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爱情散文短篇

2018-04-16 散文

  爱情是件浪漫的事情,是人类所向往与憧憬的。关于名家的爱情短篇散文,大家来阅读参考一下吧!

  银杏 郭沫若

  银杏,我思念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叫公孙树。但一般人叫你是白果,那是容易了解的。

  我知道,你的特征并不专在乎你有这和杏相仿的果实,核皮是纯白如银,核仁是富于营养——这不用说已经就足以为你的特征了。

  但一般人并不知道你是有花植物中最古的先进,你的花粉和胚珠具有着动物般的性态,你是完全由人力保存了下来的奇珍。

  自然界中已经是不能有你的存在了,但你依然挺立着,在太空中高唱着人间胜利的凯歌。你这东方的圣者,你这中国人文的有生命的纪念塔,你是只有中国才有呀,一般人似乎也并不知道。

  我到过日本,日本也有你,但你分明是日本的华侨,你侨居在日本大约已有中国的文化侨居在日本的那样久远了吧。

  你是真应该称为中国的国树的呀,我是喜欢你,我特别的喜欢你。

  但也并不是因为你是中国的特产,我才是特别的喜欢,是因为你美,你真,你善。

  你的株干是多么的端直,你的枝条是多么的蓬勃,你那折扇形的叶片是多么的青翠,多么的莹洁,多么的精巧呀!

  在暑天你为多少的庙宇戴上了巍峨的云冠,你也为多少的劳苦人撑出了清凉的华盖。

  梧桐虽有你的端直而没有你的坚牢;

  白杨虽有你的葱茏而没有你的庄重。

  熏风会媚妩你,群鸟时来为你欢歌;上帝百神——假如是有上帝百神,我相信每当皓月流空,他们会在你脚下来聚会。

  秋天到来,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的蝴蝶。

  你不是一位巧妙的魔术师吗?但你丝毫也没有令人掩鼻的'那种的江湖气息。

  当你那解脱了一切,你那槎桠的枝干挺撑在太空中的时候,你对于寒风霜雪毫不避易。

  你没有丝毫依阿取容的姿态,但你也并不荒伧;你的美德像音乐一样洋溢八荒,但你也并不骄傲;你的名讳似乎就是“超然”,你超在乎一切的草木之上,你超在乎一切之上,但你并不隐遁。

  你的果实不是可以滋养人,你的木质不是坚实的器材,就是你的落叶不也是绝好的引火的燃料吗?

  可是我真有点奇怪了:奇怪的是中国人似乎大家都忘记了你,而且忘记得很久远,似乎是从古以来。

  我在中国的经典中找不出你的名字,我很少看到中国的诗人咏赞你的诗,也很少看到中国的画家描写你的画。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你是随中国文化以俱来的亘古的证人,你不也是以为奇怪吗?

  银杏,中国人是忘记了你呀,大家虽然都在吃你的白果,都喜欢吃你的白果,但的确是忘记了你呀。

  世间上也尽有不辨菽麦的人,但把你忘记得这样普遍,这样久远的例子,从来也不曾有过。

  真的啦,陪都不是首善之区吗?但我就很少看见你的影子;为什么遍街都是洋槐,满园都是幽加里树呢?

  我是怎样的思念你呀,银杏!我可希望你不要把中国忘记吧。

  这事情是有点危险的,我怕你一不高兴,会从中国的地面上隐遁下去。

  在中国的领空中会永远听不着你赞美生命的欢歌。

  银杏,我真希望呀,希望中国人单为能更多吃你的白果,总有能更加爱慕你的一天!

  梧桐树

  丰子恺

  寓楼的窗前有好几株梧桐树。这些都是邻家院子里的东西,但在形式上是我所有的。因为它们和我隔着适当的距离,好像是专门种给我看的。它们的主人,对于它们的局部状态也许比我看得清楚;但是对于它们的全体容貌,恐怕始终没看清楚呢。因为这必须隔着相当的距离方才看见。唐人诗云:“山远始为容。”我以为树亦如此。自初夏至今,这几株梧桐树在我面前浓妆淡抹,显出了种种的容貌。

  当春尽夏初,我眼看见新桐初乳的光景。那些嫩黄的小叶子一簇簇地顶在秃枝头上,好像一堂树灯,又好像小学生的剪贴图案,布置均匀而带幼稚气。植物的生叶,也有种种技巧:有的新陈代谢,瞒过了人的眼睛而在暗中偷换青黄。有的微乎其微,渐乎其渐,使人不觉察其由秃枝变成绿叶‘只有梧桐树的生叶,技巧最为拙劣,但态度最为坦白。它们的枝头疏而粗,它们的叶子平而大。叶子一生,全树显然变容。

  在夏天,我又眼看见绿叶成阴的光景。那些团扇大的叶片,长得密密层层,望去不留一线空隙,好像一个大绿障;又好像图案画中的一座青山。在我所常见的庭院植物中,叶子之大,除了芭蕉以外,恐怕无过于梧桐了。芭蕉叶形状虽大,数目不多,那丁香结要过好几天才展开一张叶子来,全树的叶子寥寥可数。梧桐叶虽不及它大,可是数目繁多。那猪耳朵一般的东西,重董叠叠地挂着,一直从低枝上挂到树顶。窗前摆了几枝梧桐,我觉得绿意实在太多了。古人说“芭蕉分绿上窗纱”,眼光未免太低,只是阶前窗下的所见而已。若登楼眺望,芭蕉便落在眼底,应见“梧桐分绿上窗纱”了。

  一个月以来,我又眼看见梧桐叶落的光景。样子真凄惨呢!最初绿色黑暗起来,变成墨绿;后来又由墨绿转成焦黄;北风一吹,它们大惊小怪地闹将起来,大大的黄叶便开始辞枝——起初突然地落脱一两张来;后来成群地飞下一大批来,好像谁从高楼上丢下来的东西。枝头渐渐地虚空了,露出树后面的房屋来、终于只搿几根枝条,回复了春初的面目。这几天它们空手站在我的窗前,好像曾经娶妻生子而家破人亡了的光棍,样子怪可怜的!我想起了古人的诗:“高高山头树,风吹叶落去。一去数千里,何当还故处?”现在倘要搜集它们的一切落叶来,使它们一齐变绿,重还故枝,回复夏日的光景,即使仗了世间一切支配者的势力,尽了世间一切机械的效能,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回黄转绿世间多,但象征悲哀的莫如落叶,尤其是梧桐的落叶。

  但它们的主人,恐怕没有感到这种悲哀。因为他们虽然种植了它们,所有了它们,但都没有看见上述的种种光景。他们只是坐在窗下瞧瞧它们的根干,站在阶前仰望它们的枝叶,为它们扫扫落叶而已,何从看见它们的容貌呢?何从感到它们的象征呢?可知自然是不能被占有的。可知艺术也是不能被占有的。

  春天,遂想起

  余光中

  江南,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

  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

  (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

  江南

  小杜的江南

  苏小小的江南

  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

  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

  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

  (那场战争是够美的)

  逃了西施

  失踪了范蠡

  失踪在酒旗招展的

  (从松山飞三个小时就到的)

  乾隆皇帝的江南

  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

  的江南,想起

  太湖滨一渔港,想起

  那么多的表妹,走在柳堤

  (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

  走过柳堤,那许多的表妹

  就那么任伊老了

  任伊老了,在江南

  (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

  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

  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

  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

  在杏花春雨的江南

  在江南的杏花村

  (借问酒家何处)

  何处有我的母亲

  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亲

  一个江南小女孩变成的母亲

  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

  喊我,在海峡这边

  喊我,在海峡那边

  喊,在江南,在江南

  多寺的江南

  多亭的江南

  多风筝的江南啊

  钟声里的江南

  (站在基隆港,想

  想回也回不去的)

  多燕子的江南

【名家爱情散文短篇】相关文章:

1.名家短篇散文五百字

2.名家短篇散文

3.名家经典短篇散文

4.名家优美散文短篇

5.名家短篇散文精选

6.名家名作短篇散文

7.名家短篇优美散文

8.爱情短篇散文

上一篇:抒情散文爱情 下一篇:对爱情的感悟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