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巩的诗全集

2018-01-28 曾巩

  【冬望】

  霜余荆吴倚天山,铁色万刃光铓开。麻姑最秀插东极,一峰挺立高嵬嵬。我生智出豪俊下,远迹久此安蒿莱。譬如骅骝踏天路,六辔岂议收驽骀。巅崖初冬未冰雪,藓花入履思莫裁。长松夹树盖十里,苍颜毅气不可回。浮云柳絮谁汝碍,欲往自尼诚愚哉。南窗圣贤有遗文,满简字字倾琪瑰。旁搜远探得户牖,入见奥作何雄魁。日令我意失枯槁,水之灌养源源来。千年大说没荒冗,义路寸土谁能培。嗟予计真不自料,欲挽白日之西颓。尝闻古者禹称智,过门不暇慈其孩。况今尫人冒壮任,力蹶岂更余纤埃。龙潭瀑布入胸臆,叹息但谢宗与雷。著书岂即遽有补,天下自古无能才。

  【一鹗】

  北风万里开蓬蒿,山水汹汹鸣波涛。尝闻一鹗今始见,眼驶骨紧精神豪。天昏雪密飞转疾,暮略东海朝临洮。社中神狐倏闪内,脑尾分砾垂弓橐。巧兔狞鸡失草木,勇鸷一下崩其毛。窟穴呦呦哭九子,帐前活送双青猱。啁啾燕雀谁尔数,骇散亦自亡其曹。势疑空山竭九泽,杀气已应太白高。归来礌嵬戴俎豆,快饮百瓮行春醪。酒酣始闻壮士叹,丈夫试用何时遭。

  【宿尊胜院】

  朝寒陟山砠,宵雨集僧堂。蔽衣盖苦短,客卧梦不长。鸣风木间起,枯槁吹欲僵。向来雪云端,叶下百刃隍。起攀苍崖望,正受万虑戕。岁运忽当尔,我颜安得芳。传闻羡门仙,飞身憩苍苍。谁能乞其灵,相与超八方。

  【苦雨】

  雾围南山郁冥冥,狭谷荒风驱水声。只疑日失黄道去,又见雨含沧海生。如催病骨夜寒入,似送客心衰思惊。扬州青铜不在照,应有白须添数茎。

  【里社】

  郊天社地君所重,翦秸刲匏微得供。秦皇汉帝陋古初,桀畴殊坛倾力奉。年年属车九重出,羽卫千人万人从。黄金日搜尽崖窟,飞樯走箠华夷动。马蹄路南村有社,里老邀神迎且送。荒林破屋风雨入,野鼠山狐狼藉共。何言茅箸古瓦瓯,稻饭豚蹄人得用。

  【南源庄】

  床上不废看青山,门前便踏南涧路。绕墙顿失车马喧,岸帻日得沧洲趣。尝嗟秋蓬转,未有茅屋据。对此耳目新,始觉精爽聚。沧溟未可泛舟入,雁荡谁能胝足去。医闾在夷蛮,罗浮苦烟雾。子真自爱谷口家,孔丘老亦洙泗住。吾能放意游八极,此兴久与前贤附。悄然怪我思虑深,已欲摧倒闻猿树。眼前了竹林扫月散絺葛,雪艇搜溪出鲂鱮。帽尘便可临水濯,里斗何妨闭门拒。介推母厌俗,久思颠崖住不顾。梁鸿妻亦高,能快穿衣与藜茹。成家傥已嫁诸妹,有立不忧吾弟孺。攘攘天地间,万类歹好恶。欢合无一非,睽穷有百牾。吾独安能逐毛发,饮泉食力从所慕。

  【论交】

  德操庞公林下时,入门岂复知客主。夷吾鲍叔贫贱间,分财亦不辞多取。相倾顿使形迹空,素定已各肝胆许。世间未信亦论交,得失秋毫有乖忤。

  【南轩】

  木端青崖轩,惨淡寒日暮。鸣鸠已安巢,飞鹊尚求树。物情限与夺,兹理奚以据。谅知巧者劳,岂得违所赋。久无胸中忧,颇识书上趣。圣贤虽山丘,相望心或庶。

  【多景楼】

  欲收嘉景此楼中,徒倚阑干四望通。云乱紫光浮紫翠,天含山气入青红。

  一川钟呗淮南月,万里帆樯海外风。老去衣襟尘土在,只将心目羡冥鸿。

  【秋怀】

  天地四时谁主张,纵使群阴入风日。日光在天已苍凉,风气吹人更憀栗。树木惨惨颜色衰,燕雀啾啾群侣失。我有愁轮行我肠,颠倒回环不能律。我本孜孜学诗书,诗书与今岂同术。智虑过人只自仇,闻见于时未裨一。片心皎皎事乖背,众醉冥冥势凌突。出门榛棘不可行,终岁蒿藜尚谁恤。远梦频迷忆故人,客被初寒卧沉疾。将相公侯虽不为,消长穷通岂须诘。圣贤穰穰力可攀,安能俯心为苟屈。

  【清心亭记】

  嘉佑六年,尚书虞部员外郎梅君为徐之萧县,改作其治所之东亭,以为燕息之所,而名之曰清心之亭。是岁秋冬,来请记于京师,属余有亡妹殇女之悲,不果为。明年春又来请,属余有悼亡之悲,又不果为。而其请犹不止。至冬乃为之记曰:

  夫人之所以神明其德,与天地同其变化者,夫岂远哉?生于心而已矣。若夫极天下之知,以穷天下之理,于夫性之在我者,能尽之,命之在彼者,能安之,则万物之自外至者,安能累我哉?此君子之所以虚其心也,万物不能累我矣。而应乎万物,与民同其吉凶者,亦未尝废也。于是有法诫之设,邪僻之防,此君子之所以斋其心也。虚其心者,极乎精微,所以入神也。斋其心者,由乎中庸,所以致用也。然则君子之欲修其身,治其国家天下者,可知矣。

  今梅君之为是亭,曰不敢以为游观之美,盖所以推本为治之意,而且将清心于此,其所存者,亦可谓能知其要矣。乃为之记,而道予之所闻者焉。十一月五日,南丰曾巩记。

【曾巩的诗全集】相关文章:

1.曾巩写的诗

2.关于曾巩的诗

3.曾巩的诗城南

4.王之涣的诗全集

5.岑参的诗全集

6.元稹的诗全集

7.曾巩《城南》的诗意

8.曾巩的诗咏柳

上一篇:宋代文豪王安石曾巩的文学赏析 下一篇:曾巩《饮归亭记》原文及译文赏析
[曾巩]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