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的女子情感散文

2019-09-11 散文

  无尽的孤单是蚀骨的疼痛,不断撕扯着心的弦,只要再用力一点,“砰”的一声,就会碎成影,飘浮在夜的深邃里,成为星星的眼睛。一直都在想,自己是怎样的女子。忽然这两个字跳入眼帘“捕风”,是啊,我就是捕风的女人。在追逐的是一个迷离的幻觉,在等待一个配得上自己深情的人,若爱有残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有句话说的好,“宁可高傲的发霉,也绝不卑微的恋爱”,就算一个人孤绝于世,也不会祈求那怜悯的神情。见的风景多了,能留住眼睛的反而更少,此生情根深种,却不多情,入心者不过二三,良朋挚友不少,却无法填满心里那无边无际的空洞。不断放大的孤独,一直都在吞噬,加上以羽自残的放纵,今生真是一直在捕风。

  苦了自己,累了观众。这也是命,红尘淡如水,风泊云水心。等,等一场烟花的盛放,夺目的在夜空里做月色下的寒香玲珑。或许老天会许我花开娉婷,哪怕只是一瞬,与我已经足够,天长地久,沧海桑田,我不敢去想。捕来一帧风,此生已经无憾……

  昨个去买菜的时候,偶遇了一个南方的卖茶人。他打了个地摊,很多的茶叶,一箱子一箱子的盛放,不由得就被吸引了过去。其实我不饮茶已有三年,会失眠,以前是很喜欢饮茶的,因为父母都有这爱好。在那与卖茶人闲聊了几句,一般我都是不多言的,只因这茶香吸引了我。独喜欢菊花茶,还有玫瑰花茶这两种。

  比我从店里见到的色泽要好,那人很会讲话,我却不懂茶道。我的喜欢来自于心里的一种呼唤,与茶本身或许就是不挨边的。就是一种触动,心灵的触碰,看那定格了颜色的花蕾,静静的沉睡,似乎一个个故事在蛰伏,等待一杯水的开启。

  只买了少许,便急匆匆的赶回家,找了个透明的杯子,拈了几朵玫瑰花丢了进去,倒了滚烫的白开水,氤氲中雾气升腾。在椅子上坐着,放着老九的音乐《千年古茶》,就默默的看着那花朵被浸湿,一点点绽蕊。心忽的就是一颤,眼泪淌出了泪。这情形多像现在的我,最美的年华凋零。孤独,忧伤定格了荼靡的风情。亦是在等,等一杯水把我泡开,等一人擎在掌心里,读懂那千年寂寞的不甘,然后与红尘做了诀别。爱茶,却不饮,我只是喜欢泡茶的过程,那是生命的一种展示,只嗅其香,品其神韵,已经足够。

  下午的时候,朋友过来了。我前天去逛街便来看我了,因为事先没有打电话,我赶不回来,不然就一起出去吃饭了。她胖了很多,从脸上可以明显看出,手腕上带着金镯子,说不出什么感觉,总觉得很不搭,感觉就是穿了龙袍也不像太子那种。我是不喜欢带饰品的,就是偶有玩下也只是那种亮晶晶的耳钻,我把金戒指都给了弟妹。最近她过得很好,气色也好了很多,虽然男人依然会无理取闹,可是一个月见面并没几天。真正的朋友,不管在哪都会牵挂着,心不会远。

  也许人生都会有一段最煎熬的日子,与金钱无关,它是心底最深处的一个万丈深渊。怎么挣扎都逃不开,反是越挣扎缠的越紧,有很多时候呼吸都会带着疼痛。原本一直以为最怕的是牙痛,因为彻夜难眠,现在知道孤独这种痛才无法抑制,就像一种毒,随时随地肆虐爆发。朋友很希望我去她那里,只是太冷了,怕我吃不消,还告诉我什么工作适合我。就给姐姐打了电话,告诉她心里有个谱,如果可以的话,姐姐会尽力给我安排。是真的想离开了,一直这样下去,我撑不了多久,会厌世。

  想了很多,真的去了陌生的地方,或许会更孤独,还会多了牵挂和漂泊感。如今的我不喜欢与人交流,亦不喜欢去讨好任何人。朋友是个热心的人,喜欢聚会,喜欢喝酒,她告诉我一顿四两的缸子可以弄俩。我有些犯傻,你家爷们没教会你别的,这倒是培训的很好。我知道她以前是不喝酒的,是被压的,所有的隐忍的一种爆发,爷们不敢再喝醉,因为她会耍酒疯。

  也许工作以后就会很忙碌,没多少时间写字了,我没那么多精力,身体亦不允许。应该会很安静,上班,洗澡吃饭,有空敲俩字,不会和她一样出去吃饭,喝酒,那不是我喜欢的。休假就陪着妈妈转转,如果可以就带着儿子和老妈去旅游。

  人生是一种安静,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其实自己有多渴望那份暖只有自己清楚,可是欲求不得。雪后的沙棘我见过,很酸,那个就是研碎了用白砂糖合饮,依然酸到了心口。我是没有勇气尝试的,就做那枯萎了的玫瑰花茶,流落着醉人香,却不与人饮……

  逛街新买的衣服和鞋子很搭,浅粉色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尝试。深冬穿了出去有些扎眼,呵呵!很多人看我,女人的眼里流露着妒忌和艳慕,我喜欢这感觉!如果不修边幅,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会看着自己憔悴的样子很难过。

  只要稍捣扯一下,我跟三十岁的女人有一拼。只是眼里流露的忧伤让我显得与众不同。其实很像孩子,虽然从不依赖很倔犟,但还是希望有个肩膀可以依靠,让我无须逞强。很想听有个男人对我说:别急,别哭,有我在!可我听到的都是这事你得去,你不去解决不了。只有二哥对我说过,别哭,只要花钱可以摆平的事,都不是事,有哥呢!可我从没为自己的事找过他。我可以,纵然很难,依然可以只手撑起头顶的一片天。

  这冬天真的很漫长,漫长到了分秒都如此清晰,日子没有放糖,苦到了忧伤。买衣服那会我与店里的小姑娘说,这是我四十岁之前唯一一次买粉色的衣服,以后亦不会再买了,就在最美的时候装一把“嫩”,把快四十的自己打扮成年轻十岁的模样,在定格的季节里追逐一种靓色。我是花,特别的花,特别的味道,特别的色彩,如画,如诗,如茶,却不与墨交易似水年华……

  知道你爱我,我是唯一你却没说。不想猜度什么,不闻不问我亦学会了。既然想要玩藏心的游戏,那就把牵念了断,天涯成各,独自停泊。佛说,缘聚缘散皆是因果,是你的终究会寻着你的遗落,给你一个执手的诺,只因梦都上了你给的锁。若等待是最早的苍老,那许我千年的修炼,交换一场盛大的人生只如初见,不离不散。若爱是一场豪赌,请不要让我哭,请不要让我输!

上一篇:栀子的夏天不成忧经典情感散文 下一篇: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