止的,但因为少女一笑,红颜晕开,落到人眼里仿佛连芙蓉花也迎风而绽,倍添精神。这种打破因果界限、蓄意悖理的手法,在王维诗里最有体现,如“坐看青苔色,欲上人衣来”(《书事》)、“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山中》)等。发展到此词作者手里,添上一层女性的柔美,就更多了一种似真实幻、难以言说的美妙意境。再则,“绣面”“芙蓉”、“笑”“开”,两两相对,又暗含比喻意味,借芙蓉之开极有力地衬托出了少女之笑。此外,“开”字既指芙蓉花开,少女颜开,又可暗指少女的情窦初开,为全词统帅。“斜飞宝鸭衬香腮”,承接上句,继续写少女的美貌。她又贴花饰,又戴宝鸭头饰,正是一个着意打扮的初恋少女。“眼波才动被人猜。”少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显然是在想心上人。她偷偷喜欢上了一个人,可能有时想起,越想越高兴,表情不对,被人注意到了。于是她心里打起鼓来,生怕被别人发现而害羞。这种手法也见于唐诗,皇甫松《采莲子》中就有“遥被人知半日羞”。其实,别人也许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更不可能知道她心中所想,不过在她看来,却很可能,特别难为情。这种狐疑更给少女添了一分天真羞怯,也更显生动。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二句把上下两阕的因果衔接和少女此时的心理展示了出来。前句自然是承接上文,其中“一面”二字虽作定语,但关联词的意味还保留着,给人以一种“虽然一面……但是半笺……”的感觉,这不得不说又是女性思维之巧。后句提到笺即书信,显然是久不见面,才以书信传达爱意,娇恨自然也就是青春少女的一种小情愫,小埋怨。信上写的内容是“月移花影约重来”。花前月下,正是少男少女相会的宝地,女主人公此语表现了其对未来的期待。唐代元稹《莺莺传》中有《明月三五夜》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最后这句,似是《莺莺传》这个情景的再现。

  综合全词来看,词人出色地发挥了女性思维的长处,在氛围、比拟、画面以及细节的捕捉上,都表现出了出色的艺术天分。词中的女主人公,由于身处青春爱情之中,情绪难免波动,其性格也颇富变化。她倩然一笑,美丽活泼;眼波流转,细腻羞涩;凝视花月,苦苦思恋;写信抒怀,大胆追求。这些看似矛盾,实则反映了青春少女芳心初动时复杂的心理。在封建家长制婚姻的背景下,女主人公的追求是大胆的,也是美好的。这正寄寓了词人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与追求。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3

  [唐]张泌

  钿毂香车过柳堤,桦烟分处马频嘶,为他沉醉不成泥。

  花满驿亭香露细,杜鹃声断玉蟾低,含情无语倚楼西。

  马上凝情忆旧游,照花淹竹小溪流,钿筝罗幕玉搔头。

  早是出门长带月,可堪分袂又经秋,晚风斜日不胜愁。

  独立寒阶望月华,露浓香泛小庭花,绣屏愁背一灯斜。

  云雨自从分散后,人间无路到仙家,但凭魂梦访天涯。

  依约残眉理旧黄,翠鬟抛掷一簪长,暖风晴日罢朝妆。

  闲折海棠看又拈,玉纤无力惹余香,此情谁会倚斜阳。

  翡翠屏开绣幄红,谢娥无力晓妆慵,锦帷鸳被宿香浓。

  微雨小庭春寂寞,燕飞莺语隔帘栊,杏花凝恨倚东风。

  花月香寒悄夜尘,绮筵幽会暗伤神,婵娟依约画屏人。

  人不见时还暂语,令才抛后爱微嚬,越罗巴锦不胜春。

  偏戴花冠白玉簪,睡容新起意沈吟,翠钿金缕镇眉心。

  小槛日斜风悄悄,隔帘零落杏花阴,断香轻碧锁愁深。

  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

  小市东门欲雪天,众中依约见神仙,蕊黄香画贴金蝉。

  饮散黄昏人草草,醉容无语立门前,马嘶尘烘一街烟。

  【注释】

  ①泛:透出。

  【评解】

  这首春夜怀人的小词,抒写了作者对心上人的深切怀念与刻骨相思。月明之夜,花

  香四溢,独立寒阶,睹景思人。词的上片着重写景,下片着重抒情。当初一别,人间既

  难再见,便只有在梦中寻访,以慰相思。这首词委婉含蓄,情味深长而又真挚感人。

  【集评】

  《花间集》:张子澄时有幽艳语,“露浓香泛小庭花”是也。时遂有以《浣溪沙》

  为《小庭花》者。

  《餐樱庑词话》况周颐云:张泌词,其佳者能蕴藉有韵致,如《浣溪沙》诸阕。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4

  [宋]秦观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注释:

  【1】浣溪沙: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正体双调四十二字,上片三句,三平韵,下片三句,两平韵。

  【2】漠漠:形容像清寒一样的冷漠。

  【3】轻寒:指薄寒,不同于严寒和料峭的春寒。

  【4】晓阴:早晨时天阴。

  【5】无赖:无聊,无意趣。

  【6】穷秋:晚秋,秋天走到了尽头。

  【7】淡烟流水:指轻烟淡淡,流水潺潺的样子。

  【8】宝帘:指缀着珠宝的帘子,文中用来形容华丽的帘幕。

  【9】闲挂:指很随意地挂着。

  作品赏析:

  这首词以轻浅的色调、幽渺的意境,描绘一个女子在春阴的怀抱里所生发的淡淡哀愁和轻轻寂寞。全词意境怅静悠闲,含蓄有味,令人回味无穷,一咏三叹。

  “漠漠轻寒上小楼”起调很轻,恍如风送清歌,悠然而来,让人不知不觉中入境。漠漠者,弥漫、轻淡也。李白《菩萨蛮》云:“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韩愈《同水部张员外曲江春游寄白二十二舍人》诗云:“漠漠轻阴晚自开,青天白日映楼台。”皆其意。轻寒者,薄寒也,有别于严寒和料峭春寒。无边的薄薄春寒无声无息地侵入了小楼,这是通过居住在楼中的人物感受写出来的,故词虽未正面写人,而人宛然在兹。时届暮春,冷从何来呢?“晓阴无赖似穷秋。”原来是一大早起来就阴霾不开,所以天气冷得象秋天一般。穷秋者,九月也。南朝鲍照《白歌》云:“穷秋九月荷叶黄,北风驱雁天雨霜。”

  唐人韩偓《惜春》诗亦云:“节过清明却似秋。”词境似之。春阴寒薄,不能不使人感到抑郁,因诅咒之曰“无赖” 。无赖者,令人讨厌、无可奈何之憎语也。

  南朝徐陵《乌栖曲》云:“唯憎无赖汝南鸡,天河未落犹争啼。”以无赖喻节序,亦见于杜甫诗,如《绝句漫兴九首》之一云:“无赖春色到江亭。”此词云景色“无赖”,正是人物心情无聊之反映。“小楼”,“晓阴”,时间地点在写景和抒情中自然而然地交代得清清楚楚。接下来“淡烟流水画屏幽”一句,则专写室内之景。词人枯坐小楼,畏寒不出,举目四顾,唯见画屏上一幅《淡烟流水图》,迷蒙淡远。楼外天色阴沉,室内光景清幽,于是一股淡淡的春愁很自然地流露出来。

  从前片意脉来看,主人公在小楼中坐久,不堪寂寞,于是出而眺望外景。过片“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写望中所见所感,境界略近唐人崔橹《过华清宫》诗所写的“湿云如梦雨如尘”。此处作者以纤细的笔触把不可捉摸的情绪描绘为清幽可感的艺术境界。今人沈祖棼《宋词赏析》分析这两句时,说:“它的奇,可以分两层说。第一,‘飞花’和‘梦’,‘丝雨’和‘愁’,本来不相类似,无从类比。但词人却发现了它们之间有‘轻’和‘细’这两个共同点,就将四样原来毫不相干的东西联成两组,构成了既恰当又新奇的比喻。第二,一般的比喻,都是以具体的.事物去形容抽象的事物,或者说,以容易捉摸的事物去比譬难以捉摸的事物。但词人在这里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不说梦似飞花,愁如丝雨,而说飞花似梦,丝雨如愁,也同样很新奇。”确如此言,这两句用语奇绝,特别具有一种音乐美、诗意美和画境美。

  此词构思精巧,意境优美,犹如一件精致小巧的艺术品。作者善于借助于气氛的渲染和环境的烘托,展现人物复杂、细腻的心灵世界,从而使读者通过环境和心灵的契合,情与景的交融,体味到一种淡淡的忧伤。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5

  [宋]苏轼

  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香。

  隔篱娇语络丝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捣麨软饥肠。

  问言豆叶几时黄。

  注释:

  【1】络丝娘:缫丝女。

  【2】垂白:须发将白的老翁。

  【3】杖藜:拄拐杖。

  【4】捋青:摘取将熟的麦子。

  【5】捣麨:将麦子炒干后捣成粉末。

  【6】软饥肠:充饥。

  作品赏析:

  这首词写夏日田园风光、乡村风貌及村中见闻,表现了农民大旱得雨、幸免饥馁的喜悦心情以及词人与民同乐的博大胸怀。上片写农事活动。首句写地头的作物。从具体经济作物又见出时值初夏,正是春蚕已老,茧子丰收的时节。于是村中有煮茧事。煮茧的气味很大,只有怀着丰收喜悦的人嗅来才全然是一股清香。未到农舍,村头先嗅茧香,“谁家煮茧”云云,传达出一种新鲜好奇的感觉,实际上煮茧络丝何止一家。“一村香”之语倍有情味。走进村来,隔着篱墙,就可以听到缲丝女郎娇媚悦耳的谈笑声了。“络丝娘”本俗语中的虫名,即络纬,又名纺织娘,其声如织布,颇动听。这里转用来指蚕妇,便觉诗意盎然,味甚隽永。此处虽然只写了煮茧缫丝这样一种农事活动,但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雨后农民的喜悦之情。

  下片写作者对农民生活的采访,须发将白的老翁拄着藜杖,老眼迷离似醉,捋下新麦(“捋青”)炒干后捣成粉末以果腹,故云“软饥肠”。这里的“软”,本字为“餪”,有“送食”之义,见《广韵》。两句可见村中生活仍有困难,流露出作者的关切之情。简单的一问,含蕴不尽。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6

  [宋]晏几道

  飞鹊台前晕翠蛾,

  千金新换绛仙螺。

  最难加意为颦多。

  几处睡痕留醉袖,

  一春愁思近横波。

  远山低尽不成歌。

  注释:

  【1】翠蛾:美人之眉。

  【2】横波:比喻女子眼神流动,如水横流。

  作品赏析:

  这首描写歌女生活的词,写得比较有深度,因为它揭示了笑语欢歌背后的忧伤和沉痛。开头两句,依然是用华美的词藻描写歌女美丽的容颜,脂粉眉黛要对镜抹匀,而且新换了价值千金的贵重头饰,打扮出来,果然华丽而姣好,但第三句便突然转折,述说歌女内心深处的哀怨——“最难加意为颦多”。这样的句子,在小晏词中是很少见的,故而显得生疏、特别,但它却揭示了歌女生活的真实情况——表面上只能强颜欢笑,“加意为颦多”,而内心深处的酸楚苦涩只有她们自己知道。结句“远山低尽不成歌”,也可以让读者抽绎出两种内涵,宴席上的主、客,觉得她是低眉含羞地唱着劝酒祝福的歌曲,而她那颗真实的心却是在流泪滴血!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7

  [宋]吴文英

  门隔花深旧梦游,夕阳无语燕归愁。玉纤香动小帘钩。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东风临夜冷于秋。

  注释:

  【1】门隔花深:即旧游之地,有“室迩人远”意。梦魂牵绕却比“忆”字更深一层。

  【2】夕阳:连“燕”,用刘禹锡“乌衣巷口夕阳斜”诗意。燕子归来,未必知愁;但人既含愁,觉燕亦然。且人有阻隔,而燕没遮拦,与上句连;就上片结构来说,又只似一句插笔。

  【3】玉纤:指女子的纤纤玉手。

  【4】小帘钩:指女子用手摘下帘钩,放下帘子。

  【5】临夜:夜间来临时。

  赏析:

  【评解】

  此为感梦之作。上片写所梦旧游之地、燕归之态,似真似幻,传神于眼;下片抒怀

  人之情、相思之愁,如泣如诉,缠绵往复。末句尤贵含情言外,渊涵不尽。全词雅丽清

  新,含蓄蕴藉,耐人寻味。

  【集评】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浣溪沙》结句贵情余言外,含蓄不尽。如吴梦窗之“东风临夜冷于秋”,贺方回之“行云可是渡江难”,皆耐人玩味。

  陈洵《海绡说词》:梦字点出所见,惟夕阳归燕,玉纤香动,则可闻而不可见矣。是真是幻,传神阿堵,门隔花深故也。“春堕泪”为怀人,“月含羞”因隔面,义兼比兴。东风回睇夕阳,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即一梦亦有变迁矣。“秋”字不是虚拟,有事实在,即起句之旧游也。秋去春来,又换一番世界,一“冷”字可思。此篇全从张子澄“别梦依依到谢家”一诗化出,须看其游思飘渺、缠绵往复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句法将纵还收,似沾非着,以蕴酿之思,运妍秀之笔,可平睨方回,揽裾小晏矣。结句尤凄韵悠然。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感梦之作。起句,梦旧游之处。“夕阳”两句,梦人归搴帘之态。换头,抒怀人之情,因落絮以兴起人之堕泪,因行云以比人之含羞。“东风”句,言夜境之凄凉,与贺方回《浣溪沙》结句“东风寒似夜来些”相同。

  这首怀人感梦的词,借梦写情,更见情痴,写得不落俗套。

  “门隔花深”,指所梦旧游之地。当时花径通幽,春意盎然。不料我去寻访她时,本拟欢聚,却成话别。为什么要离别,词中没有说明。“燕归愁”,仿佛同情人们离别,黯然无语。不写人的伤别,而写惨淡的情境,正是烘云托月的妙笔。前结“玉纤香动小帘约,”则已是即将分手的情景了。伊人纤手分帘,二人相偕出户,彼此留连,不忍分离。“造分携而衔涕,感寂寞而伤神”(江淹《别赋》)。下片是深入刻画这种离别的痛苦。

  下片是兴、比并用的艺术手法。“落絮无声春堕泪”,兼有两个方面一形象,一是写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柳永《雨霖铃》),写离别时的吞声饮泣。这里略去了。絮花从空中飘落,好象替人无声堕泪,这是写春的堕泪,人亦包含其中。“行云有影月含羞”,和上句相同,也是一个形象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写人,“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韦庄《女冠子》),是写妇女言别时的形象,以手掩面,主要倒不是含羞,而是为了掩泪,怕增加对方的悲伤。同时也是写自然,行云遮月,地上便有云影,云遮月衬出月含羞。刘熙载说:“词之妙,莫妙于以不言言之,非不言也,寄言也。”(《艺概·词曲概》)此词“落絮”、“行云”一联正是“寄言”。表面是写自然,其实是写情。词人把人的感情移入自然界的“落絮”“行云”当中,造成了人化的然感自然。而大自然的“堕泪”与“含羞”,也正表现了人的离别悲痛的深度,那说是说二人离别,连大自然也深深感动了。这两句把离愁幻化成情天泪海,真乃广深迷离的至美艺术境界。“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九歌·少司命》),“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杜甫《梦李白》)。这种黯然神伤心折骨惊的离情别绪,怎么能忘怀呢!有所思,故有所梦;有所梦,更生思绪。无昼无夜,度日如年,这刻骨相思是够受的。

  如此心境,自然感觉不到一丝春意,所以临夜东风吹来,比萧瑟凄冷的秋风更不堪忍受了。这是当日离别的情景,也是梦中的情景,同样也是今日梦醒时的情景。古人有暖然如春、凄然如秋的话,词人因离愁的浓重,他的主观感觉却把它倒转过来。语极警策。春夜风冷,是自然现象;加上人心凄寂,是心理现象,二者交织融会,酿成“东风临夜冷于秋”的萧瑟凄冷景象,而且这种氛围笼罩全篇,此为《浣溪沙》一调在结构上的得力之处。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8

  [宋]李清照

  淡荡春光寒食天,

  玉炉沉水袅残烟。

  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

  江梅已过柳生绵。

  黄昏疏雨湿秋千。

  注释:

  【1】浣溪沙:词牌名。

  【2】淡荡:舒缓荡漾之意。多用以形容春天的景物。

  【3】寒食:节令名。在清明前一二日。相传春秋时,介之推辅佐晋文公回国后,隐于山中,晋文公烧山逼他出来,之推抱树焚死。为悼念他,遂定于是日禁火寒食。《荆楚岁时记》:“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

  【4】玉炉:香炉之美称。

  【5】沉水:沉水香,一种名贵的香料。

  【6】梦回:从梦中醒来。

  【7】山枕:两端隆起如山形的凹枕。

  【8】花钿:用金片镶嵌成花形的首饰。

  【9】海燕:燕子的一种,冬天到南方过冬,春天回北方筑巢,又名越燕。

  【10】斗草:一种竞采百草、比赛优胜的游戏,参加者多为青年妇女与儿童。一名斗百草。

  【11】江梅:梅的一种优良品种,非专指生于江边或水边之梅。柳绵:即柳絮。柳树的种子带有白色绒毛,故称。

  【12】秋千:相传春秋时齐桓公由北方山戎引入。在木架上悬挂两绳,下拴横板。玩者在板上或坐或站,两手握绳,使前后摆动。技高胆大者可腾空而起,并可双人并戏。一说秋千起于汉武帝时,武帝愿千秋万寿,宫中因作千秋之戏,后倒读为秋千。参见《事物纪原》卷八。

  作品赏析:

  【评解】

  此词上片写春光骀荡,屋内香炉袅烟,人睡初醒;下片淡淡几笔,勾勒寒食节的初

  春景色与民间习俗,情韵全出。

  【集评】

  《谭评词辨》卷一:易安居士独此篇有唐调。选家炉冶,遂标此奇。

  这首词为作者早年所作,以白描手法写了熏香、花钿、斗草、秋草等典型的少女时代的事物,借以抒发作者爱春惜春的心情。

  上片写少女春睡初醒情景,用的是倒叙,头两句是第三句睡醒后的所见所感。“淡荡”犹荡漾,形容春光融和遍满。寒食节当夏历三月初,正是春光极盛之时。熏炉中燃点着沉水香,轻烟袅绕,暗写闺室的幽静温馨。这两句先写出春光的宜人,春闺的美好。

  第三句写闺中之人,词中没有去写她的容貌、言语、动作,只从花钿写她睡醒时的姿态。“山枕”谓枕形如山。“梦回山枕隐花钿”是少女自己察觉到的,不是别人看出来的。暮春三月,春困逼人,她和衣而卧,不觉沉沉入睡,一觉醒来,才觉察自己凝妆睡去,自己也觉诧异。熏香已残,说明入睡时间已久,见出她睡得那样沉酣香甜。她梦回犹倚山枕,出神地望着室外的荡漾春光,室内的沉香烟袅,一种潜藏的春思隐约如见。这几句不事修饰,淡淡道来,却别有一番情致。

  下片写少女的心曲。“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海已过柳生绵”。古人以为燕子产于南方,春末夏初渡海飞来,故称海燕。“斗草”是用花草赌赛胜负的一种游戏。时节已到寒食,为什么不见燕子飞来呢?女伴们斗草嬉戏,情怀是多么欢畅。江梅花期已过了,杨柳又正在飞花。这里写的是少女眼中所见,心中所感种种景致说明春事已经过半,当此时少女的春闺寂寞、情怀缭乱,含有作者的惜春心情。这两句对仗工整,既有动态,更有细微的心理活动,极尽工巧之妙。

  “黄昏疏雨湿秋千”,写的是另一种境界。秋千本是少女喜欢的游戏,尤其是当寒食时节更是无此不欢。这一句写的是黄昏时忽然飘起细雨,把秋千洒湿了,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的外现,同上两句所写的有精神上的契合,都是少女春日心情的写照。

  此句写春愁却不用“春愁”二句,只言雨中秋千,却道出愁绪万缕。

  这首词以物写人,以景写情,把春日少女的姿态和内心世界写得活灵活现,有“无我之境”的妙趣。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9

  [宋]晏几道

  午醉西桥夕未醒,

  雨花凄断不堪听。

  归时应减鬓边青。

  衣化客尘今古道,

  柳含春意短长亭。

  凤楼争见路旁情。

  注释:

  【1】雨花:落花如雨。

  【2】凄断:凄婉。

  【3】衣化客尘:旅途中的尘土使衣服变了颜色。

  【4】短长亭:古时设在官道旁供人休息之处,亦常作饯别之所。

  作品赏析:

  这是一首游子思归之词。词中的主人公为浇乡愁,午间多喝了几杯,醉的很深,直到夜晚还没有清醒过来。在余醉未消的迷蒙之间,又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更感到凄苦不堪。思家念归,何时得归?“归时应减鬓边青”,真的回家时,恐怕头发都要斑白了。这一句,与其说是企盼之词,不如说是怨艾之词,因为毕竟还是归期无日啊。过片一联,概括表述行人奔走在外的艰辛与思家怀人的愁苦。巧在以“今古”与“短长”属对,既工稳贴切又含义深广。今古,是时间的概念,说在外日久;短长,是空间的概念,说离家路遥。最后的话题落到了思家怀人的核心——思妇的身上,说她不知道游子在外所经受的风霜之苦。其实,这样的话只能自言自语地叨念,对于她,辛劳疾苦之类的话不宜说的,因为这会让她更加悬挂,而相思眷恋之类的话必须说的,因为这能抚慰她同样孤寂愁烦的心灵。词中所写,不过略触一端,顾此失彼,在所难免。

【浣溪沙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相关文章:

1.浣溪沙宋·晏几道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

2.诗经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

3.李白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

4.柳永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

5.辛弃疾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6.苏轼全文注释原著赏析

7.杜甫全文注释及原著

8.月(唐 杜甫)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上一篇:浣溪沙古诗词 下一篇: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