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您辛苦了散文

2019-02-12 散文

  我的妈妈今年九十高龄了,到了这个年纪 ,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每次回老家看着瘦小的妈妈独自一人在老家生活,心里总会百感交集,惭愧和无奈涌如潮水般上心头。

  养儿育女谁不渴望老了以后可以尽享天伦之乐呢?可是因为我在市区工作,不能陪在妈妈身边。虽然我曾经一次又一次把她接到身边,但她根本不习惯城市里的生活,每次都是小住一段时间后,就执意要回家。

  妈妈说,在城市里生活就如笼中之鸟,没有一丝自由。居住的是商品楼,无论是谁出门或者回家都是关上门,就算两对门的人也老死不相往来。加上妈妈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她只会说家乡话,根本无法和别人交流。我和妻子上班后,家里就是她的全世界。她说在城市里的生活让她觉得度日如年。

  看着她郁郁寡欢,又拗不过她强烈要回老家的要求,只能把她送回老家。虽然牵肠挂肚亦无可奈何。

  说来妈妈这一生真是尝尽了艰难和困苦。她一共生了八个儿女,我排行老二,我有两个姐姐,四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在我十七岁那年,我的父亲不幸病逝了。从此,妈妈用柔弱的肩膀挑起了这个家。

  我清楚地记得,在父亲的灵堂上妈妈放声大哭,哭得肝肠寸断。叫她怎么能不伤心呢?那一年,大姐二十岁,已经出嫁,我则刚满十八岁,正在读高二,我最小的妹妹才六岁。要养活一家那么多口人,压力着实不小。

  爸爸入土为安后,我再也没看见妈妈掉过一滴眼泪。她强忍住心头的悲伤,打起精神投入到生产队的劳动中。其实,一个劳动力要养活九口人,谈何容易。我们家的日子便在饥寒交迫中备受煎熬。

  舅舅看着妈妈一个人要养活一大家子确实不易,便叫妈妈过继三个孩子给他。妈妈考虑再三,把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过继给了舅舅。

  那段温饱都难以解决的岁月,我看见妈妈没日没夜地辛劳。白天她投入到生产队的劳动中,中午闲暇的时间,她就去开荒,勤快地开了荒,就种上玉米或红薯,给一家人充饥。

  我十九岁那年已经高中毕业了,高考落榜后,我报名当兵去了部队,这样,我就再也不能帮妈妈分担半点的苦楚。在部队里,我只有通过妈妈叫别人代写的书信才稍微了解一点家里的情况。

  后来,两才小学毕业的妹妹过腻了穷苦的生活,在人贩子的忽悠下,悄悄远嫁到天津的郊区。那段时间,没有一丁点妹妹的消息,妈妈常常坐立不安,以泪洗脸,万分担心她们有任何闪失。直至三年之后,两个妹妹回娘带着郎君和孩子回娘家,得知她们生活得很好,妈妈的脸上才有笑容。

  我复员之后被安置到市公安局上班,我们家的日子便有了起色。之后,我家里的和在舅舅家长大的弟弟和妹妹相继成家,妈妈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有了如释重负地感觉。

  十年前,我的弟弟不幸患上了肝癌。虽然奔走在各大医院求医,但是弟弟得的是不治之症,他就这样英年早逝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妈妈的悲伤是显而易见的。弟弟走了,他的家也就这样散了。弟媳在他病逝三个月后带着儿女令嫁他人,曾经儿女成群的家,只剩下妈妈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心疼妈妈这辈子的坎坷和伤痛,希望妈妈能安享晚年。一次又一次地提出,叫她来我工作的地方生活。可那时八十高领的妈妈身体硬朗,她化悲痛为力量,把所有的精力又投入到农活中。

  明天就是妇女节了,隔着千山万水,我想对妈妈说,妈妈,您辛苦了,您的儿女长大了,请您不要再辛苦了。

  同时也希望时光不要伤害她,祝愿她吉祥安康,安然无恙。

妈妈,您辛苦了散文

http://m.ruiwen.com/wenxue/sanwen/657455.html

上一篇:依然记得你散文 下一篇:成长自己意味着什么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