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钗头凤》的赏析及注释

2018-08-05 陆游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译文] 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阁,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锦文书信靠谁投托。深思熟虑一下,只有莫,莫,莫!

  [出自] 南宋 陆游 《钗头凤》

  钗头凤(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注释:

  唐琬,原是陆游的妻子,后因陆母反对而分开。陆游独游沈园,无意中遇到唐琬和丈夫赵士程,不由感慨万分,写下了著名的《钗头凤》一词。唐琬看后,失声痛哭,回家后也写下了这一首《钗头凤》,不久就郁郁而终了。他们二人大概是“有缘无分”最典型的例子了。

  钗头凤:词牌名,取自诗句“可怜孤似钗头凤”。

  红酥手:一种类似面果子一样的下酒菜。

  黄滕酒:又名黄封酒。因官酒以黄纸封口得名。

  离索:离群索居。

  浥:沾湿。鲛绡:神话中鲛人所织的纱绢。

  山盟:指盟约。古人盟约多指山河为誓。

  锦书:前秦窦滔妻苏氏织锦文诗赠其夫,后人以锦书喻爱情书信。

  译文1

  红润柔软的手,捧出黄封的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东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涸,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锦文书没有人可以投托。深思熟虑一下,只有莫,莫,莫!

  译文2

  品着红酥手(一种点心),饮着黄藤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东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都是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

  错了!错了!错了!所有的一切都错了!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了。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荒废,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这份深情再也无法用书信来传递了。

  罢了!罢了!罢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译文3:

  桌上摆着红酥手,捧出黄封的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春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阁,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锦文书信靠谁投托。深思熟虑一下,只有莫,莫,莫!

  译文4:

  红润细腻的玉手,敬上一杯黄封美酒.满城春色一片,宫墙禁锢着杨柳,东风胁迫,欢情短暂微薄,只留下满腔愁恨,几年孤独离索.错上更加错!

  春光依然如旧,人儿日见消瘦,泪水将手帕浸透.桃花开又落,亭台楼阁愈加寂寞.爱情的誓言如山河,传递书信却无人可以拜托.莫说更莫说。

  【评点】

  这首《钗头凤》记述了陆游与表妹唐琬的一次别后重逢。唐琬是陆游的表妹,也是著名的才女。她自小与陆游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结为夫妇,感情深厚。但陆母却极为厌恶唐琬,并强行拆散两人。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琬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琬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几年过后,两人在沈园相见,陆游感慨万千,忍痛挥笔写就了这首《钗头凤》,抒发了词人幽怨而又无处言说的苦痛。

  上片感慨往事。起首三句,“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主要记述了两人婚后浓情蜜意的感情生活。“东风恶”四句,在深刻批判当年拆散自己与表妹婚姻的恶势力的同时,也深切表达了词人与爱妻分离后的苦痛,这是全词的高潮部分。最后三个“错”字,三字三叹,无限悲情和怨恨尽在其中。

  下片从感慨往事回到现实。“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是词人再次看到唐琬后对其的素描。春光依旧,只是佳人空瘦,如此憔悴的形象,可见离索的几年,他们都是在痛苦折磨中度过。“桃花落”四句实写词人与唐离别之后的处境。他们婚姻虽破,感情犹在,当年的海誓山盟犹记心头,只是碍于现状,无法以鸿书寄相思。最后三个“莫”字,依然三字三叹,所有的怨恨和无奈也只有这三个字才能表达,如此悲音任谁闻之不心碎?

  整首词富有极强的节奏感,声情并茂,词中未言泪,却尽带泪,未言情,情却深,其中六个叹词尤为出彩,生生把读者带入“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凉意境中。

  赏析: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荡气回肠的爱,至死不渝的情。因为自己的懦弱,明明相爱,却不能相守;因为自己的多情,明明不能相守,却又割舍不断这缕缕情丝。缘已尽,情未了,背负着一世的情债,吞咽下自己酿制的苦酒,用尽一生去忏悔。

  一首凄楚哀婉的《钗头凤》抚不平陆游心头的伤痛,但她成为千古爱情悲歌,萦绕在无数才子佳人的心头。

  陆游(公元1125-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浙江绍兴人。陆游和表妹唐琬,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常在花前月下吟诗作对。公元1144年,两人结了婚,此时陆游正准备赴临安参加礼部会试,但他新婚燕尔,留连于两人世界,根本无暇顾及功课。陆游的母亲是一位威严的女性,她一心盼望陆游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对唐琬大为不满,责令她以丈夫的科举前途为重,淡薄儿女之情。

  但陆游与唐琬情意缠绵,情况始终没有丝毫的改观,再加上唐琬不曾生育,陆母便逼着陆游将唐琬休掉。陆游一次次地向母亲哀求,又一次次地抗争,但母命难违,只能痛苦地和唐琬分手。此后不久,陆母为陆游另娶了王氏为妻,而唐琬也改嫁皇室贵族赵士程,一对恩爱夫妻就这样被拆散。

  数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独自到沈园游玩,无意间竟遇上也来游园的唐琬和赵士程。两人虽然分别近十年,但一直思恋着对方。这次不期而遇,悲痛之情涌上心头。沧海桑田,人事全非,一位是丰姿绰约的佳人,一位是多情善感的才子,竟相对无语。唐琬让仆人送来一些酒菜后,与陆游依依惜别。

  陆游仰头将酒一饮而尽,深情地望着唐琬款款而去的身影,两行热泪凄然而下,爱、恨、悔、怨一齐在心头交集,刻骨的哀痛在胸口喷涌而出。他长叹一声,在沈园的墙壁上题下了这首字字血、声声泪的千古爱情绝唱--《钗头凤》,令无数有情人读后黯然泪下。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

  唐琬读到这首词后,悲痛欲绝,含泪和了一首哀婉凄楚的《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晚风干,泪痕残,欲传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写下这首词后不久,唐琬就因悲伤过度,郁郁而死。陆游得到消息后,痛不欲生。此后他虽然辗转各地,奔走于抗金复国大业,但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仍无法排遣心中的眷恋。沈园成了陆游对唐琬思念的承载,成了他梦魂萦绕之地,一有机会,陆游便会来到沈园,在题着《钗头凤》的残壁前停驻,写诗悼念唐琬。

  晚年,陆游归隐绍兴,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在唐琬逝去40年的纪念日,陆游再一次来到沈园,写下《沈园》诗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在去世前一年,陆游在儿孙们的搀扶下,最后一次来到沈园,凭吊与唐琬的爱情,并留诗一首:“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陆游的痴情,令后人唏嘘不已。

  陆游的爱情生活很不幸,他的仕途也非常坎坷。陆游出生前,母亲梦见了秦观,就用秦少游的“游”做孩子的名,将“观”放到孩子的字中,希望能将陆游培养成秦观那样才华横溢的大文人。

陆游《钗头凤》的赏析及注释

http://m.ruiwen.com/wenxue/luyou/565690.html

上一篇:陆游《清商怨·葭萌驿作》原文及赏析 下一篇:陆游东湖新竹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陆游]相关推荐