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太素之量气刺

2018-01-01 内经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十第六十七《行针篇》。自“或神动而气先针行至末,又见《甲乙经》卷一第十六。

  黄帝问于岐伯曰:余闻九针于夫子而行之百姓,百姓之血气各不同形,或神动而气先针行;或气与针相逢;或针已出气独行;或数刺乃知;或发针而气逆;或数刺病益剧;凡此六者,各不同形,愿闻其方。岐伯曰:重阳之人,其神易动,其气易往也。

  夫为针之法,以调气为本,故此六者,问气之行也。

  平按:《甲乙》无“黄帝问至“各不同形二十八字;“病亦剧作“病益甚;“重阳之人作“重阳之盛人。

  黄帝曰:何谓重阳之人?岐伯曰:重阳之人,熇熇蒿蒿,言语善疾,举足善高,

  重阳之人,谓阳有余也。熇,相传许娇反。熇熇蒿蒿,言其人疏怳也。

  平按:“熇熇《甲乙》作“矫矫。“蒿蒿《灵枢》作“高高。注“怳,袁刻作“恍。

  心肺之脏气有余,阳气滑盛而扬,故神动而气先行。

  五脏阴阳者,心、肺为阳,肝、脾、肾为阴,故心、肺有余为重阳也。重阳之人,其神才动,其气即行,以阳气多也,故见持针欲刺,神动其气即行,不待针入,其人与之刺微为易也。

  黄帝曰:重阳之人而神不先行者,何也?

  自有重阳,要待针入,其气方行,故须问之。

  平按:《甲乙》无此一节。

  岐伯曰:此人颇有阴者。黄帝曰:何以知其颇有阴也?岐伯曰:多阳者多喜,多阴者多怒,数怒者易解,故曰颇有阴,其阴阳之合难,故其神不能先行也。

  欲知重阳仍有阴者,候之可知。但人多阳者其心多喜,多阴者多怒,仍有数怒易解,即是重阳有阴人也。重阳有阴人,其气不得先针行。

  平按:“合上,《灵枢》、《甲乙》有“离字。

  黄帝曰:其气与针相逢奈何?岐伯曰:阴阳和调而血气淖泽滑利,针入而气出,疾而相逢也。

  阴阳和平之人,以其气和,故针入即气应相逢者也。

  黄帝曰:针以出而气独行者,何气使然?岐伯曰:其阴气多而阳气少,阴气沉而阳气浮,沉者藏,故针以出,气乃随其后,故独行也。

  多阴少阳之人,阴气深而内藏,故出针后,气独行也。

  平按:《灵枢》“针以出作“针已出;“阳气浮,沉者藏作“阳气浮者内藏,《甲乙》同。

  黄帝曰:数刺乃知者,何气使然?岐伯曰:此人之多阴而少阳,其气沉而气注难,故数刺乃知也。

  知者,病愈也。其人阴多阳少,其气难宣,故数刺方愈也。

  平按:“气注难《灵枢》、《甲乙》作“气往难,据上文经云:“其气易往,恐系“往字传写之误。

  黄帝曰:针入而气逆者,何气使然?岐伯曰:其气逆,与其数刺病益甚者,非阴阳之气、浮沉之势也,此皆粗之所败,工之所失,其形气无过焉。

  刺之令人气逆,又刺之病甚者,皆是医士不知气之浮沉,非是阴阳形气之过也。

【黄帝内经太素之量气刺】相关文章:

1.黄帝内经太素之息积病

2.黄帝内经太素之尺诊知识简介

3.《黄帝内经太素》 卷第二十九气论咳论

4.黄帝内经太素之重身病

5.黄帝内经太素:带脉

6.《内经》之卫气失常

7.圣经讲章:量与流

8.古诗十九首之《孟冬寒气至》鉴赏

上一篇:黄帝内经脏腑气液的介绍 下一篇:黄帝内经·灵枢之癫狂病
[内经]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