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轻肥》阅读答案及赏析

2019-04-19 白居易

  轻肥

  白居易

  意气骄满路, 鞍马光照尘.

  借问何为者, 人称是内臣.

  朱绂皆大夫, 紫绶或将军.

  夸赴军中宴, 走马去如云.

  樽罍溢九酝, 水陆罗八珍.

  果擘洞庭橘, 脍切天池鳞.

  食饱心自若, 酒酣气益振.

  是岁江南旱, 衢州人食人!

  (脍: 当作鲙)

  【题目解析】

  1、“轻肥”是什么意思(教师陈述:是“轻度肥胖”?“减肥”?还是其他意思)?

  答:轻肥:用《论语·雍也》句:“乘肥马,衣轻裘”之意,骑肥壮的马,穿轻暖的皮衣,喻指豪华生活。

  2、骑肥壮的马,穿轻暖皮衣的人是谁?请从诗中找出。

  答:指内臣,即宦官

  阅读练习二

  1、 这些内臣要去做什么?

  答:这些内臣要去军中赴宴。

  2、 他们赴宴前是怎样的情况?从哪些字词可以看出来。

  分析:先写神态,骄 、照 → 写出了宦官们骄横跋扈之状。后点身份:内臣 → 令人惊异,也令人愤愤不平。揭示原因,皆、或→大权在握,怎能不骄。进一步描绘,夸 → 写出了盛气凌人,耀武扬威之态。如云 → 一大帮人,旁若无人的骄横之态,令人触目惊心。

  答:他们赴宴前骄横跋扈,盛气凌人,耀武扬威,从“骄”、“照”、“夸”、“如云”等字词可以看出来。

  3、 内臣们赴宴时的场面如何?

  分析:铺陈菜单 九酝、 八珍 、 洞庭橘 、天池鳞 豪华奢侈。夸张、渲染气氛:溢、罗、擘、切 大吃大喝。“食饱”二句:呼应首句,由奢到骄 酒酣足食,不可一世。

  答:作者用了铺陈、夸张和渲染来描绘内臣们所赴宴会豪华奢侈,大吃大喝,酒酣足食。

  4、 诗人对此是怎样评价的?

  答:全诗中,诗人没有作一处评价,但那不代表诗中不包含诗人的评价。

  5、 你能读出诗人的评价吗?请用“本诗通过……表达了……”的方式,进行概括。

  答:本诗通过写宦官的骄横之态并与江南天灾作对比,表达了诗人对官场奢侈生活的批判和对人民疾苦的同情。具有强烈的现实批判性。

  6、 杜甫有一句名句,将统治阶级和劳动人民进行了强烈的对比,是哪一句?

  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教师补充,白居易这首诗与杜甫的这句诗可以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7、 由此可见,本诗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答:本诗运用对比手法。诗人不作一句评说,不发一句议论,把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并列写出,让读者悟出应有的结论,这比主观议论更有说服力,有“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教师诱导过程,师:由此可见,本诗最大的特点是什么?生:对比。师:大家认真想想,本诗的对比有什么特点?如果按高考的要求来答这个问题,该怎样回答?刚才讲到诗人在诗中没有直接发表自己的意见,请问这是不是特点?生:哦,是的,本诗对比的特点就是,诗人自己不评说,不议论,并将两种现象并列写出,让读者自己去评论。师:这样回答很好了,但如果是考试,本题是5分的题,这样答该给多少分?3分。怎样才能得满分呢?还应该答出这样对比的好处。这样对比的好处是,比诗人主观议论更有说服力,有“四两拔千斤”的效果)。

  8、 对比阅读:白居易的《轻肥》与《卖碳翁》一样,都是对上层统治阶级罪恶的揭露,

  请分析两诗在语言及表现手法上的异同。

  《卖炭翁》“苦宫市也”: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语言方面:相同的是二诗均是充满了感情,作者以赋体直陈事实;不同的是《轻肥》诗中律句多,对偶句多,而《卖炭翁》间有散句和口语词句。手法方面:相同的是二诗都用赋体,叙述详细,描绘逼真;不同的是《轻肥》全诗采用了对比方法,主题明显但不明说,而且对人物神态描写相当传神。《卖炭翁》开始小序中即提示主题,诗中对卖炭翁有外貌描写,心理描写,还有对比手法,通过炭和绫,这些价值不等的对比,表现了宫市的残酷掠夺。

  【译诗】

  一群神态骄横的人充满在道路上,鞍马之光照亮尘土。请问这是些什么人?有人说是宫中的内臣。用红色丝带系着佩玉的那些人都是大夫,用紫色丝带系着印章的那些人是将军。他们意气洋洋地赶赴军中宴席,骑马飞驰而过,像云团一样离去。精美的酒器中盛满了醇美的酒,桌上罗列着水中、陆上的各种精美食品。用手掰开洞庭橘,切开大海中的鱼。吃饱了饭内心安然自得,喝够了酒神气更加高扬。这一年江南大旱,衢州地区人吃人。

  背景

  此诗为诗人《秦中吟》十首组诗之七,约作于元和三、四年(808、809)。《秦中吟》自序云“贞元、元和之际,予在长安,闻见之间,有足悲者。因直歌其事,命为《秦中吟》”。唐代中叶以后宦官专权越来越严重,而且过着骄奢淫逸、豪华糜烂的生活。他们结成一团,操纵朝政,甚至敢于废立皇帝;另一方面,天下民不聊生,苦难深重,元和三、四年,江南大旱,竟至民间有人人相食的惨状。

  赏析:

  诗题“轻肥”,取自《论语·雍也》中的“乘肥马,衣轻裘”,用以概括豪奢生活。

  开头四句,先写后点,突兀跌宕,绘神绘色。意气之骄,竟可满路,鞍马之光,竟可照尘,这不能不使人惊异。正因为惊异,才发出“何为者”(干什么的)的疑问,从而引出了“是内臣”的回答。内臣者,宦官也。宦官不过是皇帝的家奴,凭什么骄横神气一至于此?原来,宦官这种脚色居然朱绂、紫绶,掌握了政权和军权,怎能不骄?怎能不奢?“夸赴军中宴,走马去如云”两句,与“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前呼后应,互相补充。“走马去如云”,就具体写出了骄与夸。这几句中的“满”、“照”、“皆”、“悉”、“如云”等字,形象鲜明地表现出赴军中宴的内臣不是一两个,而是一大帮。

  “军中宴”的“军”是指保卫皇帝的神策军。此时,神策军由宦官管领。宦官们更是飞扬跋扈,为所欲为。前八句诗,通过宦官们“夸赴军中宴”的场面着重揭露其意气之骄,具有高度的典型概括意义。

  紧接六句,通过内臣们军中宴的场面主要写他们的奢,但也写了骄。写奢的文字,与“鞍马光照尘”一脉相承,而用笔各异。写马,只写它油光水滑,其饲料之精,已意在言外。写内臣,则只写食山珍、饱海味,其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已不言而喻。“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两句,又由奢写到骄。“气益振”遥应首句。赴宴之时,已然“意气骄满路”,如今食饱、酒酣,意气自然益发骄横,不可一世了!

  以上十四句,淋漓尽致地描绘出内臣行乐图,已具有暴露意义。然而诗人的目光并未局限于此。他又“悄焉动容,视通万里”,笔锋骤然一转,当这些“大夫”“将军”酒醉肴饱之时,江南正在发生“人食人”的惨象,从而把诗的思想意义提到新的高度。同样遭遇旱灾,而一乐一悲,却判若天壤。

  这首诗运用了对比的方法,把两种截然相反的社会现象并列在一起,诗人不作任何说明,不发一句议论,而让读者通过鲜明的对比,得出应有的结论。这比直接发议论更能使人接受诗人所要阐明的思想,因而更有说服力。末二句直赋其事,奇峰突起,使全诗顿起波澜,使读者动魄惊心,确是十分精采的一笔!

上一篇:古诗《池上》白居易 下一篇:古诗池上白居易拼音
[白居易]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