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袁州解印翻译赏析

2019-01-20 一剪梅

  《一剪梅·袁州解印》作者为宋朝诗人刘克庄。其古诗全文如下:

  陌上行人怪府公,还是诗穷,还是文穷?下车上马太匆匆,来是春风,去是秋风。

  阶衔免得带兵农,嬉到昏钟,睡到斋钟。不消提岳与知宫,唤作山翁,唤作溪翁。

  【前言】

  《一剪梅·袁州解印》是南宋著名词人刘克庄的词作。上阕通过描写行人对作者离职的惊怪与猜测作者被罢官的原因,侧面表现了作者内心的不平。下阕写作者罢官后整日玩耍、安睡,实则用反语发泄牢骚。整首诗表达了作者在官场遭遇不公正的弹劾时的激愤与失意之情。

  【注释】

  ⑴一剪梅:词牌名。

  ⑵陌上:田间小路上。陌,田间东西方向的道路,泛指道路。

  ⑶怪:惊异;觉得奇怪。《史记·商君列传》:“民怪之,莫敢徒。”

  ⑷府公:泛称府、州级的长官。《资治通鉴·后周太祖广顺二年》:“﹝孙钦﹞往辞承丕 , 承丕邀与俱见府公。”

  ⑸诗穷:诗使人穷。

  ⑹文穷:文使人穷。

  ⑺下车上马:指上任到解职。下车,官吏到任。《后汉书·张衡传》:“衡下车,治威严。”

  ⑻秋风:秋天的风,暗指离任时失意落寞。

  ⑼春风:春天的风。暗指上任时春风得意。

  ⑽阶衔:官职。

  ⑾钟:指某个时间。

  ⑿不消:不需要;不用。宋苏轼 《赠包安静先生》诗之三:“便须起来和热喫,不消洗面裹头巾。”

  ⒀岳、知宫:官职名,也指仕途。

  【翻译】

  田间路上的行人惊怪的看着作者,是诗使人穷、还是文使人穷?从上任到解职时间匆匆,春天到袁州就任,刚到秋天就被人免职。罢官以后不用再带兵、农,那就从早玩到黑,从天黑睡到吃饭。不用跻身仕途,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山翁”、“溪翁”。

  【赏析】

  词篇一开始即通过陌上行人对词人“下车上马太匆匆”的惊怪,从侧面描写这次被解职是毫无道理的。“下车”“上马”其间相距不过数月,故云“太匆匆”。

  “诗穷”、“文穷”是诗使人穷、文使人穷的意思。行人们这样发问正说明城中父老对他革职的不解与不平,这从侧面肯定了作者在袁州并无失职,失火不是他的过错。既然人们对他这次解官只当是因为诗穷,因为文穷之故,换言之即非为政有失,则作者被排挤的真相就昭然若揭了。作者借行人之口,巧妙地为自己的罢官作了申诉。“春风”、“秋风”两句点出时间,表现了作者上任时春风得意,离职时的失意落寞,前后形成鲜明的对比,暗指仕途沉浮无常;也喻作者两袖清风,正直廉洁。

  下阕从作者方面立言,是对“行人”关切的回答。那意思是说:不要有什么奇怪,我自己倒落得个清闲。宋时,一般情况下知州兼任本州兵马钤辖和劝农使。知州的实职被夺,也就没有带兵、农的虚衔了,这是一种幽默的说法。“阶衔免得带兵农,嬉到昏钟,睡到斋钟。不消提岳与知宫,唤作出翁、唤作溪翁”这几句说既然当权者不给事干,那就只好从早玩到黑,从天黑睡到吃饭,作一个名副其实的“山翁”、“溪翁”。不能跻身仕途就作浪迹山林的打算,这在封建时代是带有普遍性的现象。但作者其实是用反语发泄牢骚,刘克庄绝不是一个甘心作山翁、溪翁的人。

  作者在词中寓愤懑不平之气于谐谑闲适之中,一问一答,轻松而不流于浅露,亦客亦主,活泼而不失之含蓄,可以说在豪放粗犷的词风中较为独特。

上一篇:一剪梅中秋元月翻译赏析 下一篇:《一剪梅赠友人》赏析
[一剪梅]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