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湖上初晴后雨》评课稿

2019-01-15 饮湖上初晴后雨

  孙绍振先生在其《名作细读》一书的自序中指出:“不管在中学还是大学课堂上,经典文本的微观解读都是难点,也是弱点。难在学生面对文本,一目了然,间或文字上有某些障碍,求助于注解或者工具书也不费事。语文教师如果不能从其已知中揭示未知,指出他们感觉和理解上的盲点,将已知转化为未知,再雄辩地揭示深刻的奥秘,让他们恍然大悟,就可能辜负了教师这个光荣称号。”此言可谓掷地有声、语重心长。

  将已知转化为未知,这是语文教师的特殊使命;

  将未知转化为新知,这是语文教师的艰巨使命。

  将已知转化为未知,要求语文教师自己首先应该成为文本细读的“昭昭者”,能以自己的学养和才情,深入文本的内部结构,揭示深层的、话语的、艺术的奥秘;将未知转化为新知,要求语文教师“以其昭昭使人昭昭”,把自己真实、真切、真诚的细读心得适时、适度、适宜地转化为学生的学习心得,促进学生微观解读能力的提升和发展。

  冯琛莉老师执教东坡的'《饮湖上初晴后雨》大获成功,即在她“以其昭昭使人昭昭”的教学功力和智慧上。

  微观解读,使己昭昭

  欲教《饮湖上初晴后雨》,教师必得先知《饮湖上初晴后雨》的全部艺术个性、审美奥秘和诗学创造,这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逻辑起点。可惜,对此鲜有人自我觉悟,更遑论认真落实了。教师的先知,即是学生真正的未知,亦是他们最有价值、最需掌握的新知。

  《饮湖上初晴后雨》,总共不过28字,算上诗题也不过35字,刨去“潋、滟、亦、妆”4字未识,其余文字学生都已认得,求助于课文的4个注解或者《小学生新课标必背古诗文》之类的工具书,诗意的解释应无障碍。

  那么,学生读此诗的未知到底在哪里呢?且看冯老师对此是如何分析的。当然,我们无法直接了解冯老师对《饮湖上初晴后雨》的细读心得,但是,我们细读她执教的课堂实录,就不难发现,对于此诗的艺术个性、审美奥妙和诗学创造,冯老师确乎有着与众不同、精彩独到的解读和感悟。梳理起来,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一比

  唐诗以韵胜,贵蕴藉空灵,故难解;宋诗以意胜,贵深折透辟,故易解。缪钺认为:“宋诗运思造境,贵‘奇’,故凡落想落笔,为人人意中所能有能到者,忌不用,必出人意表,崛峭破空,不从人间来。”自然,作为宋诗代表的苏轼,其诗之格调、境界亦不例外。

  《饮湖上初晴后雨》一诗,就其总体的艺术个性和审美价值看,全在“西湖比西子”这一天才设喻上。这一喻,如陈衍在《宋诗精华录》中所言,“遂成为西湖定评”,从此,“西子湖”成为西湖最美的别称。后人对这一比喻深为折服,武衍即有诗曰:“除却淡妆浓抹句,更将何语比西湖?”也许,苏轼抒发的只是一时的才思,尽管“西子之喻”非常人所能有能到,确乎“出人意表、崛峭破空”。但是,作为读者的我们,对苏轼这一触景生情的取神之喻却不能作一时之思,否则,真是作践了这一“千古之比”。

  东坡设喻“西子”,在冯老师看来,至少有如下妙处:

  其一,从神韵上看,西湖之美无论晴雨,是全天候的;西子之美不分浓淡,是全景式的,两者之美皆在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中。

  其二,从气韵上看,西湖之魂在水,西子之韵亦在水,传说西施常在溪边浣纱,水中鱼儿见其容貌姣好,因羞怯纷纷沉入江底,遂有“沉鱼”之比。西施后与范蠡泛舟太湖不知所终,留给世人一个空灵的问号。

  其三,从风韵上看,历史上美人如云,妩媚如貂蝉、雍容如玉环、冷艳如昭君,但以西湖的清纯、婀娜,韵致最为神似者莫过于西子。

  其四,从情韵上看,一为江南秀水,一为江南秀色,美都系于人文江南之阴柔一脉。若时光错位,西子成为西湖的形象代言人仿佛命中注定。

  其五,从音韵上看,西湖、西子,首字同声、遥相呼应,一唱一和却不落痕迹,非大家手笔不能至。

  “审美的选择,总是在比较中确定,没有比较也就没有选择”(王先霈语)。也有诗人以“镜子”、“明月”、“图画”喻西湖,但两厢比较则高下立见。按冯老师的解读,以物喻物,无生气郁勃之感,虽有形似的一面,终落于枯寂。以人喻物,则神采为之焕然一新,西湖之音容笑貌呼之欲出,天生丽质、惹人怜爱。

  2.“各随所得、诗无达诂”的妙手天成

  对于这个千古一比,后人却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解读:一说诗人是以“晴天西湖比之淡妆西子、雨天西湖比之浓抹西子”;一说诗人是以“晴天比浓抹、雨天比淡妆”。两说都各有所见,各持所据。

  但正如古人所言:“读诗者字字能解,犹然一字未解也。或未必尽解,已能了然矣。”东坡此喻之妙,妙在不坐实、不板滞,以其创作之态,也只是一时心与景会、取譬在神,必不拘泥于晴雨二者、孰淡孰浓。

  因此,全诗的意境于整体观照中透出一种空灵的美、含蓄的美、朦胧的美,这种美的格调与韵致,亦如在历史长河中时隐时现、扑朔迷离终至于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的西子。于是乎,晴雨浓淡、存乎一心,悠然默会、各得其所。对此,冯老师在自己的教学设计中有着精准而巧妙的把握。

  3.“我情注物、照之则美”的物我同一

  以苏轼的经历“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白居易诗句)和性情“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东坡诗句)看,其对西湖之情亦如对美人之爱。还原其创作情境,时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对西湖的玩赏已逾多年,湖光山色或潋滟、或空蒙一般濡染着诗人敏感而精致的生命。那一天,在西湖游宴终日,早晨阳光明艳,后来转阴,入暮后下起雨来。席间或有歌伎陪饮,诗人醉意渐浓,触景生情、睹物思人,于是,在可以想见的兴会与氛围中,这一千古佳构、神来之比应运而生。东坡晚学李白,可谓无酒不成诗啊!

【《饮湖上初晴后雨》评课稿范文】相关文章:

1.饮湖上初晴后雨评课稿

2.《饮湖上初晴后雨》评课稿

3.饮湖上初晴后雨评课

4.小学古诗的评课稿

5.小学课文评课稿

6.乡愁评课稿

7.老舍猫评课稿

8.关于《化石吟》的评课稿

上一篇:课文《饮湖上初晴后雨》教学反思 下一篇:饮湖上初晴后雨译文和注释
[饮湖上初晴后雨]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