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是岁月的载车散文

2019-07-11 散文

  记忆是岁月的载车,把一切红的,绿的,白的,黄的,紫的,蓝的,黑的风尘往事都装载,运回眼前,放在不眠的夜晚,或故友的欢聚时光。

  春天的花开是绽在最上面的灿烂,往住勾起失眠时甜心的笑容,或飘来河畔边羞涩的青草的味道。

  那一枝独放的腊梅是驾驶的车辙,总打着头站把霜雪溶化,在“吱吱,嘎嘎”的响声里,惊醒冬蛰的眠柳把春天偷窥,等侍春风开剪。

  载着的两项鼻涕的童年随妈妈在田野里流淌,时常伴有鸟呜和依稀的蛙声崔熟一地金黄,那饱满里绽开的笑脸抻展了顶着烈日的汗颜,魔幻成白花花的馒头,进了家家户户餐桌。

  记忆的载车载着校园的课桌,朗朗的书声,和闺密无话不谈的赤诚,把青苹果的羞涩镌刻成蜜语书笺,夹进还回同桌的课本,等侍他的翻阅。

  操场上哨音里的跑步如地球的旋转,木马的跳跃总是那样为难,那一脚跳栏的闪失,漾溢同学们爱心的搀扶,老师的关切。

  啊!那十八岁青年期慒懂繁华的梦想一定压扁了车胎,伸出的臂膀老是够不着想要的月亮,有时拾颗流星笑的花开璀璨,老师在上面写上“优秀”的评判。

  岁月是多变的流年,记忆总把我载回童年。小河里的抓蟹、摸鱼溅起的水花至今还打湿我的眼帘。还有提着猪草篮子“打叉”的那群少年,嘻笑总在耳边起伏。忘记吃饭的专注、热闹里总会传来妈妈蒸熟红薯的味道和嗓音的清翠。

  那天我们同学会还给餐桌加了笑料,总是捧着本书躲在操场边树林的“书呆”呀,如今成了显赫的名人,可那声“书呆”还是在酒杯间飞扬。

  岁月流淌记忆的载车,养活着一切细碎的过往,总把鲜活搬在我们眼前,使我们安然自乐,在遐想里陶醉,变的心平气和,与世无争的坦荡。

上一篇:云将雨时亦销魂抒情散文 下一篇:流湖那个兰抒情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