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礼拜优美段落

2019-06-21 优美段落

  神父于是穿起法衣来,穿白衣的执着,终于,躺到了地下;一个佣人抓住了它,把它送了出去。法事开始了。拉夫列茨基退到了一个角落里。事谦恭地要了一块炽炭,香烟开始缭绕起来了。婢女们和小厮们也从大厅里出来了,大家都簇拥在门口。从来不下楼来的罗斯卡(狗名)也忽然跑进了饭厅:人们要赶跑它,可是它却更慌乱了,起始是乱窜他的情感是奇妙的,几乎是苦痛的,他自己也不能清楚地知道他所感觉的是什么。玛丽亚·狄米特里叶夫娜站在最前面,身后放着椅子,她慵懒地、在意地划着十字,正象一个大家闺秀一样——一会儿四周张望,一会儿又忽然翻眼向天:她显然是感觉厌倦了。玛尔法·季摩费叶夫娜显得非常焦愁;拿斯塔霞·卡尔坡夫娜俯伏着,又抬起身来,衣裙上发出阵阵轻微的、谨慎的绰绦声;至于丽莎,她却一直站在自己的地方,一动也不曾动,从她脸上的凝注的表情,显然可以看出她是在不断地、热情地祈祷。法事完毕以后,她走去吻了十字架,也吻了吻神父的又大又红的手。([俄]屠格涅夫:《贵族之家》第138,139页)

  加迭里娜·伊凡诺夫娜拉住小丽达,又从椅子上把小男孩拉起来,自己在墙角火炉旁边跪下,并且使孩子们在她前面跪着。那个小女孩还在发抖;但是那个小男孩却用小小的光膝头跪着,适度地举起一只手来,正确地在自己身上画了十字,又叩首,用前额触地,那仿佛使他特别感到满意。加迭里娜·伊凡诺夫娜咬着嘴唇,噙着眼泪;她也祈祷,不时把男孩子的衬衫拉直,又将就用一条围巾盖住女孩子的光光肩头,这条围巾是她从橱柜里拿来的,既没有起身,也没中断祈祷。([俄]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第214—215页)

  然而,甚至在茹科沃,在这“奴才村”,每年也总有一回隆重的宗教盛典。那是在八月,他们抬着赐与生命的圣母从这村走到那村,走遍全县。到了茹利·沃所盼望的这一天,正好没风,天色阴沉。姑娘们一清早就穿上鲜艳华丽的衣服,出去迎接神像,将近傍晚才把它抬进村子来,排成严肃的行列,举着十字架,唱着歌,同时河对面教堂的钟声响起来。一大群本村和外村的人堵住街道,吵吵嚷嚷,尘土飞扬,挤成一团……老头子电好,老奶奶也好,基里亚克也好,大家都对神像伸出手去,热切地瞧着它,哭哭啼啼地叫道:“给我们做主吧,母亲!给我们做主!”([俄)契诃夫;《农民》《契诃夫小说选》第666页)

  从教堂内传来一阵模糊不清的诵读圣诗声,同时又涌来一股地窖和焚香混合的气味。……到八点一刻,教堂里的管风琴低沉地奏了起来o……他们都聚在一个角落里,前面有一座临时祭台,上面有刚刚布置好的一个由城内一家工场赶制出来的圣罗克像。这些身影跪在那里,似乎已蜷缩成一团,隐没在烟雾缭绕之中,就象一些凝固不动的影子,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其颜色不比那灰蒙蒙的雾气深多少。在他们上面,管风琴无休止地变换着曲调。([法]阿尔贝·加缪:《鼠疫》第146页)

上一篇:描写中年人的段落 下一篇:描写亲情段落
[优美段落]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