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将雨时亦销魂抒情散文

2019-07-11 散文

  这个夏日的阴阴的午后,从连续几日的忙碌里解脱出来。只在这样的时刻,心澄碧如水,我便把心送至“子规声里雨如烟”。

  一对联曰:功名富贵镜中花,玉带乌纱,回头了千秋事业;离合悲欢皆幻梦,佳人才子,转眼间百岁风光。静思此联,联系近日的忙碌无踪,内心的焦灼踉跄,心不禁一凛。一些事,放下了便放下了。一些日子后,你且看它,那些纠结缠绕只须作哂然交付。无语的怨怼深深的怅惘后,只希望,遇见的人,交过的朋友,都能够懂得“若问生涯原是梦”。

  并不做消极而退,只是生命的过程需要懂得进退。内心常常高呼“退一步海阔天空”,而实际常常是如西绪弗斯推着石头上山。是恒心,也是苦役,是享受还是忍受?每个人的答案自是不同。只希望日子的花开花谢后,仍有清荫,内心默默体会舍得之后的淡定,这也是幸福之一种吧。

  刘禹锡云: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这是我喜欢的,但不做“往来无白丁”之想。现实的情境常常是白丁们更呈现着人性的真淳。

  坚持着阅读,坚持在古典里穿行,只是想给自己的心灵造一座园子,不是“退思园”,也不是“狮子园”之类。只是“拚将十万头颅血”后,如果不能把乾坤力挽回,至少有一个可以的归依。这或许是看了晚年的王锡爵给我的一个启示。

  那日是看赶路秀才山水垂钓的摄影,那份闲境是让人欣赏的,忙碌的甚至所谓绚烂的人生种种终抵不过“一蓑烟雨任平生”。而在山水里,我们的心也常常可能会回到天然本色,内心呈现诗意与美。

  不在书斋里讨生活,但确实喜欢一卷在手,那样的时刻总是如沐春风。行万里亦不易,偶尔去看看《徐霞客游记》,亦看看《旅游》等杂志,亦算是纸上烟云之后的万水千山走遍。

  前几日在太仓弇山园,亦体会花深柳荫的美,亦感受江南丝竹之美,韵律之趣。如果下次再逢,最好是月夜吧,月明星稀,微风细细,如果君也在,缓缓而归,亦算是“报答平生未展眉”吧。

  问自己,问他人,问来问去,心沉沉,“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

  是因为有梦不觉天涯远么?

上一篇:流湖那个兰抒情散文 下一篇:有关挥不去的思念的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