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经典散文

2018-09-30 心经

  早晨,还没起床,父亲已经骑着摩托车来给我送菜了。新鲜的还沾着露水的空心菜,刚摘的黄瓜,嫩嫩的豆角、茄子和笋瓜。

  父亲把菜给我,急急地跑到房间看孩子们,女儿吧嗒着眼睛还裹在毛巾被里,看到父亲进来呵呵地笑,儿子却不给面子继续呼呼。父亲哈哈大笑,说猪猪长得好大了,像个大孩子,睡在那里那么长的。

  我觉得好愧疚,我有多少日子没带着孩子们回娘家了?每日急急匆匆,女儿早晚补习,中午又热,我出去头晕,计划总在延后,虽然我回家其实骑车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父亲还在端详孩子,这样那样跟我唠着闲话。我问母亲可好,父亲说,都好,你老不回去,你妈让我来看孩子,再给你送些菜。说了几句父亲就要回去,说是快八点了,待会交警该上班了。儿子始终呼呼大睡,没看着外孙子捣蛋,父亲明显有些遗憾,边走边频频回望。我说叫醒他吧,父亲不准,说醒来又得闹我,娃多睡会我也能多休息会。说完骑上车就回了。

  父亲的话让我有些难受。我都三十几岁的人了,还老是让父母操心着。父亲常来,基本都是天刚亮,他怕交警,总是最迟赶八点前赶回去。送些菜、水果、嫩玉米棒,上次甚至给我抱来一个大西瓜。听母亲说,父亲是特意给我买的西瓜,说是来了几次也没看到我给孩子们买西瓜,想来我是没钱了。

  父亲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暴躁的脾气现在在他身上已不多见了,每日乐乐呵呵的,说天说地说孙子外孙子,一脸的幸福满足。父亲年轻时受过太多苦,我真的很心疼他,很想他能在家好好歇着。可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六十多岁了还种菜卖菜,几亩地的桃园上肥打药疏花然后一颗颗摘下来到集市上去卖。母亲每日做好饭,总要等父亲卖菜回来一起吃,父亲从不带手机,说是看不清也用不惯,年纪大了出门总是让人操心,每次迟归母亲都要反复打给我,问有没有来我这里。于是见着父亲我总想说他几句,他却瞪着眼睛说,他还精神着呢,风里雨里来去早就惯了,菜好歹都是自己种的,总不能老贱卖吧,再说手机他也用不惯那玩艺。我知道父亲出门卖菜总是不吃饭能饿一天,于是匆匆去给父亲做饭,等到端了碗来,却发现,他早已靠着沙发睡着了,嘴角有一丝湿润,骨节粗大的手疲惫得垂在身侧,额头深刻的皱纹,花白的头发根根像针,刺痛着我的心……

  我觉得自己好没出息,曾经发下誓愿,一定要孝顺一定要让父母不再辛苦,可现在呢?姐弟四个我离家最近,本应好好照顾他们,可是我自己一直过得很艰难,总是要他们来操心我。记得那年收玉米,别人家人多早就开始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几亩地的庄稼我一个人好发愁。好容易架起势进了地,邻居已把杆砍倒了,视野还算开阔,我把三岁的女儿放在地头,放上水和零食,自己进地里干活,孩子小害怕,隔一会就要喊妈妈,我应一声匆匆跑出来哄下孩子让她安心,又匆匆跑回地里。就这样折腾到天快黑,孩子吃完东西喝饱了水开始不耐烦,不停地哭着喊妈妈,我只得暂时停下。没人帮我我自己找架子车往回拉,我把女儿放在车上慢慢拉回家,到家天已黑透,我喊女儿下来,没想到孩子困了迷迷糊糊从车上掉了下来,摔得哇哇大哭,我盛了点米饭给她吃,孩子一口也没吃就睡着了,我也没吃,疲惫极了。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我一开门就发现父亲母亲拖着三轮车等在门外,母亲笑着说:我跟你爸把家里弄完了,想着你一个人,肯定还没干完哩!我眼泪没控制住,唰唰往下流,父亲呵斥我:这点活愁啥,我和你妈今天一天就帮你干完了!你看,你妈把油饼都炸好了,还给娃买了梨和好吃的,不愁!

  我知道母亲身体不好,我真的不孝,让他们老操心我,家里的活干完还得来帮我,他们年纪大了,干这些重活多累啊!

  少年时,我总埋怨父母亲太狠心,总想把我送人,似乎根本不爱我,心里多少有些委屈和怨恨,总觉得他们偏心,如今回头一望才知自己浅薄无知,有意无意之间伤了他们多少次心。母亲眼角深深的皱纹,父亲风中的白发,有多少纹有多少根是我这个不孝的女儿添上去的。上次要回家看父母,电话里跟母亲正说,父亲在旁边嘀咕:别让娃来,这几天正忙,洲洲谁也看不住,来了也是添乱。我听见了,一时赌气说,嫌我们烦,再不去了,不等母亲说话我就啪的挂了电话。过了几天母亲打来电话问我咋还不去,我笑笑说,不是说我们烦!母亲沉默了半天说,上次你挂了电话,你爸难受得要命,说,就说个这都生气了,没嫌烦,就是忙,怕看不住孩子出点啥事。你发脾气你爸想不通,一个人发了好久的呆………母亲还在絮叨什么我已听不进了,眼泪模糊了双眼,滴落在电话上,我这是咋啦,凭什么跟父亲赌气,父亲那么爱孩子,我怎能这么伤他的心。

  那夜猪猪烫了腿,我跟丈夫吵架,一个人抱着孩子跑着去镇上给孩子上药。孩子疼得哇哇大哭,我的泪也一刻没停下。抹了药,孩子哭得太久太累,睡着了,我一个人坐在漆黑的路边。整整两个小时,电话不停地响,是父亲打来的,原来我匆匆离家丈夫以为我跑回去了,就让女儿打回娘家去问。父亲冲我发火,有什么事回家说,娃还小,别说什么离婚,没那么简单的!我那时失去了理智也冲着父亲喊:我不要你管我的事,我受够了!我就要离婚!母亲接过电话,软软地说,娃呀,妈求你了,先回去吧,月月在电话里一直哭,别吓着娃……十月份的深夜,风飕飕地冷,街上已稀少无人,除了有几个男的跑来搭讪,问我要不要帮助之类。我身上没带一分钱,药都是赊的,茫茫人海天地之大我又能去哪里,母亲一遍遍央求我,我听见自己有气无力的声音:妈,我回去,我马上就回去……

  如此林林总总……

  此生欠下两位老人的债,怕是这辈子,永远也还不清了!

  来过一世,爱过一回,生生离离,挂爱心里,几十年风雨细数,点点滴滴刻在梦里,说是那血缘情深,此生却是女儿欠了你们,不能常厮守身畔,只能把深深的歉浓浓的情,化作春风化作细雨,化作开心的表情,宁静的平安的在每个一起的日子,笑给你们……

可怜天下父母心经典散文

http://m.ruiwen.com/wenxue/xinjing/596318.html

上一篇: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经典散文 下一篇:入心经典散文
[心经]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