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升于平庸之上的力量散文

2019-02-12 散文

  我的中学数学老师田华,是我特别怀念与感激的一位老师。

  当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她,风华无限,一头微卷的长发,高挑的身姿,恬淡的性格,不急不缓静水流深的教学风格,带给我一个安然专注的世界。

  毕业的时候我曾对老师写下这样的句子:“在无尽的岁月里,无论我成长为参天巨树,或是茵茵碧草,都将以生命的翠绿向您致意!”

  毕业累年,尘网役役,大抵源于情怯,总觉得志业未达,何以面对师长,相见不如怀念。

  当我读到思呈君在《我曾听女神歌唱》一文中怀念其小学音乐老师的记叙时,心中轰然共鸣,一样一样一样的啊……

  “我忽然意识到我为什么对她独怀深情。除了因为她那么美丽,那么亲切,那么优雅,更重要的是,在她那里,我看到了飞升于平庸之上的力量。…我爱慕她的美,更仰望她的力量,生活中所有的残败被遗忘,所有的平庸皆可忽略,光和蜜组成的万花筒,在无形之中,缓缓流转。……生而为人,一颗高蹈的心配在一具灰扑扑的肉体里,有多少人是这样的命运。可是在那个十一岁的夏日午后,窗外的金凤花全力盛放,脚踏风琴声中我们亦步亦趋地跟着苏老师练习,在那个瞬间,心里所起的震动,涟漪漫延到今天。命运还没有打扰我们,可是我们对世界已经深怀爱意。…”

  鉴因这些年工作变动,南北周转,远在异乡,加之非常繁忙,与中学同学几无联系。近日,我在清河中学微信公号上读到老师的文章,看到视频里的身影,当老师说已任教二十一年时,我仿佛穿越了,恍若昨天,历历在目。镜头里老师比以前更瘦,但一说话,记忆就全对上了,语气如旧,朴实如初,我甚至听说我们这位老师在任教二十余年后,现在还常常.....做题,这令我倍加惭愧,所谓匠心之艺与师道尊严大抵如此罢。

  高考升学制度下,高中教师工作尤为繁重辛苦,老师恬淡的心性会在一定程度上冲抵工作带来的负荷,裨益身心健康,这是我为老师感到欣慰的。但从2017年高考后拍摄的视频看,老师过于瘦弱单薄,影像入目的瞬间,其实我是心疼的。在我心中,田华老师不仅仅只是一个老师,也是我天然喜欢和本能信赖的朋友,是我心中愿意温情以待的姐姐。所以,我衷心希望老师善自珍重,安康如意。

  这段视频我反复看了好几遍,面前的您鲜妍依旧,因为对于我来说,您永远是与青春有关的时光,并且是一个成绩一般,有着少年维特之烦恼的灰色青春。不思量,自难忘,在老清河中学教学楼的二层走廊里,老师曾经给过我一个拥抱,隆冬季节,隔着厚厚的羽绒服,那却是我此生最难忘怀的温暖。不善言辞的老师对我表达过许多最朴实最纯粹的鼓励,这些年我不止一次的回望与老师有关的日子,那早已成为我生命中永不褪色的明亮与慰藉。

  虽然我数学没学太好,但因为田华老师的影响,我对数学一直颇有亲切感,这些年甚至陆续读了一些数学发展史的书。而且,我的分析能力还可以,想问题算是比较有条理,法律文书写的不错,当大家称赞我这一点时,我总说感谢我的数学老师。

  二十年间,老师大概已经带过六七届学生,人数逾千人,而我作为其中非常普通的一个,在老师的印象中,按正常规律早该印象模糊,或记忆全无,所以我并不在意老师是否记得我,我只是想让老师知道,无论时空如何流转,万千人海之中,您教过的那些孩子,有人会珍藏您的朴实,会敬慕爱护您的清澈。

  有术无道,止于术,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教育的本质与功能是启蒙心智,开阔视野,塑造人格,以期一个又一个健全之心智、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在这个意义上,我感谢照进我心灵、刻划我头脑的每一道光芒。

  所以,怎么办呢,亲爱的老师,我依然不是您最好的学生,但您依然是我最好的老师,从过去到永远,这份感念与遗憾我永存心中。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转瞬十几载,时间都去哪儿了?

  大学法学本科毕业后,我先后入职两级法院,坐堂问案近十年。忆往昔,岁月峥嵘,如同带着镣铐跳舞,我看到真正的疼痛者、坚忍的疼痛者、咆哮的疼痛者是如此广泛而清晰地存在。某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国家机器不缺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审判员,而社会应该多一个有非常作为的人才,这不是通俗的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的价值。我想探索一下自己的边界在哪里,所以,我辞职了。

  力量存在于沉静与盼望中。辞职后的三年里,我在一个新环境新职业新城市里体会、观察、思索,也读了一点书,写下了一些零散感悟。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三万多天,求取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这些平凡人为自己做的最大努力是什么?随风走了九万里,依然苍茫浅薄,在人生的道场里,趋时附势而悖道,还是审时驭势而守道?如果我信我的道,那我是否打了最美好的仗,我是否跑尽了该跑的路,我是否守住了我所信的道?

  正如我在《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中谓叹的那样,尽管有许多光阴被虚度,尽管平生万事难堪回首,尽管魑魅搏人总输那覆雨翻云手,但千淘万漉,狂沙吹尽……我示人以明澈,安住心口温热。无论做什么我心中始终有一个自我审视,如果我不是我,我是否愿意和此时此刻这样的我做朋友?我是否欣赏认可这样的人?如果我心中尚有疑虑或不屑,那么,此时此刻的我就是在背离自己对自己的期许,辜负成长岁月里那些师长友朋的珍贵知遇。

  所以,每一个选择,我都聆听来自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在大势大节上不亏不乱,在个人生活上重情信义。行走于天地之间,无论落魄发达,都无改于内心的激越情怀和平静修远。回首来路,面对我最珍视的老师,我能坦然说:“默念平生,未尝侮食自矜,曲学阿世,唯此似可告慰师长友朋。”——求仁得仁,余愿足矣!

  低首凝眸,我仿佛看见自己在不同时间留下的泪水与欢笑。以梦为马,选择永恒的事业,未来的路还是会走在那些被光照亮的路途上,那是一项职业应有的荣光留给淡泊人生安身立命的底色。在光荣与梦想中有一双泪眼,在喧哗与骚动中有一种沉默,它让我把时间攥紧,用诚实劳动报答黑夜灯光。

  由时间凝固下来的每一个瞬间,终将会得到时间的尊重,不是吗?

  此刻,我心头涌现的是释然后的轻松,是否和记忆中的女神相见已不再是一道选择题,不见亦怀念,相见也无言,唯有相视一笑,任岁月倏忽,看风淡云轻。那么,就让我在回忆里继续暗自珍惜,谢谢美丽的女神曾经给予过我的那些明亮与温暖。

  而心中另有一个声音始终穿越时空,寄托我对老师最纯粹的致意:待到春风起,扛花去看你!

飞升于平庸之上的力量散文

http://m.ruiwen.com/wenxue/sanwen/657461.html

上一篇:不,其实我很努力散文 下一篇:《当我足够爱才会遇见你》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