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喜极却可泣散文

2019-06-12 散文

  不知你是否有过和我一样的感觉,在某个深夜,听着电波缓缓流过的声音,会突然地颤栗,会突然地柔软,会突然想起自己都不曾在意的某段往事。

  不知你是否有过和我一样的感觉,在某个清晨,看着雨丝淅沥落下的身形,会突然地感动,会突然地无措,会突然想要找个人一起去牵手漫步雨中。

  不知你是否有过和我一样的感觉,在某个黄昏,闻着茉莉花香四溢的气息,会突然地蹲下,会突然地闭眼,会突然想让时间凝固张开双臂拥抱全世界。

  就像不曾喜极,却可以自然而然地流泪,这种本能的天性又回归到了这里。

  六月的海口,空气中弥漫的闷热气息还是大于新雨后的凉丝气的,许多朋友都在诉说着自己的汗热史,35度的海口,如果海风不带来海的气息,常人难免会汗水逆流成河。难得今天酣畅淋漓地下了一场雨,人的浮躁与火气随雨的温度一起下沉,突然觉得整个桂林洋都是那么宁静,那么淡然。

  曾经听说有种花,叫凤凰花。花的名字就挺霸气,花的气质也不输给世人给的荣誉。她花开两季,每到夏末便悄然飘落,铺满一路,柔软却优雅。在海师新校区的校道上,一排排油绿的棕榈树总是直插云霄,在热带地区,她们总是能给自己生存得更好的理由,很多时候,路过,总是会禁不住抬头仰望,惊叹这大自然的创作。都生在热带,生存得却都很顽强很优美。

  空山新雨后,天气并不是晚来秋。桂林洋的大雨下得正盛时,收到一条短信:“丫头,这雨下得真好,坐在阳台看雨真幸福呀!”,有种想流泪的冲动,很高兴有人和我在同景面前感受相似。相信那是一种真正的心灵宁静和发自内心的对大自然的感恩。这不是关乎我们人生的大喜,亦不是决定命运的大机,而生命中大部分的生活便是这般平淡无奇的,我们要做的是好好生活,不抱怨,怀慈悲之心对待身边的人,事,物。

  我相信日久生情。就如诗人会那么果断地说:“月是故乡明。”一个地方呆久了,那种乡土情结便潜移默化地深入心田。除非木石,你怎能忘记那些陪你走过人生一段时光的人和物?不管社会如何前进,人心如何淡漠,面具多么复杂,你要相信,大自然是永远不会欺骗我们的,大自然也不会抛弃每一个为人的人,不管是活着的人,还是与泥土长眠的逝者。只要大自然不死,人心的回归,人性的回归就无时不在。常见网上疯狂转发类似“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可以见人心”诸如此类的“真理”,我不敢否认这句话确有其道理,生活中也会时有经历这类惨剧,却也不敢苟同这类说法。有时候,看的淡然些,你会发现,什么都会跟着时光毫无痕迹地隐退,留下的是最初的美好记忆。淡然不等同不在乎,说不在乎时实质上是非常在乎,却假装淡泊,一遍一遍重复这样后,心不是淡然了,而是淡漠了。以为是心胸开阔了,却是缩小了不少头顶的天空。

  海南真的很美,因为她是大自然孕育的三岁小孩,还有太多的地方是稚嫩的,却是可创造的。而选择离开却是另一种情感,离开某地,不一定是不喜欢,只是,生命需要在美好的地方暂停成一个点,留作纪念的标本永久珍藏。好好珍惜这短暂的两年,好好享受这无法言说的美。

  自从人生中第一次醉酒后,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大不相同。那段时光过得颇为平淡且宁静。曾听别人说,当你一个人独自去面对许多个第一次后,你就真正成熟了。虽不信星座,但天枰座喜欢一个人独自忍受的性格,怎么突然就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很清楚自己醉酒的真正原因,我一直都从未埋怨过让我受尽折磨的人。因为,我学会了很多,尽管不是任何人教给我的。是阴霾过后突然真正觉得人生有太多美好的事情和美丽的风景。尽管,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做一个人想做的事。尽管,翻着老照片才发现许多面孔早已模糊,许多,就算对着名字怎么也对不上号,就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那种孤独,何尝不可以演变成宁静呢?

  宁静其实很简单,或许就是一抬头,我看见天边的云彩,便错认为是天堂。其实,天堂就在人间。毕淑敏说,她不相信地狱,只信天堂,而天堂就藏在人间。

  云淡风轻的日子里,一碗白米粥,一些咸菜,一本爱书,几片蛙鸣,如果心不悸动,不管有月无月,每天都是温柔夜色。

  我希望,当我们走过枫叶飘零的季节时,风触摸你的脸,你是微笑着的。而我,见到那种微笑,将会感动得泪流满面。

  为那些生活中质朴纯真的快乐,返璞归真的好奇,随时准备着感动。非喜之极,亦可以泣。

上一篇:只影伤心错,谁又输个寞散文 下一篇:心有所系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