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吃

2018-04-27 随笔

  喜欢看到丰富的吃相。陶醉、满足、幸福的表情甚过菜肴本身。那一种五脏六腑庙被安抚得伏贴的表情真是为人身的一种福份。

  人在得到心理满足的表情都像被牛奶或更好温情的东西抚摸过一样。平顺的,毫无纹路的,脸上泼洒过光辉一样的,碰上又会滑落下来的快乐。得到过一种心灵的慰藉的人,说什么就不会有悍戾的表情和粗砺的心。

  所以很喜欢脸上柔和表情的人。不管取自于乐观的心态还是久被折磨过后的豁然开朗。心湖最后归于宁静的人,会以某种让人欣羡的光源辐射在别人身上。但是得你足以有内心的柔和会被别人恰巧的引逗出来。每个人内心都会有一个小小的密钥,只是恰巧幸运的被打开而已。打不开的自然打不开,打开的'也说不清奥秘,能打开的会毫不费力,就像人恰逢人一样。

  被温情恩泽过的人是幸福的人。不管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这种细微的感动体现在任何方面。

  捧着一碗奶白芬芳的鱼汤,有的人恰逢甘露,像捧着圣洁的佛像。有的人却像灵魂被拷打,味同嚼蜡,痛苦不已。有一位坐过数年牢的朋友,从此只能吃土豆、冬瓜过日子了。面对满桌美味,他的胃因数年食几种单调食物而翻搅,再接受不了别的荤食。诸如海鲜、鸡鸭鱼等。不知是自己的惩罚还是上天的旨意。胃与食物不能相安无事,泛起的只是痛苦的回忆和单调的味觉。它的口福提前被终止了,而且莫名其妙。可能是对他不知惜福的惩戒吧。

  同样的一桌菜,不同的组合会吃出不同的氛围来。甚至是冰冷的仇恨来。辜负了主人的热情,望着一动也动不得的菜品,人有一种茫然无助感。不知是对岁月的无奈还是自己无能的焦虑。总之是撼不动了,一桌小小菜肴让人生出些许无奈。如果这一桌冷漠的食客增至整桌人数的一半,这种幻灭感还要真实。人简直是无能加无奈,钱都没有用的感觉。而如果对方吃下去简直是仇恨。怎么能把仇恨吃下去呢?你怎么热情的劝导冷漠的食物吃下去呢?那是一种负担,一种隔膜,一种生之无奈。热情的人也会带得这一餐食不知味,坐立不安。因为生命力生生受到打击,他困惑难道自己只剩下低级感官了吗?沦为一个十足吃货了吗?他不再是一个高尚的人,与其他人相比,吃的欲望是没有精神的人才有的热情。遇到此种没有生之热情的食客,我是敬而远之、不苟认同的。

  同一热情聚向满桌,流动着感动。对健康、对生活,有美好的感觉。那这一桌菜就是阳光的播洒,是幸福的感知。

  千煮豆腐万煮鱼。满溢的是生命的动感,和自然和谐的芳香。从远古流来,从农田聚来,从兴衰聚来,从喜怒哀乐聚来。随着各色人等的各色表情,简直是在欣赏不同的人生故事,领略不同的人生况味,岂是一句话能代替得了?

  农田里自己亲种亲收的菜会让人过得像个人样。自从领略了古老的大中国的种植文明,终于明白萝卜、扁豆、大蒜等等为什么可入药、可食疗了。泥土里的生长充满神奇。地温,时令,大地丝豪不爽,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各得其所。百物百味,从不惧多。味觉得以调动,没有一样重复,人的感官丝丝入扣,从不拒绝原始单纯。生而为人的福份,其实首先是自泥土而来,从大自然中的恩赐来。

  可是误入歧途几十年。才惊觉我吃过几十年的菜竟然都比原装的大,大很多,很淡,淡得分辩不出彼此。再经过神奇大厨们的调味,五味杂陈,不再醇厚。一味加重加鲜,反而让原有的清香失之殆尽。何况从地头到餐桌,已经被菜农弄得菜没有菜味了。它们是衍生品,是替代物,反正是可以下咽的东西,是一颗颗重达二三斤的萝卜,几尺长的汉菜,是尖顶的蕃茄,是水发的小白菜。高科技愈演愈烈,让人目不暇接。

  曾慕名到汪集去渴鸡汤。我心中久仰的土鸡汤。味道只是一股子鲜香味冲鼻而来,似曾相识的感觉。不幸又点了一锅鸭汤,也不幸是一样的鲜香味。两种汤呢,味道是一模一样。肉都像罐头糜烂。汤花里漂着翠绿的葱花。没有比这更相似的菜了。一样的两个小锅仔,一模一样的装扮。我不知这食文化是怎样落魄到要扮演双胞胎的感觉。如果鸡与鸭同味,你会惧怕吗?你会为这种虚假痛心吗?什么是商业化,难道是溟灭人性、把良心卖掉换钱?

  该顽强的时候顽强。该虚幻的时候虚幻。生命力到底是强劲的,谁也阻挡不了吃货们的挺进。

  吃好比是生命的幻化。一切的一切都因我们自身而起,吃进去,化成能量,长成肉身,味同人生。色香味俱全的人生,是我们身在人间的一种认同。

  还是会热情的吃,直到味蕾消逝的那一天。只是我盼望回归,首先是菜本身的回归。然后是我可怜的味觉的回归。

【心情随笔:关于吃】相关文章:

1.摘选心情随笔:吃

2.吃大餐心情随笔

3.心情随笔:关于

4.心情随笔《关于爱情》

5.心情随笔:关于你

6.关于伤感心情随笔

7.关于爱情心情随笔

8.关于心情随笔

上一篇:《爱孩子,爱幼教》幼教随笔 下一篇:心情随笔《你是水我是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