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经典散文

2018-04-17 散文

  张晓风是中国台湾的著名散文家,有关于她的散文,供大家参考!

  1、遇见

  一个久晦后的五月清晨,四岁的小女儿忽然尖叫起来。

  “妈妈!妈妈!快点来呀!”

  我从床上跳起,直奔她的卧室,她己坐起身来,一语不发地望着我,脸上浮起一层

  神秘诡异的笑容。

  “什么事?”

  她不说话。

  “到底是什么事?”

  她用一只肥匀的有着小肉窝的小手,指着窗外,而窗外什么也没有,除了另一座公

  寓的灰壁。

  “到底什么事?”

  她仍然秘而不宣地微笑,然后悄悄地透露一个字。

  “天!”

  我顺着她的手望过去,果真看到那片蓝过千古而仍然年轻的蓝天,一尘不染令人惊

  呼的蓝天,一个小女孩在生字本上早已认识却在此刻仍然不觉吓了一跳的蓝天,我也一

  时愣住了。

  于是,我安静地坐在她的旁边,两个人一起看那神迹似的晴空,平常是一个聒噪的

  小女孩,那天竟也像被震慑住了似的,流露出虔诚的沉默。透过惊讶和几乎不能置信的

  喜悦,她遇见了天空。她的眸光自小窗口出发,响亮的天蓝从那一端出发,在那个美丽

  的五月清晨,它们彼此相遇了。那一刻真是神圣,我握着她的小手,感觉到她不再只是

  从笔划结构上认识“天”,她正在惊讶赞叹中体认了那份宽阔、那份坦荡、那份深邃—

  —她面对面地遇见了蓝天,她长大了。

  那是一个夏天的长得不能再长的下午,在印第安那州的一个湖边,我起先是不经意

  地坐着看书,忽然发现湖边有几棵树正在飘散一些白色的纤维,大团大团的,像棉花似

  的,有些飘到草地上,有些飘入湖水里,我仍然没有十分注意,只当偶然风起所带来的。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情况简直令人暗惊,好几个小时过去了,那些树仍旧浑然不

  觉地在飘送那些小型的云朵,倒好像是一座无限的云库似的。整个下午,整个晚上,漫

  天漫地都是那种东西,第二天情形完全一样,我感到诧异和震撼。

  其实,小学的时候就知道有一类种子是靠风力靠纤维播送的,但也只是知道一条测

  验题的答案而已。那几天真的看到了,满心所感到的是一种折服,一种无以名之的敬畏,

  我几乎是第一次遇见生命——虽然是植物的。

  我感到那云状的种子在我心底强烈地碰撞上什么东西,我不能不被生命豪华的、奢

  侈的、不计成本的投资所感动。也许在不分昼夜的飘散之馀,只有一颗种子足以成树,

  但造物者乐于做这样惊心动魄的壮举。

  我至今仍然常在沉思之际想起那一片柔媚的湖水,不知湖畔那群种子中有哪一颗种

  子成了小树,至少我知道有一颗已经长成,那颗种子曾遇见了一片土地,在一个过客的

  心之峡谷里,蔚然成荫,教会她,怎样敬畏生命。

  2、那部车子

  朋友跟我抢付车票,在兰屿的公车上。

  “没关系啦,”车掌是江浙口音,一个大男人,“这老师有钱的啦,我知道的。”

  这种车掌,真是把全“车”了如指“掌”。

  车子在环岛公路上跑着——不,正确一点说,应该是跳着,——忽然,我看到大路

  边停着一辆车。

  “怎么?怎么那里也有一辆,咦,是公路局的车,你不是说兰屿就这一辆车吗?”

  “噢!”朋友说,“那是从前的一辆,从前他们搞来这么一辆报废车,嘿,兰屿这

  种路哪里容得下它,一天到晚抛锚,到后来算算得不偿失,干脆再花了一百多万买了这

  辆全新的巴士。”

  “这是什么坏习惯——把些无德无能的人全往离岛送,连车,也是把坏的往这里推,

  还是兰屿的路厉害,它哽是拒绝了这种车。”

  “其实,越是离岛越要好东西。”朋友幽幽的说。

  车过机场,有一位漂亮的小姐上来。

  “今天不开飞机对不对?”车掌一副先见之明的样子。

  “今天不开。”

  “哼,我早就告诉你了。”忽然地又转过去问另一个乘客,“又来钓鱼啦!”

  “又来了!”

  真要命,他竟无所不知。

  这位司机也是山地人,台湾来的。

  他正开着车,忽然猛地急刹车,大家听到一声凄惨的`猫叫。

  “唉呀,压死一只猫了!”乘客吓得心抽起来。

  “哈,哈!”司机大笑。

  那里有什么猫?原来是司机先生学口技。那刹车,也是骗人的。

  大概是开车太无聊了,所以他会想出这种娱人娱已的招数,这样的司机不知该记过

  还是该记功。

  “从前更绝,”朋友说,“司机到了站懒得开车门,对乘客说:‘喂,爬窗户进来

  嘛!’乘客居然也爬了。”

  早班的公车开出来的时候,司机背后一只桶,桶里一袋袋豆腐,每袋二十四元,他

  居然一路走一路做生意。

  每到一站,总有人来买豆腐。

  不在站上也有人买,彼此默契好极了。司机一按喇叭,穿着蓝灰军衣的海防部队就

  有人跑出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除了卖豆腐,他也卖槟榔。

  “槟榔也是狠重要的!”他一本正经的说,仿佛在从事一件了不起的救人事业。

  豆腐是一位湖北老乡做的,他每天做二十斤豆子。

  “也是拜师傅学的,”他说,“只是想赚个烟酒钱。”

  他自称是做“阿兵哥”来的,以后娶了兰屿小姐——跟车掌一样,就落了籍了,他

  在乡公所做事。

  “我那儿子,”他眉飞色舞起来,“比我高哪,一百八十几公分,你没看过他们球

  队里打篮球打得最好的就是呀!”

  车子忽然停下来,并且慢慢往后倒退。

  “干什么?”

  “他看到海边那里有人要她搭车。”朋友说。

  海边?海边只有礁石,哪里有人?为什么他偏看得到?

  那人一会功夫就跑上来了,后里还抱着海里摘上来的小树,听说叫海梅,可以剥了

  皮当枯枝摆设。

  那人一共砍了五棵,分两次抱上车。

  “等下补票,”他弄好了海梅理直气壮的说,“钱放在家里。”

  车掌没有反对,说的也是,下海的人身上怎么方便带钱?后来他倒真的回家补了钱。

  “喂,喂!”我的朋友看到了他的兰屿朋友,站在路边。他示意司机慢点开。因为

  他有话要说。

  “你有没有继续看病?”他把头伸出窗外,他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有啦……”那人嗫嗫嚅嚅的说。

  “医生怎么说?”他死盯着不放。

  “医生说……病有些较好啦。”

  “不可以忘记看医生,要一直去。”唠唠叨叨的叮咛了一番。

  “好……”

  车子始终慢慢开,等他们说完话。

  “这些女人怎么不用买票?”

  “她们是搭便车的。”

  “为什么她们可以搭便车?”

  “因为她们是要到田里去种芋头的。”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算一个免票的理由,但是

  看到那些女人高高兴兴的下了车,我也高兴起来,看她们在晨曦里走入青色的芋田,只

  觉得全世界谁都该让他们搭便车的。

  3、谁敢?

  那句话,我是在别人的帽徽上读到的,一时找不出好的翻译,就照英文写出来,把

  图钉按在研究室的绒布板上,那句话是:Who dares wins。

  (勉强翻,也许可以说:“谁敢,就赢!”)

  读别人帽徽上的话,好像有点奇怪,我却觉得很好,我喜欢读白纸黑字的书,但更

  喜欢写在其他素材上的话。像铸在洗濯大铜盘上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像清

  风过处,翻起文天祥的囚衣襟带上一行“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像古埃及的墓石上刻的“我的心,还没有安睡”。喜欢它们,是因为那里面有呼之欲出

  的故事。而这帽徽上的字亦有其来历,它是英国二十二特种空勤部队(简称S A,S )的

  队标(如果不叫“队训”的话)。这个兵团很奇怪,专门负责不可能达到的任务,1980

  年那年,他们在伦敦太子门营救被囚于伊朗大使馆里的人质。不到十五分钟,便制伏了

  恐怖份子,救出十九名人质。至今没有人看到这些英雄的面目,他们行动时一向戴着面

  套,他们的名字也不公布,他们是既没有名字也没有面目的人,世人只能知道他们所做

  的事情。

  “Who dares wins。”

  这样的句子绣在帽徽上真是沸扬如法螺,响亮如号钹。而绣有这样一句话的帽子里

  面,其实藏有一颗头颅,一颗随时准备放弃的头颅。看来,那帽徽和那句话恐怕常是以

  鲜血以插图为附注的吧!

  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要说的是任何行业里都可以有英雄。没有名字,没有面目,但却是英雄。那几个

  字钉在研究室的绒布板上,好些年了,当时用双钩钩出来的字迹早模糊了,但我偶然驻

  笔凝视之际,仍然气血涌动,胸臆间鼓荡起五岳风雷。

  医者是以众生的肉身为志业的,而“肉身”在故事里则每是几生几世修炼的因缘,

  是福慧之所凝聚,是悲智之所交集,一个人既以众生的肉身为务,多少也该是大英雄大

  豪杰吧?

  我所以答应去四湖领队,无非是想和英雄同行啊!“谁敢,就赢!”医学院里的行

  者应该是勇敢的,无惧于课业上最大的难关,无惧于漫漫长途间的困顿颠踬,勇于在砾

  土上生根,敢于在砾土上生根,敢于把自己豁向茫茫大荒。在英雄式微的时代,我渴望

  一见以长剑辟开榛莽,一骑遍走天下的人。四湖归来,我知道昔日山中的一小注流泉已

  壮为今日的波澜,但观潮的人总希望看到一波复一波的浪头,腾空扑下,在别人或见或

  不见之处,为岩岬开出雪白的花阵。但后面的浪头呢,会及时开拔到疆场上来吗?

  谁敢,就赢。

  敢于构思,敢于投身,敢于自期自许,并且敢于无闻。

  敢于投掷生命的,如S.A,S 会赢得一番漂亮的战果。敢于深植生命如一粒麦种的

  阳明人,会发芽窜出,赢得更丰盈饱满的生命。有人敢吗?

【张晓风经典散文3篇】相关文章:

1.张晓风的经典散文

2.张晓风经典散文

3.张晓风短篇经典散文

4.张晓风经典散文介绍精选

5.张晓风经典散文600字

6.张晓风的经典散文语录

7.张晓风经典散文集

8.张晓风散文《秋天·秋天》

上一篇:冰心经典散文 下一篇:经典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