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散文:假期随笔

2017-06-30 散文

  假期随笔

  天刚擦黑,我开门出去透气,被只老鸹似的黑鸭子吓了一跳。

  它奄奄一息,秃嘴断爪,身上的老毛斑斑驳驳,低低地呻吟着。一定是黄柏吖子丢在这里的,它身上像捆粽子似的被绳子绑缚着。

  我敢肯定,这是只待宰的鸭子,它将在这里过完它生命里的最后一个黑夜。即使明天黄蔫佬子不宰它,它也不可能再活了,它的生命已所剩无几。我哆哆嗦嗦往它前面的食盒里加了点水,它匍匐着把秃嘴放了进去。

  一只将要毙命的丑鸭子是很瘆人的,我逃也似的回到屋子里。近乎哆嗦地跟迎黎申诉:

  “他们应该尽快杀死它,那是对一个生命最起码的尊重,给它个痛快,利索的,,,,”

  弄死一只鸭子是简单的事,是吧?

  可是没人前来料理它,黄家人那会儿都在掐饭,他们到明天才会收拾它。一定是这样的。

  理智告诉我:这桩事情我管不了。

  这儿的方言非常难学,关键是还令人费解:

  妈妈:蔫佬子

  爸爸:柏吖子

  奶奶:娭家

  爷爷:嗲嗲

  吃饭:掐饭 傻蛋:衅瘪子

  你说说,妈妈怎么能叫佬子,爸爸怎么能叫鸭子,奶奶怎么成了太后,爷爷怎会发嗲呢??

  一头雾水,快晕死我了。

  黄家是大口之家,每逢过节,家里的咸鱼都要腌上十几条,腊肉,熏鸭都能晾满两条晒衣绳。杀鸡宰鸭时,黄妈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她曾经对我去年养鸭子一事感到费解,几次提议杀了来吃。见我把鸭子当宝贝似地呵护着,她总是一脸诧异地嘀咕着什么。

  夜很快就覆了下来。

  心里的惆怅郁结不散,于是拿了相机跟迎黎外出散步。

  拍了一张让我们都目瞪口呆的照片,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

  灵异手机

  漆黑的夜,刺骨的寒风,周围的一切都成了魅影。

  姐姐胆子小,回家总要我们送上一程,刚刚送姐姐上了水泥路,我用受机照着回头的路。

  冬天的苏北农村显得寂寥,冰冷的夜更让人感觉终结的`痛楚。不知道是我的心情感染了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恶化了我的心痛。

  突然,手机响了,熟悉的旋律,是远方的谁在呼唤我?我使劲摁下接听键,没有用,失败,再摁,仍然没有办法接听。断了。回家后,我查看通讯记录,竟然没有未接电话?手机怎么了?全自动欺骗主人?

  这是偶然?必然?

  回到城市后,依然一个人呆在宿舍里。手机一直陪着我,时刻不离开我。得到我的人气,它成精了?

  今天早上,和往常一样,我6点多醒了。打开手机,没有谁在我睡着的时候发短信给我。迷糊着,我在等待清醒。

  手机响了,我一看,不是收到电话,而是拨出去电话。我使劲摁停止,一下,两下,三下。。。。。。终于停了。

  我累了。很烦。

  拿起手机,拿起这个高级自动拨号手机,我仔细端详着。小样,跟我装神弄鬼!我看着它自动拨通信录上的号码。

  关机,小样,整不死你。

  我身上灵气太重?手机进化了?

【随笔散文:假期随笔】相关文章:

1.假期的那些事散文随笔

2.深夜随笔散文随笔

3.随笔的散文

4.让随笔散文

5.青春散文随笔

6.散文随笔春天

7.亲情散文随笔

8.心情随笔散文

上一篇:经典散文:随茶的性子淡淡的 下一篇:经典散文时光不老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