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2018-01-23 改写

  导语:《天净沙·秋思》是元曲作家马致远创作的一首小令。此曲以多种景物并置,组合成一幅秋郊夕照图,让天涯游子骑一匹瘦马出现在一派凄凉的背景上,从中透出令人哀愁的情调,抒发了一个飘零天涯的游子在秋天思念故乡、倦于漂泊的凄苦愁楚之情。下面我们来尝试改写一下这首词吧。

  篇一: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古老的小道上,那冷酷无情的风肆无忌惮地刮着,没有其他的行人,只有一片片枯黄的叶子,轻轻地落进了作者的视线,那飘舞的身姿,如残蝶,在秋风中无可奈何地逝去——卷起、飞落。

  羁旅已久的游子在秋风中露出一双迷茫的眼眸,岁月的风霜写满了苍老的双颊,瘦小的身子,裹在单薄的衣衫里。那匹与我朝夕相伴的马儿,也瘦了许多,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

  那落日的余晖渐渐地被天边的那抹乌黑给吞噬了。诗人沿着最后一束残光行走。慢慢地,半月开始爬出来,睁着惺忪的目光,把一个孤单的身影投射在路上,形影孤怜。望着眼前的夜色,心中的思乡怀亲之情油然而起。

  谁,是谁暗淡了天空,暗淡了季节,暗淡了每一颗疲惫的心灵?

  的节奏啼叫着,撕心裂肺,刺痛了我的心。

  朝远方望去,我仿佛看见了我的亲人们,他们在溪边的村舍里准备着迎接我归来的饭菜,一个个充盈着欢笑,洋溢着喜悦我伸出手想告诉他们我回来饿,可那村舍、小桥、明溪却消失不见了――我回到了现实,不觉哀叹了一声。

  那是谁?一个游子牵着一匹消瘦的马,迎着萧瑟的秋风,独自漫步在古道上,时而喃喃自语,时而仰天长叹。马儿的蹄声滴答,仿佛在向大树倾诉忧愁。那,是我的影子吗?

  太阳又要落下山了。我在异乡还未找到投宿的地方,等待我的又是寂寥的长夜――肝肠寸断的游子流落在天涯了。

  篇二: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已是深秋。

  我独自一人牵马游走在阡陌纵横的小路上,在傍晚的孤寂中,吟着一首首孤独的曲。而那缠绕着枯藤的老树上,乌鸦正随我水无声,风无语,人也不言。

  斜阳早已跌进了对面的山坳。一棵苍老古槐被一根根枯萎的树藤缠绕着,没有多余的枝桠。黄昏时的乌鸦,收起薄薄的羽翼,赶回了温暖的'巢,乌鸦凄凉的鸣叫刺破天空,溅落了满天的寒意,引起了作者无限的感伤。

  一道窄小而破旧的小桥,不知承载过多少游子的脚步,桥下那潺潺的流水缓缓流去,像时间一般,转眼间,多少年又过去了。河流边,有几户人家已经在准备晚饭了,那飘渺的白烟,透过烟囱,很薄很薄,冉冉地往山上飘去,久违的泪水划过脸颊,滋润了我那龟裂的脸.

  空中,几个孤零零的星星眨着疲惫的眼。偏僻的山村,一条小径隐藏在蒙蒙夜色中,,从一扇柴门前绕过,又在一个拐弯处消失。

  篇三: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我常幻想着夕阳西下,阳光披洒的如画景色。当我接触到《天净沙·秋思》这首诗时,我会在闲暇时间,在心中不觉地吟诵,放飞我的思绪,至无际的天空上臆想那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景色。——题记

  枯藤老树昏鸦

  天已接近黄昏,只剩下几棵老树孤独地屹立着,树干开裂,显露出沧桑,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向我隐隐招手。几株枯黄的藤条零散地缠绕着老树,我的目光久久停留。忽然,一群乌鸦挥动着翅膀缓缓落在枯藤上,凄凄惨惨的哀鸣声触动着我,让我想起了一路的艰险,心中涌起一丝悲伤。

  小桥流水人家

  我静静地牵马走过,远看一座小桥架在溪上,溪水潺潺地流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缕缕炊烟袅袅地从溪岸升起,直入云霄。我走进看,原来是一户户人家在忙着做饭,其乐融融。炊烟里映出了他么们一张张笑脸。我的情绪再一次波动,我想起了远在天边的父母,他们白发苍苍,也许也在烧着饭等待我归家呢。

  古道西风瘦马

  一条古道,伸向历史的深处。漫布着荆棘的路上,铺满了沧桑。几声雁叫,送来凛冽的西风。西风愈演愈烈,我一手撑开渐浓的暮色,一手裹紧单薄的衣衫,双眼凝视着前方。在狂傲的西风中,我身下的马也一点不服输,不畏艰辛,与我共同面对一切艰苦。来路已成苍茫,前途也是漫漫。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夕阳的余晖渐渐从天空撒下,照映在我单薄而又孤独地背影上,也不知何时才是我的归期。啊!那刻骨的思念早已从天涯传入到我的亲人耳中了吧!瘦马不语,一如既往,走着自己的孤独,也许,它的前方会有一个春天,春光明媚,那是它的瞩望。瘦马走在一幅秋风吹落夕阳的画里。同样落寂的我,忍不住长叹一声。

  古道空旷,

  寂静无声,

  悠悠长叹,

  寸寸寂寥。

  篇四: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刺骨的寒风“嗖嗖”地吹着,广阔的平地一望无际,四周寂静无声。除了那渐渐逼近的缓慢而沉重的马蹄声,与尖锐的风声一样,都似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更显萧瑟。天地间笼罩着一种寂寞而深沉的气息。没有芬芳的花朵,没有嫩绿的青草,没有任何意思鲜艳而欢快的色彩。只有那垂着长须的巨大的古树,四周爬满了早已沉沉睡去的枯黄的藤。不知何时,风声与马蹄声混进了急促、尖涩而又沙哑的啼叫---仔细聆听,那时乌鸦绝望的蹄声,只闻其声而不见其影,给黄昏下的天涯,又增加了一份凄凉与寂寞。

  马蹄声渐近了。灰黄的路上,隐约浮现出一道深色的轮廓。不难看出,那时匹瘦骨嶙峋的马。马上,坐着同样瘦骨嶙峋的人。马走得很慢,一幅精疲力尽的样子---人也是。似乎这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就这样走着,走着。。。。。。

  忽然,那人眼中闪过一丝温馨、欣喜的光彩---他看到了什么?只见那无限延伸的古道尽头,隐隐约约现出了房屋的轮廓。再走近,只听得流水潺潺,那清脆柔和的声音,给这荒凉的大地平添了一丝活力。眼前,一条可爱的小桥正横架在小溪流之上;岸边,裹着头巾的妇女正搓洗着义务。或许是因为那久违的温馨感觉,马上人声泪俱下。多久了?他没有体会到这种家的感觉了?一切就如同梦里一般,他流浪了如此之久,每天困苦劳累,干粮也所剩无多。。。。。。究竟什么时候,他能够回到自己温暖的家呢?

  夕阳渐渐地沉了,天色渐渐地暗了,这断肠的流浪者,也怀揣着一份苦苦思乡之情,渐行渐远了。。。。。。广阔的天地间,只留下渐渐消失的背影。。。。。。

  篇五: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我慢慢走在夕阳下,太阳的余辉把我孤独的影子拉得斜长。如今已是深秋,我孤身一人,骑着一匹嶙峋瘦马,

  马儿伴随着我漂泊它乡已经多日,它也渐渐瘦了下来,再没有往日的健壮与活力,一阵西风吹来,拂动我的衣袖,把我的思绪拉到眼前。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凄凉,一如我的心境。一棵老树,一根枯藤。老树看起来疲劳乏力,如同正在慢慢衰竭的老人,似乎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随时会倒下。几根枯藤无力地缠绕着大树,发出哀伤的呻吟,那扭曲着的打在树干上的结仿佛也打在我的心中,枯藤无力地缠绕在老树的枯干上,一种莫名的伤感萦绕于我心头。

  “哇!哇!呱!呱!”一阵沙哑的鸣叫掠过耳畔,在冷冽的秋风中远去。那是一只乌鸦,它一定也老了,老眼昏花。它是不是和老树经历过同样的沧桑?它是不是对这晚景有着无限的感伤和惆怅?它能找到夜间的归宿么?

  四周并无市俗的喧闹,一座小桥横跨在溪水的两岸,流水从远古流来,好像倾诉着无尽的悲伤。它的歌声令人心碎,如同一个游子的低吟。走过小桥,抬起头,忽见前面隐约有个小村庄,我不禁加快了脚步。炊烟飘渺,如同老母的思绪漫无着落。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这情景卷起了我深深的思乡之情,在外漂泊数载,未回过家乡,怎能不思念?一切都静了。

  嬉耍了一天的孩童此刻该回家了吧?在温馨的屋里,早已摆好了饭菜正等着他们。而我,这断肠人,却仍黯然失神地独自漂泊在天涯。

  篇六: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我慢慢走在夕阳下,太阳的余辉把我孤独的影子拉得斜长。

  如今已是深秋,我孤身一人,骑着一匹嶙峋瘦马,马儿伴随着我漂泊它乡已经多日,它也渐渐瘦了下来,再没有往日的健壮与活力,我们在那用石子铺成的蜿蜒古道上踽踽而行.

  一阵西风吹来,拂动我的衣袖,一荡一荡,带起地上的落叶,哗哗作响,把我的思绪拉到眼前。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凄凉,一如我的心境。一棵老树,一根枯藤。老树看起来疲劳乏力,如同正在慢慢衰竭的老人,似乎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随时会倒下。几根枯藤无力地缠绕着大树,发出哀伤的呻吟,那扭曲着的打在树干上的结仿佛也打在我的心中,枯藤无力地缠绕在老树的枯干上,一种莫名的伤感萦绕于我心头。

  “哇!哇!呱!呱!”一阵沙哑的鸣叫掠过耳畔,在冷冽的秋风中远去。那是一只乌鸦,它一定也老了,老眼昏花。它是不是和老树经历过同样的沧桑?它是不是对这晚景有着无限的感伤和惆怅?它能找到夜间的归宿么?

  无奈,继续在荒凉的古道前行,四周并无市俗的喧闹,一座小桥横跨在溪水的两岸,流水从远古流来,好像倾诉着无尽的悲伤。它的歌声令人心碎,如同一个游子的低吟。走过小桥,抬起头,忽见前面隐约有个小村庄,我不禁加快了脚步。炊烟飘渺,如同老母的思绪漫无着落。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这情景卷起了我深深的思乡之情,在外漂泊数载,未回过家乡,怎能不思念?

  我不禁想起儿时,每日无忧无虑地玩耍、嬉戏,天天在父母的身边。而如今,漂泊他乡,毫无故乡的音讯,那思乡之情充满了全身,让我夜夜难以入睡。眼神收回到面前的古道上,这条路不知是何年何月就已修成,凹凸不平,弯弯曲曲,更往我的心中增添了几分愁绪。

  暮色沉沉,黑夜就要降临了。我不禁夹紧长袍,加快脚步。我还要在天黑前多赶几步路。可是,何处又是我的归宿?

  一切都静了。嬉耍了一天的孩童此刻该回家了吧?在温馨的屋里,早已摆好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正等着他们。而我,这断肠人,却仍黯然失神地独自漂泊在天涯??

  篇七: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

  这是一个寂寂的秋末的黄昏。看着这暗淡而充满死气的人世间,荒凉的古道上,西风劲吹。道旁的老树上,岁月流逝,早已没有了树叶的影子,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黯然地垂着头,一条条深色的皱纹,张牙舞爪的漫布在上面,蔫蔫的藤如蛇般缠绕着。远处的乌鸦扑打着翅膀,落在光秃秃的树枝上,悲哀的叫声打破了静寂的天空,传遍整片大地,久久地回荡着,我又何尝不想放声大叫,把心中的忧愁倾泻出来呢?远处古老的桥弓着身架在河水之上,水声不断传入我的耳朵。村庄里升起了袅袅炊烟,淡黄的窗纸上映着一家三口幸福的笑影,我想这些人家今晚一定是幸福温暖的,相比温馨的他们,我的又在哪呢?北风呼呼地刮着,寒冷一次次向我袭来,天边一轮如血的红日正在慢慢西坠。我感到马在身下瑟瑟地发抖,我的...这是一个寂寂的秋末的黄昏。

  看着这暗淡而充满死气的人世间,荒凉的古道上,西风劲吹。道旁的老树上,岁月流逝,早已没有了树叶的影子,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黯然地垂着头,一条条深色的皱纹,张牙舞爪的漫布在上面,蔫蔫的藤如蛇般缠绕着。

  远处的乌鸦扑打着翅膀,落在光秃秃的树枝上,悲哀的叫声打破了静寂的天空,传遍整片大地,久久地回荡着,我又何尝不想放声大叫,把心中的忧愁倾泻出来呢?

  远处古老的桥弓着身架在河水之上,水声不断传入我的耳朵。村庄里升起了袅袅炊烟,淡黄的窗纸上映着一家三口幸福的笑影,我想这些人家今晚一定是幸福温暖的,相比温馨的他们,我的又在哪呢?

  北风呼呼地刮着,寒冷一次次向我袭来,天边一轮如血的红日正在慢慢西坠。我感到马在身下瑟瑟地发抖,我的心也晃悠起来,只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在这条古道上行走了一千年一万年,不断的前进,前进,前进着……那弯弯曲曲的古道,那沉重的步子,那无止境的漂泊。断肠的人啊,夕阳西下,哪里是归处?哪里是家乡?

【改写元曲《天净沙·秋思》】相关文章:

1.《天净沙·秋思》的改写

2.《天净沙 秋思》改写

3.《天净沙·秋思》改写

4.《天净沙.秋思》改写

5.改写《天净沙.秋思》

6.天净沙秋思改写

7.《天净沙秋思》改写

8.改写《天净沙秋思》

上一篇:将天净沙秋思改写散文 下一篇:天净沙秋思改写
[改写]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