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的夏天不成忧经典情感散文

2019-09-11 散文

  郁伊打来电话,声音哽咽地说,小栀,许诀死了。只换来夏栀冷淡的一声,哦。郁伊彻底愤怒了,狠狠地掐住话筒,仿佛那是夏栀的脖子,夏栀,你真是个没有人性的女人。

  十八岁的夏天,许诀在夏阳路的十字路口发生了车祸,年轻的生命以一种奇怪又合乎常理的方式挥别了世界。十八岁的夏天,一直爱着许诀,喜欢着夏栀的郁伊与夏栀彻底决裂,曾经说过要一起跨越撒哈拉沙漠的三人从此分道扬镳。十八岁的夏天,没有人性,失去友谊的夏栀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

  在男女比例为15:1的理学院,作为女生的夏栀可谓是占尽了优势,更不说,她本身就眉目清秀,身材高挑,气质高冷。夏栀轻易地成为了大理院一干男生心中的女神,学友爱她,学姐爱她,学长更爱她。大学本就放纵,肆意。书本,笔记在十八岁的暑假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夏栀有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喝酒,第一次通宵k歌,第一次有人直接走到她面前对她说,我喜欢你,我知道你没有男朋友,要是你看我还行的话,我们就在一起吧!

  从小到大也不是没有人向夏栀表白,他们会在课间悄悄地在夏栀的课本中夹一张纸条,上面用好看的字迹写着,放学我们一起走吧。或者是你笑起来很好看。但从没有人这么直接地直视着夏栀的眼睛说,我们在一起吧!

  说这话的人叫段衍,理学院大二的不羁浪子。能够在大一创造下三段情感历史的人必然是帅的,他和夏栀的结识源于一场游戏。那天,段衍所在的302宿舍里的男生打完篮球,就在操场散漫地坐着,几个不甘寂寞的男生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轮到段衍输了,宿舍的兄弟都说,你小子平时没少伤女孩的心,今天就找个女生给你一巴掌。

  这天,夏栀和室友打完羽毛球经过操场,夏栀并不是一个喜欢运动的女孩,在大学里,我们做的很多事并不合心意,但我们需要妥协。总之就是这个时候,夏栀出现在段衍的视线里,段衍想着,让一个丑女打一巴掌,还不如让一个美女打。他很果断地拦住夏栀,同学你好,你能打我一巴掌吗?

  或许是中午的太阳太过刺眼,或许是段衍的出现太过突然,或许是对自己的失望,夏栀真的就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

  段衍绝对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孩子一点表示都没有就真的送来了结实的一巴掌,即使被打得身子踉跄头脑仍是呆愣。

  就这么戏剧性的,他们认识了。认识后的一天晚上,夏栀待在宿舍看韩剧,段衍打电话让她到操场,他们第一次认识的地方去,有话对她说。夏栀来到操场,只看到一个用白色烛围成的巨大心形,段衍站在“心”的中间,手里是白纸折成的栀子花,周围是熟悉带着调侃的笑脸。然后段衍对她说了那句话,我喜欢你,我知道你没有男朋友,要是你看我还行的话,我们就在一起吧!那是十八岁的冬天,夏栀的手又冻得裂开,周围的空气似乎在嘲笑她失去了那个给她送冻疮药的人,也失去了一起挨冻的人。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夏栀用难看的手接住了那几只不知伤痛的栀子花,她答应了,因为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在她挥出那一巴掌时,这样的结果就注定了,她会和段衍开始一段恋情,她人生中的第一段恋情。

  他们的恋情和其他人的没有什么不同,刚开始时喜欢每天都黏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泡图书馆,一起旷课搭好几趟公交看电影。在一起的时间里,他们去看了山,看了海,看了森林。十八岁以前三个人的约定如今变成了夏栀一个人的坚持,期间多出来的人——段衍——只是夏栀一个人的认可。

  和段衍看那些风景时,夏栀总觉得自己在酝酿一种背叛,她会想起迷失在岁月里的那三个人,总是温和笑着的许诀,名字雅致实则大大咧咧对朋友掏心掏肺的郁伊,还有骨子里透着冷漠的夏栀,三个人从小学就绑在一起,铁三角的关系让无数人羡慕,他们互相见证了彼此从青涩走向成熟,他们有各自的秘密,也有着共同的愿望,他们曾计划,大学毕业那年,丢开所有的事,去看山,看海,看森林,看沙漠。那三个人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断开的那么彻底,在他们都来不及反应时,事实就形成了。

  十九岁的夏天,夏栀有了新的圈子,有自己的男朋友,但她花更多的时间想从前,想那些她从没珍惜的美好。她知道自己是个冷漠的人,最初这是许诀告诉她的。高考完的散学宴上,夏栀喝多了,倒在角落的沙发里,许诀就是在这个时候吻了她,轻轻的,柔柔的。这是夏栀的初吻,许诀自作张张的拿走了,这个意义不明的吻,夏栀真的讨厌,其实她还醒着,她清晰地感受到了那个吻,感受到心在剧烈的跳。

  那一个吻后,夏栀就单方面和许诀断了联系,她逃到了乡下的姥姥家,不接电话,不登QQ。每天在小平房里看着洁白的云朵在天空中来来往往,看着路边的满天星璀璨成一片星空,乡下的空气是清新澄净的,人的心情也变得开阔。她想,他是喜欢着许诀的,那个男生,会在冬天及时送来冻疮药,会在她难过时细语安慰,会陪着她疯闹,陪着她安静。她知道郁伊也喜欢着许诀,所以她才会纠结,但现在,她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如果这份幸福是真的,那么握紧吧!

  然而她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郁伊打来的,告诉她,许诀死了。在夏阳路,许诀倒在血泊里,身边是散落满地的满天星。蓝色浸染在红色里,妖异成一幅奇特的景色。

  夏栀还记得在一个午后,她和许诀从书店回来,经过花店,看着店里各色的鲜花,她撇撇嘴,说着,这里没有满天星,那才是最美的花呢!

  夏栀不知道那么长时间的失联对许诀而言意味着什么,但她知道,那些蓝色的小花是许诀想要送给她的,他喜欢着她,许诀喜欢夏栀!

  夏栀想,她真的是一个冷漠的人,才会这么快就允许别人代替许诀的位置,所以她会和段衍看山,看海,看森林。只是,夏栀绝不会和段衍去看撒哈拉,那样奇异的景观早就只属于用尽全部心思的三个

  事实上,看完山,看完海,看完森林后,夏栀来到了她二十岁的夏天,她大三了,段衍大四,大四的学生忙着实习,忙着适应灰暗的社会,忙着另外一个世界的事。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电话,没有问候,夏栀从开始时的有点难过到很快习惯。二十岁的秋天里,一个陌生电话打来,电话那头,柔软的女声说,你是夏栀吗?段衍说你是个好女孩,他不想伤害你,但我爱他,他也爱我,我打电话是希望你离开段衍。夏栀只是说,好。她想起段衍给她的表白,一样的直面世界,她庆幸段衍找到了她的洛丽塔。

  自然地她和段衍的爱情结束了,是夏栀提出的分手。那是二十岁的冬天,雪花悄悄下在夏栀的心里,却冻伤她的手。他们的恋情和其他人的一样,有开始就有结束,现在,只不过是结束而已。就像那几朵白色的栀子花,不该留在不会欣赏的夏栀身边。

  二十二岁的夏天,大学毕业的夏栀丢下一切,去了非洲,那个阳光从来不暗淡的地方,那里有最美的沙漠,最真挚的约定。很多人奇怪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孩在寻找着绿洲时总带着满足的笑容,他们不知道,有许诀和郁伊的陪伴,再多的困难都是快乐。一路流浪,一路忏悔,一路祈祷。在撒哈拉华人聚集点,她在千万字中辨认出郁伊的“郁体”飞扬嚣张一点没变。

  我知道,我的许诀、我的夏栀有一天会看到我写下的,他们会用最美的模样走过沙漠,我爱他们,永远。二十二岁的郁伊留。

上一篇: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散文 下一篇:风徜流年清音落,你轻轻走来情感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