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写景散文

2018-12-07 散文

  正值寒冬,大蛋黄似的太阳从连坡村的东边升上了,水道里呈现出一种不见阳光的清亮亮水汽和雾霭悄然从山林弥漫起来!然而,连坡村并没有因为阳光的普照而朝气蓬勃,一场空前的灾荒在村子里蔓延,像洪水漫过青葱葱的河川的田亩,像乌云弥漫湛蓝如洗的天空!荒凉的山坡下,婴儿的嚎叫声显得格外凄凉,布满血迹的脐带还垂吊在婴儿的肚脐上。这一幕是李世雯从隔壁家的三姑六婆口中得知,时隔多年,它如胶像般深刻清晰地刻画在她的脑海中。

  傍晚,西斜的残阳的红光从屋檐往屋背上隐现,许世雯放假刚回到家,便听到母亲的谩骂声:“臭丫头,放学又上哪去了,害得你哥被开水烫了手肿了一片。”话声刚落地,一条条树枝印痕便落在了许世雯的腿上。许世雯发红的眼睛盯着母亲王玉凤,随即又低下了头,咬紧牙根,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流出。许世雯拿起扁担走出门往井口走去挑水。她知道,反驳的后果只有挨打,只有自觉干活才能免过一劫。这么多年来,许世雯毫无自由可言,上学以外的时间终日照顾哥哥许辉,许辉是早产儿,八岁那年发高烧后便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许世雯望着井边上的山坡,脑海中又浮出了那个画面……

  冬天这个季节,白日短促到巧媳妇难做三顿饭。许世雯放假后,看着同学们陆陆续续被家长接走,许世雯不想回家,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下个月就是报名参加培训钢琴课的最后期限了,但她知道母亲王玉凤不可能同意。回到家时天空早已披上了黑衣。许世雯到许辉定期检查的医院里接他。许辉戴着一顶黑色大礼帽,活像乌鸦张开的翅膀,身穿一件天鹅绒坎肩,染着岁月的苔印。许世雯静静看着他,脑海中浮现出儿时许辉替他出头,挡住所有砸向许世雯石头的画面!许世雯慢慢走近许辉,许辉傻傻地笑着说道:“你来了”。许世雯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珠,将手里的手套摘下,拿起许辉的冰红的手,合起来回搓了几回,再将手套套入许辉手上。

  走回家的路上,许世雯跟在许辉身后,她穿着已显破旧的黑色斜纹布衣裳,脚上是漆皮脱落的短靴,头发拢到耳后,用黑带子束住两个发髻。她被裹在一团愁云惨雾里,目光斜曳像是能够看透一切。暴雨倾盆破空而降,不远处汽车迎面而来,灯光直射许世雯眼眸,许世雯伸出手欲将许辉往回拉,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般。同学们的嘲笑,父母的曾经的抛弃与现时的不公,青春的消毁,钢琴梦的破碎,无止境的折磨…如同魔鬼正逐渐吞噬着许世雯,像噬菌体侵染细菌般快速恐怖!她那停顿在空中的手如同冻住了般,她望着毫不知觉已“兵临城下”的许辉,而许辉此时正转过身欲将怀里滴水未沾的毛巾递给妹妹。许世雯拼命伸出手,许辉依旧傻乎乎地对许世雯笑着!雨越下越大,村子里的.喧哗声渐渐沉默了,大雨的喧嚣覆没了天空和地面!

  一个连阴雨天的后响,云缝里泄下一抹羞怯的阳光,洒在湿漉漉的屋瓦上,许世雯从医院走出,许辉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风在许世雯耳边呼呼啸叫,身体像一片落叶悠悠漂浮着,心儿紧紧地缩成一团,微微颤栗。只见她脸色青绿,蓬头散发,眼窝深陷。那晚出事以后,许世雯不分昼夜地留在医院照顾哥哥许辉,即使王玉凤叫她去休息也不肯。每多休息一分钟,许世雯心里便多一分愧疚。她只要一闭上眼,脑海中便会出现许辉转身时的笑容!

  冬日的太阳又缓缓冒了上来,微弱的红光还是使人感到了暖意,厚重的浓霜开始变色。又一个星期后,阳光透过窗洒落靠在病床上的许世雯身上,阳光刺眼,许世雯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许辉微启的眼脸里有一缕表示生命回归的活光,像是阴霾下的云缝泄下一缕柔和的又是生机勃勃的阳光。许世雯立刻喊来了医生,当许辉的手紧紧扣住了许世雯的手时,许世雯的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住,哗啦哗啦的往下掉!她紧紧抱住了许辉,嘴里一直重复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春天连坡村原野上呈现出令人惊喜的景象,无边无际不透风的包谷,谷子,黑豆的枝干蔓叶覆盖了田地,大路和小道被青葱葱的四禾遮盖淹没了。许世雯和丈夫王城带着女儿可可回到了连坡村,踏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身躯愈见瘦小的王玉凤费力地将许辉拉挪出床边上,再抬起许辉的手搭在肩上,抱起许辉放到轮椅上。许辉一滑,便跌落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许世雯三步并两步快速走近将许辉从地上扶起到轮椅上,许辉脸上沾满了地上的泥灰。王玉凤脸上落下了层层岁月走过的痕。许世雯脸瞬间被泪水浸湿,恨自己这些年来的逃避。她闭上眼睛抱着许辉任由眼泪如决堤般地潮水涌出,噩梦连连积累的愧疚与不安再也忍不住,如火山爆发。

  当年的真相如同一块巨石压在许世雯身上,常常噩梦惊醒。王城得知真相,愈发心疼妻子儿时悲惨毫无乐趣的童年。王城说服了许世雯将真相告知王玉凤并求得她的原谅。王玉凤听后,悔不当初。后悔没有早日将真相说出:那年灾荒,许世雯被丢弃在山坡边上,野狗正绕着血腥的婴儿来回走,王玉凤捡了许世雯回来。许辉会变傻,是八岁那年别的孩子许世雯是野孩子,便跟他们打了起来,被石头砸中后脑导致。王玉凤怕真相会让孩子处于多虑愧疚中,可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今时今日的模样。得知真正真相的许世雯发红的眼睛呆瞪住,许辉依旧对她笑着。猛摇着头喊着不,随即跑出家门…

  又一年冬天,可可眨巴着眼睛问到:“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等太阳出来了可可就可以看到爸爸和大伯了”王城带许辉到县城里治疗。今天就出院了,许世雯和母亲王玉凤早晨天没亮便起了床,打扰干净屋子,贴上剪纸,蒸了香喷喷的饺子。许世雯巡视着屋子,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太阳缓缓升起,山上环绕着重重的雾气,王城下了车,打开后车的车门,许辉一脚着地,便一脸扑到地上,与泥土来了个敞怀拥抱。当许世雯和王玉凤以为治疗失败时,许辉又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沾满泥土,嘴角向上扬,对她们笑着。王玉凤和许世雯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她们两眼对视,也都笑出了声!

  冬天的暖阳来了,春天的绿意还会远吗?

【冬日暖阳写景散文】相关文章:

1.冬日暖阳经典散文

2.冬日暖阳现代散文

3.冬日暖阳优美散文

4.冬日暖阳好句

5.冬日暖阳心情句子精选

6.写冬日暖阳的句子

7.冬日的暖阳抒情散文

8.冬日暖阳抒情散文

上一篇:冬天的写景散文 下一篇:红色之旅写景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