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

2021-07-22 杜甫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1

  [唐]杜甫

  威弧不能弦,自尔无宁岁。川谷血横流,豺狼沸相噬。

  天子从北来,长驱振凋敝。顿兵岐梁下,却跨沙漠裔。

  二京陷未收,四极我得制。萧索汉水清,缅通淮湖税。

  使者纷星散,王纲尚旒缀。南伯从事贤,君行立谈际。

  生知七曜历,手画三军势。冰雪净聪明,雷霆走精锐。

  幕府辍谏官,朝廷无此例。至尊方旰食,仗尔布嘉惠。

  补阙暮征入,柱史晨征憩。正当艰难时,实藉长久计。

  回风吹独树,白日照执袂。恸哭苍烟根,山门万重闭。

  居人莽牢落,游子方迢递。裴回悲生离,局促老一世。

  陶唐歌遗民,后汉更列帝。恨无匡复姿,聊欲从此逝。

  作品赏析:

  此是至德二载,初赴行在时作。肃宗在凤翔,两京未恢复,故有顿兵岐梁、二京未收之句,公尚未拜拾遗,故云:“我无匡复资。”《唐书》:汉中郡,属山南道,本梁州汉川郡。天宝元年改汉中郡,兴元元年升为兴元府。

  威弧不能弦①,自尔无宁岁②。川谷血横流③,豺狼沸相噬④。

  (首叹天宝致乱之由。明皇不能早除禄山,以致祸乱连年,故云:“威弧不能弦,自尔无宁岁”。)

  ①《易》:“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扬雄《河东赋》:“彏天狼之威弧。”【钱笺】《天官书》:西宫七宿觜星,东有大星曰狼,狼下四星曰弧,弧属矢,拟射于狼,弧不直狼,则盗贼起,所谓不能弦也,下故有“豺狼沸相噬”之句。②《国语》:“自子之行,晋无宁岁。”③《法言》:“原野厌人之肉,川谷流人之血。”《孟子》:“洪水横流。”④后汉张纲曰:“豺狼当道。”

  天子从北来,长驱振调敝①。顿兵歧梁下②,却跨沙漠裔③。二京陷未收④。四极我得制⑤。萧索汉水清⑥,缅通淮湖税⑦。

  (此言肃宗兴复之势。灵武在凤翔之北,故曰北来。岐、梁二山,在凤翔境内,王师在焉。沙漠裔,回绝方许助兵也。四极制,四方犹奉唐朔也。汉水连接淮湖,当时贡赋,得以不绝矣。二句切汉中)

  ①陈琳书:“长驱山河,朝至暮捷。”《汉书·酷吏传》“吏民益凋敝。”②诸葛武侯《遣陈震往吴论》:“顿兵相持。”杜笃《论都赋》:“衍陈于岐梁。”③李陵诗:“经万里兮度沙漠。”中国之有外夷,犹衣之有裔也。④《晋书·儒林传》:二京继踵以沦胥。⑤《尔雅》:“东至于泰远,西至于邠国,南至于濮鈆,北至于祝栗,谓之四极。”《汉·礼乐志》:“四极爰辏。”师古曰:“四方极远之处也。”③阮籍诗:“萧索人所悲。”《汉书注》:“索,尽也。”汉水在汉中。⑦缅,远也。《西都赋》:“东郊则有通沟大漕,溃渭洞河,泛舟山东,控引淮胡。”《通鉴》:至德元载十月,第五琦请以江淮租庸,市轻货,泝江汉而上,至洋州,令汉中王璃陆运至扶风以助军,上从之。

  使者纷星散①,王纲尚旒缀②。南伯从事贤③,君行立谈际④。坐知七曜历⑤,手画三军势⑥。冰雪净聪明⑦,雷霆走精锐⑧。

  (此言侍御才堪经世。使者星散、经营边事也。王纲旒缀,人心系属也。南伯,指汉中王瑀。从事,指府中幕僚。立谈,起下四句。聪明,承七曜。精锐,承三军。此称其智勇过人。《杜臆》:冰雪雷霆一联,篇中警语,言明而且断,方能济世也。)①古诗:“星使日夜驰。”《春秋运斗枢》:“璇玑星散。”②曹冏《六代论》:“王纲弛而复张。”《诗》:“为下国缀旒。”注:“缀,结也。旒,旗之垂者,言天子为诸侯所系属,如旗之旒,为硫所缀也。”《公羊传》:“君若缀旒然。”刘垠《劝进书》:“国家之危,有若缀旒。”③《通鉴》:至德元载七月,玄宗以陇西公瑀为汉中王、梁少都督、山南西道采访防御使。④《史记》:虞卿立谈而取卿相。⑤《唐·艺文志》:吴伯善《陈七曜历》五卷。《何承天集》有《既往七曜历》,每记其得失。《通志》:日、月、岁星、荧惑、填星、太白、辰星也。《北史》:刘焯博学洽闻,如《九章算术》、《周髀七曜书》,莫不覆其本根,穷其秘要。⑥《李德林集》:“口授兵书,手画行阵。”《汉书》:张干秋击乌桓还,霍光问战斗方略、山川形势,千秋口对兵事,画地成图,无所忘失。⑦江总诗,“净心抱冰雪。”⑧《左传》:“畏之如雷霆。”晋刘弘表:“奋扬雷霆,折冲万里。”《通鉴》。刘牢之为参军,领精锐为前锋。

  幕府辍谏官,朝廷无此例。至尊方吁食①,仗尔布嘉惠②。补阙暮征入③,柱史晨征憩④。正当艰难时⑤,实藉长久计。

  (此言朝廷倚侍御以为重。谏官作判,此乃破例用人,正以边防警急,故暮入晨征耳。有久长计,则可以布嘉惠矣。)

  ①《左传》:伍奢曰:“楚君大夫其吁食乎。”注:“吁,晏也。”②贾谊赋,“恭承嘉惠兮。”③【张綖注】补阙,谏官也。萧望之愿在朝补阙。④鹤曰:御史在殿柱之间,亦谓之柱下中,秦改为侍御史。张苍自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即其任也。《通典》:侍御史于周为柱下史,一名柱后史。征憩,征行不遑少憩也。⑤《诗》,“天步艰难。”

  回风吹独树①,白日照执袂。恸哭苍烟根,山门万重闭②。居人莽牢落③,游子方迢递④。徘徊悲生离⑤,局促老一世⑥。

  (此叙送别情景。独树,比居者。执袂,送行者。苍烟暮凝,山门夕闭,说得临别凄凉。居人,公自谓。游子,指侍御。生离,顶游子。局促,顶居人。)

  ①古诗:“回风动地。”何逊诗:“天边看独树。”②隋萧子隆诗:“山门一已绝。”③《诗》:“巷无居人。”《上林赋》:“牢落陆离。”牢落,寥落也。④魏文帝诗:“游子恋所生。”何逊诗:“迢递封畿外。”⑤前汉《天马歌》:“神裴回,若流放。”此徘徊所出。吴迈远诗:“生离不可闻。”⑥《前汉·灌夫传》:“今日廷论,局促效辕下驹。”刘桢诗:“天地无期竟,民生甚局促。”

  陶唐歌遗民①,后汉更列帝②。我无匡复资③,聊欲从此逝④。

  (未以自叙作结。唐柞中兴,故比之后汉列帝。公未授官,故自言遗民欲逝。此章首尾各四句,中四段各八句。)

  ①《左传》:季札请观周乐,为之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②后汉自光武以下凡十二帝。③殷仲文表:“匡复社稷,大弘善类。”④《汉书》:高帝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阮籍诗:“吾将从此逝。”逝,谓隐去也。胡夏客曰:公《送樊侍御》、《送从弟亚》、《送韦评事》三诗,感慨悲壮,使人懦气亦奋,宜其躬遇中兴,此声音之通乎时命者也。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2

  [唐]杜甫

  改席台能迥,留门月复光。云行遗暑湿,山谷进风凉。

  老去一杯足,谁怜屡舞长。何须把官烛,似恼鬓毛苍。

  作品赏析:

  此与上章同时之作,初宴南楼,后移台上也。

  改席台能迥①,留门月复光②。云霄遗暑湿,山谷进风凉。老去一杯足,谁怜屡舞长③。何须把官烛④,似恼鬓毛苍。

  (此台上夜饮而作也。上四风月之佳,下四衰老之感。近云纳风,台上高旷也。酒杯乐舞,席间供设也。把烛句,又与月光相应,此只随意说来,而脉理清析如此。

  ①谢脁诗:“台迥月难中。”②萧琮诗:“重门月已映。”即所谓“留门月复光”也。旧云留住城门者,非是。主将燕客不待留门,且言留城门而月复光,岂有此句法乎。③薛道衡诗:“陶然寄一杯。”老去二句,即所谓“老畏歌声继,愁随舞曲长”也。《诗》:“屡舞傞傞。”④谢承《后汉书》:巴祗为扬州刺史,与客坐阁下,不燃官烛。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3

  [唐]杜甫

  细泉兼轻冰,沮洳栈道湿。

  不辞辛苦行,迫此短景急。

  石门雪云隘,古镇峰峦集。

  旌竿暮惨澹,风水白刃涩。

  胡马屯成皋,防虞此何及。

  嗟尔远戍人,山寒夜中泣。

  作品赏析:

  《水经注》:洛溪水,北发洛谷,南径威武戍,又西南与龙门水合。水出西北龙门谷,东流与横水会,又南径龙门戍东。

  【朱注】洛谷,一作骆,在成县西。《一统志》:龙门镇,在巩昌府成县东,后改府城镇。

  细泉兼轻冰①,沮洳栈道湿②。不辞辛苦行③,迫此短景急④。

  (此往龙门之路,言行迟而日促。迫属行程,急属日影。)

  ①庾信诗:“山深足细泉。”②《诗》:“彼汾沮洳。”《传》:“沮洳,水浸处下湿之地。”《元和郡县志》:褒斜道,一名石牛道,张良令烧绝栈道,即此。③曹植诗:“能不怀辛苦。”④庾信诗:“短景负余晖。”《舞鹤赋》:“急景凋年。”

  【吴注】旧引《舞鹤赋》“急景调年”,似将景急二字相连。按庾信诗“短景负余晖”,则短景微读。公诗“岁暮阴阳催短景”,又其较著矣。

  石门云雪隘①,古镇峰峦集。旌竿暮惨澹②,风水白刃涩③。胡马屯成皋④,防虞此何及。嗟尔远戍人⑤,山寒夜中泣。

  (此见龙门景事,而叹戍卒之苦。石门古镇,有险可凭,亦何必屯兵戍守乎?讥之也。此章,上四句,下八句。)

  ①《蜀都赋》:“岨以石门。”注:“在汉中之西,褒中之北,蜀之险隘。”《水经注》:褒水,西北出衙岭山,东南经大石门,历故栈道下,又东南历小石门。②崔湜诗:“霜气下旌竿。”③陶潜诗:“风水互乖违。”《秦国策》:“白刃在前。”④赵曰:成皋,乃巩洛之地。⑤阴铿诗:“远戍唯闻鼓。”《唐书》:乾元二年九月,史思明陷东京及齐、汝、郑、滑四州。黄淳耀曰:时东京为史思明所据。秦成间密迩关辅,故龙门镇兵有石门之守。然旌竿惨淡,白刃钝涩,既无以壮我军容,况此地又与成皋远不相及,而防戍于此,则亦徒劳吾民而已。使之山寒夜泣,亦何为哉。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4

  [唐]杜甫

  东岳云峰起,溶溶满太虚。

  震雷翻幕燕,骤雨落河鱼。

  座对贤人酒,门听长者车。

  相邀愧泥泞,骑马到阶除。

  作品赏析:

  【鹤注】许即任城许主簿。当是开元二十五年至兖州,与许游南池时相先后。今诗云“东岳云峰起”,则是在兖州甚明。鲁訔年谱引公酹文云:“二十九年,在洛之首阳祭远祖。”则至兖在二十九年之前。梁权道编在天宝十三载,非。盖是年公在长安矣。走邀,遣人持诗往邀也。

  东岳云峰起①,溶溶满太虚②。震雷翻幕燕③,骤雨落河鱼④。座对贤人酒⑤,门听长者车⑥。相邀愧泥泞⑦,骑马到阶除⑧。

  (单复注:上四对雨,五六书怀,七八走邀主簿。)

  ①“东岳”二句,即《公羊传》“泰山之云,触石而出,肤寸而合,不崇朝而雨天下”意。《说苑》:泰山,东岳也。谢道韫侍:“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庾肩吾诗:“雨足飞春殿,云峰入夏池。”②《楚辞》:“云溶溶兮雨溟溟。”《内经》:“太虚廖廓。”③《国语》:“震雷出滞。”《左传》:吴公子札聘于上国,宿于戚,闻孙林父击钟,曰:“夫子之在此,犹燕之巢于幕上。”严有翼曰:幕非巢燕之所,此言其至危。潘岳《西征赋》:“危素卵之累壳,甚立燕之幕巢。”丘希范书:“将军鱼游鼎沸之中,燕巢飞幕之上。”盖用此意。邢劭《春宴》诗:“檐喧巢幕燕,池跃戏莲鱼。”谢瞻《九日》诗:“巢幕无留燕,遵渚有来鸿。”却是误用其文。杜诗“震雷翻幕燕”,则仍合本意矣。④《老子》:“骤雨不终日。”《始皇本纪》:“八年,河鱼大上。”注:“谓河水溢,鱼大上平地。”《杜诗博议》:《汝南先贤传》:“葛玄书符着水中,大雨淹注。复书符投雨中,须臾落大鱼数百头。”暗使此事。全大镛注:明万历丁酉,楚墩子湖忽龙起,是日雨如倾,鱼从云中散落百里,家家得鱼。慈水姜氏曰:“骤雨落河鱼”与“细雨鱼儿出”照看自明。雨细则鱼浮而上淰,雨骤则鱼落而潜伏也。⑤《魏略》:“太祖时禁酒,而人窃饮之,故难言酒,以白酒为贤人,清酒为圣人。”⑥《陈平传》:平家负郭窃巷,以席为门,然门外多长者车辙。⑦《吴都赋》:“流汗霡霂,而中逵泥泞。”⑧襄阳儿童诗:“时时能骑马。”《景福殿赋》:“阶除连延。”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5

  [唐]杜甫

  落日在帘钩,溪边春事幽。芳菲缘岸圃,樵爨倚滩舟。

  啅雀争枝坠,飞虫满院游。浊醪谁造汝,一酌散千忧。

  作品赏析:

  此及下章,大抵皆上宝间作,姑依蔡氏附在上元二年之春。黄鹤编在宝应元年,亦无确据。

  落日在帘钩①,溪边春事幽。芳菲缘岸圃②,樵爨倚滩舟③。啅雀争枝坠④,飞虫满院游。浊醪谁造汝,一酌散千愁⑤。

  (此咏春日暮景。春事幽,领起中四。芳菲、樵爨,溪前幽事。啅雀、飞虫,堂前幽事。皆承落日言。

  【赵汸注】首句天然晚景,得句在此,故以命题。《社臆》:公见此幽事,情与景会,不自知其乐之所自,而归功于酒曰:是谁造汝,一酌而千忧俱散乎?然亦由胸无宿物,故能对景忘忧耳。)

  ①庾信诗:“帘钩银蒜条。”②《楚辞》:“芳菲满堂。”庾信诗:“园苑足芳菲。”③《史记》:樵苏后爨。赵曰:樵爨之舟,倚滩而泊。④

  【张远注】北齐张子信,善风角。奚永落与子信坐,鹊鸣庭树,斗而坠,子信曰:“有口舌事,虽敕唤亦不可往。”是夜瑯琊王五使召,辞之,诘朝难作。⑤东方朔曰:“积忧者得酒而解。”谢茂秦曰:五律首句用韵,宜突然而起,如“落日在帘钩”是也。

  赵汸曰:唐诗“斗雀翻檐散,惊蝉出树飞”,宋梅圣俞诗“悬虫低复上,斗雀堕还飞”,俱本此诗。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6

  [唐]杜甫

  春来常早起,幽事颇相关。帖石防隤岸,开林出远山。

  一丘藏曲折,缓步有跻攀。童仆来城市,瓶中得酒还。

  作品赏析:

  依旧次在上元二年。《内经》:早卧早起。

  春来常早起,幽事颇相关。帖石防隤岸①,开林出远山②。一丘藏曲折③缓步有跻攀④。童仆来城市,瓶中得酒还。

  (惟幽事关心,故春常早起。次联,幽事之在外者。三联,幽事之在内者。童仆携酒,可以遂此幽兴矣。吴论:江岸将聵,故贴石以防之。远山蒙翳,故林以出之。)。

  ①隤,下坠也。②隋炀帝诗:“云散远山空。”③一丘,指草堂。班固书:“严子栖迟一丘之中,不易其乐。”张缵启:“至于一丘一壑,自谓出处无辨。”王褒《四子讲德论》:“曲折不失节。”④《战国策》“缓步以当车。”方虚谷曰:杜此等诗,乃晚唐之祖。千锻百炼,似此者极多。尾句别换意,亦晚唐所必然者。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7

  [唐]杜甫

  清秋望不极,迢递起曾阴。

  远水兼天净,孤城隐雾深。

  叶稀风更落,山迥日初沈。

  独鹤归何晚,昏鸦已满林。

  评析

  全诗由望字着笔,因野望而生愁,国破家亡,天涯漂泊;近望吐蕃在川西猖獗;远望安史在河北纵横,加之迟暮多病,报国无门,感慨无限。结句点题并与首句呼应。语言凝练,感情深沉。

  ------------------------------------------

  【鹤注】诗云远水孤城,当是乾元二年在秦州作。阴铿诗:“王城野望通。”

  清秋望不极①,迢递起层阴②。远水兼天净③,孤城隐雾深④。叶稀风更落⑤,山迥日初沉。独鹤归何晚⑥,昏鸦已满林⑦。

  (此边秋野望而作也。通首俱望中所见者。水空天净,一望清旷;城隐雾中,再望迷离;枝枯叶脱,三望萧疏;山高日落,四望沉冥。又见此时日暮鸟还,昏鸦满树,而鹤归何晚耶?孤飞寡侣,良可叹矣。望不极,不能极远也,紧照下句说,非一望无极之谓。诗以迢递层阴作眼,中四皆层阴中所望者。顾注作一明一晦说,甚确。但末二不当仍分明晦,盖日落鸟归而致慨乃羇栖自况之意。【赵汸注】远水孤城,先远后近,叶稀山迥,先近后远。唐汝询曰:杜公下字,善于用虚,如《晚出左掖》篇融湿、去低,此篇兼净、隐深,俱沉细可想。)

  ①殷仲文诗:“独有清秋日,能使高兴尽。”梁武帝诗:“长洲望不极。”②谢瞻诗:“迢递封畿外。”注:“远貌。”《水经注》:“迢递相望。”陆仲诗:“层峦起层阴。”③薛道衡诗:“远水舟如叶。”④杨素诗:“孤城绝四邻。”⑤庾成师诗:“已见秋叶稀。”⑥何逊诗:“独鹤凌空逝。”班婕好《捣素赋》:“哀离鹤之归晚。”⑦何逊诗:“昏鸦接翅飞。”旧以鹤喻君子,鸦喻小人,于诗意不合。

  -----------仇兆鳌《杜诗详注》-----------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8

  [唐]杜甫

  司徒天宝末,北收晋阳甲。胡骑攻吾城,愁寂意不惬。

  人安若泰山,蓟北断右胁。朔方气乃苏,黎首见帝业。

  二宫泣西郊,九庙起颓压。未散河阳卒,思明伪臣妾。

  复自碣石来,火焚乾坤猎。高视笑禄山,公又大献捷。

  异王册崇勋,小敌信所怯。拥兵镇河汴,千里初妥帖。

  青蝇纷营营,风雨秋一叶。内省未入朝,死泪终映睫。

  大屋去高栋,长城扫遗堞。平生白羽扇,零落蛟龙匣。

  雅望与英姿,恻怆槐里接。三军晦光彩,烈士痛稠叠。

  直笔在史臣,将来洗箱箧。吾思哭孤冢,南纪阻归楫。

  扶颠永萧条,未济失利涉。疲苶竟何人,洒涕巴东峡。

  作品赏析:

  【卢注】哀司徒者,哀其匡复大功,受谤未明而没也。《唐书》:光弼,营州人。【朱注】司徒已封王,赠太保。止称司徒者,其功名著于司徒时,盖从时人所称耳。

  司徒天宝末,北收晋阳甲①。胡骑攻吾城,愁寂意不惬。人安若泰山②,蓟北断右胁③。朔方气乃苏,黎首见帝业④。

  (首记守太原之事。当时安史称乱,禄山从河北而向潼关,思明从山右以瞰秦陇。自光弼西扼贼冲,故朔方无虞,而肃宗得起业灵武。此至德元年事也。城,指太原。意不惬,贼失意也。)

  ①《旧唐书》:太原,汉晋阳县,天授元年置北都,兼都督府。《公羊传》:晋赵鞅,取晋阳之甲以逐荀寅,君侧之恶人也。②《枚乘传》:“安于太山,易于反掌。”③《国语》:断赵之右臂。《西域传》:开玉门关,通西域,以断匈奴右臂。【朱注】太原在幽蓟之西,故曰右胁。④《旧书》:郭子仪为朔方节度,荐光弼为云中太守,充河东节度副使。潼关失守,授户部尚书,兼太原尹、北京留守。至德二年,史思明等四伪帅率众十余万攻太原,拒守五十余日,伺其怠,出击,大破之,斩首七万余级。加校检司徒,寻迁司空。《汉·高帝纪》:五年而成帝业。

  二宫泣西郊①,九庙起颓压②。未散河阳卒,思明伪臣妾。复自碣石来,火焚乾坤猎③。高视笑禄山④,公又大献捷⑤。

  (次记破思明之功。两京克复,思明伪降,既而贼势复炽,公又献俘奏捷,此至德二年事也。二宫泣,玄、肃还京。河阳卒,子仪旧营。碣石来,思明再叛。乾坤猎,如纵火大猎。笑禄山,思明自矜其勇。)

  ①沈约《安陆昭王碑》:“二宫升降,令绩斯俟。”西郊,自蜀至京之郊。②周制:后稷为太祖,庙百世不迁,左为文世室,右为武世室,居三昭三穆之上,共为九庙。《史记》:勾践身称为臣,妻称为妾。③《诗·叔于田》章:“叔在薮,火烈具举。”前汉长沙定王以猎纵火坐罪。此火猎所自出也。④《卢思道集》:“抵掌扬眉,高视阔步。”⑤《左传》:“凡诸侯有四夷之事,则献捷于王。”又:“击之必大捷焉。”《唐书》:思明来援庆绪,光弼拒战尤力。思明即伪位,纵兵河南,光弼代子仪为朔方节度、天下兵马副元帅,与思明战中潭西,大破之。又收怀州,擒安太清,献俘太庙。

  异王册崇勋①,小敌信所怯②。拥兵镇汴河③,千里初妥贴④。青蝇纷营营⑤,风雨秋一叶。内省未入朝,死泪终映睫⑥。

  (此伤其封王未久,忧谗以卒也。光弼出镇临淮,在肃宗之末;其封临淮郡王,在代宗初年,越二岁,而竟忧愤陨身矣。怯小敌,虽指北邙之败,亦见其勇于大敌也。青蝇,指中官之谗。秋一叶,李薨在七月也。当日畏祸,不敢入朝,内省惭恨,故临死而泪犹在睫。)

  ①《汉书》赞:功臣异姓而王者八国。《旧书》:宝应元年五月,光弼进封临淮郡王。杜笃诔吴汉:“勋业既崇。”②《光武纪》:刘将军生平见小敌怯,今见大敌勇,甚可怪也。③《通鉴》:上元二年五月,复以光弼为河南副元帅,统八道行营节度,出镇临淮。④王逸《楚辞序》:“事不妥贴。”张逊《上隋文帝表》:“幅员暂宁,千里妥贴。”⑤《诗》:“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⑥唐书》:北邙之败,鱼朝恩羞其策谬,深忌光弼,程元振尤嫉之。及来瑱为元振谗死,光弼愈恐。吐蕃寇京师,代宗诏入援,光弼畏祸,迁延不敢行。广德二年七月,薨于徐州,年五十七,赠太保,谥武穆。【朱注】《谭宾录》:光弼惧朝恩之害,不敢入朝。田神功等不受其制,愧耻成疾,薨。《淮南子》:“一叶落而知秋。”王浚表:“内省渐惧。”张率诗,“独向长夜泪承睫。”桓谭《新论》:孟尝君喟然叹息,泪下承睫。

  大屋去高栋①,长城扫遗堞②。平生白羽扇③,零落蛟龙匣④。雅望与英姿⑤,凄怆槐里接⑥。三军晦光彩⑦,烈士痛稠叠⑧。

  (此志其身殁之后,人心追悼也。去栋扫堞,朝无倚毗。槐里相接,死犹近君。烈士增痛,同怀忠愤也。初,光弼至河阳,壁垒旌旗,精彩皆变,今则光彩已晦矣。当时朔方军士,乐郭之宽,畏李之严,今则稠叠悲痛矣。此皆实事也。)

  ①去高栋,即梁木其坏意。《史记·孟轲传》:高门大屋。朱超诗:“高栋响行雷。”②《宋书》:檀道济被收,脱帻投地曰:“坏汝万里长城。”沈佺期诗:“遗堞尚云屯,堞城上箭垛。”③裴启《语林》:诸葛武侯以白羽扇指麾三军。《杜臆》:羽扇零落,惜不尽其用也。④《西京杂记》,汉帝及诸王送死,皆珠襦玉匣,匣形为铠甲,连以金缕,皆镂为蛟龙、鸷凤,龟麟之象,世谓蛟龙玉匣。【朱注】《霍光传》:赐壁珠玑玉衣,梓宫。则人巨亦可称蛟龙匣也。⑤《世说》:崔琰代操见匈奴使。曰,“魏主何如?”使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乃英雄也。”《后汉·二十八将论》:“英姿茂绩,委而不用。”⑥曹植诗,“凄怆内伤心。”《长安志》:槐里故城,即犬戎城,在兴平县东南一十里。【钱笺】《神道碑》:窆公于富平县先茔之东,铭曰:渭水川上,檀山路旁。檀山,在县西北四十里,本非槐里,昔汉武帝葬槐里之茂陵。卫青、霍去病墓,去茂陵不三里。光弼葬在冯翊,犹卫霍之接近槐里,故曰“恻怆槐里接”。朱注云:《旧书》本传:光弼葬于三原,诏百官袒送延平门外。碑又云:窆于富平县考三原,与富平接壤,在京师东北。槐里,则《汉志》属右扶风,非光弼葬地也。《唐书》:高祖献陵在三原,中宗定陵在富平,故以槐里比之。旧注直云光弼葬槐里,则失实矣。⑦《西京杂记》:开匣拔鞘,光彩射人。曹植诗:“光彩晔若神。”⑧曹操乐府:“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直笔在史臣①,将来洗筐箧②。吾思哭孤冢,南纪阻归楫。扶颠永萧条③,未济失利涉④。疲茶竟何人⑤?洒泪巴东峡⑥。

  (末为司徒表心,而深致哀思也。李公扶帝业,奏大捷,此功烈之昭著天壤者。若其死泪承睫,而烈士痛心,将来直笔史臣必能为之洗雪。特恨身滞峡中,不能临冢悲哭,为可叹耳。此章五段,各八句分截。)

  ①《晋纪·总论》:长虞数直笔而不能纠。庾信诗:“唯当一史臣。”②《史记·甘茂传》:文侯示之谤书一箧。《杜臆》:筐箧,似用乐羊谤书盈箧事。《贾谊传》:“俗吏所务,在于刀笔筐箧。”③汉章帝《赐东平王书》:可以持危扶颠。④《易》:“故受之以未济终焉。”又:“利涉大川。”⑤《庄子》:“茶然疲役而不知所归。”⑥曹植诗:“洒泪满祎抱。”刘克庄曰:此诗“平生白羽扇,零落蛟龙匣”,语极悲壮。又云:“青蝇纷营营,风雨秋一叶。内省未入朝,死泪终映睫。”其形容临淮忧谗畏议,不敢入朝之意,独见分晓。今按:当时李、郭,功存社稷,而被谗中官。子仪闻命即赴,不顾其身,终以至诚感物;光弼怵于祸患,畏缩不行,竞至悔恨而亡。诗云“直笔在史臣”,此微显阐幽,欲为纯臣表心也,一语有关大节。《唐书》本传:史官力为暴白。皆公诗有以发之矣。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9

  [唐]杜甫

  楩楠枯峥嵘,乡党皆莫记。不知几百岁,惨惨无生意。

  上枝摩皇天,下根蟠厚地。巨围雷霆坼,万孔虫蚁萃。

  冻雨落流胶,冲风夺佳气。白鹄遂不来,天鸡为愁思。

  犹含栋梁具,无复霄汉志。良工古昔少,识者出涕泪。

  种榆水中央,成长何容易。截承金露盘,袅袅不自畏。

  作品赏析:

  楩柟枯峥嵘①,乡党皆莫记。不知几百岁,惨惨无生意②。

  (枯柟、伤大材之见弃也。首叙老于孤立。)

  ①《蜀都赋》:“楩楠幽蔼于谷底。”《子虚赋》:“刻削峥嵘。”②陶潜诗:“惨惨寒日”

  上枝摩苍天①,下根蟠厚地。巨围雷霆拆,万孔虫蚁萃。冻雨落流胶②冲风夺佳气③。白鹄遂不来④,天鸡为愁思⑤。

  (此言其憔悴失所。枝根虽具,(,)生意久亡,故造物日侵,而虫鸟见伤。)

  ①魏文帝诗:“修于摩苍天。”②《楚辞》:“使冻雨兮洒尘。”《尔雅注》:“江东呼夏月暴雨为冻雨。”庾信诗:“枯枫乍落胶。”

  【朱注】流胶,树中胶液流出也。③《楚辞》:“冲风起兮水扬波。”注:“冲风,隧风也。”宋江夏王锋《修柏赋》:“冲风不能摧其枝。”④吴迈远诗:“可怜双白鹄。”⑤谢灵运诗:“天鸡弄和风。”《尔雅》:“翰,一名天鸡,赤羽之鸟也。”注:《逸周书》:“文翰,若彩鸡,成王时蜀人献之。”按《汲冢周书·王会篇》云:“蜀人以文鶾。”文鶾者,若翬雉。

  犹含栋梁具①,无复霄汉志②。良工古昔少③,识者出涕泪④。种榆水中央⑤,成长何容易。截承金露盘⑥,袅袅不自畏。

  (未用比喻作结,慨用舍之失宜。栋梁,伤大才莫用。种榆,比力小任重。此章,首段四句,下两段各八句。)

  ①《王命论》:“楶棁之材,不荷栋梁之任。”②仲长统《乐志论》:“可以凌霄汉,出宇宙之外矣。”③《东都赋》:“眇古昔而论功。”④蔡琰《笳曲》:“涕泪交垂。”⑤《诗》:“东门之枌。”毛氏注:“枌,白榆也。”《尔雅释》:“榆之皮色白者,名枌。”《齐民要术》:“榆性软弱,久无不曲例,非佳好之木。”《诗》:“宛在水中央。”⑥《西都赋》:“抗仙掌以承露,擢双立之金茎。”叶石林曰:此诗“犹含栋梁具,无复霄汉志”,当是为房次律而作。自汉魏以来,诗人用意深远,不失古风,惟此公为然,不特语言之工也。

  黄生曰:《病橘》一章,赋也。《病柏》、《枯柟》二章,比也。三诗皆得汉魏之髓,不在皮毛上论。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10

  巴山遇中使,云自峡城来。盗贼还奔突,乘舆恐未回。

  天寒邵伯树,地阔望仙台。狼狈风尘里,群臣安在哉。

  注释:

  作品赏析:

  【鹤注】此是广德元年十一月公在阆州作。阆居巴子之国,故曰巴山。

  巴山遇中使,云自陕城来①。盗贼还奔突,乘舆恐未回。天寒邵伯树,地阔望仙台②。狼狈风尘里,群臣安在哉③。

  (此章,在巴山而慨朝事也。上四忧在君上,下四责及人臣。盗贼二句,述中使之言。【顾注】甘棠树、望仙台,俱属陕州近境,时天子在陕,故有天寒地阔之感。吐蕃入寇,征兵不应,官吏奔散。曰群臣安在,讥文官不能扈从,武将不能御敌也。

  ①《唐书》:陕州陕县有陕城宫。《水经》:河水又西径陕县故城南。注:昔周召分伯,以此城为东西之别。《括地志》:邵伯庙在洛州寿安县西北五里,有棠在九曲城东阜上。《九域志》:邵伯甘棠树在陕州府署西南隅。②《三辅黄图》:望仙台,汉武帝所建,在华州华阴县。《长安志》:望仙台,在鄠县西三十里。狼狈,注见前。③阮籍诗:“梁王安在哉。”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11

  [唐]杜甫

  名参汉望苑,职述景题舆。

  巫峡将之郡,荆门好附书。

  远行无自苦,内热比何如。

  正是炎天阔,那堪野馆疏。

  黄牛平驾浪,画鹢上凌虚。

  试待盘涡歇,方期解缆初。

  闷能过小径,自为摘嘉蔬。

  渚柳元幽僻,村花不扫除。

  宿阴繁素柰,过雨乱红蕖。

  寂寂夏先晚,泠泠风有馀。

  江清心可莹,竹冷发堪梳。

  直作移巾几,秋帆发弊庐。

  注释:

  作品赏析:

  原注:新除司议郎兼万州别驾,虽尚伏枕,已闻理装。

  黄鹤编在广德二年成都诗内,以后段小径摘蔬证之,良是。《杜臆》:员外,必布之原官。《唐书》:万州南浦郡,属山南东道。

  名参汉望苑①,职述景题舆②。巫峡将之郡,荆门好附书。远行无自苦,内热比何如③。正是炎天阔,那堪野馆疏。黄牛平驾浪④,画鹢上凌虚。试待盘涡歇,方期解缆初⑤。

  (此从李叙起,戒其毋触暑冒险而行。望苑切司议,题舆切别驾,李经巫峡,舆荆门接壤矣。内热,李方伏枕。野馆,李寓之所。驾浪凌虚,言水势可畏,故嘱其从容而解缆。)

  ①《汉书》:戾太子冠,武帝为立博望苑,使通宾客。唐制:司议郎,东宫官属,故用之。②谢承《后汉书》:周景为豫州刺吏,辟陈蕃为别驾,不就。景题别驾舆曰“陈仲举座也”,不更辟。蕃惶恐,起视职。职述,谓能效古人之职。③《庄子》:“我其内热舆。”④郭璞诗:“高浪驾蓬莱。”⑤江淹诗:“解缆候前侣。”

  闷能过小径,自为摘嘉蔬①。渚柳元幽僻,村花不扫除。宿阴繁素奈②,..过雨乱红蕖③。寂寂夏先晚,冷冷风有余④。江清心可莹⑤,竹冷发堪梳。直作移巾几,秋帆发敝庐⑥。

  (此邀李过庐,欲俟秋凉水落而后之官也。花、柳、蕖、奈皆园中品物。晚际迎风,莹心梳发,可苏内热内病矣。移巾几,携装而来。秋帆发,解缆而行。此章两段,各十二句。)

  ①陶潜诗:“愿言酌春酒,摘我园中蔬。”②左思赋:“朱樱春熟,素奈夏成。”③梁简文帝诗:“红蕖间素琐。”④列子云:“御风而行,泠然善也。”⑤左思侍:“聊可莹心神。”⑥《左传》:张趯谓太叔曰:“自子之归也,小人扫除先人敝庐。”黄鹤谓是成都所作。考公诗“小径升堂旧不斜”,又诗“自锄新菜甲,小摘为情亲”,皆属草堂内事。若江陵以后,日在舟中,安得有花柳素柰、红蕖冷竹诸佳胜乎。朱氏从草堂本编入大历四年之夏,盖疑荆门在万州之下,公在成都,无由至此附书。又以“画鹢上凌虚”谓是泝流而上,以至万州。今按:巫峡渐近荆门,故公欲附书到荆,其云驾浪凌虚,不过形容水涨船高,非谓逆流而上也,还依旧编为是。

【杜甫全文及原著赏析】相关文章:

1.柳永全文及原著赏析

2.木皮岭(唐 杜甫)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3.诗经全文注释及原著赏析

4.辛弃疾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5.郊行(宋 王安石)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6.樊二十三寺御赴汉中判官(唐 杜甫)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7.卜算子漫兴宋辛弃疾全文及原著赏析

8.夜雨寄北(唐 李商隐)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上一篇:木皮岭唐 杜甫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 下一篇:樊二十三寺御赴汉中判官唐 杜甫全文注释翻译及原著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