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的散文

2020-01-15 散文

  许久不曾触笔了,只因生活太淡,淡淡的生愁,淡淡的绝望,不知其然。

清欢的散文

  很多时候,会这样想: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着不一样的生活?即使在一起或者是分开在两个不同的地方。

  前些日子,织了一条围巾,送给了最要好的一位友人。冬天来了,我想,那条围巾应该可以给友人带去很温暖的温度吧,不久,看到了友人在微信上给我写的一段文字,说友人过得好像很不好,没有勇气面对原本就悲观的我,因为友人也变得悲观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充满笑声的青涩年华了,友人说,我们都在经历着不一样的生活,但是友人不会忘记彼此是知己的约定,不会忘记我这个人,和那些事,还有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

  两页三面的一封信,是满满的问候和希望,因为从来没有忘记过,不是吗?这样的情谊是难得的珍贵,我们能惺惺相惜,并且懂得彼此,致那些过去的美好,我们都该明白。

  有人说起,衷心希望我可以快乐的生活着,寄予的暖暖问候,那些话,早就放进心窝里了吧。不管过得好不好,都应该让你我知道,不管面对怎么样的未来,都应该不缺少勇气,前两天看着一位友人踏入了婚姻的殿堂,本来说好要亲自去给她送祝福的,可惜身体不争气,最后,只能在电话里头对她说,新婚快乐,白首偕老,一辈子幸福快乐。我想,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一份爱,是长久或是短暂,都由不得一丁点马虎,因为能够拥有最后的“殿堂”,是幸福的笑着的啊,看着朋友们一个一个陆续的结了婚,心里对“感情”这种东西,不禁生出许多的感慨。

  到底有多少人是“幸福”的?有些人,离开了,就会伤心难过,会绝望,可是为之难过伤心地人儿却不会知道,不会知道哪一端,有那么一个人或者一些人在为之难过。人们往往是这样的,只有真正失去了的时候,才会回头说出懊悔不已的话来,会觉得悔不该当初,可是试着想想,这样子不是徒劳无功吗?失去的,是永远都回不来的了,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做无谓的难过或者哭泣,是笨拙的行为,因为当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却一点也不会疼惜。

  时间总是渐渐远去,别问是否尘埃落定,生活终将继续,在这星辰点点的月光下,能在窗前诉说一场心事,闻一朵花香,静静的,静静的,这样的良辰,这样的好景,仿佛很少很少,能够如此入心入魂入魄的,唯有月夜寂寥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回味和浮想了。

  已经不记得彼时的生活是否太过烦乱纷扰,能不能在不悔的青春里,做个简单的人,做些快乐的事,我说,我能,可我说,我并不快乐。 当我转身回望以往走过的路,邂逅那么多的人,那一次次的相遇,一次次的别离都在正好的时光中摄入我的眼眸,当然,也在最温润的岁月中一帘空卷,寂静而惆怅。安安静静的坐在窗前,夜色越来越深沉。想着想着,写着也念就着,着实心疼,心疼类似的故事,心疼类似故事中的人,不知为何。

  爱情是生命的香味

  那时候我正值对前途感到迷茫的青春期,爱情和事业梦想的破灭,使我卑微得似一粒尘埃。萧梅有一双忧郁而成熟的大眼睛,一颗敏感而富有诗意的心。她的出现像花香一样沁入我的心扉,让我孤独的生命获得了某种质的充实。

  我们坐在陌生的小酒馆里,望着窗外故事里一样的'行人和渐渐吸附在玻璃上的夜色,萧梅忽然激动地说:“下雨了!”我们结了账,站在店门口,感到无所适从。我们相拥漫步在蒙蒙细雨的大街上,没有车、没有伞、没有钱,也没有去处,有的只是两颗炙爱的、激荡的心。

  我们在大街上接吻,在录像厅内度过一个个沉长的下午,偶尔也谈谈连我们自己都不愿提及的将来。一次,萧梅突发奇想,拉我去市内唯一的湖边。沿着湖边一直走,快到城墙边的地方,有一片开挖了鱼塘的草地,开满了各种野花,在夏夜的空气中,散发着迷人的清香。从此我们就常去那里。

  不见面的时候,我们相距甚远,就开始写信。这几乎成了当时我唯一的企盼和欢乐。我给她写我的诗,一首又一首,仿佛泛滥的海洋,她给我描述幼儿园的见闻,同事的排挤,内心的寂寞。当我们再也等不住的时候,我就去几十里外的城市和她相会。亲吻、抚摸、丰满的身体。

  我最喜欢萧梅在我面前撒欢,就像一个小姑娘。像所有的师范生一样,她会弹钢琴,会跳舞蹈,会唱优美的歌曲。每当这时,我就有一种婚后般的幸福和满足。

  萧梅从没有邀请我去她家里,我也从没有想过要带她来见我的父母。我相信,除了我俩,所有的熟人和朋友都不知道我们的关系。那时候,我们是一对纯粹的街上情侣。

  大约半年后的一天,仍是在旧日的湖边,萧梅提出了分手,理由是她的父母不同意。我们久久地坐在那里,直到深夜的行人渐稀。我不敢相信,萧梅竟一直伏在我的肩上痛哭,泪水打湿了我一大片衣服,夜风一吹,冰凉。

  我似乎是残忍的,就和她走散了,一晃就是这么多年。

  我从未向人说起过和萧梅的这段往事。

  听说,萧梅很快就脱离了那所幼儿园,至今也不知从事什么工作,是否嫁人。我的境况已有所改观。许多个夜晚,我常常在现实和记忆中迷失:难道萧梅真的已经消失,她的歌声她的笑语真的已化作一缕清风飘逝?

  不,萧梅给予我的,已化作一种生命的香味,虽历久而弥心。

  ·雨·

  雨,如此凄凉,正如我现在的心情一样。不知是这雨水太凉,还是我心里太空了,总之,看见雨,心中便升起一丝伤感。一个人站在雨中,望着她所在的方向,对她的思念,有谁能明白?心中的感伤,又有谁能体会?

  作者流水、伴落誮的文集

  一览乡村美景

  我去过繁华而热闹的城市,见到过铺满鲜花的公园,却从没看见过乡村这样的美景。它就像一幅自然和谐的风景画。

  清晨,农民们早早地起来去田地里干农活,鸟儿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来飞去。“叮咚,叮咚。”咦,是谁唱起了这欢快的歌儿?走近一看,哦!原来是清澈的小溪在低声歌唱。小溪里的水真清啊,清得可以看见水底的鹅卵石;小溪里的水真绿啊,绿得好像是一块无暇的绿宝石。小溪里的鱼儿欢快地游着,小溪中的蝌蚪蹦蹦跳跳的……

  金黄色的田野一望无际,麦田换上了耀眼的浅黄色新装。每根麦秆都擎起了丰满的穗儿,那齐刷刷的麦芒,犹如乐谱上的线条,一个麦穗儿,就是一个跳动的音符。再轻轻荡漾着的溪流两岸,满是高过马头的野花,五彩缤纷,像织不完的锦缎那么绵延,像天边的霞光那么耀眼,像高空的彩虹那么绚烂。还有各种各样的小花,它们在竹哥哥和竹姐姐的保护下,不屈向上,茁壮生长。因为竹哥哥和竹姐姐的保护下,不屈向上,茁壮成长。因为竹哥哥和竹姐姐不会自私地享受阳光,更不会和弟弟妹妹们互争营养。溪边还有很多可爱的小草,它们组成了一个强大的队伍:草地。草地柔软而有弹性,比城里体育馆里的垫子还要好,这简直是一个天然的运动场!

  虽然这时的乡村并不是蔬果丰收的季节,但是,有哪一个秋天的城市和公园能比得过这时乡村如诗如画的景色呢?

  一个舞台,一个梦

  时间已经很晚,快到午夜了,窗外的寒风正将冬天诠释的淋漓尽致,而我,依旧在看着团队风采,依旧在看着我队友们的头像陷入沉思。

  室友们都已经睡下,电脑荧屏显得有点刺眼。各个团队一片片参赛的日记或是一个个心情感触的文字镌刻的是一道道奋斗的身影,曾经的汗水与委屈凝结成为了别人眼球里的文字,我不知道我们那些读者会有什么感触?我们那些作者是作何感想?或许是觉得一种慰藉,别人给我们的一种同情,可我们要的是这些吗,是这样些怜悯的感情吗?

  至少我不要。

  我喜欢这样一句话:选择了,就要走下去,还要走的最好。不管曾经是为何参加“e路通”网络创新应用大赛,我们一路走过,什么是最好?是那个人主页最明显处的个人成绩很高很高吗?是那博客里天文数字的访问量或是团队人气指数呢?还是那拿到手里的奖项?我不否认这些都曾说明了你的辉煌,但它是唯一的或是最具说服力的吗?

  我的答案是:不,不是。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告诉我们,人的需求是有层次性的,当下一级的需求得到满足后才会对更高一级的需求产生渴望。那我想再说一句,当某一级的需求得到满足时,即人在追求更高层次需求时,我们还会去为了比之更低级的需求而争得头破血流吗?当你热爱它,执着与它,这样被你视之为一种的追求、一种自我实现时,你还会在乎这些吗?

  奖励的确是目前具有很好激励效果的方法之一。可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通过别人的激励来做这个事呢?假如我们自己非常热爱、喜欢去做,我们还在乎那分奖励吗?而这时,我们要的仅仅是一个舞台,一个让自己展现的舞台!

  当我们学会了懒散,学会了寻找借口,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的,我们把这样或那样的理由看作是我们能力更好或是对谁的赌气。我们认为我们还有时间还有精力,我们不介意今天、明天的定义。可是我们真的还年轻嘛,或许应该是我们的年轻还经得起我们的挥霍吗?我希望我的这个团队不会这样,我给予了他们别人眼中过于宽松的要求,我不喜欢我来让他们甚至是要求他们做什么。也许当初他们参加“e路通”全国大学生网络创新应用大赛时真心,是可望有所作为,有所收获,可是我希望的是他们可以坚持下来,可以在现在甚至将来仍旧可以有这样的渴望,不管是对他们生命中的任何一件事。这就是我取名“四季之歌”的缘由吧。相反,我会觉得这是最大的失败,如果是像捡石头一样,一会喜欢,一会就扔了。

  我们应当庆幸,“e路通”网络创新应用大赛给了我们这样一个舞台。不管结果会是什么样,只求最后问一句自己:我坚持下来了吗,我满意吗?如果我们有了梦,有了适合我们梦想的舞台,却不去、不敢去展现,这将是最大的遗憾!

  蹦蹦诗

  无事不登三宝殿,绝非寻常话语宣。

  破例两闯三宝殿,言冰电解泪雨出。

  不是吾等惹人厌,实乃无奈作此举。

  呜乎…… 呜乎……

  不知何时泪呼出,遮遮掩掩遇图书。

  学着沉到水底

  偶尔,我想出来冒个泡。不过,我越来越不愿意了。

  人生的指向,还是那里,只是去的路渐渐浅了。

  没有人会记得过去是什么样子的,连镜子都已经忘记了。

  原本就属于寂静等待的我,还是回去吧。

  沉到水底。

  慢慢的,有一天,

  我会抬起头,一股劲的涌出来,

  那时,也许阳光会给我些温暖。

  水底,一片,

  茫茫的水粒,聚集。

【清欢的散文】相关文章:

1.心寂清欢散文

2.流年清欢散文

3.心情散文《心境清欢》

4.素颜,清欢散文

5.冬,清欢优美散文

6.许你一场清欢散文

7.在春天,逶迤清欢散文

8.优美散文《人间有味是清欢》

上一篇:童年的遗憾散文 下一篇:如果有一个男子非常珍惜你的健康,就和他在一起吧的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