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

2021-07-22 浣溪沙

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1

  原文:

  浣溪沙·粉上依稀有泪痕

  粉上依稀有泪痕,郡庭花落欲黄昏,远情深恨与谁论?

  记得去年寒食日,延秋门外卓金轮,日斜人散暗销魂。

  注释:

  ①郡庭:郡斋之庭。

  ②延秋门:长安禁苑中宫庭24所,西面二门,南曰延秋门,北曰元武门。

  ③卓:立也; 金轮:车轮。

  赏析:

  作品赏析

  评解: 又是落花满庭,夕阳斜照的时候了。而心上人却一去不归。远情深恨,向谁诉说!回想起来,不觉愁思百结,令人销魂。全词写得孤寂冷落。词中含蓄委婉地表露了离别相思之情。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纪初别,泪痕界粉,起句便从对面着笔,则“日斜人散”,销魂者不独一人也。全词情殷语婉,六朝之余韵也。作者《谒金门》词,结句云“早是相思肠欲断,忍教频梦见”,情致与此相似。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日斜人散,对此者谁不销魂?

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2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无限恨,倚阑干。

  【作者】:

  李璟(916-961),字伯玉,徐州人,南唐烈祖李昇的长子公元943年嗣位称帝,年号保大,后因受到后周威胁,削去帝号,改称国主,史称南唐中主,庙号元宗。好读书,多才艺。“时时作为歌诗,皆出入风骚”,具有较高的文学艺术修养。经常与其宠臣如韩熙载、冯延已等饮宴赋诗,于是适用于歌筵舞榭的词,便在南唐获得了发展的机会。他的词,感情真挚,风格清新,语言不事雕琢,对南唐词坛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存词五首,其中《南唐二主词》收四首,《草堂诗余》收一首。

  【注释】:

  菡萏:荷花的别名。

  韶光:美好的时光。

  梦回:梦醒。鸡塞:即鸡鹿塞,汉时边塞名,故址在今内蒙古。这里泛指边塞。

  吹彻:吹到最后一曲。彻,大曲中的最后一遍。

  【赏析】:

  这首词,写一个女子的悲秋念远之情,充满了感伤和哀怨,从而反映了封建时代夫妻远离给妇女带来的痛苦。全词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前写悲秋,后写念远。构思新颖,自然贴切。体现了南唐词坛清新自然、不事雕琢的特色。

  王国维《人间词话》:大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不仅十分贴切地描绘了深秋的景色,也含蓄地表达出人物的心情,具有情景相生的艺术效果。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荆公尝问山谷曰:“江南词何者最好?”山谷以“一江春水向东流”为对。荆公曰:未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为妙。

  冯延已对中主语,极推重“小楼”七字,谓胜于己作。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南唐中宗《出花子》云:“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沉之至,郁之至,凄然欲绝。后主虽善言情,辛不能出其右之。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选声配色,恰是词语。

  黄蓼园《蓼园词选》:按“细雨梦回”二句,意兴清幽,自系名句。结尾“倚阑干”三字,亦有说不尽之意。

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3

  [宋]苏轼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使君元是此中人。

  注释:

  ①莎:莎草,多长于原野沙地。

  ②耦耕:两人并耜而耕。这里指归隐务农。

  ③薰:形容花草香气浓烈。

  作品赏析:

  此词是作者徐州谢雨词的最后一首,写词人巡视归来时的感想。词中表现了词人热爱农村,关心民生,与老百姓休戚与共的作风。作为以乡村生活为题材的作品,这首词之风朴实,格调清新,完全突破了“词为艳科”的藩篱,为有宋一代词风的变化和乡村词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上片首二句“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不仅写出“草”之“软”、“沙”之“轻”,而且写出作者这种清新宜人的环境之中舒适轻松的`感受。久旱逢雨,如沐甘霖,经雨之后的道上,“软草平莎”,油绿水灵,格外清新;路面上,一层薄沙,经雨之后,净而无尘,纵马驰骋,自是十分惬意。触此美景,作者情动于衷,遂脱口而出:“何时收拾耦耕身?”“耦耕”,指二人并耜而耕,典出《论语·微子》:“长沮、桀溺耦而耕。”长沮、桀溺是春秋末年的两个隐者。二人因见世道衰微,遂隐居不仕。此处“收拾耦耕身”,不仅表现出苏轼对农村田园生活的热爱,同时也是他政治上不得意的情况下,仕途坎坷、思想矛盾的一种反映。

  下片“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二句,承上接转,将意境宕开,从道上写到田野里的蓬勃景象。春日的照耀之下,桑麻欣欣向荣,闪烁着诱人的绿光;一阵暖风,挟带着蒿艾的薰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肺。这两句对仗工整,且妙用点染之法。上写日照桑麻之景,先用画笔一“点”:“光似泼”则用大笔涂抹,尽力渲染,将春日雨过天晴后田野中的蓬勃景象渲染得淋漓尽致;下句亦用点染之法,先点明“风来蒿艾”之景,再渲染其香气“如薰”。“光似泼”用实笔,“气如薰”用虚写。虚实相间,有色有香,并生妙趣。“使君元是此中人”给句,画龙点睛,为升华之笔。它既道出了作者“收拾耦耕身”的思想本源,又将作者对农村田园生活的热爱之情更进一步深化。作者身为“使君”,却能不忘他“元是此中人”,且乐于如此,确实难能可贵。

  这首词结构既不同于前四首,也与一般同类词的结构不同。前四首《浣溪沙》词全是写景叙事,并不直接抒情、议论,而是于字行之间蕴蓄着作者的喜悦之情。这首用写景和抒情互相错综层递的形式来写。

  上片首二句写作者于道中所见之景,接着触景生情,自然逗出他希冀归耕田园的愿望;下片首二句写作者所见田园之景,又自然触景生情,照应“何时收拾耦耕身”而想到自己“元是此中人”。这样写,不仅使全词情景交融,浑然一体,而且使词情逐层深化升华。特别“软草平莎过雨新”二句、“日暖桑麻光似泼”二句更是出神入化,有含蓄隽永之妙。

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4

  浣溪沙·麻叶层层苘叶光

  麻叶层层苘叶光,谁家煮茧一村香。隔篱娇语络丝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捣麨软饥肠。问言豆叶几时黄。

  注释

  ①.络丝娘:缫丝女。

  ②.垂白:须发将白的老翁。杖藜:拄拐杖。

  ③.捋青:摘取将熟的麦子。捣麨:将麦子炒干后捣成粉末。软饥肠:充饥。

  赏析/鉴赏

  这首词以浅显生动的语言,逼真地摹写了农村夏景,而且抓住景物特征加以描绘,词尽其妙,非常具有特色。这首词描写的是徐州城东乡村夏日的风光。因而,它写苘麻等农作物,写蚕妇、老叟等农家人,写煮茧缫丝、捋取新麦等农家事,无不扣住了彼时彼地的特点。词中虽未用“夏”字直接点明时令,却借助写苘麻、收麦等间接交代时值夏日。试想,倘若不在夏季,那须发将白的老叟会摘取新麦吗?倘若不在白日,而在黑夜,那“麻叶层层苘叶光”,那老叟扶着拐杖“抬醉眼”的神态,能显得如此清晰吗?

  这首词不仅惟妙惟肖地摹写农村夏景,而且以巧笔写人。描写其音容笑貌,勾勒其劳作情景,或反映其生活境遇,或刻画其心理状态。苏词写人一目了然。上片以一特写镜头写蚕妇,下片也以一特写镜头写老叟。写蚕妇,仅“隔篱”一句,便使蚕妇煮茧缫丝时娇语谈笑的情态跃然纸上。写老叟,既传神地刻画了其老态龙钟、醉眼朦胧的肖像:“垂白杖藜抬醉眼”,也逼真地描写了他贫困的生活境遇及其盼望秋熟的心境:“捋青捣麨软饥肠,问言豆叶几时黄?”

  这首词以视觉、听觉、嗅觉等方面的感受来描绘乡村夏景。苏词上片的“麻叶”句,诉诸视觉;“谁家”句,诉诸嗅觉;“隔篱”句,诉诸听觉。下片3句也诉诸视觉、听觉等。这样,便使词中蚕妇、老叟等人物形象呼之欲出,具有浮雕感;使苘麻等景物及村民劳作、生活的情景历历在目,逼真可感。

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5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己深,

  重帘未卷影沈沈,

  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山催薄暮,

  细风吹雨弄轻阴,

  梨花欲谢恐难禁。

  【作者】:

  李清照(1084-1155?)号易安居士,齐州章丘(今属山东济南)人,以词著称,有较高的艺术造诣。

  父李格非为当时著名学者,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早期生活优裕,与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流寓南方,明诚病死,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有的也流露出对中原的怀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并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

  【注释】:

  闲窗:原作“间窗”盖“闲”之误。带护阑的窗子。闲,阑也。闲窗,一般用作幽闲之意。

  沉沉:指闺房幽暗,影子浓重。

  理瑶琴:理,调理定调,一般指代弹琴。瑶琴:玉为饰,美的琴。

  远岫:远山。

  薄暮:傍晚,黄昏。

  细风:微风。

  轻阴:暗淡的轻去。

  【赏析】:

  此词当属李清照前其作品。作者用情景交融的艺术手法,含蓄蕴藉的笔致,写出女主人伤春怀人的悒怅情怀。伤春、怀人,相辅相承。“崔”、“弄”两词琢炼得妙。“弄”字写出一幅风雨戏云,阴云飘卷的动画面,表现了女主人孜然独处的凄寂心境。

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6

  [宋]李清照

  小院闲窗春已深,

  重帘未卷影沉沉。

  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云催薄暮,

  细风吹雨弄轻阴。

  梨花欲谢恐难禁。

  注释:

  【1】浣溪沙:唐教坊曲名,因春秋时期人西施浣纱于若耶溪而得名,后用作词牌名,又名“浣溪纱”“小庭花”等。

  【2】闲窗:原作“间窗”盖“闲”之误。雕花和护栏的窗子。闲,阑也。闲窗,一般用作幽闲之意。“色”字有些版本作“已”字。

  【3】重帘:一层又一层的帘子。

  【4】沉沉:指闺房幽暗,影子浓重,意指深邃。

  【5】理:拨弄。

  【6】瑶琴:琴的美称,泛指古琴。瑶,美玉,这里并非实指以美玉装饰的琴,乃是一作修辞方法,意在追求字面上的华丽。

  【7】远岫(xiù):远山。岫,山峰。远岫出云,源于陶渊明《归去来辞》:“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云,《乐府雅词》等作“山”。

  【8】薄暮:日将落曰薄暮,意指傍晚、黄昏。

  【9】弄轻阴:作弄阴天。

  【10】“梨花”句:意谓梨花盛开之日正春色浓郁之时,而它的凋落使人为之格外伤感,甚至难以禁受。

  【11】难禁:难以阻止。

  作品赏析:

  此词主要是抒发闺怨,但通篇大多是景语,极少情语。词人惆怅的感情,无聊的意绪,大都浸透在周围的景物上,通过从室内到室外的景物描写,逐次展示女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起句中的“小院”点明词中女主人公所在之地。这小院荫蔽在春色已深、绿树繁花中,天快黑了,楼上窗子一直闲掩着。庭院中未见人来往,窗棂间没有燕穿帘,显得寥廓落漠,真可谓深闺似海。

  第二句写少女身处这深院之中,感到孤零岑寂、凄苦难言,一任帘幕低垂;因是重帘,室内光线暗淡。沉沉,是形容室内深邃。这里“影沉沉”不是说夕阳投影拉得很长很长,而是说室内阴暗,更觉黑黝黝的。

  这两句中的“小院闲窗”和“重帘未卷”,一是从外面看出的实景,一是就内面见到的现状,并非两处,只是一个地方的互文。通过环境描绘,女主人公因春意阑珊、幽闺深邃而产生的孤寂和愁苦统统突现了出来。

  上片到了歇拍一句,方始推出人物。在这枯寂愁闷时,少女将是怎样破岑寂、遣愁怀的呢?她信步走向楼前,凭楼远眺,希望在开阔的自然景象中寻求一些慰藉。然而却只见白云催暮,风雨弄阴;天色转暗,夜暮将临,几乎同自己的阴沉郁闷的心情一样,反而增添苦恼,烦闷起来。她开始站在那里发愣,接着坐下来弹起琴来:“倚楼无语理瑶琴。”这句就是与她无可奈何时希图摆脱心情苦恼、烦躁不堪的一种下意识动作。事实上词中女主人并非有意练琴,只不过是借以破除孤寂,诉说愁怀。所以不像毛熙震《后庭花·莺啼燕语芳菲节》中的少女“倚阑无语摇轻扇”那样轻松明快,自不及冯延巳(一作欧阳修)《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中的女友“泪眼倚楼频独语”那样凄楚。尽管这样,但她的闲愁郁闷终于没有被琴声驱走,精神枷锁,无法解脱。“倚楼无语”形象地写出了那由愁苦郁积进而陷于神魂无措的精神状态。“无语”二字更深切地表达了她的苦涩难言的心情。

  过片两个对句,与前段结语紧密联系,是她在楼前所见的实景,从正面揭示愁思之由:“远岫出云催薄暮”为远景。这句是说地面水气,入夜遇冷而成云雾,笼罩峰峦,白天经太阳蒸发,逐渐消散,峰峦再现。而山穴中云气,日照困难,要到日将落时才冉冉升起。陶渊明《归去来辞》云:“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就是写傍晚景象,故云“催薄暮”。薄暮,日将落时之谓。“细风吹雨弄轻阴”为近景,是说傍晚时分,天色渐暗,暮霭沉沉,而微风吹拂,雨花飞溅,好似与轻阴相戏弄,故云“弄轻阴”。

  前句中着一“催”字,加速了夜暮降临;后句中用一“弄”字,使轻阴转浓,融成一片,天色变黑。既生动,又形象,无异于在愁人心上加盖了一层厚厚的阴影,愁怀难遣,自不待言。

  结句“梨花欲谢恐难禁”是承“春色深”而来,按节候与“梨花落后清明”(晏殊《破阵子·春景》中语)相合。因此以“梨花欲谢”总括环境和景色,以“恐难禁”概述落漠和愁苦。词中女主人愁思之由,至此道出。出于它,才将细微的景物与幽渺的感情极为巧妙而和谐地结合起来,使由惜春引起难以捕捉的、抽象的愁思就成了可以接触的具体形象。

【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相关文章:

1.《浣溪沙》原文、注释及赏析

2.浣溪沙原文及注释

3.浣溪沙·桂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4.浣溪沙的注释及赏析

5.《浣溪沙》原文及赏析

6.浣溪沙原文及赏析

7.浣溪沙原文、注释

8.浣溪沙晏殊原文及注释

上一篇:浣溪沙·琴川慧日寺蜡梅原文及赏析 下一篇: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原文翻译及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